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碧霞玄女剑>第三章 支身犯险境 意外巧扬名

第三章 支身犯险境 意外巧扬名

作品名称:碧霞玄女剑      作者:徐芷兮      发布时间:2023-09-09 16:08:29      字数:8181

  武断张扬不自知,化身钟馗入魔池。三分勇气七分命,侥幸逃脱得天时!
  
  二人已将女子逼得步步后退,无力还击。
  公孙凡见状,刚想过去帮忙。
  哪知,杨湘一把将他拉住,摇了摇头,低声道:“对方是敌是友,尚不清楚,切不要冒然出手,免得惹祸上身!”
  公孙凡听罢,愠怒道:“你说什么?这不明摆着的嘛!他们光天化日之下,欺凌弱质女流,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话音刚落,忽听“呲”的一声,女子的披风,竟然被持剑男子一下子挑开,丢到了地上。随即,持刀男子趁势一刀挑开了女子发髻,女子顿时发出一声尖叫,一头乌黑的秀发,顿时散落下来。
  二人见状,顿时发出一阵狂笑,女子顿觉羞愧难当,面现惧色,忙向后退却。
  两男子则得意忘形,齐向女子逼近。
  公孙凡见状,再也按耐不住胸中怒火,一把甩开杨湘的手,冲了过去,挡在了女子身前,厉声喝道:“你们两个畜生,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女子,简直不知羞耻!”
  二人忽见女子来了帮手,先是一怔,但只片刻,便又对女子嬉笑道:“呦,这定是你的相好吧?”说罢,二人互视一眼,仰天狂笑。
  公孙凡怒道:“你二人休要胡言,我与这位姑娘并不相识!倒是你二人,丢尽了江湖人士的脸,竟然还能笑得出来!今日,我便要替天行道,好好教训教训你们二人!”
  “你是什么人?竟敢来坏我们的好事?”
  “妙手神偷公孙凡是也!”公孙凡朗声道。
  二人听了,又是一阵讥笑,持刀男子撇嘴道:“你也没比我二人好到哪去呀!听这个名号,不就是惯于偷盗嘛!与我们,还有什么差别么?哈哈……”
  “住口!名号好赖,并不能说明人品!我公孙凡,也是有所为、有所不为之人!并不像你二人,胡作非为,有违天意!”公孙凡阵阵有词道。
  “废话少说,你还是拿出真本事吧,看刀!”那人挥刀而上,公孙凡二话不说,立即抽出宝剑,迎了上去。
  持剑男子见状,并未犹豫,也加入战团,以二敌一。
  杨湘见状,只好飞身过去,捡起女子的披风,走到女子面前,将披风交给女子,低声道:“快披上吧!天气很冷,别冻着了!”随后,便站在女子身旁,为公孙凡观战。
  女子接过披风,目光竟一刻也没离开杨湘,望着杨湘,脸上竟然泛起红润,羞怯地垂下了头,随手将披风披在身上。
  公孙凡与这二人打斗,虽然不致落败,却还是有些吃力的,可见,这二人的功力非同凡响。
  杨湘见了,脸上露出一丝浅笑,他哪里知道,站在身旁的女子,正目不转睛地盯视着自己,女子见了杨湘的这一抹微笑,更为之动容,心不能移了。
  打斗了有盏茶功夫,公孙凡便对杨湘吼叫道:“师弟,你怎么还不出手?还看什么热闹呢?”
  杨湘听了,朗声道:“师兄!天气如此寒冷,这位姑娘定受不了严寒!不如,我先送她到前面的客栈休息,你快些赶来哦!”
  说罢,便对女子道:“姑娘,天太冷了,我们去找一处客栈取取暖吧!你放心,我并无恶意,不知姑娘可否相信杨湘?”
  女子听了,开口低声道:“原来……你叫杨湘?多谢二位壮士出手相救,不然我……”
  “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及了,我们先走吧,师兄他一会儿就会赶过来的!”
