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碧霞玄女剑>第四章 侥幸脱虎口 又遇俏佳人

第四章 侥幸脱虎口 又遇俏佳人

作品名称:碧霞玄女剑      作者:徐芷兮      发布时间:2023-09-10 17:48:04      字数:8097

  暖阁承翡玉,陋室绕余香。平生无牵绊,唯念凤驰翔!风雨能辨季,花开自有时。君心荡春意,千里寄相思!
  
  宇文默话语之中尽显敷衍,看样子根本没把几人放在眼里!
  公孙凡点了点头道:“好吧!”
  这时,宇文默一眼便看见了呆立在门口处的王妈,立即吩咐道:“王妈,快给二位捕快、和这位姑娘倒茶!”王妈顿时醒悟过来,快步走上前去,给三人倒茶。
  宇文默瞥了几人一眼,站起身笑道:“三位请慢用,在下事物实在繁忙,先失陪了!一会儿,自会有人来招待几位!”说罢,转身走出待客厅。
  王妈倒完茶后,便也跟随宇文默出去了。
  她刚走到门口处,便听公孙凡对杨湘道:“师弟,这玉佛苑这么大,我们想找你的仇人,岂不如同大海捞针?还有……刚才那位总管,分明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我不管,我一定要揪出王翠儿,为我爹娘报仇,就算他们看不起我们,也绝不敢对我们怎样!”
  “这话怎么说?”公孙凡不解地道。
  “就凭我们身上的这身皮,他们也不敢动我们!”杨湘自信地道。
  王妈听罢二人对话,心里如同翻起千层巨浪,她眉头紧锁,低喃道:“太幼稚了,玉佛苑,岂是想来便来的地方!弄死几个捕快,就如捻死几个蚂蚁那般简单!”
  口中说着,人已走到侧殿门口,忽听殿内有人说话:“大总管,他们几个,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不如收拾掉算了!”
  宇文默开口道:“哼,自以为会点三脚猫的功夫,便敢来玉佛苑撒野!此事,就交给你们吧,我懒得理会!”
  回到屋中,王妈左思右想,来回踱步……正在她万般踌躇之际,外面忽然有人敲门,王妈顿时一惊,忙问:“谁呀?”
  “王妈,是我!”外面传来秋凤玉的声音。
  王妈急忙打开房门,一把将秋凤玉拉入房中,回手立即将房门关上。
  秋凤玉见王妈神色慌张,完全不似平日那般沉着,忙开口问道:“王妈,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么?”
  哪知,王妈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秋凤玉面前:“凤姑娘,我有事要求你!”
  秋凤玉被王妈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多年以来,王妈对自己照顾有加,体贴入微,二人虽表面是主仆关系,其实早已胜过母女。
  她忙将王妈搀扶起来,心中充满疑惑道:“王妈,快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竟如此对我?”
  王妈听罢,黯然泪下道:“这都是我前半生欠下的债呀!前厅有几个人,其中一个,是我一老乡的孩子!他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穿了一身捕快皮,便来玉佛苑挑衅兹事。我听见大总管命人要杀他们!姑娘,你能不能去找大总管通融一下,不要杀他们?放他们一条生路如何?”
  “这……”秋凤玉稍作迟疑,有些为难地道:“王妈,不是我不帮你,我对玉佛苑中事务,向来不做干预!再说,一个老乡的孩子……”
  “姑娘,我求你了,只要你去找大总管说说,他一定不会拒绝的!”王妈央求着道。
  望着王妈迫切的目光,秋凤玉一眼洞悉:前厅之人,绝对不是老乡孩子那样简单!可王妈不愿讲明,必有原因!自己也不便深问。
  别人的事,她无暇去管。可王妈的事,她却不能置之不理!毕竟,这么多年来,如果没有王妈的荫护与陪伴,她或许早已横尸街头、或已遭不测了!虽说玉佛苑中有规定:同僚之间不可生陷害、污蔑之心!可这口头的规定,又有几人能够按章遵循?一直以来,若没有王妈与宇文默的双重庇护,凭借自己,根本走不了这么远!
