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碧霞玄女剑>第六章 平生初受挫 饮恨战通宵

第六章 平生初受挫 饮恨战通宵

作品名称:碧霞玄女剑      作者:徐芷兮      发布时间:2023-09-12 10:53:54      字数:8498

  丰功伟绩造良策,宏图尽显有威名。一朝失意落凤羽,临危下石陌路人!
  
  “这恐怕……也是你绝世所学了!”话音刚落,秋凤玉人已闪入私塾内。
  女子惊骇万分,忙问:“你是什么人?”
  书生忙拉住女子的手,神色淡然地道:“娘子,莫怕!你去给客人沏壶茶来!”
  女子听罢,看了一眼秋凤玉,便走入了后厅。
  书生这才打量秋凤玉一番道:“你是谁家女子,这么晚了,跑到学堂来做什么?”
  “玉佛苑中人能来此地,自然是要索取你的性命!”秋凤玉面上竟无一丝表情。
  书生听罢,似乎明白了,他微微点了点头后,随即开口吟唱道:“花容月貌胜比仙,气质如兰步翩翩。谁知月中嫦娥女,却是匆匆索命人……”话音刚落,小匕首正中咽喉,书生立即倒地身亡。
  秋凤玉慢步走到尸首旁,拔出匕首,拭去上面血渍后,将其收入腰间,连看都未看书生一眼,便转身而去。
  她刚走不远,便听见屋内传来女子惨叫:“相——公!”又听“砰”的一声撞击声,屋里便没了动静。
  秋凤玉难捺心头疑惑,立即转身,折返回去。只见女子头破血流,尸体与书生倒在了一起。
  她顿时被这一幕惊呆了,口中叹道:“好一对同命鸳鸯!”
  回到玉佛苑,秋凤玉的脑海中,总是浮现书生与女子共赴黄泉的一幕。心中不知为何,总觉十分郁闷……
  这时,有人在外敲门,秋凤玉有些不耐烦地道:“什么人?我要休息了!”
  外面传来女人声音:“是我,王妈!”
  秋凤玉听是王妈,立刻走到门边,将门打开:“王妈,是你呀?”
  外面走进一妇人,正是王翠儿,她打量秋凤玉一眼,笑问:“我听姑娘声音低沉,难不成……是有什么烦心事?”
  秋凤玉面色平淡,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以为是两位总管,你也知道,我不想见他们……”
  王妈笑着点了点头,道:“姑娘此次出门,是不是又去执行任务了?”
  “是啊!”
  “是什么任务?”王妈问道。
  秋凤玉猛地抬起头,注视着王妈,开口道:“王妈,你平日里对我执行任务毫不关心,为何近日来,你总是问得详尽?再说,你也该清楚玉佛苑中规矩!这些事,均属苑中机密,不能外传的!”
  王妈听了,忙敷衍道:“呃!是我多事了!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你早些休息吧!”说罢转身匆匆走了。
  恰巧宇文默迎面走来,王妈忙垂下头,一言未发,从宇文默身边过去了。
  宇文默甚觉纳闷!平日里,王妈见了自己,是不会不说话的。
  进屋之后,宇文默问道:“王妈她是怎么了?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秋凤玉道:“没什么!刚才是我语气重了些而已!”
  宇文默听了,点了点头道:“你做得很好!有些事……不能纵容!”
  他似乎话里有话,秋凤玉自然明白。
  王妈回到屋中,心中十分焦虑,于是便在屋内来回踱步。
  这时,秋凤玉从外走了进来,问道:“王妈,你在干嘛呢?”
  王妈忙答道:“没……没干嘛!姑娘,坐吧!”说罢,面现忧郁,也坐了下来。
  秋凤玉见了,便坐到王妈身边,问道:“你是生我气了吧?”
  “没有!王妈怎么会生你气呢!”
  秋凤玉继续道:“你不要生气了,我心里真的很烦!因为这次我杀的人,竟然是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那书生见了我,不但不怕,反而慷慨激昂!他的妻子,见丈夫死了,竟然也一头碰死了!我第一次见到,世间还有如此刚烈的女子!”
  王妈听了,叹口气道:“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能令你甘愿为之付出的人!倘若你遇到了,便也会这么做!”王妈说罢,面上顿现伤感之色。
  秋凤玉见了,忙问:“王妈,你呢?遇到过么?”
