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碧霞玄女剑>第八章 马宅结深仇 哀痛促失手

第八章 马宅结深仇 哀痛促失手

作品名称:碧霞玄女剑      作者:徐芷兮      发布时间:2023-09-14 11:45:18      字数:8198

  是谁陪你做梳妆,谁人伴你度荒凉。夜半晨醒何人在,榻前谁将药水煎?世事无常多变幻,终有一日情缘断!再无枕边絮叨语,更无推心置腹言!
  
  
  淮安城东,有一座大宅院,单看门脸便知非一般人家,高高的门楼之上,挂着一块牌匾,上写“马宅”二字,青砖围墙高叠,一扇黑漆大门紧关着。
  天色已晚,门庭两侧大红灯笼已经燃起,将街巷照的通明。
  内有三层院落,前面院子正房三间,两侧配有东西厢房,正房屋内灯火通明。
  院中有一男一女正在练剑,男子长得甚是俊朗,白皙的脸上透着几分笑意,浓眉杏目,高高的鼻梁下,两片薄唇略显红润,头扎杏黄头巾,垂于身后,身着一席白色衣衫,足蹬黑靴,浑身上下透着那么干净利落。
  女子正是杨湘与公孙凡在街头所遇,骏马受惊,被杨湘搭救的马慧兰。
  二人切磋过后,有说有笑,走进正房厅内。厅内一张方桌旁稳坐一人,竟与外面进来的男子长得一摸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头上扎的是淡蓝色头巾,而且长了许多。身着蓝色长袍,手中捧着一本书,正借烛光夜读。
  此人便是江湖之中赫赫有名的“玉豹”马腾飞。
  据说,他的轻功。江湖之中无人能及!而且身怀绝世武功,加之行走江湖,为人正直,故而,在江湖之中颇有威望,更搏有一席之地。
  与他长得很相似的,正是他的孪生弟弟——马云飞。其虽也身怀绝技,却不喜江湖纷争,从不涉足其中事端。
  二人进屋后,拿起毛巾,擦拭汗水,马慧兰开口道:“大哥,这么晚了,别看了,免得累坏了眼睛!”
  马腾飞抬起头,笑道:“没看出来呀!武功没多大长进,却懂事了!不过,光耍嘴皮子可不行,云飞,你要盯紧了,别让她又偷溜出去惹祸!”
  “可不是么!大哥,我这一不留神,就被她溜掉了,真拿她没办法!这日后,若是嫁了人,婆家非天天来向我们要人不可!”马云飞在一边调侃道。
  马慧兰呶了呶嘴,道:“二哥只会告我的状!”
  马腾飞放下手中书,站起身,正色道:“小兰,你也不小了,该懂事了!如今玉佛苑横行江湖,野心勃勃,若我们就此沉溺下去,恐怕江湖正道将无从立足,必须勤练武功,决不能松懈!最近,我已联系不少江湖正义之士,为抵御玉佛苑做准备!”
  “争来斗去有什么好!人生短短数十载,就算称霸江湖又能如何?数年过后,又会有一股新的力量涌出,玉佛苑真是自不量力!”马云飞对此很是无奈。
  马腾飞听了,立即道:“二弟,话虽这样说,可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一个动荡的浊世,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将它理清,方可维系安定!我想,还是会有很多人愿意加入进来的!”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女子声音:“就凭你,也敢跟玉佛苑抗衡!真是自不量力!”
  三人不约而同,向门口处望去,只见门口处站立一人,面色冰冷,眉宇之间,透出千层杀气,发髻挽在头顶,只插了一束珠花,耳边玉坠来回摆动,一袭黑色衣衫,令她本就冷艳的面孔,更添了几分阴霾,碧霞剑紧紧握在手中。
  无论何时何地,秋凤玉带给人的,都是那种冷艳傲物、煞气十足的气势!致使令人见了,不免感到凉意袭颈、心下生悚!
  马腾飞只觉心头一动,他仔细打量来人一番,才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便是“九天玄女”秋凤玉吧?”
  “正是!”秋凤玉面部并无半点表情。
  “你是来杀我的?”马腾飞问道。
  “没错!”秋凤玉答。
  马腾飞听了,径自向前走过去,到了秋凤玉面前,目光不错望着秋凤玉道:“你动手吧!”