  “好吧!”二人说罢,便结伴而行,匆匆离去。
  公孙凡见杨湘带着柳梦胭真的走了,心中甚觉气愤,脸色十分难看,手中剑竟突然加紧,道道寒光逼向面前二人。
  二人见状,忽觉不妙,连忙退后闪身,互使眼色后,便虚晃几招,飞身匆匆逃走了。
  公孙凡刚想去追,却犹豫了一下,没有再追过去,便径自离开了树林。
  路上,杨湘得知这女子姓柳名梦胭,杭州人士,自幼丧母,只好随父亲相依为命,父亲对她要求严厉,并传授她武功,为的是防身之用。几年前,父亲病逝,如今,只剩自己一人独闯江湖。
  正在这时,公孙凡从后匆匆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道:“师弟,你可真行啊!”
  杨湘看了公孙凡一眼,对柳梦胭道:“柳姑娘,这位是我师兄公孙凡,他才是你的救命恩人!”
  柳梦胭面带微笑,忙向公孙凡躬身施礼道:“柳梦胭,多谢公孙大哥仗义相救!日后定当报还!”
  柳梦胭又讲述了一遍自己的身世和遭遇,公孙凡听了,点了点头道:“我看你一女子,独自一人行走江湖,多有不便!不如,你就与我们同行吧,还有个照应。否则,再发生类似今天之事,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师兄……”杨湘听了,忙阻止道:“我们如今,已得罪了玉佛苑。日后,定会招来杀身之祸,柳姑娘与我们同行,会连累到她的!况且人家一介女流,怎么能让她与我们亡命天涯、四处奔波呢!”
  “没有关系,我可以的,毕竟,一个人在江湖飘得久了,已经习惯了!”柳梦胭忙道。
  “可是,你一姑娘家,与我们同行,未免名节受损,我们如何担待得起!”
  “清者自清,我都不怕,你们还怕什么?”柳梦胭毫不做作,果敢地道。
  公孙凡听了,十分开心,忙道:“师弟,人家都这么说了,你还拿扭什么呢?就让柳姑娘与我们同行吧!”
  杨湘无奈地看了公孙凡一眼,只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公孙凡见了,顿时喜出望外。
  傍晚时分,三人找了一家客店住下,吃过饭后,各自回房。
  杨湘与公孙凡住在一间客房,公孙凡一头倒在床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真累死我了!”
  “你也会知道累?我怎么觉得,你精力充沛,一点都不累呢!”杨湘故意嘲讽他道。
  “师弟,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来消遣我?”公孙凡立即坐起身,眼望着杨湘愠怒道。
  “消遣什么?你连柳姑娘的底细都不清楚,便贸然出手,我是怕惹祸上身!”
  “呦!你也有怕的时候?”公孙凡将嘴一撇,道:“既然这么慎重,又为何抛下师兄,独自一人,带上柳姑娘走了?莫非师弟……是想近水楼台?也是,柳姑娘如此貌美,又善解人意,任谁见了,能不心生爱慕呢!”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杨湘反应十分强烈,目光中略带怒意。
  公孙凡见状,得意地笑道:“看吧,我说到点子上了!”
  杨湘面现不悦,冷哼一声道:“你以为……你喜欢的,别人就一定喜欢?”
  公孙凡听了这话,有些诧异道:“听你这么一说,你是有了目标了,是么?”
  “你休再胡说八道了,快睡觉吧!”杨湘说罢,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不知为何,脑海中不禁浮现,在茶馆中与女子相见的一幕!这令他很觉惬意,脸上竟不经意间,现出一抹微笑。
  公孙凡立即坐起身,走到杨湘身边,质问道:“你笑的……怎么这么猥琐?看你这副样子,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快说,是什么事?”
  杨湘瞪了他一眼,转身面向墙壁,不再作声。
  公孙凡见自讨没趣,只好回到了自己床上。
  乌龙山,山势险峻、地形崎岖,悬崖峭壁、虎木狼林,山间湿气很重,通往山上有一条小路,几乎被落叶铺盖。
  杨湘边向前行,边对公孙凡道:“师兄这里已是玉佛苑地界,若有什么风吹草动,你要不余遗力保护柳姑娘,听到了么?”
  公孙凡嗤鼻道:“这还用你说!”
  杨湘又对柳梦胭道:“柳姑娘,其实,你本不必与我们同行的,进入玉佛苑地界,便是踏入了鬼门关!我们的生死,也只有听天由命了!如果……我是说,倘若我们遭遇不测的话……真的觉得,有些对不住你!”