  王妈听罢,立即恍悟过来,敷衍道:“时间不早了,我得做饭去了!”说罢,匆忙走出屋去。
  秋凤玉见了十分纳闷,自语道:“王妈她最近是怎么了?神情恍惚不说,还心事重重的!”
  武当山上,树木繁密,山中百鸟争鸣,叫声清脆悦耳。
  登高远望,连绵起伏的群山被一层薄雾笼罩其中,一条山路,直通向山顶处一道观。路边苍松翠柏,如一把大伞,将冬日里里仅有的一抹阳光无情地遮挡。上山的路崎岖不平,却不乏烧香、拜祭、求签之人。
  一座道观,立于山顶,青砖碧瓦,气势恢宏。
  道观上方香烟缭绕,远远便传来道士们诵经之音,香客们来来往往,虔诚拜祭。
  道观大门敞开,门上方挂着一块烫金牌匾,上书“紫霄宫”三个大字。
  观内,已被小道士们打扫得干干净净,院正中摆着一个大香炉,一些善男信女正在焚香祷告,小道士们徘徊院中各忙其事。
  这时,从大门口走进一位女子,身着黑色衣衫,头戴黑斗笠,轻纱遮面,手提宝剑,剑身珠钻镶嵌,泛着紫光,一看便知,绝对是把绝世好剑。
  女子步入观中,她身上散发出的慑人杀气,立即将观内一片祥和之气驱散于九霄云外。
  小道士忙迎上前,打一击手道:“这位女施主里面请,请问,您是要上香还是还愿?”
  女子只冷冷地道:“让你们掌门出来见我!”
  小道士见来者不善,又问:“请问姑娘如何称呼?贫道好前去禀告?”
  “九天玄女——秋凤玉!”小道士听了,倒吸一口冷气,赶忙转身向内跑去。
  只片刻功夫,从偏殿走出一位老道士,年过六旬,气度不凡,他一眼便看见了站在院中央的秋凤玉,便走上前来,操着外乡(此处不必纠结,以防触及某地方言,造成不必要纠纷)口音道:“听闻女施主找我,不知所为何事?”
  秋凤玉看了一眼老道士,见他着装与众不同,定是观中掌事之人,便问道:“你是何人?”
  “贫道柳常庆,观中事物,均由贫道掌管!”由于各地口音不同,在不懂外乡语调之人听来,的确会将他名字误听成刘长青。
  “刘长青!”秋凤玉听到这个名字,立即抽出宝剑,口中喝道:“就是你,拿命来吧!"剑身泛起耀眼霞光,向柳常庆罩下。
  柳常庆见势不妙,忙将手中浮沉一抖,迎了上去,浮尘犹如一条无尾蛟龙,伸缩之力,十分刚劲!二人你来我往,瞬间便已打斗了几十合。
  秋凤玉暗忖:素闻刘长青乃一代宗师,武功造诣颇深!今日一见,不过如此而已!看来,传言不可轻信。
  想到此处,她飞身而起,跃起数丈,碧霞剑挽起数个剑花向柳常庆罩下……
  柳常庆见势,顿时惊呼一声,只见一片耀眼霞光由头顶罩下,其势虚实不定,难辨真伪!忙抖动浮尘,一阵慌乱搏击……去挡秋凤玉突如其来的剑影,可是宝剑却如长了眼睛一般,绕过重重阻击,一下插入他的胸腔,再看柳常庆已面如死灰,用手点指秋凤玉道:“你……我……”说着,五官抽搐,拧在一处。
  秋凤玉冰冷的脸上,毫无一丝顾忌,不由分说,猛地拔出宝剑,一条血线顿时射出……柳常庆“扑通”一声,倒地而亡。
  小道士们见状,忙扑过去,焦急喊道:“师伯……师伯……”
  秋凤玉不屑地瞥了地上尸首一眼,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观内道士竟没一个人敢上前拦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秋凤玉的身影消失在观中。
  过了许久,才有人颤声道:“她……她是人么?”
