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碧霞玄女剑>第七章 补过犹未遂 无故痛失亲

第七章 补过犹未遂 无故痛失亲

作品名称:碧霞玄女剑      作者:徐芷兮      发布时间:2023-09-13 11:30:33      字数:8185

  凤凰栖梧桐,鸟雀感巢生。相伴幼初成,共依度浮生。狂风倾泻至,树倒无完卵。情深最无奈,生死两离分!
  杨湘见状,拳头紧握,心中不免有些酸溜溜的。
  宇文默翻身上马,对秋凤玉道:“快上来,我们走!”秋凤玉转头瞥了杨湘一眼,飞身上马,宇文默急催骏马,扬长而去。
  杨湘觉得这一幕甚是尴尬,他目光呆滞,踉跄着倒退了几步,而后一下子跌坐到地上。毕竟打斗了一晚,身体自然已是疲惫不堪!心道:他们二人关系,似乎非同寻常,难道,他也对秋姑娘……若真是如此,那他帮我们逃离玉佛苑,也就说得过去了!
  杨湘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客房,公孙凡见杨湘终于回来了,忙问:“你昨晚去哪了?怎么浑身湿漉漉的?看上去,这么疲惫呀?”杨湘没有作声,一头倒在床上,捂头便睡。
  公孙凡试探道:“你不会是……追了她一整晚吧?”杨湘依旧一语不发。
  回到玉佛苑,宇文默将秋凤玉送回住处,望着略显疲惫的秋凤玉,低问:“凤妹,是什么原因,令你与他做如此持久搏斗?消耗了大量真力,这可是杀手最忌讳的,难道你不知道么?”
  秋凤玉满脸倦色,坐到床边,无力地道:“大总管,你事务繁忙,还来这里做什么?快去忙吧!我也有些乏累了!”
  宇文默目光和蔼,语重心长地道:“我是关心你呀!”
  “我也无能为力,他太强了!我连脱身的机会都没有!否则,怎会拖到现在!”秋凤玉无奈地摇了摇头。
  “什么?那个杨湘?他居然……能与你打斗如此之久?”宇文默不可置信地看了看秋凤玉浑身湿漉漉的衣衫后,眉头紧蹙道:“这个人,到底是何来路?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让他轻易逃离!”
  “你说什么?你们……早就认识?”
  宇文默点了点头道:“前几日,他曾来过玉佛苑挑衅滋事。”
  “什么?玉佛苑是什么地方?岂能容他胡作非为?那他又是怎么逃脱的?”秋凤玉忙问。
  宇文默听罢,面现惊诧,忙问道:“不对呀!上次就是因为他!你居然破例前来求我,怎么今日,你们却反目成仇了?”
  “什么?是他?”秋凤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禁悔之不及,怒道:“我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怎么阴差阳错,还救了他?真是造化弄人!”
  宇文默这才明白事情原委,原来秋凤玉根本不知,自己舍下脸面所救之人,就是杨湘等人!随即劝慰道:
  “事已至此,由他去吧!你体力消耗过度,快将衣物换了吧,免得受凉!近日……莫再出门了,调养半月之后,再接任务吧!我还有事,先去忙了!”秋凤玉听罢,点了点头。
  秋凤玉沐浴过后,小睡了一会儿,醒来见王妈正守在身边,便坐起身,开口问道:“王妈,你上次求我说情的那个人,他到底是什么人?你跟他究竟有何渊源?”
  “我都说了,她是我的一个老乡的儿子,怎么了?”
  “我觉得……王妈在骗我!一个老乡的儿子,怎么可能身怀绝技,神出鬼没?而且,他对玉佛苑好像积怨颇深,还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真是个令人厌恶至极的人!”
  “那……姑娘觉得他说的话,有没有道理呢?”
  “王妈!你究竟想说什么?”秋凤玉质问道。
  “没……没什么……”王妈自觉话说得有些多了,赶忙敷衍道。
  她不敢多说什么,谁知道盖寿天有没有派人在暗处偷听呢?无论何时何地,她都得谨微慎行!否则,倒霉的不止她一个,很有可能还会连累到秋凤玉!
  出了秋凤玉的房间,王妈面现忧郁,叹了口气,低喃道:“什么时候,她才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呢!”
