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碧霞玄女剑>第九章 苦劝终无果 降身困囹圄

第九章 苦劝终无果 降身困囹圄

作品名称:碧霞玄女剑      作者:徐芷兮      发布时间:2023-09-19 11:40:24      字数:8200

  几近繁华入梦知,往昔韶光叹此时。飞短流长芳殆尽,化身楚囚犹悔迟!
  
  见刘长青走了,杨湘忙俯下身,关切地道:“你怎么样?能走么?”说着,伸手想要去扶秋凤玉。
  哪知,秋凤玉一把推开他的手,愤愤地道:“别碰我!”
  无论何时何地,她总是保持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状态,对于她的那股傲娇,杨湘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已不再如以往那般愤慨,因为他清楚:玉佛苑中人是不会轻易相信除自己之外的其他人的!何况,秋凤玉是那种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到去信任别人!
  “你受伤了,我扶你去找个地方疗伤!”杨湘忙道。
  “滚!你滚!我不用你管!”秋凤玉怒道。
  “你的伤势很重,难道……你不想活了么?”杨湘依旧耐着性子道。
  “没错,我是不想活了!王妈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秋凤玉面现悲痛,紧闭双目,失意地道。
  “什么?王妈死了?”杨湘顿时面现惊色,疑惑问道。可只一瞬,便又恢复了自然,低声道:“也是,玉佛苑又怎么能容她太久,迟早会对她下手的!”
  “你少在这里演戏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玉佛苑,更不会相信你的!”秋凤玉话音刚落,杨湘便迅速出手,点了她的穴道,秋凤玉还没等反应过来,便昏了过去……
  杨湘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抱起,脚下生风,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迎着夜色,杨湘终于在一偏僻处找到一个破旧茅屋,由于天太黑了,根本看不清里面到底什么样子,这档口,自然也没有理由与那个时间挑拣地方了。
  杨湘将秋凤玉缓缓放下,自己则坐在她的面前,与之双手合璧,为她运功疗起伤来。
  过了许久,秋凤玉才慢慢睁开了眼睛,只觉一股强劲真气输入体内,另外还有一股花草之类的清香沁入鼻内,使人闻了顿觉醒神。
  此刻,一抹暗淡月光由茅屋上方漏洞洒下,正射在杨湘脸上。杨湘一改往昔不羁,面色有些疲倦,正盯视着秋凤玉。见她终于苏醒了,忙收功打坐,调息内力。可见,他为秋凤玉耗费了不少真力。
  秋凤玉立即从地上站起身,发觉自己内力的确恢复许多,虽还有些乏累,却知已无大碍了。她垂下头,望着坐在地上的杨湘,心道:此时,我若是杀了他,那他以后就再也不会纠缠于我了!可转念一想,不行,他毕竟救了我!又耗费真力为我疗伤,我若此刻杀他,岂不有违人道?
  不得不说,杀手的思想真的令人难以置信!即使面对的是救命恩人,都有要将其斩杀的念想!这种念头,正常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的!值得庆幸的是,秋凤玉因自幼受王妈熏陶,还存有一点良知。
  这时,杨湘闭着双眼,镇定地道:“你想杀我,是么?”秋凤玉听了,并没有作声。
  “为什么不动手?现在动手,也不迟!”杨湘缓缓睁开了眼睛,抬目光望向站在身旁的秋凤玉。
  秋凤玉听罢,冷冷地道:“此次,是你救了我,若有机会,我定会回报!”说罢,俯身拿起宝剑,便朝外走去。
  杨湘忙问:“你要去哪里?”
  “回玉佛苑!”秋凤玉答道。
  “王妈都已不在了,你为何还要回去?”
  “毕竟,苑主待我恩重如山,我必须回去!”
  “那你此次失手,又受了重伤,就这样回去,会不会很危险?”杨湘问道。
  “我意已决,是生是死都是命!”秋凤玉说罢,便匆匆离开了茅屋。
  这就是一个精英杀手该有的理念。不论遇到什么事,心智都不会因任何人、任何事而有丝毫动摇!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生于何地,属于何地。即使天塌下来,都绝不改变!即使面临的是死,都绝不退缩!
