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追七年《小说》>庆寿激发联谊情

庆寿激发联谊情

作品名称:苦追七年《小说》      作者:鲁励      发布时间:2017-05-02 17:08:40      字数:5868

  广蜀大酒店位于县城最繁华的地段人民路中段,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如车水马龙,人行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往如织,有的是路过酒店回家;有的是到旁边的超市购物;有的是去菜市买菜;有的是闲情逸致地走着玩;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是到酒店来消费的,男女老少都摩肩接踵喜笑颜开地出入酒店,酒店的楼房比别的楼房高出许多,酒店招牌也是格外醒目地竖立在楼中央,既有中餐厅,也有火锅城,还有鱼府,酒吧,茶吧,咖啡厅,按摩房,洗浴城,歌厅,住宿大楼,凡是有客人生日或者婚宴,酒店门前的LED显示屏就会流动播出,宴席者的喜事及宴会设置地点,特殊少量的客人就没有单独显示。
  冷师傅其实真名叫冷思富,他的名字有两层含意,一层含义是思念父亲,另一层含义是盼望过上富裕的生活,父母送他学艺就是希望他能过上无忧无虑的好日子,他为人坦荡,作风严谨,做事心细,考虑问题心思缜密,无论是修房造屋还是做家具,他都走在同行的前例,所以,崇拜他的人特别多,不少人拜他为师,跟班学艺,他对待弟子学艺,从基本功入手,要求特别严格,在生活上无微不至地关照,最大的特点是每个弟子出师时,他会根据弟子家里的经济实力只收弟子们家里人做的鞋子或衣服,基于家里养的鸡、鸭之类的小家禽,从来不敲弟子的高价拜师费,对于家庭贫寒的弟子,他还倒贴生活费,他越是这样,弟子们越尊敬他们,把他视为再生父母,不仅教弟子做手艺,还教如何做人,他的名字就像一盏灯,照亮了一百多人,从无家到有家,从无钱到有钱,建筑企业方兴未艾之际,不少建筑老板都千方百计地请他承包项目,他选择最低的收费标准收取管理费,他尽量安排弟子们都跟着陆续发壮大,让他们多得实惠,得人心者得天下,他襟怀坦白,在弟子们心中的威望更高,冷木匠三个字在建筑行业更响亮,特别是他离开广蜀建设集团后,弟子们也纷纷离开,冷师傅的弟子在建筑业成了抢手货,纷纷成了一些建筑企业的中层管理人才。有的外出求职,得到老板的赏识,听说是冷木匠的弟子,更是关爱有佳。
  弟子们手里有钱之后,无论在何地,都会在他和师娘的生日赶来他家,为他们祝寿,每个弟子都会尽最大能量送上一份礼物。因为他们崇敬师傅教他们学艺做人,饮水思源,冷木匠三个字就像一个光辉的里程碑,给他们铺平了发财的道路。
  冷思富在妻子生日之际,对弟子提出一个严格的要求,必须是弟子们全家老少参加,如果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办,他会毫不客气批评,弟子们知道他的脾气,凡是为他们俩祝寿时,都会拖儿带女一家子全部到场,每次他们祝寿时,孩子们也会把自己亲手做的小东西送给他作为寿礼。
  弟子们互相通气后,知道师傅没有要徐凯任何支助,完全是吃老本,大家别出心裁,少者伍千,多者上万元,用一个普通的信封装上,统一制作金黄色的封面张贴“孝顺之心”四个字,先让孩子们送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大家凑热闹一起去送,不让他反应过来,采取这种非常的手段给他上一份孝敬之礼。
  广蜀大酒店热闹非凡,冷思富把一楼中餐厅的三十桌全部都承包下来,每桌按壹千元的标准定的菜肴,酒水在外,他宁愿自己平常省吃俭用也要让弟子们开心相聚。他像往年一样,与妻子王秀菊一起在门边接待弟子及家人。
  刁元明是他的第一个入门弟子,也是除徐凯之外最受赏识之人,他的年龄都比众师弟都大,是众师弟最崇拜的智多星,他带着儿孙们来到师傅跟前:“师傅、师娘,您们都是接近七十高龄了,这样站在这里接待弟子及家眷,把您们累倒了我们谁也承担不起这份责任,您们先进餐厅,我把大家引来为您们祝寿,如何。”
  弟子们七嘴八舌纷纷表示赞同:“要得,师傅、师娘,不能这样折腾,您们累倒了,我们都会愧疚一辈子。”
  冷思富不得不接受弟子们的建议:“你们不说我还没有感觉,经你们这么一说,的确有点累的感觉。好吧,元明,你们就在这里代表我好好接待,如果接待不周,我就拿你问罪。”
  刁元明信誓旦旦地承诺:“师傅、师娘,您们定的原则是接受心意不收礼金,这条原则我们一定把握住,热情招呼更不用您们担心,师弟们,大家说是不是?”