  正在这时,一旁有人轻咳了一声:“王妈,最近……你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记住乱说话……不会有好下场!”耿容面色狰狞,正狠狠瞪视着王妈。
  王妈见了,冷哼一声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二总管!二总管以为……我会怕死么?哼!我早就活够了!”
  “你不怕死!难道,你就不怕……凤妹她……有什么三长两短?”耿容低声威胁道。
  王妈听罢无奈,只好将头垂下,不再作声。
  盖寿天再次召见秋凤玉,他目光严厉,有些气愤道:“小玉,此次任务未果,你自己有何看法?”
  秋凤玉听罢,抬起头来,疑惑地道:“什么?属下此次,已杀了刘长青,为何苑主却说我没有完成任务?”
  “你杀的是刘长青的师兄——柳常庆,凤姑娘……怕是听错了他的口音吧!”包明亮在一旁忙解释道。
  “军师又不在现场,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莫非……你跟踪我?还是一直在监视我?”秋凤玉目光狠辣,透着摄人杀气……
  “咳咳……”包明亮轻咳几声,忙敷衍道:“怎么会呢!秋护法行事向来有章!何需跟踪、监视!我自然是听客卿们私下议论的!”
  “既然客卿们知道我杀错了人,为何不当即向我言明?却眼睁睁看着我误杀旁人?”秋凤玉语声朗朗、咄咄逼人。
  “这……这个……老夫怎么知道!”包明亮不停地捋他腮下的山羊胡,目光游移不定,咕噜噜地转个不停。
  金珠环则在一旁幸灾乐祸道:“哼!秋凤玉,失手就失手了!你还狡辩什么?此次你出手不利,应当重罚才是!刘长青是谁呀!你以为……你能杀得了他?简直白——日——做——梦!”
  “小环,休再胡言!”包明亮紧使眼色。
  秋凤玉何等聪明,听到金珠环一席话,凌厉的目光,不由落到盖寿天的脸上,并质问道:“苑主既然知道,我此去并无胜算,为何还要派我前去?”盖寿天被秋凤玉这一问,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包明亮见状,立即斥责道:“大胆,竟敢如此与苑主讲话!”秋凤玉冰冷的目光,立即投向包明亮,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
  包明亮见状,立刻收回了目光,不敢再作声了。
  盖寿天见状,并不以为意,反而假惺惺地道:“小玉呀,此事,却是本座考虑欠佳,是本座一时糊涂,你不必挂于心上!本座也是为难,这苑中高手,均派往了外地,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苑中再无人的武功,能盖过你了,本座不也是无将可派了么!你要体谅本座的苦衷才是!”
  秋凤玉抱腕道:“属下知道,苑主也是受人蒙蔽。不过我要声明,这个刘长青,我杀定了!我倒要看看,他是否长了三头六臂!”
  包明亮立即开口道:“凤姑娘,话可不要说的太满!否则……”
  秋凤玉果断地道:“不拿回刘长青的头颅,属下甘愿受罚!属下告退!”说罢,转身离去。
  秋凤玉走后,盖寿天赞道:“明亮,你的激将法,用得真是恰到好处啊!”
  包明亮双眼微眯,得意地道:“既削去了她一惯嚣张的气焰,又令她立下了军令状,一举两得。否则,以她的功绩,我们还真不好动她分毫!这样一来,属下看她……是逃不出苑主您的手掌心了!”
  盖寿天听罢,欣喜之际,目光一下落在了下面已经气的发昏的金珠环脸上。
  金珠环见状,狠狠瞪了盖寿天一眼,将身上纱绫一甩,转身走出大殿。
  盖寿天顿时面现尴尬,摊开手,苦着脸向包明亮道:“这……你看她……”
  包明亮微微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小环她只是一时任性,苑主请放心,一会儿老夫去劝劝,她自会想通的!”
  盖寿天听罢,这才有所释然,尴尬地道:“那就劳烦老兄了!”