  杨湘无可奈何地用拳头狠狠砸了几下地面,恨声道:“杨湘!你到底在做什么?拼了命想要救的人,居然是个死脑瓜骨、没心没肺的蠢人!”他已被气得紧咬牙关,目眦尽裂……
  缓了一阵后,杨湘耳畔忽又响起王妈嘱托:我别无所求,只求你能将凤姑娘从玉佛苑这座泥潭之中救出!
  想到这儿,杨湘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杨湘,你真是个荒唐至极的人!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
  然而,他嘴上如此贬蔑自己,心中却依旧对秋凤玉牵肠挂肚!这种感觉是任何话语都无法磨灭的,即使面对的是这样一个冥顽不灵的愚人!既然决定了,就决不放弃!虽然这条路并不好走,可就算再难,他都会无畏的走下去!不为别的,就为自己的心……
  终于回到玉佛苑,秋凤玉刚进大门,便迎上了正要出门的宇文默。
  宇文默见秋凤玉回来了,自然欣慰,忙道:“凤妹,你回来啦!”
  “嗯!”秋凤玉只应了一声,便朝大殿方向走去。
  宇文默见她脸色很难看,忙走上前,问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难道……你受伤了?”
  秋凤玉道:“已经好了,无碍的!”
  宇文默怎么知道,她脸上的疲惫并不是因伤所致,而是秋凤玉为见王妈最后一面,一路驾马飞奔,日夜兼行,一刻都没得休息造成的。
  “真受伤了?不行,你快坐下,我为你运功疗伤!”宇文默忙关切地道。
  “不必了,此次任务没有完成,又受了伤,加上前次失手在先,我……必死无疑!”秋凤玉神色凝重,断然道。
  “谁能没有失手的时候,你不要乱想,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宇文默语气坚定地道。
  “你千万别搅进来,我已两次失手,此次,定会受到严惩!我不想连累你!”秋凤玉说罢,便径自向大殿走去。
  大殿之内,一片寂静,众人分立两旁,盖寿天稳坐在宝座之上。
  秋凤玉与宇文默一前一后,进入大殿。
  众人目光均落在秋凤玉身上,心中忐忑,不知苑主会怎样发落这位功绩卓著的护法。
  金珠环面现得意之色,斜视着秋凤玉,脸上泛起妩媚笑容。
  秋凤玉毫不畏惧,躬身施礼道:“属下参见苑主!”
  盖寿天目光微垂,面色凝重,开口问道:“小玉,此次任务完成的怎样啊?”
  秋凤玉垂下头,道:“汤飒早已毙命!马腾飞……”
  “马腾飞也已丧命!苑主,此次小玉可是又建奇功啊!”金珠环连忙抢过话锋,怡然自得地道。
  “是么?哈哈哈哈”盖寿天听罢,喜出望外。
  秋凤玉抬目光向金珠环望去,不知道金珠环又耍的什么花招?金珠环神色自若,微微一笑。
  盖寿天手捋胡须,止住笑声,问道:“小玉,本座见你脸色很是难看,似乎呼吸不畅,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秋凤玉忙拱手道:“属下并无大碍!谢苑主关心!”
  “那马腾飞武功虽高,可也不至伤到你呀?快说,怎么回事?”盖寿天面色严厉道。
  宇文默走上前,拱手道:“苑主,人有失手,也许是王妈过世,令秋护法过于悲伤,以致于精力不足,才导致受伤!”
  盖寿天听了,叹了口气道:“王妈过世,本座也很是悲伤啊!小玉,你也节哀吧!”
  “是!”秋凤玉低垂着头,应声道。
  盖寿天点了点头,道:“你一路奔波劳顿,又立功绩,本座自有奖赏,先回去休息吧!”
  “属下告退!”秋凤玉说罢,转身刚想走,忽听有人开口道:“苑主,秋凤玉并没有杀马腾飞!”
  秋凤玉听罢,立即收住脚步,只见十二太保中的二太保任冲出列,拱手禀报:“杀马腾飞的另有其人!秋护法根本没有杀他,她的伤,是在武当山被刘长青打的!”
  “你跟踪我?”秋凤玉顿时抬眸,目光凌厉,瞪视着任冲,厉声质问道。
  大太保任广见状,立即走上前,质问道:“秋护法!难道……二太保在说谎不成?”