  秋凤玉见马腾飞毫无还手之意,眉头微竦道:“听说你剑法高明,为何不拔剑?”
  “你动手吧!”马腾飞屹立于秋凤玉面前,坚定地道。
  “你这样……岂不枉费了一身绝世武功?”秋凤玉疑惑地道。
  “大哥,拔剑呀!杀了她!”马慧兰在一旁,焦急地道。
  马腾飞神色自若地道:“能死在你的剑下,我无怨无悔!”
  “你……这是何意?”秋凤玉对此有些不解。
  马云飞走了过来,对秋凤玉道:“我大哥曾有一个誓言,他的剑,绝不指向自己喜欢的女子!”说着,马云飞转过头来,眼望着马腾飞道:“大哥!莫非……她就是你心中之人?”
  “正是!”马腾飞毫不避讳。
  “姑娘,我大哥对你可说痴心一片,你忍心杀他么?这样好了,你杀了我,我愿替我大哥赴死!”马云飞毅然站在了马腾飞的前面。
  马腾飞立即喝斥道:“云飞!不要胡闹,闪到一边去!”
  “大哥!比起你来,我生无可恋、死而无憾!你与小兰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自然不愿看到那你们遭难!秋凤玉其人我也有所耳闻,就算你与之相搏都难讨到便宜。大哥你雄心壮志、正义凛然,江湖需要你这样的人!我自认不如大哥,甘愿替大哥赴死!”
  马慧兰见了,悲愤地道:”大哥,二哥,你们疯了么?为何不拔剑?为什么是你们死?而不是她死!我要杀了她!”说罢,拔出宝剑,刺向秋凤玉。
  秋凤玉见状,有些不知所措,这些年杀戮生涯中,只有见到自己便跪地求饶的,却从没遇见过争相求死的!
  正犹豫之际,猛然发现马慧兰挥剑刺来,忙向旁闪身,顺势抽出宝剑,一道霞光扫向马慧兰,马慧兰的武功与之相比,简直相差太远!眼见霞光闪现,惊慌之中,无法脱身,她万没想到,秋凤玉身法如此快捷,仅一招之间,便见分晓了。
  马腾飞见势不妙,一抖手,一支金镖如流星一般,正中秋凤玉剑身,宝剑力道顿大打折扣,且偏向一边。
  秋凤玉顺势收剑,镇定自若道:“马腾飞!拔剑吧!”说罢,剑似长虹,猛刺向马腾飞。
  马腾飞却连躲都不躲,将眼一闭,只待一死。
  马云飞与马慧兰见状,均已惊得长大了嘴巴,再想上前,已来不及!二人已被吓得魂飞天外,脸色苍白,心道:大哥必遭横祸了!
  就在剑快封侯之际,忽听“当”的一声,火花四射,屋内顿时闪现一道亮光。
  秋凤玉立即飞身闪到一边,定睛观看,马腾飞安然无恙!身边则站立一人,正是穿着一身捕快服的杨湘。
  秋凤玉见状,恨声道:“又是你!”
  马慧兰见了,立即欣喜地喊道:“杨湘,是你!”
  “杨湘?”马腾飞立即睁开了眼睛,疑惑地道。
  杨湘看了看马腾飞,冷声道:“枉你还称什么大侠!怎么如此愚昧?她是杀手,杀手无情!你竟然用自己性命,做无谓赌注,实在迂腐!”
  秋凤玉毫不客气,挥剑直取杨湘,剑光缭绕,招招现杀机。
  杨湘左躲右闪,无奈之下,只好抽出宝剑相迎,剑刚出鞘,一道刺目光芒便将屋子照的更亮。
  两把宝剑“当当”相撞,白光绿光,时隐时现。二人功力相当,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杨湘边打边退出厅外,寻机登上墙头,故作败势,乘机逃窜。
  秋凤玉哪里肯就这样放他走,飞身追去,恨不能一剑将杨湘刺死,以解心头之恨。
  屋内兄妹三人见二人远去,急忙跟了出去,马腾飞本意要前去看个究竟,却被马云飞及马慧兰给拦下了。三人站在院子内等了许久,不见二人回来。只好转身进屋。
  马云飞开口道:“大哥,你要多加小心,她没有得手,恐怕不会就此罢休!”
