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碧霞玄女剑>第五章 辗转且流离 沥血溅书橱

第五章 辗转且流离 沥血溅书橱

作品名称:碧霞玄女剑      作者:徐芷兮      发布时间:2023-09-11 13:02:07      字数:8305

  放浪形迹不同舟,逍遥自在欲轻裘。佳期若梦长相伴,笑问君心做何愁?
  
  伙计见来了客人,赶忙走到秋凤玉所坐的桌边,边擦拭桌面,边笑脸相迎,问道:“这位姑娘,您吃点什么呀?”
  秋凤玉顺手将二两纹银放在桌子上,低声道:“我只想歇歇脚,什么都不必准备!”
  伙计见了银子,脸上更是笑开了花,随手拾起银子,笑道:“好嘞!那您就多歇息一会儿,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说罢,向后厨方向走去。
  公孙凡见状,低声道:“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声音虽小,秋凤玉却听得一清二楚,但她并未理会,只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声不响。
  酒馆内,便又恢复了熙熙攘攘的氛围。
  杨湘此时心潮澎湃,再也按耐不住心内悸动,站起身,来到秋凤玉桌边,问道:“姑娘,可还认识我么?”
  秋凤玉抬目光瞥了杨湘一眼,并未理喻。
  杨湘见状,笑道:“不说话,就表示记得喽!”
  秋凤玉仍旧一言不发,杨湘又道:“那……我可以坐下么?”
  秋凤玉冰冷的目光,顿时投向杨湘,低斥道;“滚!”
  杨湘听了,并不气馁,反而坐下,洒脱一笑道:“你终于开口了,可……这是一个姑娘家能说出口的话么?”
  秋凤玉眉头紧锁,好像已经失去了耐心,开口道:“你就是这种人?无赖!”
  杨湘听了,不怒反笑道:“我当然不是这种人了,不过……为了你,我倒可以委屈一下!无赖!蛮好听的!”
  秋凤玉二目如电,盯视着杨湘,猛地站起身,冷哼一声后,便匆匆离开座位,走出了酒馆。
  杨湘见人走了,失意地一笑,这才转身,回到自己座位坐下。
  忽然,他发现公孙凡与柳梦胭二人,正用很怪异的眼神,盯视着自己,忙问:“怎么……我的脸,很脏么?”
  公孙凡摇了摇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杨湘道:“不脏,那么厚的脸皮,脏也根本看不出来呀!”
  柳梦胭见状,忙用手捂嘴,低头偷偷发笑,杨湘见二人如此取笑自己,随即敷衍笑道:“只是闲暇无聊嘛!何必呢!”
  公孙凡撇了撇嘴道:“无赖,蛮好听的名字嘛!师弟,你对女子可从没有过一丝越矩!今日,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经公孙凡这么一说,杨湘也觉有些尴尬,顿时板着脸,白了公孙凡一眼,指了指桌上酒菜,道:“喝酒!”
  酒馆内,那皮肤黝黑的四旬汉子见状,脸色铁青,来到杨湘身侧,用手拍了拍杨湘的肩头,惊讶地道:“这位仁兄,你好大的胆子呀!你可知道,刚刚那姑娘是谁?”
  杨湘只笑了笑,没有作声。
  男子接道:“她就是玉佛苑的王牌杀手,“九天玄女”秋凤玉,你竟敢与她调侃!还好今日你福星高照,她今日大概是无心杀人,否则……你小命早就不保了!”
  “我看她并非如你们所传的那般残忍呐!”杨湘开口质疑。
  “那她肯定是有任务在身,不便多做纠缠,否则……有你好看的!”汉子解释道。
  盘喧一气后,杨湘三人便离开了酒馆。
  赶了半天路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三人找了一处小客店住下,杨湘与公孙凡住在一个房间,柳梦胭则自己一个房间。
  洗漱完毕,杨湘双手抱头,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公孙凡见了,笑道:“还在想呢?”
  “什么?”杨湘问道。
  “人呐!无赖!”公孙凡忍不住笑出声来。
  “别胡说了!”杨湘白了他一眼。
  公孙凡瞥了一下嘴,道:“不是很好听么!以后我就这样叫你了!”说罢又笑。
  杨湘有些不耐烦,道:“公孙凡!你有完没完!”