  柳梦胭听罢,开口道:“杨少侠,公孙大哥,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不后悔,也希望你们不要自责,我们快赶路吧!”
  杨湘见柳梦胭意志如此坚定,这才点了点头道:“好,我们走吧!”
  一处极为平坦的开阔地,伫立着一座高大雄伟的建筑群。高高的院墙隔开了外界与玉佛苑的一切。一扇巨大的黑漆门,上方高悬一块牌匾,上面刻有三个金色大字——玉佛苑。
  这阔绰的门脸,在阳光的辉映下闪闪发光。大门两侧各附一联,上联:一墙两界三山五岳尽收眼底;下联:四海五湖八方豪杰谁与争锋?只这付对联,便足以将玉佛苑狂妄无稽之势尽显。
  大门紧紧关闭,只有旁边的两扇小门敞开着,里面打扫得干净利落,一条宽阔平坦的甬路,直通向远处正殿。
  大殿坐北朝南,气势雄伟,琼砖玉瓦,甚是恢弘。两侧建有偏殿,其施工并不逊于正殿。
  正殿门顶高挂一匾,上有“龙心殿”三个大字。
  大殿内宽敞明亮,几根通天柱上,雕龙刻凤,形态不一。
  光滑的大理石地面,足以照人。
  大殿上方,修有高台,石刻宝座稳稳置于台正中。宝座前面,放置一张长条玉案,玉案上面笔墨纸砚齐全,瓜果齐备。
  殿堂下面,两侧各站两排人,玉佛苑中精英尽会于此!
  东面一排依次是,大总管“玉面判官”宇文默,瘦高的身材,英姿飒爽,乌黑的发髻,均拢一黑帽之中,浓眉下,一双丹凤眼十分好看,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抿,面色淡定,身着黑色锦袍,腰扎大带,足蹬黑靴。
  紧挨着他的是,二总管“金面天王”耿容,中等身材,面色泛黄,阔眉朗目,他的眼神之中,多了几分狡黠,一看便知,此人颇具心机。身着杏黄袍,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依次排开的是,十二太保,这十二人乃是玉佛苑的红人,在玉佛苑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各个精神抖擞,昂首挺胸,傲气十足,他们下垂首站立数人,均是玉佛苑中一等客卿。
  西面一排为首之人,个头不高,年约六旬,须发苍白,大秃脑门后,挽了一个小髻。细长的眉毛,垂在眼梢,两只小眼睛眯成一条线,并不时转动着,可见此人,诡计多端。他身着灰布衣衫,手还不时捋着腮下那几根山羊胡,此人便是玉佛苑的军师,“千面佛”包明亮。
  他身边位置空着无人,下面一位老者,年约五旬,须发花白,一脸的正气,红色面庞,二目如电,一席黑色布袍,他便是一等客卿,“金刀剑客”诸葛青云,诸葛青云虽说只是客卿身份,可是他的位置,居然凌驾金珠环之上,可见其在玉佛苑中,地位不凡。
  他的下垂首,则是一妙龄女子,正是杨湘与公孙凡要缉拿的“鬼面妖姬”金珠环,她打扮的花枝招展,身上珠光宝器,十分耀眼。一双勾人魂魄的眼睛,时不时的飘向对面的两位总管……
  其余之人,则均属客卿身份,各个趾高气昂,站在殿下,殿内站立数十人,竟然鸦默雀静,就连掉根针,都可清晰听见。
  这时,一人从侧门而入,年约五旬,鬓边发髻斑白,剑眉阔目,炯炯有神的双眼,不时闪动着怪异的光芒,盯视着殿下的每一个人。身着金黄色锦袍,阔步走到宝座旁边,转身落座。他便是玉佛苑苑主“圣手达摩”盖寿天。
  众人见状,忙卑躬屈膝,拱手施礼:“参见苑主!”
  盖寿天见状,哈哈大笑道:“诸位,无须多礼!”