  冷思富哈哈大笑着立即表态:“别看我在清耍,规矩没变,错了照样收拾你们这些小东西。”
  刁元明使眼色,妻子和儿孙们扶着老人进屋,弟子们将早已准备好的信封掏出来,用一个大的礼品包装好,也不作任何登记,宴席即将开始时,弟子们提着贴有“孝顺心意”四个字的几个礼品包来到二老面前,刁元明故意装模作样:“师傅,今天弟子们都是送的‘孝顺心意’的信封,这是师弟们的心意,我不敢问,不敢撤。”
  冷思富表态:“撤开看看,这些小东西搞的什么名堂。”
  刁元明的孩子们吆喝了一帮孩子们来到老人跟前,有人送画;有人送用纸剪的蝴蝶;有人送折叠的飞机;有人送折叠的船只。孩子们一来,把老人的兴趣逗乐了,将撤开信封看的程序彻底搞忘,弟子们便使出这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办法,第一次终天送礼金给师傅。
  在餐厅,服务员们推着餐车忙碌着把菜肴摆到桌上,各类菜肴芳香扑鼻,刁元明和几位师弟在陪同师傅夫妻俩,孩子们送完礼品后,回到父母身边,冷思富夫妻俩左顾右盼未看到女儿一家人,有些纳闷。
  正在他们纳闷时,徐缓娟给冷思富打来电话,银铃般的声音亲切称呼:“爷爷,您好!今天是奶奶的生日,祝您和奶奶福如东海春常在,寿比南山不老松。”
  冷思富听到外孙女打来的电话,心里乐开了花,脸上绽放出老人舒心有笑颜,纵然再多的弟子,无论有多开心,毕竟心里牵挂着自己的亲外孙女,得到这个电话是他最值得惊喜的事,她在大学读书,还能记得住老太婆:“缓娟,我还以为你把我们老家伙搞忘了哟,既然你要祝生日快乐,必须要给你奶妈亲自说。”
  徐缓娟呵呵笑道:“爷爷,我把天下人都忘了也不会忘记您老人家,等我大学毕业赚钱的第一件事,除了生活费就要用所有的钱给您们买礼品,表达我的孝心,请您把电话交给奶奶,我当然要聆听奶奶的教诲。”
  老人心花怒放地指示她:“乖孙儿,好好学习,回家就到我们家来,奶奶给你煮好吃的。”
  缓娟欣然答应:“爷爷,回家第一件事就会来打扰您们,不会忘记,请您把手机给奶奶,再不亲自给奶奶说祝福的话,她会生气,行不?”
  老人把手机拿给老伴:“孙女的电话。”
  王秀菊接过电话爽朗地与她通话:“乖孙女,你就像你妈小时候一样可爱,让我们心痛。”
  徐缓娟娇滴滴,亲切称呼:“奶奶,祝您生日快乐,祝愿您青春常在,笑口常开!”
  王秀菊乐得笑眯了眼:“好,谢谢奶奶的宝贝孙女,有了你的这份心情奶奶的生日就特别快乐。”
  徐缓娟在电话通话的机会逗得老人开心:“奶奶,我手里拿着一个茶杯,借千里之外的一杯茶水敬您。”
  老人哈哈大笑:“好,我接受乖孙女的心情,马上要开席不多说了,放假就回来我们请你吃大餐。”
  “奶奶,挂吧,我马上去食堂吃饭,拜拜。”
  刁元明为了让老人在快乐中忘记撤大家的信封,故意安排开席,大厅传出生日祝福音乐,大厅临时搭建的主席台墙壁LED显示屏,有一位老寿星喜笑颜开地参加王母娘娘举办的蟠桃宴,流动播出“祝寿星王秀菊老人福禄双全,吉祥如意。”
  一位酒店礼宾司手握无线话筒来到主席台:“各位宾朋,今天大家在这里欢聚一堂,庆祝王秀菊老人的生日,我借此机会,代表酒店全体员工,送上一份祝福的蛋糕,祝老人长命百岁。”
  两名服务员用餐车推着一个较大的蛋糕来到餐厅,博取众人的掌声。
  徐彪突然来到爷爷、奶奶跟前:“爷爷。奶奶,祝您们生日快乐!”