  “呦!真是判若两人呐,在人家面前脸皮赛城墙,我才说了几句,急了!真是重色轻友!”公孙凡故意激怒杨湘道。
  果然,杨湘有些不耐烦了,立即起身,冷哼一声,走出屋去。
  走到隔壁柳梦胭的房间,门敞开着,杨湘向內望去,只见柳梦胭双手托腮,坐在桌边正发呆呢!
  杨湘轻敲几下房门,柳梦胭居然没有听见。他只好自己走进屋内,来到柳梦胭身边,问道:“柳姑娘,你怎么不关门呢?出门在外,不比家中,要处处小心才是!”
  柳梦胭立即恍悟过来,站起身道:“杨大哥,是你呀!”
  杨湘笑了笑道:“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柳梦胭抬起头,问道:“我在想,杨大哥你,从来都不是那种无礼之人!怎么今日,你却一反常态,变了个人呢?”杨湘顿时面显尴尬之色。
  柳梦胭又接道:“她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你与她根本就不会有好结果的,你想过没有?”
  面对柳梦胭的直言不讳,杨湘心中,顿觉烦乱无比,他尽力掩饰心中不安,笑道:“柳姑娘,你想太多了!好了,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杨湘说罢,转身刚要走,柳梦胭立即走上前,一把拉住杨湘手臂,动情地道:“杨大哥,我……”
  杨湘见状,脸色大变,忙拉开柳梦胭的手,低声道:“柳姑娘,请不要这样!男女授受不亲,我一直都把你看做自己的妹妹,并无其他非分之想!好了,我先走了!”说罢,匆匆走出屋去。
  柳梦胭听了,脸已臊得通红,顿时黯然泪下,人也跌坐在桌边。
  杨湘走出客店,他此时的心情,就如外面的天色——一片黑暗。
  见路边有一块青石,便坐在上面,眼望远处……回想起酒馆的一幕,更觉后悔不已。自己怎么会说出那些厚颜无耻的话来呢!两次见面,就没有一次能留下个好印象!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只有无奈地摇了摇头。
  杨湘正坐在那儿踌躇之际,突然,从夜幕中飞奔来两个人影,一老一小。
  老者发髻散乱,浑身是伤,衣衫上面满是血迹。手中持刀,另一只手紧捂胸口,鲜血还是不断地从指缝中涌出……他面容抽搐,拼命地支撑着向前飞奔。
  身旁一位小姑娘,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头上扎着日月双髻,小脸上面沾上了很多血渍,一双乌黑通亮的大眼睛闪烁着机灵、可爱的光芒。一身草绿色短衫、短裤,衬得她整个人小巧玲珑,精致极了!一把短刀斜插在腰后。双手搀扶着老者,边向前行,边焦急地问道:“爷爷,你还好吧?还能坚持住么?”
  老者此时,哪还能说出话来,人已几乎失觉,只点了点头。
  二人快到杨湘附近的时候,老者一下跌倒在地,神色恍惚地对小姑娘道:“小满,你快走吧,别管爷爷了!我不行了!记住爷爷的话,千万记住!”
  杨湘见状,忙走上前问道:“这位老人家,您怎么样?”说罢俯下身仔细观看。
  小姑娘则一把拉住杨湘的手臂,恳求道:“这位大哥,你救救我爷爷吧!求求你了!只要你肯救他,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小满,你忘了爷爷说过的话了么?”老者语气之中,似有阻拦之意。
  杨湘哪里顾得及他们语气,忙道:“快随我进店里再说!”说罢,一把掺起老者,转过身,将他背起,快步走入店内,小姑娘随后跟上。
  杨湘背着老者,走到自己房间门口,一脚踢开房门,公孙凡被吓了一跳,立即从床上弹起,一眼看见了浑身血淋淋的老者,惊问:“师弟,你背的什么人?”
  杨湘将老者放到自己床上后,对公孙凡道:“去打盆温水来,快点!”公孙凡迷茫不已,他看了看老者,又打量一下小满。
  杨湘急道:“快去呀!”
  “好,我这就去!”公孙凡立即夺门而去。
  老者一把抓住杨湘的手,道:“不必了!年轻人……我不行了!”
  “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残忍,将你伤成这个样子?”杨湘忙问。
  “是玉佛苑的人!”小满眼中充满忿恨。
  杨湘听罢,牙关紧咬,恨声道:“又是玉佛苑!”