  望着殿下众人,朗声道:“我玉佛苑,经历了数十年的磨砺,如今,已是精英满天下,可说是富可敌国了!哈哈……”
  “还是苑主洪福齐天、韬略卓著,才有玉佛苑之今日啊!”包明亮忙奉承道。
  话音刚落,众人便异口同声道:“苑主洪福齐天,定可一统江湖!”
  盖寿天听了,虽心中窃喜,却未表于当面,立即收敛了笑容。严肃地说道:“千万不可胡言,能在这江湖之中,立有一席之地,已是皇恩浩荡了,可不敢再存非分之想!”
  “那又怎样,以苑主的功德,足以一统江湖,称王称霸!”不知是哪位客卿,高声说出这么一句。
  盖寿天听了,开怀大笑,问道:“是哪位敢说出此等话语呀?”
  一黑面客卿从耿容身后走了出来,拱手道:“此语,乃是我们大家肺腑之言,望苑主三思!”
  盖寿天听了,笑问:“哦?你倒说说看,本座有何德何能,统治天下呢?”
  那人信誓旦旦地道:“苑主武功盖世,乃为武林至尊;其次,苑主得高望重,更为江湖典范;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苑主麾下精英,文可治国,武可保疆,倘若苑主能一统天下,还会有岳飞那义愤填膺的满江红么?也叫那紫禁城内的皇帝老儿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君王!……”这人正滔滔不绝说着,忽听“啊”的一声,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人已被打得鼻口穿血,人也飞出数丈开外,抽搐一阵,便一命归西了。
  殿内众人皆是一惊,均鸦雀无声。无论是总管还是客卿,目光都盯视着地上的尸首,心中作何思想,只有个人知晓。
  盖寿天手捋须髯,望着地上的死尸,轻蔑地道:“本座的事,自己清楚该如何去做!无需他人指手画脚、细说一二!大总管,今日苑中可有什么事禀报么?”
  宇文默立即出列,拱手道:“启禀苑主,最近苑中并无事务!秋护法外出办事,至今未归;金护法昨日立小功一件;近日来,除点苍派与天山派有些小动作外,其余各派,均无动静;另外,朝廷内有部分官员,对我们持有质疑态度,时不时地向我们发出挑衅!不过,均被属下一一摆平了……近期内,应该不会有所异动了。”
  “好!你办事,本座放心得很!耿容,你可要多向大总管学学呀!这么多年了,不能只停留在苑中杂事上,有些大事,也要尝试着拿主意!”盖寿天慢条斯理道。
  耿容忙拱手出列,恭敬地道:“属下遵命!多谢苑主指点,耿容定会多向大总管讨教!”盖寿天听罢,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有人禀告:“启禀苑主,秋护法回来了,正在殿外,等候召见!”
  “哦?小玉回来了!快让她进来!”盖寿天的语气,顿时和蔼许多,脸上也露出一丝期盼笑容。
  金珠环的目光,则幽怨地瞥向盖寿天,脸上现出不悦之色。
  不大功夫,大殿门口处闪进一女子,正是永安茶馆的那位女客。她面色冰冷,目光犀利,步履轻盈,径直走入大殿。虽为一介女流,身前身后,却存有百步威风,煞气袭人!殿中众人目光,均落到她的身上。此人便是,玉佛苑中高居四大护法之一的,“九天玄女”秋凤玉。
  她进殿之后,便看见了地上的那具尸首,竟然毫不理会,继续前行。可见玉佛苑中,死一个人,并不足为奇。更令人震撼的是,玉佛苑中,这些杀手们的铁石心肠,及对任何事都麻木不仁的态度。
  秋凤玉来到殿前,停住脚步,拱手道:“苑主,点苍派如今已被剿灭,属下前来复命!”一字一句,声如环佩,敲人心弦。
  盖寿天的目光,贪婪地在她身上游走,过了许久,仍没有回应。
  金珠环见状,顿时妒火中烧,走上前,没好气地道:“苑主,秋护法她在向你邀功呢!”
  盖寿天这才缓过神来,忙敷衍笑道:“哦!哈哈……小玉呀,你回来就好!”说罢,便提亮嗓音道:“给秋护法记大功一件!”