  盖寿天眉头紧锁,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玉,本座并没有派你去武当山,你为何违背苑规,擅自行动?”
  秋凤玉见状,立即跪倒在地,垂下头道:“二太保所说句句属实,属下欺瞒了苑主,请苑主责罚!”
  宇文默此时脸色着实难看,因为此刻,他已想不出什么有利的话语,为秋凤玉开脱了。
  耿容偷偷看了一眼宇文默,只淡然一笑,便像没事人一样将目光投向别处了。
  玉佛苑中大多数人都对秋凤玉不满,一是年纪轻轻,便高居护法之位,自然有很多人不服,可又不敢反驳苑主决定。再则秋凤玉与美色绝伦的“芙蓉公主”冯赛赛并称“天下双绝”,可知其美貌,令多少人为之垂涎!对其产生不轨之心之人,自然大有人在!
  另外,苑中所有人,包括二总管耿容,都很嫉妒宇文默,因为整个玉佛苑中,只有宇文默能跟秋凤玉搭讪聊天,至于其他人……秋凤玉根本不屑,耿容在她面前,不知吃过多少次闭门羹,以致在诸多人前,失尽颜面。而他口中所谓的喜欢,也只能听听罢了!就秋凤玉的颜值,有哪个男子会不喜欢呢!可在利益面前,耿容是绝对理智且清醒的!他可不是宇文默,怎么可能会为一个女子,断送了大好前程!
  此次,秋凤玉犯下大过,定会遭受处罚,耿容心中虽有些垂怜,可也很想借此,灭灭秋凤玉一贯骄纵、高傲的气焰。
  稍顿一阵过后,盖寿天才朗声道:“秋护法欺瞒功绩,又违背苑规,记大过一次,关入地牢,面壁思过!”
  “苑主!秋护法向来瑾微慎行,此次虽说稍有疏漏,也不至于去地牢那种地方受罪吧?”宇文默忙走上前替秋凤玉求情。
  “大总管!难不成你在质疑本座办事不公么?”
  “属下不敢!只是……”
  “既是如此,不必多言!”盖寿天毅然打断了宇文默的话,反过来又向秋凤玉道:“秋护法,你可服本座判决?”
  “属下尊令!”秋凤玉忙垂首跪地抱腕,而后又道:“苑主,属下还有一不情之请,不知苑主能应否?”
  “什么事?你说吧!”盖寿天淡淡地道。
  “王妈毕竟养育我一回,我想见见王妈最后一面,不知苑主能否应允?”
  “这……”盖寿天听罢,有些不知所措。
  “秋凤玉,你还不知道吧!由于事发突然,王妈死的时候,并不在玉佛苑,就连她被谁杀的、葬在了哪里,我们都不得而知!你要怎么祭拜她呢?”金珠环在一旁嗤鼻道。
  “什么?这么说,王妈连尸首都没有留下?那你们为何如此肯定,王妈她已经死了呢?”秋凤玉立即站起身来,怒目而视道。
  “自然是分舵中人亲眼所见,你……你这么凶干嘛?”金珠环支支吾吾地道。
  “既然有人看见,为何不给王妈收尸?却对其置之不理、弃而不顾?”
  “当……当然有人给她送葬了!既然有人送葬,我们何乐而不为!”金珠环心虚地道。
  秋凤玉目光凌厉,紧盯着金珠环,那眼神似要将金珠环活剐了一般……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她又不是我杀的!”金珠环被秋凤玉凌厉的目光所震慑,目光也变得闪烁不定。
  “那她是谁杀的?”秋凤玉立即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在现场!”金珠环忙道。
  秋凤玉已经猜出:王妈的死,绝对不是想象中那样简单!她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既然如此,苑主,我想去王妈所住的屋子看一眼,她都不在了!我想最后为她做点事,为她整理些衣物送走……好让她黄泉路上,不缺吃穿!”