  老者双手紧握住杨湘的手,央求道:“小兄弟,你在如此危急时刻搭救老朽,一定是个好人!老朽快不行了,有一不情之请,望你能够答应!”
  “有什么话?您说吧!只要我杨湘能办得到,一定尽力而为!”
  老者微微点了点头道:“真是好人呐!我这孙女自幼父母早故,与老朽相依为命,如今老朽……怕也要撒手人寰!小兄弟,就收她做个妹妹吧!也好有个人照顾她!倘若不愿,也无所谓,就当老朽没说!”
  “好,我答应了!”杨湘见老者面如死灰,已是气息奄奄,怕是命不久矣!便立刻应允了。
  老者忙摆手叫小满过来:“小满,快给你大哥磕头!日后,你要把他当做自己亲哥哥,什么事,都得听哥哥的,知道么?”
  小满已是泪流满面,跪倒在杨湘面前,开口道:“大哥!”
  杨湘忙将她扶起,对老者道:“老人家你放心,只要有我杨湘一日,就不会让小满妹妹受到委屈!”
  老者听了,点了点头,吃力地道:“我这孙女,顽皮得很,小兄弟,日后,你要跟着受累了!”
  杨湘见老者精神已经越来越差,也许该让祖孙俩单独待会,便开口道:“我去看看师兄的水拿来了没有!”说罢,忙走出屋去。
  这时,公孙凡已经端着一盆热水走过来,他满脸不悦,将水盆交给杨湘道:“给你,没事找事!连人家底细都没摸清,便将人救下,你就不怕惹上麻烦?”
  “我们有什么呀,只不过烂命两条,惹上麻烦又如何?”杨湘正色道。
  这时,柳梦胭从屋内走了出来,猛然发现杨湘身后有血渍,忙走上前,关切地道:“杨大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背后会有血迹?”说罢忙仔细察看。
  杨湘立即道:“我没事!刚才在外面救下了一位老伯!”
  公孙凡见柳梦胭神色如此紧张,心中很不是滋味!随即不服气地低喃道:“你说什么都有道理!当日我救柳姑娘的时候,你不也说过怕惹祸上身么!”
  老者扭曲的脸终于放松了许多,气若游丝对小满道:“这样……爷爷走的也就安心了……小满,千万记住爷爷的话,不要轻……轻易相信任何人……”说罢,他口中低喃道:“也不要……相信这个杨湘!”
  “爷爷不是要我认他做哥哥了么?怎么又不让我相信他呢?”小满有些不解地问。
  “天……天下哪有……如此寸巧之事,我们落难……他……他正巧救下我们!说不定……他也……也是玉佛苑的爪牙,想乘机……图谋不轨!”他说话语气越来越微弱,小满甚至得趴在他的嘴边倾听:“孩子,爷爷对……对不起你!别家的孩子,整日过……过着舒适安逸的日子,而你……与爷爷,却终日……奔波逃命,无处藏身……”老者此时,目中含泪,双眼逐渐合闭……
  小满将头靠到老者胸前,道:“爷爷,只要与爷爷在一起,再苦再难,小满也愿意!小满让爷爷操了不少心,每次练功,都耍小聪明逃跑,爷爷不会怪小满吧?”老者没有作声,小满将头抬了起来,用手推了一下老者,口中叫道:“爷爷?爷爷……”老者依旧没有反应!小满脸色蜡黄,好像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失声痛哭道:“爷爷……爷爷……”一头扑到老者身上,失声痛哭……
  杨湘等人忽然听到,屋内小满惨痛哭声,立即冲入屋内,老者早已命归西方!小满不停地哭喊,惹得诸多房客,围在门口观看。
  这时,店家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见此情景,哭丧着脸道:“哎呦!这可叫我怎么办呐?店里居然死了人!以后……这客店,我可怎么开呀?”
  杨湘见状,立即从腰间掏出二十两纹银,交给店主道:“店家,快让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别在这里围着了!”