  秋凤玉回到屋中,收拾好行囊,提剑走出门外。
  正巧宇文默迎面走来,只见秋凤玉发髻高挽,其间以珠花相衬,虽说她一向朴素示人,可这简便的装束,却丝毫隐藏不住其内在所散发出的那抹清高典雅……内着淡紫色衣衫,外搭淡紫色锦服,腰间一同色腰带相系,足蹬黑靴,那把碧霞剑紧握手中,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清新怡人、朴实无华!只看得宇文默呆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怎的,这么多年了,无论秋凤玉怎样装束,宇文默都觉得她的美,是女子独有的,任何人都无法与之比拟!
  见她已朝这边走来,宇文默这才恍悟过来,忙问:“凤妹,你这般装备,是要去哪里?”
  秋凤玉愤愤道:“你该知道,我杀错了人,必须再去一次……”
  “不行!你昨晚与那杨湘之战,体力消耗过多,必须休息半月,方可出门!”宇文默立即阻止道。
  秋凤玉这才收起愤懑表情,抬眸凝望着宇文默,声音柔和了许多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该知道!我不想成为他人笑柄!”
  宇文默听罢,无言以对,只好让开去路。
  若说旁人不了解秋凤玉倒也罢了,他又怎能不知,她向来是个执拗、倔强的人!她决不允许自己有一丝的差错!所以,这些年来,她所吃的苦,远比苑中其他客卿要多得多!不付出一定的努力,怎能得到相应的回报!
  秋凤玉见宇文默心有不甘的样子,脚下顿了顿,低声道:“你自己……也要多保重!”说罢,毫不停留,匆匆离去……
  她刚走不远,就听包明亮在后高喊:“凤姑娘,请留步!”
  秋凤玉立即停下脚步,转身见包明亮已经来到面前,便问:“军师,有事么?”
  包明亮顺手从兜囊中取出一锦囊,交给秋凤玉道:“凤姑娘,这是苑主给你的新任务!并吩咐你速去速回!”秋凤玉面现疑惑,抬眼看了看包明亮,伸手接过锦囊,二话不说,转身便走。
  集市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王妈提着篮子,在集市上闲逛,她四下张望,确定无人尾随,便径自朝一偏僻巷口走去。
  一胡同内,杨湘早已等在那里。
  见王妈来了,杨湘面现不悦,板着脸一语不发。
  王妈走上前,忙问道“你们……是不是交过手了?”
  “不错,你的徒弟武功确实高强,我差点丧命在她的剑下!”杨湘答道。
  “徒弟?”王妈疑问。
  “你那把杀害我爹娘的碧霞剑,如今在她的手上,难道……不是你传给她的?”杨湘说到此处,面色顿显黯淡。
  “不愧是杨定坤的儿子,果然聪明!”
  “好了,别再扯些闲话了!我此次下山,唯一目的就是杀了你,为爹娘报仇!可现在,我却反倒成了为你办事的棋子!你这个人,真是令我不解,怕死就直说算了!还谎称,说什么为秋凤玉着想!既然你为她着想,为何不直接劝她离开玉佛苑?却让我趟这浑水,我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进去,真是固执的令人吃惊!”杨湘忿然道。
  王妈听罢,失意笑道:“怕死?我早就活够了!我也是没办法啊!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掌控之中,说不定此刻,也有人在暗中窥视。无论何时何地,哪怕我说上一句对玉佛苑不利的话,令凤姑娘对玉佛苑有所芥蒂,那她的杀手生涯也就结束了!你知道玉佛苑的杀手生涯结束,预示着什么?就是去做妓女,任人凌辱蹂躏!以凤姑娘的性格,绝对不会苟且偷生!当年,我既然选择了培植她,就不该轻易放弃她,你明白么?”
  杨湘这才明白王妈的良苦用心,沉声道:“看来……是我错怪你了!”
  “这怎么能怪你,当年,若不是我痛下杀手,你的爹娘也不会离开人世!换做旁人,恐怕早已将我碎尸万段了!你果然与你爹一样,都有一副侠义心肠!我相信,你定会将她救出玉佛苑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想要我的命,都尽可拿去,我绝无怨言!”王妈说得毅然决然。
  杨湘见了,不由暗忖:这王翠儿虽已半老徐娘,可她语气果敢、气定神闲、从容不迫的样子,与秋凤玉如出一辙,看样子,她年轻时候也一定是位绝色美人,不定令多少英雄豪杰为之倾倒呢!