  对于秋凤玉此番恳求,盖寿天从心是很抗拒的,但是,却无法堂而皇之的拒绝。因为秋凤玉与王妈之间的关系,玉佛苑中无人不知,她所提出的要求完全合乎情理,并不过分。
  “难得你一片孝心,王妈总算没白疼你一场,你去吧!不过时间不能太久,否则,本座也不好与众人交代!”盖寿天只好应允。
  “谢苑主!”秋凤玉说罢,转身走出大殿。
  众人也纷纷退出大殿,十二太保与宇文默向来相安其事,并无纠葛。只是每次与秋凤玉对峙,宇文默都会施以援手,此次,宇文默没能帮到秋凤玉,他们很是得意。
  耿容则走上前道:“大总管素来被称为“护花使者”,今日怎么一言不发了?”
  “看不出来,二总管竟是落井下石之辈!”宇文默冷声道。
  “我怎么成了落井下石之人了?”耿容面现无辜之色,“那不如这样,你我二人再去求求苑主开恩,饶过凤妹,你看如何?”
  “还有必要么?”宇文默不屑地望着他的眼睛问了一句,随后匆匆走了。
  耿容见了,只轻蔑地笑了笑。
  秋凤玉并没有回自己屋内,而是直接来到了王妈所住屋子。
  推开房门,所呈现的,是一间极为简陋的屋子,仅有一桌,一椅,一张木床而已。
  床榻之上,王妈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平时所穿的衣服,也很整齐的摆放于枕头旁边。
  秋凤玉信步来到床边,找了两件王妈平时最喜欢的衣服,而后,又将王妈的枕头拿过来抱在怀中,便匆匆向外走去。
  外面,金珠环正悠闲自得地摆弄着她的长指甲,见秋凤玉出来了,立即开口质问道:“秋凤玉,你什么时候去地牢啊?苑主让我亲自监督你进入地牢。”
  “监督?我还能跑了不成?”秋凤玉知道,这一定是金珠环小题大做,便没有理会她,径自向偏僻角落处走去。
  金珠环见状,并没有跟过去,因为她知道,秋凤玉这是要给王妈烧去一些衣物,以便故去之人,在另一个世界不会挨饿受冻!加上烧这种东西,必定会浓烟四起,味道熏人,她可不想被熏得浑身异味,所以便站在远处,不时朝这边观看。
  秋凤玉将火燃起后,便将王妈的衣物一件件扔到火堆上,望着熊熊火苗,她似乎看见了王妈在朝她笑,这么多年来,王妈的音容笑貌无时无刻不印在她的脑海。如今阴阳相隔,两不相望,日后心中事要向谁吐露?谁还能如王妈一般,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想到这儿,她不禁紧握双拳,心中暗自发誓:我定要揪出杀害王妈的凶手,为她报仇!最后,她又将王妈的枕头也扔了上去。
  忽然,她发现王妈的枕头边上有个夹层,夹层内放着一块娟帕,她顺手将娟帕拉出来一看,居然是一块还没有绣好的寒梅图,见到这块娟帕,秋凤玉不由得心生悲痛,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心道:既然王妈还没有完成它,那就由我替她绣完,再烧给王妈吧!想到这里,便将娟帕塞入怀中。
  一切结束后,秋凤玉并没有去叫金珠环,而是自行离开,直奔地牢方向而去。
  地牢之中,一片漆黑,一条暗道通向深处。
  暗道两侧,均由被打磨得十分光滑的长条状石头堆砌而成。可见当时,为了建造这座地牢,定是花费了不少人力、财力!
  两边墙壁上,每隔十余米,各点一盏小油灯,灯光甚是昏暗,好似夜空之中,闪烁几点繁星。
  走在通道上,便能感受一股湿气,由脚下直向上延伸,令人顿觉寒气袭人,并不由得打个寒战。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持火把,佝偻着背,走在头里,秋凤玉则跟在后面。
  老头边走边道:“我这地牢之中,已有十余年,没有关押过女囚了,你犯了什么罪,会遭如此严惩?”
  秋凤玉并不应声,只管径直向前走。
  老头见她不说话,便继续道:“十多年前,不对,怕有二十来年了,玉佛苑中最出色的女杀手王翠儿,因触犯苑规,曾被关了一段日子,后来被废了武功,听说之后,又遭了天谴!她刚被处置不久,又进来一位更惨,当时已身怀有孕,即将临盆,不想就在牢中,遭乱刀砍死!那死状……如今想起,还令人心有余悸!只是可惜了,那还未出世的孩儿!唉!”牢头边说,边无奈地摇头叹息。
  秋凤玉知道牢头所说的王翠儿,就是与自己多年相伴的王妈,不禁心添伤感,低声道:“真是物是人非啊!”