  店主见了,马上转变了笑脸,颠了颠手中银两,满脸堆笑道:“好!好!我马上让大家回去休息!另外,再给您准备一辆马车和席子,帮你们把这老者后事料理一下!”说罢,转身去招呼房客们,众人这才一一散去。
  公孙凡忙关好房门,柳梦胭走到小满身旁,将手放到小满背上,劝道:“妹妹,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话音刚落,房门一下被踹开,门外闪出一伙黑衣人,目光如电,手中利器闪闪发光。
  几人闻声,均向门外望去,小满见了,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她颤声道:“大哥,就是他们杀了我爷爷!”
  杨湘听罢,眉头紧蹙,目光凌厉,望向来人,开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到这里撒野!”
  其中一黑衣人冷冷地道:“玉佛苑,你该不会没听说过吧!小子,快闪开!我们只要他们祖孙二人,其余……拦路者死!”
  杨湘面色冷峻,冷哼一声道:“那要看你们是否有这个本事了!我杨湘,当日既然敢支身潜入玉佛苑,就不会害怕,与玉佛苑为敌!”
  “什么?你就是杨湘!正好一起收拾了!”说罢,挥刀剑便砍向杨湘。
  杨湘立即伸手,从背后拽出宝剑,宝剑刚一出鞘,剑光便将整个屋子晃的通亮。
  几人忙抬手臂,遮住这刺目光芒。随即,又挥动兵刃,向杨湘发起进攻。
  杨湘则提剑相迎,黑衣人可吃了亏,兵刃刚碰上杨湘的剑身,非断即折。众人见讨不到便宜,互相使个眼客店,匆匆逃窜而去。
  杨湘见状,忙对公孙凡道:“师兄,我们快带他们走,这几人肯定是去报信了,我们必须在玉佛苑援兵到来之前,离开此地!”
  小满忙问:“大哥,那我爷爷怎么办?”
  正在这时,店主已找了几个人前来,手中抱着席子,道:“小兄弟,马车已备好了!另外,我还找了几个人,帮你们把这老者埋了!马车就在后门等候,你看……”
  “多谢了!”杨湘立即吩咐几人,将老者用席子包好,抬上马车,几人均跳上车,扬长而去。
  望着杨湘等人远去,店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道:“天呐!可算弄出去了,虽说破了点财,却消了灾呀!”说罢,转身走进了客店,关好店门。
  马车走了很远一段路程,来到一片荒郊处,停了下来。
  那几个人拿着锹镐,找了一块平坦地方,征求了小满意见后,便挖起坑来。
  一会功夫,便挖好了,众人将老者下葬后,那几人便赶上马车,匆匆离开了。
  小满仍旧不停地跪在坟前哭泣,柳梦胭则在一旁劝慰着。
  杨湘走到坟前,拱手道:“老伯,答应您的事,我一定会做到,您放心吧!”
  随即,又对小满道:“小满,大哥会拿你当做亲妹妹看待的!日后,你便与我们同行吧!”小满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点了点头。
  杨湘走上前,扶起小满,道:“让爷爷安息吧!”小满恋恋不舍地与众人离开了老者的坟地。
  赶了一夜的路,后面并没有追兵追来,四人在黎明时分,进入了淮安城。
  城内并没有因为时间尚早而缺乏人烟,集市中人群涌动,买卖兴隆。
  四人穿梭在人流之中,四下张望,已将昨日的不快,抛在了脑后。
  小满甚是活跃,看看这个,把玩一下那个,与柳梦胭远远走在前面。
  杨湘与公孙凡见了,心情也就不那么沉重了,“看到她这样,我也就放心了!”杨湘松了一口气道。
  “呵呵,到底还是孩子啊!”公孙凡叹道。
  正在这时,后面突然传来女子焦急的惊呼声:“快闪开!我的马……惊了!”
  路人听了,慌忙各自逃窜,大人们自然闪的及时。可路中央,却站着一个小女孩,她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女孩的母亲,则被人群簇拥到了路边,无法赶上去救孩子,她失声叫道:“我的孩子!”然而任凭她怎么挤,也挤不出人群。
  这时,一匹枣红骏马上面,驮着一个红衣女子,向这边疾驰而来,女子早已被吓得花容失色,她也看见了路中央的孩子,顿时面现惊悚之色,枣红马并没有因此放慢速度,一溜烟的飞驰了过去。
  就在众人都陷于万般无奈的绝望之中时,杨湘纵身从人群中跃起,脚尖轻点前面之人肩头一下,人已闪现于路中央。他健步如飞,一把抱起女孩,猛一转身,人已闪到了路边,骏马立即飞驰而过,女孩捡回了一条性命。
  马上女子狠勒缰绳,骏马这才停了下来。
  杨湘慢慢放下怀中女孩,这时,女孩母亲已经分开人群,挤了出来,立即“扑通”跪倒在杨湘面前,面现感激之色,躬身道:“谢谢壮士搭救小女之恩!”