  她并没有迟疑,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去试试,不过成功与否,我……”
  王妈听了,立即点头道:“只要你开口,一定会有一线生机!当然,也要看他们的造化了!”秋凤玉见王妈眼神之中尽显期待,便微微点了点头,匆匆走了。
  宇文默住在东厢房二楼,与秋凤玉遥相对应的房间,秋凤玉款步来到宇文默屋外,稍作迟疑,而后轻敲房门,里面传来宇文默的声音:“外面何人?”
  “是我!”宇文默似乎听出了秋凤玉声音,立即打开了房门,只见秋凤玉面色凝重,站在门口处,目光之中,似乎存有几分犹豫……
  见秋凤玉居然站在门外,宇文默惊诧地道:“凤妹!是你?你怎么……?”宇文默十分纳闷,自与秋凤玉相识以来,她从来没有去过苑中其他客卿的住处,就连与她最要好的“紫衣煞星”万小菊的住处,她也只去过几次而已。
  宇文默面现疑惑,道:“既然来了,就请进吧!”
  秋凤玉信步走入屋内,她四下打量,只见外间屋正中,摆放着一张方桌,四把椅子,各摆放在桌边。桌子上,放置着一套精美茶具。靠墙边立有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屋内摆设甚是简陋。
  宇文默忙将里屋门打开道:“天气很冷,里屋坐吧!”
  秋凤玉迈步走进里屋,果然,一股暖流扑面而来,地中央放置一铁架,上面一个大火盆里面,炭火正旺。靠墙角处一张大床,被褥摆放整齐。
  没等秋凤玉说话,宇文默便开口道:“你来找我,一定有事吧?”
  秋凤玉虽有些难以启齿,却还是硬着头皮道:“听说……前面待客厅来了几位不速之客,你决定怎么处置他们?”
  “哦?此事……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向来对苑中事务不予过问,怎么今日……?”宇文默疑惑地道。
  “我……你不必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需回答我,怎么处置便是了?”秋凤玉语气生硬地道。
  宇文默冷哼一声,立即道:“他们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死!”
  “能放过他们么?”秋凤玉忙问道。
  “不能!”宇文默坚定地道:“玉佛苑是什么地方,怎能任由几个无名小卒来去自如?这种狂妄之徒,如果不好好教训教训,玉佛苑的颜面何存?日后传出去,岂不留下笑柄!”
  “如果……我求你放过他们呢?”秋凤玉目光之中,尽显求助欲望。
  “你……凤妹,你可认识他们?”宇文默稍作迟疑,继而问道。
  “不认识!”秋凤玉收回目光,答道。
  “那你为什么要替他们求情?”宇文默追问道。
  “你别管了!只说行、还是不行?”秋凤玉急道。
  宇文默听罢,为难地道:“凤妹,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莫非……是为了她?”宇文默眉头紧锁,语重心长地道:“凤妹,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身为一个杀手,绝对不可以对任何人产生丝毫的情感!假如你用情了,那她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我还是要求你!”秋凤玉的目光再次落在宇文默脸上,眼神之中透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情愫……
  “好吧,此事……我答应帮你!不过,你恐怕又要离开了!”宇文默说罢,转身从桌上的信件中抽出一封,交给秋凤玉道:“这是你的新任务,收拾一下,马上动身吧!”
  秋凤玉接过信封后,抬目光凝视宇文默片刻,语重心长地道:“你知道么?这……是我第一次求人!”说罢,头也不回,转身匆匆离去。
  宇文默不禁暗忖:她这哪里是求我,明明是逼迫!不由面现难色,在屋中踱起步来……
  他深知:这个忙不好帮!如今,杨湘几人就如案板上的一块肉,要想安然无恙脱离玉佛苑,根本不可能!
  正在这时,外面走进一人,慌张地道:“大总管……不好啦!那个杨湘,独自一人闯进了龙心殿,我们许多人,都没能拦住!”
