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追七年《小说》>婚姻巨变遇暗礁

婚姻巨变遇暗礁

作品名称:苦追七年《小说》      作者:鲁励      发布时间:2017-05-02 14:25:18      字数:4482

  徐凯便趾高气扬地吃喝。
  徐蔓蔓吃了一会儿,突然想到虽然自己有了这些财富,如何解决终生吃喝玩乐不愁,怎样才能监督他的行为:“老徐,你准备给我安排什么工作?你总不会安排我白吃白喝,我手里随时都得有点零用钱,还有,我家里还有四个老人,他们都要靠我赡养。”
  徐凯瞪大眼睛听着她的述说后,立即表态:“我既然接受你,既要让你享受一定物质待遇,也要安排适当的工作,爱屋及乌嘛,同时还要分担你所承担赡养老人的义务。”
  徐蔓蔓开诚布公:“老徐,你别绕圈子,安排什么工作,待遇如何?给我家老人多少生活费?玲玲不是外人,你就坦诚地给我说嘛,她不会外传。”
  玲玲闷头闷脑地吃菜,辣得嘴里直吹嘘:“哎呀,这个辣味真舒服,你们的事你们商量,你们是研究如何过好发财人的日子,我是寻觅平淡生活,不敢想你们的生活之路。”
  徐凯直言不讳地告诉她:“我准备安排你当办公室主任,主要负责接待工作,处理好公司的日常事务工作,上传下达,把我的意图传达到每个部门,再将部门的工作情况收集后向我汇报,有时陪同我一起参加一些外事接待,说白了,在公司你是我的眼睛和耳朵,工资加奖金一共叁仟元,医保、社保都是公司负责购买,在我公司上班只是没有国家正式单位的名声好听,是私营企业,待遇不比国家单位上班差,老人的生活费每人每月给捌百元,医药费照实报销。”
  徐蔓蔓对自己的工资收入有些不太满意:“才那么点钱哪?”
  徐凯哈哈大笑:“你啊,轿车产生的费用公司报账,你要买什么我会另外给钱,一个大学毕业生在国家机关上班能不能赚到这些钱还不一定哩,知足吧,再说,公司的钱就是我们家的钱,你想买什么是一句话的事。”
  徐蔓蔓毫不客气:“老徐,先给你说好了,我是一个大手大脚用钱的人,你到时别吝啬拿三五几百打发我哈。”
  徐凯一个劲地招呼她们:“你们别光顾说话,吃菜,蔓蔓,我们几乎天天都在一起,只要你真心跟我,我会尽力满足你的需要,来,我们先吃菜喝酒,我先敬蔓蔓,为我们的相识,相知干杯。”
  徐蔓蔓端起酒杯:“老徐,你是男人,多喝点,我意思一下就行了。”她和徐凯碰杯后,小饮一口,她眸子释放的秋波激励徐凯敞开量喝,一口就吞下半杯。
  玲玲给他斟酒时劝他:“徐总,你要开车,还是适当控制一下酒量,别喝醉了。”
  徐凯毫不迟疑地回答:“放心吧,玲玲,谢谢你的提醒,葡萄酒相当饮料,度数低,喝了没事,我相当珍惜自己的生命,何况我现在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家庭,更会无比珍惜美好的生活。”
  玲玲举起酒杯:“徐总,谢谢你的美酒佳肴,我敬你。”
  徐凯眸子透露出欣赏的神色:“玲玲,如果你愿意,我随时会为你提供一份工作,你可以到我的售房部工作。”
  玲玲轻松地笑道:“对不起,我现在还读书,如果在我走投无路时,会为徐总效力。”她与徐凯碰杯后,小饮一口,徐凯喝了一杯的三分之一。细看她人不出众貌不超群,居然对荣华富贵没有一点感觉,想不到现在世界上还有这种怪人,真是难以置信。
  玲玲举杯对着徐蔓蔓:“蔓蔓姐,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我就借花献佛,祝你以后的生活过得开心,高考结束后,我就要回家等通知书,只要上线我就要选择一个适应自己的专业,往后,我们姐妹俩在一起的时间就不多了。”
  徐蔓蔓情真意切地表示:“玲玲,别看你外表一般,内心相当清高,但愿你一路走好,遇到困难一定开口,我绝对会帮助你。”