  想到这儿,不由猥靡暗笑:我怎么走神了,想这些有的没的干嘛?随即开口道:“起初见你,我便没有杀你!此间,又多了这许多了解,觉得你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你我恩怨,暂且作罢!待日后再算!”
  王妈听罢,不可置信地望着杨湘道:“这种仇恨,你居然……怎能对得起爹娘?”
  杨湘叹口气道:“你想什么呢?我是说暂且!并没有说不报仇了!好了,消息已经送到,你可以走了!”
  王妈听罢,接着道:“我感觉最近形势越来越差,玉佛苑的人几乎不离我身边左右,怕是觉得我碍眼了!而且据近日来的动向,我怕……他们会对凤姑娘不利!少侠可千万别忘了答应我的事!王翠儿此生无以回报,待到来生,再报恩德!”说着,人已“扑通”一声跪倒在杨湘面前。
  杨湘忙退后几步道:“你快起来,何必如此!”
  王妈顺势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交给杨湘道:“即使有一天,我命丧黄泉,也是罪有应得!这封信,你替我交给凤姑娘,我把她托付给你了!”说罢,转身匆匆离去。
  王妈刚返回集市,便发现对面人群中飞奔来一少年,此人年纪不大,发髻披散,衣衫邋遢不整,跑在头里。
  而他后面,则紧追来一女孩儿,边跑边喊:“抓住他!你这贼人!站——住!”来人正是小满。
  王妈见到二人天真烂漫、最是无邪,很觉惬意!由此,也唤起了自己多年前的一段美好往事……
  就在她正欣慰徜徉之际,肋下骤然传来一阵巨痛,她深知不妙,忙垂下头,只见一把长长的匕首,已深深插在腰间……王妈顿觉眼前发黑,手中篮子立即滚落到地上。
  这时,小满正巧跑到王妈身侧,王妈一把拽住小满胳膊,小满顿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不厌其烦地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话只说了一半,便见王妈脸色苍白,身上插着一把匕首,小满不由惊呼道:“大娘!你……这是怎么了啊?”她忙将王妈扶坐到地上。
  鲜血不停地从王妈的腰间涌出,已将周围衣衫浸透。
  那个偷东西的贼人见后面无人追赶了,甚觉无趣,便又折转回来,想要继续挑衅。可见到这一幕,他出于好奇,信步走上前去看热闹。
  王妈脸色苍白,现出痛苦之色,目光呆滞,一手捂着伤口,另一只手却死死拽住小满不放,声音微弱地道:“姑……姑娘,我……不行了!你……帮我个忙!告诉凤姑娘……为我报仇!”
  “谁?凤姑娘?哪个凤姑娘?她是你什么人?找谁报仇?”小满发出一连串的疑问。
  “是……玉佛苑的人……害我……报——仇”王妈说罢,再也支撑不住,一阵急喘过后,便气绝身亡了。
  “你是说,是玉佛苑的人杀了你,是么?”小满忙问。
  “他已经死了!”那个小贼口中衔着一根枯草,在一旁吊儿郎当地道。
  小满抬起头嚷道:“你!过来!”
  “哼!我才不过去呢!有本事来追我呀!来呀!来呀!”他边说还一劲儿向小满做鬼脸。
  小满见了,不再理予他,忙向街上围观的人央求道:“各位伯伯,你们看,这位大娘就这样曝尸街头,未免太可怜了!大家帮帮忙,将她抬走,葬了吧!”众人听了,谁也不愿意管这等闲事,均摇头摆手匆匆离去。
  本来熙熙攘攘的集市,一下子变得十分冷清。
  少年见状,得意地笑道:“怎么样?傻了吧!”
  小满撅起嘴,厉声道:“你到底过不过来!”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呀?”少年故意扬起下巴。
  小满又道:“你不过来,是吧?好!我一会就去告官,说是你偷盗钱财,还杀了这位大娘,看你这幅脏兮兮的样子,官府绝对不会轻饶你的,治你个死罪,到那时,任谁也救不了你!”
  见小满言辞灼灼,少年稍作思忖后,才道:“好吧!算你狠!你怎么这么多事!人都死了,你还管她干嘛?”