  “什么?他在找死么!”宇文默的脸上,顿时露出狰狞之色,阔步便朝龙心殿方向走去。
  龙心殿内,客卿们各亮兵器,已将杨湘团团围住。盖寿天并不在殿内,杨湘毫无惧色,站在众人包围圈中。
  正在这时,宇文默赶到,分开众人,来到杨湘面前,开口道:“你不就是想见苑主么?今日苑主不在,待明日,自会见你!难道……连一晚你都不敢等?”
  “简直笑话!若是怕,我就不来了!我只是想看看,这玉佛苑,到底有什么可怕之处,竟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而已!”杨湘的话语,几近狂妄。
  宇文默听了,心中甚是不悦:初涉江湖的毛头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听他气息,虽有些根基,却并不是什么绝世高手之类的人物!若不是我已答应凤妹放他们一马!就凭他这副狂悖样儿,早叫他毙命于掌下了!
  无奈之余,宇文默对诸客卿道:“你们都散了吧,此事我自有道理!”众客卿听罢,均收起兵刃,退出殿外。
  宇文默这才走近,对杨湘低声道:“你随我来!”说罢,转身走出殿外。
  杨湘见他语声颇低,好像有话要说,便疾步跟了过去。
  宇文默边向外走,边压低声音道:“趁苑主不在,你们几个,赶快离开这里!否则……悔之晚矣!”
  “我若执意不走呢?”杨湘也压低声音道,语气之中充满挑衅意味。
  宇文默听罢,忿然道:“你若不走,就会连累到为你求情的人,她也必死无疑!”
  “什么?谁……为我求情?”杨湘不解地道。
  “别问了,你以为玉佛苑是什么地界?岂容你等这般撒野,我若不是受人之托,你们几个,恐怕……早已毙命多时了!”宇文默嗤鼻道。
  “可你……为何要吃里扒外,帮一个外人?”杨湘质疑道。
  “若再废话,休怪我翻脸无情!马上离开这里,越快越好!”杨湘早已感觉到,这位大总管的功力非同寻常,他并不是在恐吓自己,若动起手来,自己不见得会讨到便宜!加上宇文默口中提到,有人暗中相助,自然不能连累他人!何况,玉佛苑人多势众,若不尽早离开,恐怕真的凶多吉少!想到这儿,他立即赶往前厅,叫上公孙凡与柳梦胭,在宇文默暗中掩护下,离开了玉佛苑。
  三人刚走出不远,玉佛苑便派出客卿,从后追赶而来。
  三人一口气飞奔出数十里,直到确定后面没有人追来,才停下脚步。
  柳梦胭气喘吁吁地道:“我们……真的是……从玉佛苑逃出来的么?简直……不敢相信!玉佛苑声震江湖,听说……只要进去的,从无一人逃脱!我们……难道真是神灵眷顾,竟然如此轻松地逃了出来!”
  “是啊!莫非……玉佛苑就是只纸老虎,只是吓吓人而已?”公孙凡也疑惑低喃。
  这时,身后竟然传来一女子声音:“玉佛苑岂是你们想的那样简单!你们能安全逃离,也并非幸运!”
  三人寻声望去,来人竟然是在客厅中奉茶的王妈。
  杨湘见了,立即开口道:“是你?”
  公孙凡与柳梦胭也是一脸迷茫望向来人。
  王妈上下打量杨湘一番后,才问道:“年轻人,你可认识“清风剑客”杨定坤?”
  “那是家父!请问……您是?”杨湘见面前之人突然提起爹爹名讳,心中不免有所顾忌。
  王妈听罢,不禁潸然泪下,迫切地道:“我找了你整整十四年呐!”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找我?”杨湘忙问。
  “我……就是你要找的王翠儿!当年……”
  没等王妈话说出口,杨湘已是满脸怒容,牙关紧咬,用手点指道:“原来你就是王翠儿!今日,我便要为我的爹娘报仇!”说罢,伸手抽出宝剑,带起一道亮闪,刺向王妈。
  王妈见状,毫无惧色,双目微闭,只待一死。
  杨湘见王妈不但不跑,还甘愿赴死,不由心生疑惑:一般人被追杀,都会拼命逃窜,跪地求饶!这王翠儿,怎么却如此淡定?莫非她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想到这儿,立即停手,怒问:“王翠儿,我找了你很久了,如今死到临头,你可有话要说?”