  杨湘忙用手搀扶女子,道“这位大姐,这不算什么,孩子一定吓到了,快带她回家吧!”女子频频点头,又向杨湘表示了感激后,才离开。
  女子走后,杨湘才转过脸,面现怒容,对马上女子道:“你怎么把马骑到集市上来了?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么!”
  女子见刚刚还和颜悦色的杨湘,一下子变得怒不可遏,心中很是不忿,冷哼一声道:“本姑娘喜欢去哪骑马,就去哪!关你什么事?”
  “自己闯了祸,还不知悔改,你这种富家千金,真是无药可救!”杨湘怒道。
  “什么?你敢骂我?哼!今日本姑娘就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说罢,挥动手中马鞭,猛抽向杨湘。
  杨湘见状,更为震怒,一把抓住鞭稍,猛一用力。
  女子并未提防,哪里招架得住,她大惊失色,人已不由自主,从马上滑落,眼看就要跌到地上,若真摔到,定伤无疑!她顿时被吓得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杨湘见势不妙,立即抢身几步,把女子稳稳接住,才不致摔伤。女子顿觉腮边发热,粉面通红,杨湘忙收回手,没有作声。
  女子目光不时扫向杨湘,语气也柔和了许多道:“多谢公子!刚才……多有得罪,请公子见谅!不知公子贵姓高明,日后定当报还!”
  公孙凡见此情形,不由暗自发笑,立即走上前,道:“他叫杨湘,我叫公孙凡,姑娘你呢?”
  “我叫马慧兰,家就住在这附近,我的两个哥哥都是习武之人,好结交江湖义士,二位如不嫌弃,可到家中一叙,两位哥哥一定会很高兴的!”
  “好啊!”公孙凡立即答应。
  杨湘则瞪了他一眼,转过脸,对马慧兰道:“姑娘,我们急着赶路,就不打扰你的家人了,告辞!”说罢,拉上公孙凡走了。
  马慧兰则望着杨湘背影出神。一双秀目闪现出爱慕之意,俊俏的脸上也泛起了潮红!
  公孙凡边走边道:“唉!就去她家坐坐,又有什么?”
  “你长心没有,初识之人,怎能冒昧打扰!”
  “那怎么了?你没见那姑娘看你的眼神,她巴不得呢!”
  “住口!师兄,不要侮辱人家姑娘清誉!”
  “唉!好一出英雄救美啊!我怎么就没这好命呢!”
  “我说你怎么回事?整天阴阳怪气的,有意思么!”
  公孙凡撇了撇嘴,道:“得了便宜又不卖乖!真是的,我梦中的人儿啊!你现在,在哪里呀?一看不到你,我就烦躁不安,乱发脾气,可怎么办呢?”他表演的淋漓尽致,逗得一旁同行的柳梦胭直想笑,可一见身边愁眉不展的小满,她又强忍着没笑出来。
  杨湘听罢,立即停住脚步,一把揪住公孙凡的衣襟,恨恨地道:“再不闭上你的臭嘴,我就不客气了!”