  “只要是玉佛苑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就一定要管!”小满眼中浮现出恨意,坚定地道。
  “这么说,你与玉佛苑有仇?”少年问道。
  “少废话!快过来!背上她!”小满命令道。
  “什么?你让我背个死人?我不干!我萧一凡堂堂一介大侠,怎么能屈尊降贵,去背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死人!”
  “萧一凡,是吧?好,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记住你的名字,不愁官府抓不到你!”
  听了这话,萧一凡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嘴巴,犹如吃了个苍蝇,苦着脸道:”你……你到底要干嘛?我怎么这么倒霉!”
  小满心里觉得好笑,但还是憋住没笑出来,板着脸道:“快背上她,我们找个地方,将她安葬了!”萧一凡无奈之下,只好蹲下身,不情愿地背起王妈的尸体,向镇外荒僻之地走去。
  找到一平坦处,小满便取出刚刚在集市买好的小铁锹,蹲下身便挖起坑来,萧一凡站在旁边,见小满十分认真的样子,开口问道:“喂!她与你无亲无故,你为何要给她做孝子贤孙?”
  小满抬眼看了看萧一凡,没好气地道:“你一个流落街头的臭乞丐,懂什么?”
  “哎?这与我是乞丐有什么关系呀?你这人,怎么以貌取人呢!”萧一凡不忿道。
  “哼!就凭你这副态度,还要我说什么好听的话么?”小满白了萧一凡一眼道“眼看着一个女子在挖坑,居然还能站在那里说三道四,你说你算什么男人吧!”
  “你休用激将法来激怒我,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萧一凡撇撇嘴道。
  “你这人简直有毛病!我与你素不相识,何苦要用什么激将法?你走你的便是了,别杵在那里碍眼!”小满怒道。
  “你让我走,我还偏不走!”萧一凡故意气小满,脸上还挤出调皮笑容。
  “行啊!既然你自己承认,自己不是男人,我自然无所谓了!”
  “谁说我不是男人?”萧一凡辩解道。
  “哪个男人能像你这般,眼看着女子辛苦劳作,还在一旁幸灾乐祸?我看你也不想帮忙,那就赶快离开,别让我瞧不起你!另外,这埋死人,也没什么好看的,你快走吧!”小满一脸严肃道。
  “你早这样说话,不就不必自己挨累了么!”萧一凡立即跳入浅坑内,夺过小满手中铁锹,挖起坑来……
  小满见状,这才露出欣慰笑容:看来,这小子也不算坏!随即,也掏出随身短刀,与萧一凡一同挖起坑来……
  葬好了王妈,萧一凡哭丧着脸道:“你这死丫头,你把我害惨了!看来日后,我要走背字了!”
  “还大侠呢!大侠哪是你这副模样!”小满见萧一凡一副没出息的样子,随口说道。
  “你又没见过,怎么知道大侠是什么样子?”萧一凡不服气地道。
  小满冷哼一声道:“你跟我走吧!本姑娘一定让你一睹真正大侠的风采!”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怎么能随便跟你走!万一被你拐卖了,我可是求救无门!”萧一凡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叫我小满好啦!看你那副德行,拐你?连一文钱都不值!”说到这里,小满忍不住发笑……
  迎宾楼是翠云庄最大,最豪华的一座酒楼。酒楼设计巧夺天工,琼楼玉宇,雕龙藏凤,气势恢宏。
  酒楼内歌舞升平,乐声悠扬传至远处,令来往行人及商客无不驻足,翘首顾盼,安能错过!