  王妈缓缓睁开双目,叹道:“我无话可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当年,你的爹娘,的确丧命我手!如今,你来讨还血债,也是我罪有应得!只是……有一事我终不能放下!”
  “什么事?难道……你是要为自己开脱了?”杨湘厉声道。
  王妈不由分说,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杨湘面前,杨湘大吃一惊,忙退后两步,惊问:“你……这是做什么?”
  “师弟,他杀害了你的爹娘,死前跪下认错,也属情理之中!”公孙凡在一旁忿然道。
  王妈摇了摇头,叹道:“我王翠儿早已成枯木,生不如死!唯一令我放心不下的,便是我从小看大的凤姑娘,她不该待在玉佛苑这种肮脏之地!我死之前,唯有一愿,便是希望你们能帮我救她脱离玉佛苑!这件事你若能应下,我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凤姑娘?她是什么人?”杨湘满脸疑惑。
  王妈答道:“你可听说过玉佛苑中有一女护法“九天玄女”秋凤玉?”
  杨湘忽然想起,在永安茶馆中,黄轩德称那位绝色女子为秋姑娘,“莫非是她?”杨湘低喃道。
  想到这里,杨湘又问道:“你说的凤姑娘,是不是经常去永安茶馆?”
  “不错,凤姑娘很喜欢品茶,她是永安茶馆的常客。”
  杨湘听罢,立即收剑入鞘,对王妈道:“你走吧!”
  公孙凡见状,忙上前拉住杨湘,不解地道:“你怎么了?日思夜想要为爹娘报仇,如今仇人就在眼前,却为何手软了?”
  杨湘面色凝重,对公孙凡道:“你别管了!”
  公孙凡见王妈并没有动,便斥责道:“你还不快走!”
  王妈却无动于衷,继而央求道:“我无惧生死,只求你们能答应我的遗愿!”
  “天下之大,你为何要求我们?”公孙凡问道。
  王妈看了看杨湘道:“你爹便是一代豪侠,相信他的儿子,也一定不会是孬种!”
  “既然你对我爹如此评价,却又为何要杀他?”杨湘问道。
  王妈听了,叹口气道:“世事就是如此,所以我奉劝你,有的时候,千万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它也会骗人!无论何时,都要保持清醒的心智!”
  杨想听了,对王妈道:“既然你那么想救她,那就留着性命,自己跟她说吧!”说罢转身便走。
  公孙凡见状,不知所措,忙走上前去,道:“杨湘,你怎么走了?难道,你不想报仇了么?”柳梦胭见状,随后也跟了过去。
  此刻,只有杨湘明白了其中缘由。猜想此次从玉佛苑逃脱,并非偶然!应该是王妈认出了自己身份,不想看着自己丧命玉佛苑!由王妈话语也可听出,她与秋凤玉关系非比寻常!然而,能与大总管说上话的,也只能是高居护法之位的秋凤玉!所以,由秋凤玉出面,向大总管求情,这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可是,大总管为什么要帮她?这件事,传到江湖,定会有损玉佛苑声望!盖寿天也会察觉,有人欲盖弥彰,责任最大的,自然是那位大总管,莫非……他对玉佛苑存有二心?不可能啊!他如今已是声名远播,权势尽在掌中,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此事令杨湘甚觉蹊跷。
  而他决意不杀王妈,也是因为她与秋凤玉关系斐然,想要达成将秋凤玉劝离玉佛苑的目的,必须有王妈的侧应才行!
  龙心殿内,盖寿天大发雷霆,宇文默跪在地上,一语不发,盖寿天怒道:“默儿,你怎么这么轻易,就让他们逃脱了?此事若传出去,玉佛苑颜面何存?”
  宇文默忙道:“是属下一时疏忽,还请苑主责罚!”