  马腾飞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杨湘将秋凤玉引离镇子,才停下了脚步。
  秋凤玉自然也追了过来,见杨湘剑已入鞘,便问:“你……这是何意?”杨湘忙伸手从兜囊中取出一封信,递给秋凤玉。
  秋凤玉心中疑惑,接过信,看了看信封,抬眼对杨湘道:“这是什么?”
  “是你的师父王妈给你的信件。”
  “胡说!王妈与我同一屋檐下住着,何必书信与我!定是你故弄玄虚!”
  “信与不信全在你!我再怎么捣鬼,也模仿不了她的笔迹呀!何况,我跟她又不是很熟!”杨湘不屑地道。
  “不熟?既然你们不熟,那你身陷玉佛苑之时,为何王妈要为你求情?”秋凤玉反问。
  “什么?求情?你是说,我之所以能逃离玉佛苑,是王妈她……”
  “不然呢?你觉得天下间,会有那么多凑巧的事么?”秋凤玉话语中略带不忿。
  杨湘叹口气道:“看来,我没有看错人!她的确是个好人!”
  “呵呵!这话从你的口中说出,怎地如此刺耳呢!”秋凤玉的语气充满嘲讽。
  杨湘听了,正色道:“你一定对我们的关系有所疑惑,对吧?”
  秋凤玉自然对此十分好奇,谁会相信,王妈会为一个老乡肝的儿子甘脑涂地、奋力营救!这可不是她平日为人,事不关己的事情,王妈从不过问。
  杨湘正色道:“王妈……她是我的仇人!”
  “什么?仇人?”秋凤玉听罢,更是不解。
  杨湘又道:“是的,你没听错!当年我还小,却亲眼目睹了王妈杀害我爹娘的一幕!这令我从小便立誓:长大后,一定要报这血海深仇!”秋凤玉眉头紧锁,却没有作声。
  “我第一次见到王妈,她便表示,愿意为当年的事负责,并自愿领死。可在她赴死之前,却苦苦央求我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我将你从玉佛苑救出,我见她如此放不下你,便没有杀她!就这样,她暗中窥探你的行踪,并告知与我,要我寻找时机——带你走!”
  “怪不得最近总能遇到你!原来,是她将我的行踪透漏了!”秋凤玉对王妈此举甚为不满。
  “没错!想要将你救出玉佛苑,不清楚知道你的行踪,怎么可能成功?”
  “你觉得……我会信你么?”秋凤玉面色一变,鄙夷的目光落在杨湘脸上,嗤鼻道。
  “你说什么?”杨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秋凤玉朗声道:“你觉得……你编的故事,骗得了谁?还有这信……哼!”
  秋凤玉随手将信扔给杨湘,不屑地道:“留着自己看吧!”说罢,转身匆匆而逝。
  杨湘见状,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在后面顿足高喊道:“冥顽不化!有你后悔的时候!”
  马腾飞回到屋中,坐立不安,来回踱步。
  这时,房门被人轻轻推开,马腾飞顺声望去,只见秋凤玉从门外走了进来,她转身掩好门,马腾飞见状,忙问:“秋姑娘,你……?”
  秋凤玉款走到马腾飞面前,语气较之前相比缓和了许多:“你为什么甘愿死在我剑下,却不予还手?”
  望着秋凤玉晶莹剔透的目光,马腾飞只觉胸中热血沸腾,他动情地道:“因为马某喜欢姑娘,已非一朝一夕!”
  秋凤玉仰起脸,凝望着马腾飞俊挺的脸,柔声道:“真的么?”说着伸出纤纤玉手,轻抚马腾飞脸颊,马腾飞自然按耐不住激动的心,一把将其揽入怀中……但只瞬间,马腾飞便一把推开秋凤玉,并质问道:“你不是秋姑娘!你……到底是谁?”
  “你怎么了?我不是秋凤玉是谁?”秋凤玉纳闷道。
  “哼!你身上的香气便已将你暴露了,何必明知故问!何况,秋姑娘为人一向洁身自爱,不失检点,怎么可能如你这般造作轻浮!”马腾飞厉声道。
  秋凤玉听了,娇媚一笑道:“马腾飞,你就那么了解秋凤玉?你又怎么知道她是哪种人?不妨告诉你,你说的这些,不过都是你个人的臆想罢了!”