  牢头又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问这些又有什么用,最终,也不过归于尘土罢了!”
  牢头手捋胡须,无奈地道:“虽说如此,来到我这地牢之人,多数凶多吉少,老夫是怕……如若真有那一日,坟头之上,也好留下个念想!”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这种人,并没有什么念想可留!”秋凤玉面无表情,淡淡地道。
  牢头听了,微微点头,赞许道:“看不出,姑娘小小年纪,竟能看透这俗世凡尘,做到真正放下!”
  “放不下又如何?玉佛苑中人,又有哪个,能真正做回自己,不过都是戴着一副面具,行尸走肉般苟活于世,与死去,又有何差别?”
  牢头听罢,忙四下张望,压低声音道:“姑娘,这话可不敢乱说,若被人听了去,老夫也脱不开干系呀!”
  秋凤玉听了,便不再作声了。
  二人走到最里面的牢房门口,牢头取出钥匙,打开牢门,对秋凤玉道:“进去吧,若有什么需求,你尽管开口!”
  “不必了!”
  牢头听了,锁好牢门,便走了。
  秋凤玉走进牢房,四下观看,只见丈许大的石室内,四壁光滑,连扇窗子都没有,墙壁之上,挂着一盏小油灯,其光亮,也只能照到墙角处的木板床,床上胡乱的铺些杂草,她走到床边坐下,双膝盘好,平心静气,自行运功,调息疗伤。
  也不知过了多久,秋凤玉微微睁开双目,忽觉牢门口处,似乎俨然站立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宇文默!
  借着微微烛光,宇文默一脸忧郁,目光低靡,眉头紧蹙,他一直没有作声,就站在那里,悄无声息的凝视着秋凤玉。
  这么多年,二人可说同甘共苦、两小无猜,从小到大、形影不离,彼此虽说从未表达过什么,可是,心意不言已明。
  秋凤玉站起身,走到牢门口处,开口问道:“大总管,你怎么来了?”
  宇文默眼望着秋凤玉道:“我怎么能不来?这玉佛苑中,还有第二个能令我挂心的人么?”
  秋凤玉听罢,开口道:“你这又是何必呢?玉佛苑中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
  “知道又怎样?看着你在这里受苦,我心岂能安?”宇文默沉声道。
  “我只是暂时被关禁闭,你又为何如此小题大做?”秋凤玉若无其事地道。
  宇文默无奈地摇了摇头,面现焦虑道:“凤妹,你真的以为这只是暂时的么?我觉得,并非这样简单!”
  “无论怎样,我们都是玉佛苑中人,都要按照玉佛苑的规矩办事,谁也改变不了什么!”
  “不行,我这就去求苑主网开一面,放你出去!毕竟,你曾为玉佛苑立下汗马功劳,怎能只为你犯了一点错误,而遭受如此待遇……”
  宇文默说罢,转身便走,哪知秋凤玉立即伸出手,一把拉住宇文默的手臂,焦急地道:“你不要去!就算是去了,也于事无补,弄不好,还会因此连累到你!”
  “我无所谓!”宇文默果断的道。
  “可是,我不想让你为了我,而丧失了大好前程!难道,你不明白么?”秋凤玉愠怒道。
  宇文默立即停住了脚步,转回身来,凝眸望着牢门内情绪纠结的秋凤玉,眼神之中尽显怜爱。
  秋凤玉见状,忙缩回手,转过身去道:“你去忙吧!不要再来这是非之地!”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敲打牢门,发出“当当”之声,宇文默顺声音望去,只见金珠环手中拿着一把短笛,正不住地把玩着……
  走到牢门前,撩了一眼宇文默后,目光便投向牢房里面的秋凤玉,她向内扫量一番后,咂着嘴道:“呦!玉佛苑堂堂的大护法也有今日,还真验证了古人所言的“风水轮流转”呐!”