  见杨湘真的生气了,公孙凡忙道:“好!好!我不说了,还不行嘛!快把手拿开!”说罢,急咳了几声。
  杨湘这才松开手,冷哼一声,匆匆走了。
  公孙凡低喃道:“什么人呐!开个玩笑都不行!”他哪里知道,他说的每句话,都正刺中杨湘的心头。
  四人找了一处小客店住下,行了一夜,都乏累了。
  柳梦胭与小满早早便睡了,公孙凡更是鼾声大作。
  杨湘却毫无睡意,他独自到前面酒馆,喝起酒来。
  酒馆内,有几个人正在闲谈,有两个中年人,与两个年轻人,正在谈论玉佛苑的事。
  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开口道:“这玉佛苑可真不得了,刚灭了点苍派,这不,前几日,天山派的四位长老,又均丧命于“九天玄女”之手!”杨湘听罢,眉头紧锁,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另一瘦高中年男子问道:“你说他们这样大动干戈,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当然有目的,现在别说百姓,就是官府听了玉佛苑三个字,都会吓得屁滚尿流,我看呐……”这人说罢,四下张望过后,压低了声音道:“八成是要改朝换代!其余三人听罢,各个脸色苍白,不在吭声。
  杨湘听罢,不由得心中好笑,朝代更迭,哪有那么简单!单凭一个玉佛苑,恐怕还不够资格!若说玉佛苑通过金钱、以及其他方式,给予了朝中重臣丰厚利益,致使行事起来,没有太多顾忌,还情有可原。至于其他,想都没那个必要。
  不知不觉,日已偏西,那四个人仍旧在侃些玉佛苑的事。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女子,杨湘不由觉得,这身影怎么那么熟悉?随即抬目光望去,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盼望见到的“九天玄女”秋凤玉。
  秋凤玉刚步入酒馆,便看见了杨湘,稍作迟疑,但还是走到角落处坐下,将剑放到桌子上。
  伙计过来招呼,她点了几个小菜,伙计记下后,便下去做了。
  那几个人已经喝得迷迷糊糊了,并没有发现店内来人,还在议论。
  其中瘦弱的年轻男子开口道:“听说玉佛苑中的女护法各个迷人,若是能一睹芳容,死也值了!”
  “小九,我看你别的事不上心,专对这种事着迷!”
  被称作小九的年轻男子笑道:“她们的花魁,知道是谁么?秋凤玉!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以见她为荣!”
  “算了吧!要见她,可是得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样的女子,不见也罢!”瘦高的中年人摇摇头道。
  小九听了,用手点指中年人,讥笑道:“瞧你那小胆儿吧!我若是玉佛苑的杀手,但凡有一丝机会,也要将她弄到手!”
  秋凤玉听到这儿,一把抓住桌上的筷笼,猛一挥手,笼内筷子犹如离弦之箭,直射向小九。
  小九哪里能察觉到,仍在滔滔不绝,大放绝词。
  杨湘见势不好,猛地将手一挥,手中的两根筷子脱手而出,一下子将小九所坐的凳子腿切断。
  小九顿时失去重心,摔了个仰八叉。
  与此同时,秋凤玉的那把筷子,也从他头顶飞掠而过,牢牢钉在了酒馆的墙上。
  小九自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旁边的几个人,却亲眼目睹了这惊险的一幕!
  杨湘立即朝他们使了个眼色,示意几人赶紧离开。
  几人再不敢多做停留,忙搀扶起小九,匆匆退出了酒馆。
  此时,秋凤玉目光凌厉,冷冷地望着杨湘。
  杨湘站起身,走上前质问道:“他们只不过乡野村夫扯瞎话,与你有何仇恨?你竟对他们痛下杀手?”
  秋凤玉并不以为然,面无表情道:“他们敢诋毁我及玉佛苑,死不足惜!还有你,怎么哪里都能见你?多管闲事!”
  “凑巧而已!江湖传闻,你是一个杀人魔头,我却并不相信!今日,倒真让我开了眼,果然辣手无情!”
  “世人说的,自然十有八九!世间真的有你这样愚蠢至极的人么?真是可笑,像你这种幼稚的人,也敢闯荡江湖!”
  “你……”杨湘怒不可遏,但又将火气压了下去,他点了点头道:“好,你记住了!我杨湘,这个可笑至极的人,一定会让你及玉佛苑,有闻风色变的一天!”杨湘语气十分坚定。
  秋凤玉听了,也是一怔,但只一瞬间,便又恢复了平静,冷哼一声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倒要看看,你能兴起多大风浪!”
  “走着瞧吧!”杨湘说罢,毅然离去。
  秋凤玉吃过饭后,离开了酒馆,直奔附近一私塾走去。
  天色已晚,屋内早已燃起了烛火,昏暗的灯火下,一年轻书生手持书本,来回踱步,口中朗朗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时,一女子从后厅走了出来,柔声道:“你读的是谁的诗句?为何令人听了,甚有悲切、凄凉之意?”
  书生笑道:“这是南塘李后主的一首绝世之作!你倒很会听的!”
  女子听了,笑了笑道:“近朱者赤嘛!”说罢,二人相视而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