  “疏忽?你做事向来谨慎,从未有过疏漏!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启禀苑主,自杨湘等人进入玉佛苑,属下便暗中观察,觉得这几个人均武功平平,乃泛泛之辈!料想就凭他们几个,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所以,便没有命人监视他们!谁知这几人不知怎么想的,居然趁我们不备,寻机偷偷溜走了!属下实在无颜再见苑主,请苑主重重责罚属下吧!”宇文默面现愧疚,低垂着头道。
  金珠环见状,忙上前道:“苑主,就算是神仙也会犯错!何况,我听二太保说,此事,王妈也曾插手,大总管苑中事物繁忙,顾及不到,也情有可原呐!”盖寿天听罢,眼神不错地盯视着金珠环,目光之中尽显愤怒。
  金珠环见状,吓得身子一抖,顿时垂下头,退到了一旁,不敢再作声了。
  包明亮见状,忙走上前,躬身道:“小环她少不更事,请苑主见谅!此事若传出去,势必对玉佛苑不利!既然此事乃大总管失职,那就给大总管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除了杨湘等人便是。”
  宇文默听罢,忙拱手道:“属下定不遗余力,除掉杨湘等人,请苑主应允!”
  盖寿天听了,抖了抖手道:“好啦!好啦!量他一个毛头小子,也掀不起多大风浪!此事就交给客卿们吧!”
  “谢苑主体谅,属下感激不尽!”宇文默这才站起身,向包明亮点了点头,表示谢意,包明亮也是一笑,金珠环见了,甚是欣慰。
  夜色已深,王妈的屋内,却是灯火通明,她正不停地在屋内踱步。
  突然,房门一下子被人踹开,盖寿天背负双手,怒气冲冲,从外阔步而入。
  来到王妈面前,一把卡住王妈的脖子,恶狠狠地道:“听说闯入玉佛苑的那几个人,能够平安逃脱,是你从中作梗?”
  “苑主!……你在……说些什么?我……呃……我不明白!”王妈强忍着颈部疼痛,断断续续地道。
  “少给我装糊涂!没有人帮忙,他们几个,怎么可能安然逃走?”盖寿天毫不掩饰,直接问道。
  “你太高看我了!我若有那个本事……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还……还能这样任你羞辱?眼看着你,杀害那么多无辜之人?”王妈眼中充满愤恨。
  盖寿天听罢,突然松开了紧扣住王妈颈部的手,平息了一下激动的情绪,转过身去,低声道:“你就那么恨我?”
  “恨你?”王妈冷哼一声,道:“哼!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像你这种畜生都不如的东西,我若恨你,真是抬举了你!”
  “随你怎样都好,只是,你千万不要参与玉佛苑中事物,或者,对小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否则……你该知道后果!不但你一个人命运不保,就连小玉她,也难逃一死!到时候,可别怪我保不了你们!”盖寿天语气稍有缓和。
  “少在这里充好人了,玉佛苑的一切,还不是你说了算!拿这些话来唬我,有意思么!”王妈冷声道。
  “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冥顽不灵!你该知道,只要你肯低头,想要什么,本座都可以给你!”盖寿天语重心长地道。
  “哼!休在这里演戏了!盖寿天,你该明白,无论你做什么,都无法弥补你对我造成的伤害!”王妈已是目眦尽裂。
  “你不要忘了,如今,你依旧是本座的阶下囚,只要本座想要你,你随时都得来侍候本座!”盖寿天得意地道。
  “有什么要紧?这么多年了,你不是不知道,你即使得到我的人,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心!”王妈语气坚定地道
  “哼!真是愚不可及!”盖寿天说罢,怒气冲冲拂袖而去。
  杨湘一边赶路,一边思忖:秋姑娘与秋凤玉,应该就是一个人!可她又怎么会是玉佛苑的杀手呢?看她如此可人,与杀手这字眼本该毫无瓜葛的……
  但想到若真能与王妈联手,将她从玉佛苑中弄出来,那……以后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与之相处了么!想到这里,他紧蹙的眉头才有所舒展!脑海之中,不断浮现与秋姑娘相见的一刻,脸上不时现出一丝笑意。
  正在他想入非非之时,公孙凡在一旁捅了他一下,疑惑地道:“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还傻笑,真是的!”