  “不管怎样,她都不可能是你所能及的!”马腾飞毅然道。
  “马腾飞,果真是一代豪侠,正人君子!不过……可惜了你对她的一片痴情!秋凤玉奉命杀你,没有得手,按玉佛苑例,凡失手者,均处以极刑!何况……前不久,她已失手了一次!这次,本是要为前次做弥补的,可又被杨湘给搅合了!她此次回去,恐怕……在劫难逃劫了!哈哈哈哈……”
  望着面前秋凤玉的失态模样,马腾飞更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这么说……是我害了她?”马腾飞低问。
  “你说呢?要想让她活下去,你……就得死!”
  “事已至此,我已无话可说!谁让我喜欢上了一个杀手呢!马某只有以死相鉴!”
  马腾飞此语一出,惊呆了身旁的秋凤玉,不禁动容道:“你……真的愿意……为她去死?”
  “我愿意!”马腾飞说罢,抽出宝剑,驾在颈间,二话不说,便横剑自刎了……
  假扮秋凤玉之人见状,已被惊得脸色苍白,愕然道:“世上竟……竟然有如此愚蠢之人!”
  正在这时,马慧兰从门外进来,手中端着一盆热水,口中道:“大哥,我给你打了热水,烫烫脚吧!”刚一进门,便一眼看见了倒在血泊之中的马腾飞,手中脸盆顿时摔落地上,热水溅得到处都是……
  马慧兰大惊失色,立即扑上前去,失声痛哭:“大哥——你怎么了……啊?你说话呀!”
  “他已经死了,没看到么?”站在一旁的秋凤玉冷声道。
  马慧兰已二目充血,凝目光望向秋凤玉,忽觉秋凤玉剑身处的那颗宝石,在烛光映射下显得十分耀眼,便抬手指向秋凤玉道:“秋凤玉!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大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为大哥报仇!”说罢,拔出宝剑,飞身便刺。
  秋凤玉见势,并没有还击,忙向旁闪躲,顺势飞奔出屋,轻蔑地道:“哼!就凭你?简直自不量力!”马慧兰本想上前追赶,怎奈秋凤玉身法奇快,身影划起两道弧线,转瞬之间,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无奈之下,马慧兰只好转身回屋,扑到马腾飞身上,痛哭起来。令她奇怪的是,二哥也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没了踪迹。
  秋凤玉行走在夜色之中,观天色已是四更,忙了一夜,竟是徒劳。只好折返回去,先找一住处,稍后再去马家宅院。
  她正向前飞奔,忽觉路边树下似有人影,立即停住脚步,厉声道:“什么人?"
  果然,从树后面走出一人,却是金珠环。
  “是你?”
  “没错!是我!”金珠环面现得意之色,打量秋凤玉一番后,微微一笑道:“怎么?看你面色这么难看,是马家兄妹很棘手?还是……那个杨湘太难缠?”
  “你跟踪我?”秋凤玉眼中顿现杀气。
  金珠环见了,嫣然一笑道:“收起你那副恶毒嘴脸吧!只要你还是玉佛苑中人,就不敢对我怎么样!”金珠环此言并不假,秋凤玉确实不能对她怎样,无论心中怎样憎恨,按玉佛苑规:玉佛苑中,同僚之间不得斗欧,更不允许发生流血事件!
  金珠环款步走到秋凤玉身边,故意提高嗓音道:“你为什么整日里都板着一副脸孔呢?不累么?也难怪!你最近好像是触了霉头,屡次办事不力,这王妈又……”话只说了一半,却又不说了。
  “王妈……她怎么了?”秋凤玉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忙问。
  金珠环见秋凤玉迫不及待的样子,嗤鼻一笑道:“她……死了!”她只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令秋凤玉如遭雷击,她踉蹡一下,差点跌倒。
  金珠环见王妈的死,竟令秋凤玉如此伤怀,不由得幸灾乐祸,接道:“听说你此次出来,任务繁重啊!既要刺杀马腾飞,又要为自己上次失手擦屁股,刘长青可不是省油的灯,你自求多福吧!”说完之后,得意地走了。
  秋凤玉都不知道金珠环是何时离开的,她只觉一阵头晕目眩,不能自己,连忙倚在路边的树上,只觉胸内阵阵发闷,低喃道:“王妈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说罢,顺势靠坐到地上,泪水犹如珍珠一般顺颊而下……
  这是她自成为杀手以来第一次落泪!这么多年来,玉佛苑中所有的艰辛、非人般的训练,都没能让她流过一滴泪!而王妈的突然离世,却令她倍受打击!