  “她不是人,是魔!是妖!是杀人不眨眼的妖女……”观内众人均脸色苍白,惊骇不已。
  杨湘与公孙凡决定马上启程回杭州,出来这么久了,与知府之间摩擦之事,应该已经过去了。
  公孙凡立即去通知柳梦胭和小满,哪知,他刚一出门,便见柳梦胭神色慌张,迎面走来,公孙凡忙问:“柳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不好了!小满她……走了!”柳梦胭焦急地道。
  “什么?她走了!”公孙凡忙道。
  柳梦胭点了点头道:“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
  杨湘在屋内,也听到了二人的谈话,忙踱出门外,问道:“她之前也没说什么吗?”柳梦胭无奈地摇了摇头。
  杨湘自言自语:“怪不得,这两天她说话怪怪的!”随即对公孙凡与柳梦胭道:“我们也马上启程,边走边找吧!”二人听罢,均点了点头。
  疾行出三十余里地,柳梦胭已是嘘嘘急喘,汗水也将腮边发髻打湿。
  公孙凡见了,便提议道:“前面有一茶棚,我们喝些热茶,吃点东西,再赶路吧!”
  “好!”杨湘盯视着公孙凡,脸上露出邪气笑容。
  公孙凡见状,耳际微红,为免尴尬,他加快脚步,径自向前面茶棚走去。
  进入茶棚,三人落座后,要了些茶点,热气腾腾的茶水,给这冰冷的茶棚,增添了不少暖意。
  就在这时,从远处飞奔来一行人,均是一色的道装,来到茶棚附近,放慢了脚步。
  为首的是一位道长,年月六旬,须发斑白,二目如电,眉宇之间,透出凛然正气,虽面现焦色,却不失大家风范,手持浮尘,背背宝剑,身后跟着几名小道士。
  众道士进入茶棚,纷纷落座,要了茶点,老道士边喝茶水,边打量着杨湘等人。
  杨湘见状,微微一笑,拱手道:“这位道长,真是仙风道骨,超凡脱俗啊!”
  “贫道吉首,我看你这位小兄弟,也是气宇轩昂,不同凡响啊!”道士反赞杨湘道。
  “哪里!在下只是初出茅庐的一介小生,不知道长修行于哪座仙观?”
  “贫道刘长青,武当人士!"
  “您便是武当掌门刘道长?在下金陵杨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杨湘忙起身抱拳作揖。
  刘长青忙起身还礼,问道:“你可就是前不久勇闯玉佛苑,又安然脱离虎口的杨湘?”
  杨湘忙解释道:“玉佛苑铜墙铁壁,守备森严,晚辈等人只是侥幸逃离,道长千万不要听信传言!”
  “哈哈哈哈……,看你年纪轻轻,却如此谦恭有礼,真是后生可畏呀!”
  “道长过奖了!在下也只不过是一平凡之士,素闻道长德高望重,修行有道!近日又闻道长及武当派,竟然敢与叱咤江湖数年的玉佛苑对峙,在下实在佩服!”见杨湘与刘长青二人相互夸赞,均是些场面上的敷衍之词,公孙凡对此很是不屑,面现不羁之势,一语不发,只不停地将茶点塞入口中……
  刘长青面色凝重,道:“自古以来,邪不压正,如果人人都忍气吞声,事不关己,恐怕天下,便再无正义可言了!贫道所做之事,也是为大局着想,可,终归势单力薄,只联络了几家门派,还有的门派,因反逆玉佛苑,而遭受灭门之灾!就在今晨,贫道得到消息:那玉佛苑的秋凤玉,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杀害了我派中执事长老!贫道知道,他们的魔爪,已经伸过来了!这不,刚收到消息,我便率弟子们一路疾行,好赶回武当一看究竟!”
  “什么!秋凤玉?她……”杨湘的脸上顿时露出愤慨之色。
  见杨湘如此表情,刘长青甚是疑惑,问道:“怎么?杨兄弟跟她是有什么渊源么?”
  杨湘面色凝重道:“最近我与她是有些交集,也听说了太多与她有关的事情!有意要以绵薄之力,劝他离开玉佛苑那是非之地!道长匡扶正义之心,杨湘甚是敬佩!在下决意与道长同仇敌忾,只要心坚意固,我相信有朝一日,定能颠覆玉佛苑!”
  “好!有杨兄弟这番话,江湖正道怎能无望啊!”刘长青手捋胡须,不住地点头。
  随即又迟疑道:“杨兄弟其心是好,可……贫道却觉得此举无疑白费心机呀!”
  “哪怕有一丝希望,在下也有心一试!”杨湘毅然道。
  听到此语,刘长青不住地打量杨湘,心中甚觉欣慰:杨湘!好个江湖奇葩、后起之秀!
  休息已毕,刘长青与杨湘均起身离座。
  杨湘拱手道:“道长,在下绝不是信口胡说,我们几人要回杭州一趟,等办完了事,便尽快赶去武当,以助道长一臂之力,齐心协力,歼灭玉佛苑!”