  杨湘顿时恍悟过来,收敛笑容,敷衍道:“哪……哪有……快赶路吧!”
  柳梦胭见状,低声道:“杨大哥他……是有意中人了吧!”杨湘听罢,看了柳梦胭一眼,便又收回目光,没有做声,匆匆向前走去。
  公孙凡立即问道:“柳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梦胭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杨湘,开口道:“你常与他在一起,连这都看不出来么?”
  公孙凡听罢,转目光望向杨湘,低喃道:“不会吧!难道……他真的对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动了心思?”
  “你说什么呢?嘀嘀咕咕的?”柳梦胭忙问。
  公孙凡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缓过神来,对柳梦胭道:“没什么,我们走吧!”说罢匆匆向前行去,柳梦胭面现疑惑,无奈之余,只好追了上去。
  晌午时分,杨湘三人进入一座村镇,远远便看见一桅杆上挂有“祥云酒馆”四个大字招牌。
  公孙凡兴奋地:“前面有酒馆,我们赶了半天路,去吃点东西吧!”杨湘与柳梦胭均点头同意,三人直奔酒馆走去。
  进入酒馆,只见里面人声嘈杂,伙计跑来跑去,招呼客人,三人找了一空桌处坐下。
  刚坐稳,便听到旁边一桌四人议论纷纷,声音很吵,其中一个四旬左右,皮肤黝黑的汉子开口道:“你们知道,玉佛苑到底是做什么的么?”
  其余三人异口同声道:“做什么的?”
  男子见状,得意地道:“哼!不知道吧!”
  “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给我们说说!”一个偏瘦的男子催促道。
  皮肤黝黑的汉子喝了一口酒,放下酒碗,低声道:“他们是专干杀人买买的!听说,前些年还有些收敛,这几年,实力壮大了,自然神气起来!如今,只要有人拿真金白银,莫管提出什么要求,都照办不误!”
  “那好人也杀么?”
  “废话!只要有钱,就是皇帝老子,也照杀不误!”
  瘦弱男子惊讶地道:“那不成江湖祸患了嘛!”
  “嘘,小声点,万一被玉佛苑的人听见了,我们小命都得完蛋!听说,若大的点苍派,只因指责了玉佛苑几句,便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从此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了!最不可思议的是,玉佛苑中,有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子,叫什么来着……哦!对了,“九天玄女”秋凤玉,这女子出落得可可动人,可谓绝色美女了!可惜呀!人虽漂亮,心却犹如蛇蝎!”
  杨湘听了,心中不知怎的,竟然泛起一阵酸楚,公孙凡则低声道:“唉!完美的化身,竟是罪恶的根源!”
  正在这时,酒馆门口闪入一白衣女子,头戴斗笠,手中持剑,面现冰冷之色,冷酷的目光扫向酒馆内每一处座位,一眼便看见了杨湘等人隔壁有一空桌,立即迈步向空桌处走去。
  杨湘一眼便认出了这女子,正是在永安茶馆中偶遇的那位秋姑娘!公孙凡见了,却几乎失语,他面现惊异之色,一把按住杨湘的手臂,杨湘只觉手臂隐隐作痛,忙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公孙凡有些结巴,低声道:“是她,就……就是她,在酒楼杀人的——就是她!”
  柳梦胭听罢,忙转过头去观望,顿时惊呆了!她也被这女子深深地吸引了,天下竟有如此超凡脱俗的女子,眉目如此的清秀,鼻如悬胆,红润的双唇微闭,肤如凝脂,乌黑的秀发梳成个鬏,披在身后。若说俏,一身孝,这一席的白衫,使本就脱俗的她,更添了几分风韵,简直就是仙子临凡,神女下界。
  来人正是“九天玄女”秋凤玉,她掠过杨湘等人桌边坐下。二人近在咫尺,杨湘似乎已经嗅到,秋凤玉身上散发的阵阵幽香。目光不时地瞥向秋凤玉……
  柳梦胭见杨湘目光呆滞的样子,心中不免生出一丝醋意。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