  一直以来,王妈不仅仅担当教导她武功的职责,还要每日侍候她的起居,从而令她特别依赖、信任!不得不说,玉佛苑中每时每刻都充斥着晦暗与龌蹉!倘若没有王妈的悉心陪伴与照料,她也许早就堕落了!王妈虽说不是她执事生涯中的明灯,却绝对是她保持良好心态,秉承心中信念的精神支柱!
  然而,这一切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了!她忽然觉得:自己所有的仰仗竟然一下子都没了!她的天——塌了……
  只一瞬间,她便憔悴了许多……
  过了许久,她才拭去腮边泪水,从冰冷的地上爬了起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满脸悲伤,心中暗想:我必须尽快杀了马腾飞,再取刘长青人头,好赶回去,见王妈最后一面!
  想到这儿,她整理了一下被扰乱的情绪,毅然提剑,向马宅疾驰而去。
  刚到马家宅院墙外,便听见院内传来女子悲痛欲绝的哭声。
  她翻身上墙,飞身轻轻落地。
  只见三间正房内灯火通明,中门大开,厅内地上,横卧一人,正是“玉豹”马腾飞,只见马腾飞面色苍白,倒在血泊之中……
  一旁马慧兰附在尸体边,哀嚎不止:“大哥!你怎么狠心的扔下妹妹就走了啊!大哥……”奇怪的是,屋内并不见马云飞踪影。
  秋凤玉见状,疑惑不已,不知这一幕是真是假!
  此刻,天已渐放亮,马腾飞已死,多留无益。她毫不迟疑,纵身上墙,飘然而去。
  她又怎么知道,这颗恶果,竟令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武当山的夜,静得令人心怡,苍松翠柏,尽显风姿。银白色的月光洒向整个大地,几点繁星闪烁,将漆黑的夜稍作点缀……山啊!树啊!似乎敞开胸怀,也在静静享受这寂静的夜……
  三更已过,刘长青将观内的事务处理过后,回到屋中,脱下道袍,顺手从桌上拿起一本书翻开来看。
  他刚坐下,忽然发觉桌上烛火,竟无缘由地晃动了几下,此时外面并没有风,便知外面定是来了不速之客。
  他放下手中书,沉声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外面的朋友,请一现真容吧!”怪的是,外面并无动静。
  刘长青冷冷一笑,道:“原来,来的不是朋友!”说罢,拿过道袍穿好,手持浮尘推门而出。
  只见墙头上站着一个黑影,头戴斗笠,外罩黑纱,看身段,来者乃是一女子。见刘长青出来了,立即转身而去。
  刘长青见状,将浮尘插在腰后,顺手从屋内墙上摘下宝剑,飞身追了上去。
  飞奔出很远,前面黑影才停了下来。
  刘长青也收住脚步,用手点指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夜闯武当?”
  来人抬手除去头上斗笠,目光冰冷地望着刘长青,道:“上次被你侥幸躲过,这次……可没那么容易了!”
  “你……你是秋凤玉?”刘长青立即警醒问道。
  秋凤玉镇定自若地道:“没错,是我!”
  刘长青听罢,冷哼一声道:“年纪轻轻便沦为杀手,黑白不分,助纣为虐,滥杀无辜!看来今日,贫道不得不开杀戒了,定要为死在你手上的那些冤魂,讨个公道!魔女,看剑!”