  “好!杨兄弟,贫道期盼你等早日到来!这样,也多了几个帮手!贫道这便要赶回武当,处理相应事宜,就不多陪了!”刘长青说罢,便带领众道士脚下生风,疾驰而去。
  刘长青等人走后,公孙凡呲笑道:“拿谁当傻子呢!跟玉佛苑作对,活腻了吧!”
  杨湘听了,正色道:“怎么?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公孙凡面现惊愕,问道:“不是……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师弟,你疯了么?”
  “从我们踏入玉佛苑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我们与玉佛苑绝对不会成为朋友!”杨湘面色十分坚定。
  公孙凡忙道:“喂!喂!喂!我公孙凡可是奉师命下山,陪你报仇的,可不是要跟你一起奔赴鬼门关的!我觉得,自从你遇见了那个魔女,整个人都不正常了!他们爱怎样折腾,就怎样折腾,你只管报你的仇,干嘛东拉西扯,揽下一身债呢?”
  “我觉得杨大哥做的很对呀!我也要同杨大哥一样,与玉佛苑誓不两立!”柳梦胭毅然决然,在一旁道。
  “这是两码事,怎么能混为一谈!”公孙凡不屑地道。
  “这就是一码事,玉佛苑危害江湖,人人欲除之而后快!你怎么长了一副铁石心肠?毫不为之所动呢?”杨湘慷慨陈词一番。
  公孙凡见状,自语道:“明明是另有所图,居然还摆出一套至理名言!”他又无奈地瞥了一眼柳梦胭,便垂下头,赌气将盘内点心一个劲儿往嘴里塞……
  柳梦胭见了,微微一笑,也垂下头,不再言语。
  杨湘自然也听到了,只作一笑,没再接着数落公孙凡。
  其实自己很清楚,公孙凡所说,并非胡言乱语。下山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报仇!之后,便迅速回去。什么江湖纷争,根本与自己毫无瓜葛!因为自古以来,江湖都是血雨腥风,离奇万变的,谁能左右的了?谁又能改变的了?若不是自己心中增添了些许牵挂,这一切的一切,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酸楚。
  傍晚时分,三人找了一处客栈住下。
  刚一进屋,公孙凡便一头倒在床上,长吁了一口气,道:“累死了,我得好好睡上一觉了!”
  杨湘将身上包袱扔到床上,对公孙凡道:“人家柳姑娘一个弱女子,也没像你这样喊累,真是无用!”
  公孙凡猛地坐起身,道:“你怎么知道她不累?你没见她的脸色很苍白么?若不是一路急行,怎会如此!”
  听到这句话,杨湘没有作声,目光诧异地盯着公孙凡。
  公孙凡马上觉出自己失态,忙压低声音道:“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杨湘低咕道:“你好像对柳姑娘很上心嘛!你可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我!”
  公孙凡听了,用胳膊肘轻触杨湘胳膊一下,支支吾吾地道:“你……胡说什么呀!我……我怎么没有关心你了?”
  杨湘嗤鼻一笑,道:“看看,连说话,都前腔不搭后语了,脸也红咯!”
  公孙凡忙用手摸脸,反驳道:“这……这是天冷……冻的!”
  杨湘听罢,忍俊不禁道:“前些时日,大冬天里,你的脸都没冻,怎么?这已是春末了……”
  没等杨湘把话说完,公孙凡便站起身,将杨湘推到门口道:“你是不是觉得很闷,一直拿我打趣,快出去透透气吧!也许能碰到你的冰美人呢!”杨湘慌张之余,公孙凡已将门迅速关上了。
  站在廊间,闲暇无事,杨湘从腰间取出箫管,吹奏起来,箫声委婉动听,清脆悦耳,飘荡于客店内每处角落,令人不得不沉醉其中……
  夜间的箫声,给本就嚣嚷的客店,带来了一丝幽静意趣。
  自古以来,也只有乐声,能平寂人的心态,荡涤人的灵魂!使之忘却一切烦恼、混沌,脱离自身所处的境地,奔赴那人人盼而难入的世外桃源!
  巧的是,秋凤玉竟然也住在这家客店内,她听到如此沁人心脾的箫声,忍不住打开房门,走出门外。
  寻声望去,却一眼看见了正在吹箫的杨湘。
  杨湘也是一怔,箫声顿止,秋凤玉居然就只在自己房间对过!