  冷思富喜上眉梢地责斥他:“你在那里耍得不耐烦了,这时才来?”
  徐彪忙着解释:“爷爷,奶奶,您冤枉我了,我们正在急如星火地复习,迎接高考,那里还有闲心耍哟。”他马上跪拜,向老人作揖叩头。
  王秀菊扶起他,坐在身旁的椅子上:“彪儿乖,起来,都是高中生了,还像孩子一般行礼,你爸妈呢。”
  冷雪芹身穿一件玫瑰色旗袍,提着乳白色坤包,矜持步入,来到父母跟前:“妈,祝您生日快乐,年年有今天,岁岁有今朝。”
  王秀菊从她的神色发觉她有些疲惫,蹙眉不展,心中有些疑惑:“雪芹,你今天怎么啦,愁眉不展的,难道遇到什么难事?徐凯呢?”
  心思缜密的冷思富见女儿的声音有些不对,徐凯没出现,怀疑他们婚姻或家庭发生不愉快的事:“是不是你们打架了?”
  冷雪芹掩饰着内心的悲痛,强打精神安慰老人:“爸,妈,单位有事在加班,没有其他事,徐凯和我一起来的他去办点事马上就来,今天忙得晕头转向,没买什么礼物,中午的宴席我埋单,就算是女儿尽点孝心。”
  冷思富大动肝火:“昨天我就招呼过,不让你们出钱,为何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王秀菊用眼神暗示老伴无果,轻轻拉他衣服,劝解父女:“老头子,你就别古板,为这点小事大动肝火,今天还让不让我开心过好生日,女儿,晓得你爸的脾气,别生气哈,他就是这么一个火炮性格,想爆随时就爆。”
  冷雪芹深明大义:“爸是好意,想给我们节约。我们也要站在子女立场上着想,平常我们没有对老人做点什么,在老人生日时表示一下心意。”
  王秀菊主动接过话题:“好了,就按女儿的意思办,反正我们手里用不完的钱也是留给他们,准备吃蛋糕。”
  服务员点上蜡烛:“请寿辰老人许愿。”
  王秀菊拖起冷思富:“老头子,一起来许愿。”二位老人来到蛋糕前正准备默默地许愿,徐凯背着一个咖啡色包走进来:“祝岳父母,师傅、师娘生日快乐,青春常在,笑口常开!”
  冷思富冷嘲热讽:“大忙人来了哈。”
  徐凯有些灰心丧气:“请别生气,有些事身不由己。”
  王秀菊欣然地招呼:“徐凯,别见怪你爸就是这个脾气,等我和你爸许愿后,把蛋糕切成小块送到每一桌去,让大家分享。”
  徐凯内心畏惧二老,这是最后一次给老人祝寿,他去巴台招呼好刷卡结账,便来到餐厅。徐凯神采奕奕地来到时,师兄弟有人投出赞赏的目光,前去与他握手;有人投出鄙夷的目光,原地不动;有人持中立态度,点头招呼。
  二位老人在蛋糕前,虔诚地许愿,但愿女儿全家和睦相处,事业顺利。许愿结束后,冷思富把分割蛋糕的刀子交给徐凯,徐凯便让服务员推着蛋糕的餐车来到每一桌,不断将蛋糕分成小块在盘子里送给食客,同时,招呼客人们,吃喝随便些,别客气,大家便喜笑颜开地吃菜、喝酒。切完蛋糕后,便回到师傅他们身边。
  除了徐凯,是迫于无奈,他能走上这条发财之路,完全是托冷思富的洪福齐天,如果这样的场合他不参加,理会遭到唾弃,其他来参加者,均是出自内心的尊重,没有任何勉强的意思,整个餐厅热气腾腾,分享老人生日的快乐。
  刁元明从始至终都陪在师傅和师娘身边,为老人斟茶送水。
  徐凯故意找借口离开,他端着一杯酒:“你们先吃,我到各桌去敬一杯酒。”
  刁元明劝他:“师弟,敬了这一桌才去啊,即使看不起我们这些大老粗,也该先敬老人。”
  徐凯仿佛才明白:“哎呀,我是忙晕头了,要得,听大师兄的,爸,妈,祝您们幸福快乐!”