  话音刚落,剑已出鞘,他所使武当剑乃是用精铁锻造而成的。其鞘用质地上好的黑檀木所制,上面以铜花纹镶嵌。护手也以黄铜缕花镶嵌,手柄则用优质冬青木制成。剑身两旁各配龙凤图案,剑光闪闪,夺人双目,剑上挂风,向秋凤玉展开致命攻击。
  秋凤玉忙闪开身,顺手将斗笠撇到一边,抽剑相迎。
  两把宝剑相撞,放出耀眼光芒,,二人身影顷刻间便隐没于剑光之下。
  远处望去,只见剑光缭绕,二人身影你来我往,穿梭于强光之中。
  刘长青剑随人走,剑式奇异,招招攻其要害,剑锋刚中带柔,攻守自若,力道浑厚,收发自如。
  秋凤玉也毫不示弱,一套“玄女剑法”精妙绝伦,势如闪电,身法飘忽不定,虽为女流,功力却毫不逊色,剑式条条不紊,奇招频现。
  打斗之中,刘长青不由得暗暗点头,心道:此女子功底深厚,剑法奇异,剑势明朗有序,并不像传闻中那般诡异下作,可知为人并不奸险,只可惜生在玉佛苑,手中人命无数,也只可算一女枭雄,不能为我所用,归顺正道!想到这儿,剑锋一转,改用八卦剑反攻。
  秋凤玉毫无退怯之意,剑上反而加紧,步法加快,与之相抗。
  二人打斗,可说是空前绝后,只是时间一久,利弊尽显。
  刘长青乃一代宗师,其武功造诣之深无可厚非,加之深山之中,勤练内功剑术,已达登峰造极之境。
  而秋凤玉身在玉佛苑,每日奔波在外,身心疲惫!前些日又因与杨湘一搏,耗损功力,还未得调息,又因王妈之死,大受打击……致使日不能食,夜不能寐,心不能静!故时间一久,便显力不从心之势,心中烦躁不安,冷汗频流……
  刘长青则步步紧逼,剑势越发迅猛。
  秋凤玉只觉二目干涩,浑身无力,一个不留神,刘长青的剑已刺向胸前,她大惊失色,赶忙躲闪。
  哪知,刘长青随后掌已发出,秋凤玉已来不及闪躲,情急之下,用掌相迎,只觉一股强大内力压了过来,秋凤玉气凝丹田,勉强顶住!
  刘长青使出浑身力道,猛推出去,再看秋凤玉,人已被推出数丈,跌倒在地,一口鲜血,随即喷出……再看她面现痛楚,只觉天旋地转,眼前发黑,拼命支撑,才不致昏厥。
  这时,刘长青一个健步过来,用剑指向秋凤玉,道:“秋凤玉,只可惜你一身绝世武功,不能为正道所用!今日,贫道便要替天行道,斩杀了你!以免日后,有更多人为你所害,不要怪贫道心狠,怪只怪你作恶多端,天理难容!”说罢,挥剑便刺。
  秋凤玉见状,毫无惧色,将眼一闭,只待一死。
  因为作为杀手,随时随地都要做好被杀害的心理准备,这是一个杀手应有的最基本的常识。加上王妈故去,令她已了无牵挂,不再求生!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传来一男子声音:“道长,剑下留人!”
  刘长青反应机警灵敏,立即转身收剑,顺声望去。
  只见杨湘面色苍白,气喘吁吁,飞奔而至。
  刘长青见是杨湘,疑惑地道:“杨湘!是你?你为何要替她求情,难道你不清楚她的所作所为?”
  杨湘急喘几口气后,看了看地上伤重的秋凤玉,随即对刘长青道:“没错,有不少武林同道丧命她手,可她也斩杀不少乡绅恶霸!可见,她并非十恶不赦之人,她只不过是玉佛苑中的一枚棋子罢了,我想,杀人也并非她本意!小弟想要将她从玉佛苑这泥潭之中救出,为我正道所用!所以斗胆向道长求情,饶过她的性命!”
  刘长青听罢,有些迟疑:“这……贫道得想一想,毕竟她对江湖危害不小,倘若日后,依旧为祸江湖……”
  “道长!杨湘愿意为她担保,如果她再做什么为祸江湖的事,杨湘愿全权承担!”杨湘毅然道。
  “杨湘,你少在这里充好人,我是不会领你的情的!死算什么!刘长青,你还不动手!”秋凤玉毫不领情,反而求死。
  刘长青见状,立即提剑刺向秋凤玉咽喉,口中道:“看到没有,她根本死不悔改!”
  杨湘见状,大惊失色,忙疾步上前,一把抓住刘长青的手,央求道:“道长,在下求你了!放过她吧!”说着,人已跪了下去。
  刘长青见杨湘为这女子要给自己下跪,忙一把将杨湘拖住,道:“小兄弟,你这是何苦呢!”说罢,用手指向秋凤玉道:“人心都是肉长的,今日,看在杨兄弟的面上,贫道便饶你一命!秋凤玉,你好自为之吧!”
  秋凤玉面色依旧不卑不亢,低垂着头,没有做声。
  刘长青转过身,对杨湘道:“希望你不是救了一条毒蛇!贫道告辞!”说罢,挥袖而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