  “金珠环,你来做什么?”见是金珠环,秋凤玉冷冷地道。
  金珠环听了,并不理会,语气懒散地道:“玉佛苑中,能把牢房坐的如此悠闲自在的,也就是小玉你了吧!这种地方,还能肆无忌惮的谈情说爱,真是想不佩服都不行!”说罢,她充满挑衅地瞥了身旁的宇文默一眼。
  宇文默并不理会,就好像身边根本没人一样。
  秋凤玉与她自然也无话可说。
  见二人都不作声,金珠环嗤鼻一笑,对秋凤玉道:“唉!有的时候,我真是恨透了你,总摆出一副自命清高、冷若冰霜的样子,好像谁都不放在眼里!而那些自以为是的臭男人,却偏偏一副贱骨头,无时无刻不巴望着,你能给他们一点慰藉……”
  “金珠环!你不要太过分!”宇文默冷声道。
  “诶呦诶!大总管,你是她什么人呐?居然替她说话!”金珠环扭捏着娇躯向宇文默靠了过去。
  “宇文默,你走吧!不要在这里,听一些不堪入耳的污秽之语。”宇文默见金珠环居然想自己投怀送抱,立即退后几步闪开了去,不舍地看了一眼秋凤玉,无奈之余,只好向牢门口走去。
  金珠环见宇文默走了,转头瞥了秋凤玉一眼,冷哼一声,便快步追了过去。
  宇文默刚走出地牢门口,金珠环便追上前,清了清嗓子,娇声道:“如今秋凤玉身困牢笼之中,大总管就没有想过,要如何才能帮她脱险么?”
  宇文默听了,立即站定身行,问道:“金护法,你……这是什么意思?”
  “少跟我装糊涂,你就说,想不想救她便是了!”金珠环目光一刻都未离开宇文默那张俊朗清秀的脸,近乎催促地道。
  “这……”宇文默犹豫片刻后,才道:“虽说我不想看到凤妹吃苦受罪,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苑主命令,谁敢不从!”
  “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你呢?”金珠环淫秽的目光,贪婪地游移于宇文默好看的凤目、及红润的薄唇之间。
  宇文默自然感受到了金珠环的意欲不良,却还是故作不知,问道:“金护法,是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法子么?”
  “呵呵!若说这玉佛苑中,能救秋凤玉的,恐怕仅我一人了吧!”金珠环面现得意之色,故意摆高姿态道。
  “你倒说说看!”
  “想救秋凤玉并不难!你该知道,我一向都很倾慕于你!如果你能答应,与我在一起的话,我就告诉你法子。”金珠环将手搭在宇文默肩头,眼望着宇文默嫣然道。
  “你!哼,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之后你若不帮我,我又找谁理论去!除非你先帮我,否则,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宇文默连忙欠身退后几步,脱离了金珠环的身侧,语气坚定地道。
  “那就没办法了,你不相信我,我又何尝能够相信你,只能随她自生自灭了!”金珠环见宇文默毫不妥协,脸色一变,扭身离去。
  直到傍晚时分,金珠环自鸣得意,带着几个人,来到地牢之中,打量了一下牢房内的秋凤玉,抱着肩,将身倚在牢柱上,慢条斯理地道:“秋护法,这地牢怎么样啊?是不是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秋凤玉坐在地上,抬眼看了看金珠环,冷哼一声道:“金珠环,我只是被关禁闭,你却如此幸灾乐祸!”
  “秋凤玉,枉你在玉佛苑中待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是如此天真呢!你真以为,只为一个禁闭,苑主便会将你打入地牢么?”金珠环嗤鼻笑道。
  “这似乎都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秋凤玉冷声道。
  “我当然得关心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备受关注,无论是苑主,还是两位总管,他们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你!今日,你终于成了阶下囚,就算他们对你再有眷恋,又怎么样,还不是没人敢站出来,为你辩驳一句!你说,我能不开心么?”金珠环悠然自得地道。
  “那又怎么样?我从来都没有奢望过,他们能够给予我任何帮助。这么多年来,我凭借的都是一己之力,不像某些人,只会一味的靠攀附他人,而勉强在这玉佛苑中,占有一席之地!”秋凤玉语气之中尽带嘲讽。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