  掌柜的便是这翠云庄的庄主——俞日良,此人家财万贯,是个及其会做买卖的商人,虽非江湖人士,却笼络各方江湖好手于庄中,对他们可说是挥金如土,毫不吝啬。
  商人所想的便是:如何能更多,更快,更安全的赚钱,收拢一些高手来保驾护航,难怪他的生意做得如此之大。
  二楼大宴客厅内,摆了十几张大圆桌,桌上杯盘罗列,各式菜系,应有尽有。圆桌边无一虚席,均坐满了各色江湖人士。
  俞日良身着暗紫锦袍,面色泛黄,络腮胡须,笑意盈人,站起身手中执杯望着满座宾朋道:“诸位!今日是俞某好友“三川鬼王”汤飒的生辰,本庄备下了粗菜薄酒,为汤兄庆生,请同举手中杯,祝汤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这时,在座所有人都站起身,举起手中酒杯,俞日良身侧坐着一位彪形大汉,浓眉厉目,满脸的横肉,加上那一脸的大胡子,更显几分凶悍,正面现得意之色,左右各陪一妙龄女子,已是衣衫不整。
  听罢俞日良一番话,这大汉端起酒杯,哈哈大笑道:“承蒙俞庄主仗义,干了!”说罢,将酒一饮而尽后,才放下酒杯,站起身撇着嘴,轻蔑地道:“我汤某人是天不怕,地不怕,俞兄只要有难事,尽管说来!汤某为你披荆斩棘,绝不退缩!”
  “是啊!俞某这些年来,生意顺风顺水,畅通无阻,多蒙汤兄以及各位兄弟帮忙照应,俞某自是感激不尽呐!”俞日良正说着,汤飒并不予理会,已走上了宴客厅正中的圆形舞台上面。
  俞日良见了,顿觉尴尬,因为此刻,令众人觉得他好似在放屁,根本没人拿他当回事!
  舞台之上,有三位漂亮女子舞步婆娑,正翩翩起舞。
  汤飒摇摇晃晃,一把将其中一比较出众的女子拉住,紧紧搂在怀中,并欲强行非礼。
  女子惊骇之余,边挣扎边道:“汤大侠!你要干嘛?啊!放开我!”其余两位女子见状,均吓得溜走了。
  汤飒哈哈一阵狂笑,道:“汤某能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何必扭扭捏捏的!”
  女子无奈,忙向俞日良投去求助目光:“庄主,快救救我!”语声委婉、哀凄,令人听了,不由心生怜惜!
  原来这女子乃是俞日良的新欢,近日颇得俞日良欢心,拿她当做心头肉般宠溺……
  俞日良见状,忙走上舞台,低声道:“汤兄!这大庭广众之下,还请自重!”
  哪知汤飒一把推开俞日良,道:“去你的!俞日良,这女子不会是你的相好吧!干嘛这么护着她?”众人见状,顿时哄堂大笑。可见,不光汤飒,这楼上所谓的俞日良口中的“英雄豪杰”,竟然没几个人将俞日良放在眼里!
  俞日良听罢,顿时满脸通红,无奈地道:“汤兄,你……”欲言又止,愤怒之余,转身走下舞台,任那女子拼命叫喊……
  就在这时,从楼下走上来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众人目光均集中在舞台上,并未发现来人,来人正是秋凤玉。
  她轻移莲步,走上楼后,一眼便看见了正在寻欢的汤飒。立即飞身而起,纵身上了舞台,汤飒忽觉身后恶风不善,可再想反击,已经太迟!碧霞剑早已刺透了他的后心……
  那被蹂躏女子见状,立即推开汤飒,匆匆跑掉了。
  再看汤飒目光呆滞,想要转身看清来人,已来不及,尸首扑通倒在台上,一命归西。
  纵横江湖多年的“三州鬼王”,居然就这样被人轻易杀死,怎能不令人有所诧异:就算汤飒注意力集中在那女子身上,也不至于身后来人尚且不知!若是这样,“三州鬼王”的称号岂不枉担!
  只能说秋凤玉行如疾风,身法劲速,剑势快捷,一招毙命!毫不拖沓……
  众人见状,这才将目光移至秋凤玉。
  秋凤玉不紧不慢,拔出剑入鞘,走下舞台,来到俞日良面前,目光冰冷地瞥了他一眼,便匆匆走下楼去。
  只一瞬间,汤飒便丧命,众人均是目瞪口呆,呼吸停滞,过了许久,才有人道:“天呐!好快的身手!”
  俞日良走上舞台,低下头,看了看汤飒的尸首,恨声道:“花着我的钱,却对我吱牙瞪眼,真是活够了!”说罢,阔步走下舞台,并未理会众人,径自下楼去了。
  众江湖人士见了这一幕,无不唏嘘!这一出杀鸡儆猴,不得不令众人警醒……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