  冷思富总觉得他有些虚荣,提醒他:“徐凯,我建议还是脚踏实地好些,不要有了点钱就飘飘然,毛老人家说过一句话,夭夭者易折,姣姣者易污,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王秀菊尽量搞些调和:“老头子,人家也是有儿有女,有自己的实体,不要用老眼光看新事物,喝吧,他喝了还要代表我们到每一桌都去一下。”
  刁元明又指出他的漏洞:“徐凯,你们应该一家子同敬,不能脱离家人。”
  冷雪芹不愿意与他一起敬老人,因为他们正在办理财产分割的事,接着就是办理离婚手续,她只好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端起一杯啤酒:“刁师兄,你们在这一桌先吃喝,我先去各桌表示一下意思。”
  徐彪主动站到母亲一条战线,端起一杯白酒:“爷爷、奶奶,我和妈先去敬酒,回来再敬您们。”
  二位老人便勉强接受徐凯的敬酒,三人碰杯后,二位老人喝饮料,徐凯喝了一小口。
  刁元明发觉他们今天有些古怪,这是师傅的家事,他有能力解决此事,不便把话说白,只好静观其变。
  徐凯举杯敬刁元明:“师兄,我敬你,还是过来帮我嘛。”
  刁元明马上婉言谢绝:“师弟,你就别折腾我了,像我们这些木匠,没有管理能力,如果再到你公司去,把我逼疯,别敬我的酒,你稍等,我要敬师傅和师娘。”他端起酒杯:“师傅,师娘,我敬您们,没有您们的教诲,就没有我刁木匠的今天,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只要说是你的弟子,老板都非常信任,我所有的一切都是跟对了您老人家。”
  冷师傅教导他:“元明,一定要做到低调为人,高规格做事,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既然大家信任我冷木匠,可不可以做点什么?”
  刁元明马上发表自己的意见:“您老人家出名,我们大家出力,搞一个‘冷木匠装饰公司’,大家生意会更红火。”
  坐在旁边的师弟听到此喜讯,马上走过来:“是啊,原来我是井底之蛙,没出门更没见过大市面,我这次出门打工才晓得,师傅的名字在外面好用得很,当时我去给一个建筑老板写活路,他们听说我是广蜀县的人,马上问我认识冷木匠吗,当表明我是师傅的弟子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活路交给我了。”
  另一个弟子也围过来:“原来我们看电视,唐朝秦琼每走一处都有朋友帮忙,以为这是编书人写的戏文,没想到许多建筑商都晓得我们师傅的名字,如果师傅出面,搞一个‘冷木匠装饰公司’,我们各自带一个小队伍,一定能走红长城内外,大江南北。”
  冷思富深思熟虑地表态:“元明,下午就在三楼喝茶时,你和师弟们商量一下,筹建‘冷木匠装饰公司’的事,我最近花了点时间把电脑也整得差不多了,在电脑里看到了很多关于装修方面的事,如果师兄弟原意,我就跑跑这件事,组建一个公司,分成若干个工程组,凡是需要公司出面的事,我就出一下面,公司招几个学这方面专业的大学生,大多数事情你们自己操作,大家赚钱后,适当缴点管理费就行,把招这几个人的工资支付了就行。”
  刁元明和师弟们真是刮目相看,想不到师傅这把年纪还把电脑都搞懂了。
  刁元明便高声征求意见:“请大家把声音压小点,午饭后大家到三楼喝茶,师傅准备再次出山,组建一个‘冷木匠装饰公司’,公司还要招几个大学生,为大家设计图纸,各位师弟凭自己的实力,各带一个装饰队,借我们师傅有金字招牌赚钱,赚钱后按百分之三至五缴纳管理费。”
  刁元明的话博得大家热烈的掌声,弟子们率家人纷纷到师傅的桌前敬酒。
  有的弟子夸赞:“师傅啊,我们原来学的修木架子房子,后来跟您学做箱箱柜柜,这些都过时了,你再不出山给我们指点迷津,我们真的快丢饭碗了!”
  有的弟子直截了当:“师傅啊,您招些有专业知识的大学生太对了,现在城里讲究的人就是要看我们装修设计图纸,可把我们逼得走投无路,哑巴吃苦瓜,有口难言。”
  刁元明告诉师弟:“师傅都把电脑整明白了,我们以后也要抽时间把电脑整明白,听说电脑上能够学到很多新鲜东西,只有跟到新事物我们才能不断发展。”
  冷师傅告诉大家:“我们木匠的祖师爷是鲁班,我们生活的时代他如何知道,既然时代在变化,我们就要适应才有作为,先喝菜喝酒,公司办成后我们才让招来的大学生一教电脑,二教适应发展的新鲜事。”
  徐凯看到这些泥腿子想出此招,心里暗自发笑,简直是土包子也想闯洋路。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