  秋凤玉见状,立即转身进屋,忙关房门。
  杨湘见秋凤玉要走,一个健步窜到门口处,顺势将箫管插在门缝处,开口道:“这么巧,你也住在这里?”透过门缝,望着垂头不语的秋凤玉。
  不知怎地,秋凤玉的每个举动,对杨湘来说都美不胜收!望着低垂着眼睫,冷若冰霜的秋凤玉,他的心内又是一阵狂潮乍起,恨不得一下子便将面前佳人揽入怀中……
  就在杨湘站在门外,想入非非之际,秋凤玉则不知所以,她凌厉的目光微抬,冷冷地瞪视着杨湘,慢条斯理地道:“把它拿开!”
  杨湘微微一笑,忙问:“你为什么见我就跑啊?我就那么可怕?”语气之中,尽显挑衅。
  “怕你?哼,我秋凤玉,从来就没怕过任何人!”
  “那你为何紧掩房门?不是怕我,是什么?”杨湘扫了一眼卡在门缝中的箫管,抬眸笑问。
  秋凤玉思忖片刻,松开房门,杨湘顺势夺门而入。
  秋凤玉见状,怒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杨湘二目不错地盯视着秋凤玉,忙道:“这么凶干嘛?我只想与你做个朋友,别无他求!”
  “我不需要什么朋友,你快出去!否则……”
  “否则怎样?杀了我?”说到这儿,杨湘的脸上笑意全无:“是,没错!你们玉佛苑,只要看谁不顺眼,就可以毫不顾忌的杀了谁!可我——杨湘,是绝对不会屈服于你们玉佛苑的!我定要将你从玉佛苑的魔爪中拯救出来,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吗?”杨湘向前逼近一步道。
  秋凤玉被他的这一举动,逼得忙向后退了一步。
  杨湘的目光瞬时由凌厉转变得温柔,脸颊也贴向秋凤玉的,低声道:“因为……我喜欢你!”
  秋凤玉听罢,又退后两步,怒道:“你这个疯子!到底在胡说些什么?滚出去,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说罢,脸上现出骇人杀气。
  杨湘冷哼一声,道:“花容月貌赛比仙,气质如兰步蹁跹……”没等后两句出口,一把匕首已从秋凤玉手中飞出,直取杨湘咽喉。
  杨湘大惊,忙一抬手,匕首不偏不倚,正中箫管之上。
  杨湘惊骇之余,秋凤玉已转身进屋,拿上宝剑,破窗而出,流星一般,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杨湘回到屋中,看了看箫管上的匕首,上面刻有“九天玄女”四字,他把匕首拔下,口中道:“可惜了一把好箫,就这样废了!”
  这时,躺在床上的公孙凡开口道:“不可惜!不可惜!一把破箫,换来了定情信物,哪里可惜?”
  杨湘将匕首揣入怀中,瞥了公孙凡一眼,才道:“你还没睡?”
  “哦!外面的戏,那么精彩,我怎么睡得着!”
  杨湘走到公孙凡床边坐下,略显烦躁地道:“我要怎么做,才能唤醒她呢?”
  公孙凡懒散地道:“我看你呀,只不过是徒劳一场罢了!不但救不了她,反而要因此搭上自己性命!师弟呀,从小师父就说我不及你头脑灵便,遇事也没你果敢,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呢?怎么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杨湘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公孙凡在说什么,喃喃自语道:“她来到这里,会不会又有什么任务?这附近……不好!又会有无辜的人,要丧命在她的剑下!我得去看看……”说罢,猛地站起身,顺手拿起宝剑,夺门而出。
  公孙凡见状,忙坐起身,茫然无措地道:“喂?你要去哪儿?”见杨湘早已没了踪影,公孙凡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人!无药可救了,那女子到底使的什么招数,竟令他如此癫狂,以至于失了心智?真搞不懂……”
  杨湘脚下生风,追出很远,才隐约发现前面有个人影,大约就是秋凤玉,他疾步向前追赶。
  果然,秋凤玉的身影越来越近,秋凤玉自然也有所察觉,她立即转身,等待杨湘走近。
  二人再次相见,秋凤玉不改以往的冰冷面孔,狠声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厚颜无耻?实在令人厌恶至极!看来,不杀了你,我便永无宁日了!”