  金珠环见状,已是怒不可遏,狠狠瞪了盖寿天一眼,冷哼一声道:“今天,苑主好像特别高兴啊……”
  她还要继续说什么,包明亮则阴着脸,道:“小环!修要胡言乱语,回到位置上去!”金珠环瞥了包明亮一眼,虽有些忿然,却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退回了本位。
  秋凤玉对此并不以为意,在玉佛苑中待得久了,什么事看不透?对盖寿天的不寻常反应,怎能不有所警醒?可知道又能怎样?既然已经委身玉佛苑,便已注定身不由己!即使心中有所抗衡,也无济于事!玉佛苑中不是没有违逆过盖寿天之人,可她们的结局只有更惨!为今之计,只有听之任之,一切听天由命!
  她面现平静之色,不卑不亢,信步走到包明亮身边的空位处站定。
  盖寿天这才收回目光,站起身,凝眸低望众人道:“近些年,经本座与诸位的不懈努力,玉佛苑的声望与日俱增,收入颇丰!但这点小小的成果,并不能满足!玉佛苑还会有更大的发展,希望诸位能与本座一道努力,将玉佛苑推上一个新的台阶!如今江湖之中,拉帮结党、总起祸乱,我们要使之逐步统一,让各帮派停止无谓之争才是!”
  众人听了,均异口同声:“苑主德才兼备,洪福齐天,定可一统江湖,百世流芳!”说完之后,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了看门口处那具死尸,脸上均现囧色。
  盖寿天则是一阵狂笑,欣慰地道:“但愿天能助我!好啦,都退下吧!”众人一一退出大殿。
  出了大殿,包明亮见四下无人,便低声对金珠环道:“小环,师父告诉你多少次了,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紧微慎行,不要锋芒毕露,尤其不能在众人面前,令苑主有失颜面,如果你总这样,苑主会有厌倦的一天的!你要做的就是,令苑主开心,并让他知道你的忠心就够了,其余的,师父会为你解决。”
  “师父,幸亏有你在我身边!否则,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可我一见到苑主看秋凤玉的眼神,气就不打一处来……哼!秋凤玉有什么好?为什么大总管、二总管,还有十二太保他们都对她……”金珠环不由蹙眉,顿足道。
  “小环,别为此动气,你看到的,都只是表面而已。在玉佛苑中,根本没有谁对谁好,或不好……每个人,都在为自己能生存的更好打算!你能高居护法之位,并能得到苑主的宠爱,就是最好的生存之道。至少,你不必每日里,前去为苑主下达的任务出生入死,劳碌奔波,你过着比谁都安全的生活,不好么?”听了包明亮一席话,金珠环顿时茅塞顿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包明亮见状,手捋山羊胡,也笑了笑,便转身走了。
  龙心殿后面的一层大殿,东侧一半由少主盖世良居住,西侧一半则是练功房及书房。两位总管与四位护法及客卿们的住处,就置于龙心殿及第二层大殿中间的东西厢房,最后面一层殿落则是库房。东侧厢房二层楼中,住的是总管及男客卿,秋凤玉与金珠环,还有女客卿们,则住在西厢房二层楼内。
  秋凤玉的房间,在二楼北侧的把头处,她沿着外梯刚想上楼,便听后面有人叫道:“凤妹!”
  秋凤玉转头观看,只见宇文默正朝这边走来,便问道:“大总管,有事么?”
  宇文默阔步走到秋凤玉面前,打量一番后,才道:“你瘦了许多!”
  秋凤玉听了,忙垂下头,收回目光道:“要是大总管没其他事,我要回去休息了!”
  “每次,从你走的一刻起,我便提心吊胆!现在你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就先去忙了!”宇文默脸上居然现出一丝浅笑!使他那本就好看的脸上更显几分俊挺!他说完这一席话,便转身走了。
  秋凤玉望着宇文默远去的身影,脸上竟无一丝表情,推门进入屋内。
  然而,她的内心,真的就如表面那般毫无波动么?这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面对宇文默的处处关切,就算是铁石心肠,也早被融化了!何况,秋凤玉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但他们二人心里都清楚,这份情感只能深深藏于心中,万万不能表于当面!否则若落人口实,二人都不会好过!轻则受罚,重则丧命!