  杨湘也不知怎的,任秋凤玉如何诋毁自己,可就是无法割舍对她的眷恋,随即笑道:“看你如此愤怒,定是我搅了你的局,耽误了你要去完成的任务吧!”杨湘边说着,自己感觉似乎心底多少有些许的胜利感,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笑容。
  “恐怕要令你失望了,刘长青早已成了我的剑下鬼了!”秋凤玉的脸上,现出讥讽之色。
  “什么?”杨湘大惊失色,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扫而光。
  见杨湘神色凝重,面现惊诧,秋凤玉得意地道:“你似乎害怕了?也好,日后休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杨湘的目光中,已经满含怒意,再也抑制不住胸中怒火,他用手点指秋凤玉,愤恨地道:“看来,你已经无药可救了!我几次三番,对你容忍,谁知你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看来……是我高估了你!你与玉佛苑其他杀手一样,心都是黑的!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都怪我太过天真,与你这种人……讲什么道义,谈什么伦理!”
  杨湘的一番话,令秋凤玉有些惊愕,她的眉头微竦,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话,自然也没人敢说。
  玉佛苑的人自然不会说,而其他江湖中人,对她也只有畏惧罢了,见了她都躲之不及,哪还听得到什么忤逆之言。
  眼前这个杨湘,他究竟有何意图?她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她正思忖之际,杨湘继续道:“忠言逆耳你不听,看来我与你,也只有拔剑相向了!虽然我很喜欢你,可我不能这样一味的纵容你!因为我的纵容,有多少好人,要丧命你手!秋凤玉,拿命来吧!”
  说罢,顺手抽出宝剑,一道刺目寒光,点亮了整个夜空。宝剑带起一道亮闪,刺向秋凤玉。
  秋凤玉正思忖之际,忽觉一阵凉风,迎面袭来。大惊,飞身躲闪一旁,就如此迅速的身法,还失落了一束发稍。
  杨湘不容分说,又挥剑进攻。
  秋凤玉早已缓过神来,立即抽出宝剑相迎,紫色寒光与白光交辉一处,夜色之中,时时泛起道道耀眼光芒……
  杨湘目露凶光,招招直逼秋凤玉致命之处。
  秋凤玉挥剑相迎,频频向杨湘发起反攻。
  二人打斗一阵后,均对彼此功力心生佩服。
  杨湘剑势凌厉、迅猛,招式诡异,收发自如,力道刚劲浑厚,反应极其灵敏。
  秋凤玉虽为女流,却毫不逊色,招式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二人可说是棋逢对手,势均力敌,一时之间,难分高下。
  打斗之中,杨湘不知为何,只觉心中怒意竟渐渐消散,反倒对秋凤玉心生佩服。因为他深知自己武功造诣,虽不敢说无人能及,但江湖之中,也鲜有敌手。可秋凤玉,却毫无退缩之意,反倒越战越勇,可想而知,她在玉佛苑中护法之位,并非虚衔。
  秋凤玉也暗自猜想:此人到底是何来历?我混迹江湖多年,从未碰到过,与我过招如此之久之人!他却毫无顾忌,看样子,我得提高警惕,不能掉以轻心。
  不知不觉,天已渐亮,二人已可清晰看到彼此,只见对方浑身散着热气,发已结冰,二人精力,却是高度集中,两把宝剑婉若游龙,穿梭于各自身侧,毫未因打斗过久,而显乏怠之意!
  就在这时,从远处疾驰来一匹枣红马,马上之人不停地挥动马鞭,向二人打斗之处飞奔而来。
  骏马驶近,来人飞身下马,伸手除去斗笠,现出一副俊朗面孔,来人竟是宇文默,他眉头深锁,高声喊道:
  “住手,别再打了!”
  二人听到有人阻止,立即收剑飞身而退,不约而同,将目光转向宇文默。
  秋凤玉脱口而出:“大总管!你怎么来了?”
  一双魅力十足的丹凤眼瞥了杨湘一下,转至秋凤玉道:“任务完成了么?”
  “嗯!”
  “那为什么不回去复命?却在这里,与不相干的人搏斗?”
  杨湘听了,反驳道:“怎么不相干?我要杀了她!”
  宇文默将目光转向杨湘:“什么?你要杀她?好大的口气!你以为玉佛苑的名声,是靠吹牛皮吹出来的么?杨湘,别以为你侥幸从玉佛苑逃离,是自己本事大,若不是有人要保你,你早就去向阎王报道了!”
  说罢,顺手解下身上披风,递给秋凤玉,关切地道:“出了那么多汗,快披上吧,免得着凉!”秋凤玉立即接过披风,毫不迟疑,随手将披风披到身上。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