  屋内宽敞明亮,洁白的墙壁上,只挂了一幅花草图。房间角落处,放了一盆兰花,窗边一张长条桌上,文房四宝俱全。桌子旁边,置一琴架,一把七弦琴摆在上面。里面一间小屋与外屋门以一珠帘相隔,一张大床摆放在屋中央,幔帐高挑,床上被褥整齐洁净。
  秋凤玉将剑挂在墙上,又折回外屋,来到七弦琴边轻拨几下,曲声悠扬传出,秋凤玉立即按住琴弦,琴声顿止。
  这时,二总管耿容从外走了进来,拍手赞道:“琴声美妙、动人心弦,凤妹,怎么不弹了?”
  秋凤玉并不以为意,冷声道:“二总管,你很清闲,是么?”
  耿容忙陪笑道:“瞧凤妹说的,我自然也很忙,可是我要凤妹知道,不单只大总管一人为你提心吊胆,我也是每日为凤妹寝食难安呐!”
  “出去!”秋凤玉并不领情,反而下了逐客令。
  耿容见状,略显尴尬,脸上笑容也登时僵住,忙问道:“凤妹,你干嘛对大总管那么友善,而对我,却如此冷淡呢?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和他一样喜欢你么?”
  “我再说一遍,出去!以后,我的房间,请你止步!”秋凤玉的目光犹如两把钢刀,无情地将耿容的热情扼杀。
  耿容见状,很是无奈,只好灰溜溜走了出去,秋凤玉立即把门关上。
  耿容刚走,便有人敲门,秋凤玉一把拉开门,怒道:“滚!”却又怔住了,她的脸上怒意顿消,目光也变得和善,低声道:“王妈——是你!快进来吧!”
  门外走进一妇人,面色慈祥,笑意迎人,身穿淡蓝色布衫,下配白罗裙,来到秋凤玉面前,微笑着道:
  “我看二总管刚走,你莫非是在对他发火?”秋凤玉听罢,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我知道你今天回来,刚给你炖了鸡汤,马上给你端来!”
  秋凤玉点了点头道:“王妈,辛苦你了!”王妈听了,笑了笑,走了出去。
  只转瞬之间,秋凤玉的态度居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面对不速之客,她就好比待战的刺猬,舒展开了所有羽刺;而面对王妈,她却露出了少有的妩媚笑容!也许,就算是冷艳绝情的杀手,也有不为人知的、柔软的一面吧!
  一会功夫,王妈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从外进来。将鸡汤送到秋凤玉面前道:“快喝吧,凉了就没味道了!”
  秋凤玉接过鸡汤,对王妈道:“王妈,你对我真好!玉佛苑中,竟有你这样的好人,而且就在我的身边,我真是幸运!”
  王妈听了,百感交集,动情地道:“有你这句话,王妈就知足了!你该知道,如果没有你,我也绝活不到今天,玉佛苑简直就是……”
  话刚说一半,门外突然传来女子声音:“呦!玉佛苑是什么呀?”金珠环身姿摇曳,从外走了进来,目光中现出千般不悦,盯视着王妈。
  王妈见了,忙垂下头道:“凤姑娘,我先去忙了!”说完,便匆匆走了出去。
  秋凤玉见状,对金珠环道:“你来做什么?出去,我要休息了!”
  金珠环见状,面带仇视道:“秋凤玉,你不要太得意了,我就不相信,你没有失手的一天!”说罢,转身走了出去。
  王妈端着茶壶,走进大殿旁边的待客厅。供应待客厅的茶水,是她日常所做的活计。
  她刚走进待客厅,便顿住了脚步。
  只见待客厅内,大总管宇文默正在接待三位客人,身着捕快服的杨湘与公孙凡端坐在椅子上,面色严肃,正与宇文默交谈。
  柳梦胭则坐在一旁,一语不发。
  只见杨湘开口道:“我们必须马上见到你们的苑主,请他配合我们执法,金珠环是杀人犯,我们必须带她回衙门才行!”
  宇文默仔细打量几人一番,笑道:“两位捕快能秉公办事,足以体现朝廷用人有度!不过二位也要注意形象才是,你们这样带着位姑娘办案,未免有失体统!二位想见苑主可以,但今天,怕是不行了,明日吧!二位意下如何?”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