  玲玲淡然地回答:“蔓蔓姐,有你这份心就够了,你选择的是走一条高枕无忧的富贵荣华生活之路,我选择的是吃粗茶淡饭的平常生活,我们的人生目标不一致,但是,我们的姐妹情谊是真的,我只能祝福你幸福、开心。”
  徐蔓蔓随波逐流的心态:“好吧,只要你这种知足常乐的心态难能可贵,我也祝你过得快乐,谢谢妹来陪我。”
  她们喝完后,徐凯劝她们:“你们抓紧吃菜,别光顾说话,吃了不够又点菜。”
  徐蔓蔓又提出一个新的问题:“老徐,你想过没有,要是你老婆不同意离婚怎么办?”
  徐凯信誓旦旦:“不会的,我们已经达成协议,她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徐蔓蔓又曝露自己的怀疑态度:“你这么相信她,又给她这么多钱,是不是你想脚踏两只船喽?”
  徐凯茫然不知所措:“因为我家大业大,想多带一个子女继承财产,如果不是这种想法,不会选择这条路,我老婆非常优秀,也是一个烈性女子,我和她和情分只能让成美好的回忆,她是不会与我藕断丝连的,我也不会如此不负责。”
  徐蔓蔓更是迷惑:“你既然这么爱你老婆都舍得抛弃她,再过十年,我也成了一朵凋谢的玫瑰,你会不会离我而去,另寻新欢?”
  徐凯坦然自若:“虽然我曾经在风花雪月中混日子,如今是痛心疾首,能得到你的人和心,一定会珍惜,再也不会喜新厌旧,你的年龄增长,我的年龄是朝着老年迈进,不会出现你所想像的假设,婚后,我会一门心思多赚钱,把日子安排得更丰富多彩。”
  徐蔓蔓持怀疑态度,用怀疑的眼神注视着他:“你既然习惯了风花雪月的生活,能改吗?”
  徐凯虔诚的表示:“浪子回头金不换,我既然敢承认自己的过错,就一定能改。”
  徐蔓蔓倡议:“好吧,我们都心照不宣地表明了观点,我现在安心复习考试,虽然考不起大学,至少要拿到合格的高中毕业证,老徐,你就安心处理好家务事,等到你处理完家务事,我也考试结束就按照你的安排逐一兑现你的承诺。”
  徐凯正要举杯,手机响了,他看到电话号码,低声对她们说:“是我师傅的电话,我要和他说两句。”
  他把对方的电话挂机后,拨打回去:“师傅,您好。”
  对方责斥他:“徐凯,你是不是狗耳朵上挂了几个散水银子就晓不得天高地厚了,还喊师傅。”
  徐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我现在有事,您老人家有什么吩咐,请赐教。”
  冷师傅严厉地问他:“明天是老太婆的生日,这些徒弟们都要来给她祝寿,你这大忙人来不来啊?”
  徐凯无论如何也不能泯灭天良:“一共有多少客人,这事交给我安排。”
  冷师傅断然拒绝:“用不着你这个大忙人,我有钱,酒席安排好通知你。”
  徐凯表情有些尴尬,甚至怀疑是雪芹在她父亲跟前说过自己的坏话,不然,她父亲不会这么冷漠,反正离婚的事迟早要亮相,只能顺其自然:“好吧,我恭敬不如从命,尽量争取参加。”
  对方还是冷冰冰地指出:“你能来就来,不能来就不勉强,不要因为我们这些老朽的事影响你发大财,我的电话都不接,翅膀长硬了,还可怜我付不起电话费,简直无聊。”
  徐凯不能丢失这个面子,徘徊不定,如果自己去雪芹不去,多尴尬:“请你老人家放心,百善孝为先,我心里有数。”
  对方没有给他一点面子:“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不浪费你的电话费了!”
  玲玲心里挂念着书本上的事,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了,徐蔓蔓也感到有些疲惫不堪,徐凯也被既是岳父又是师傅的冷嘲热讽打乱了思绪,他毕竟是商场老手,有相当深的城府,他仍然强颜欢笑:“好吧,就按我们商量的办,今天不早了,大家共饮一杯,我就送你们回校。”
  玲玲巴不得听到这句话:“谢天谢地,终于要结束了,好,我们喝完杯中酒。”
  徐蔓蔓最后提醒徐凯:“老徐,现在我忙学习,一般不开手机,如果有事就给我发短信。好吧,我们喝完杯中酒就结束,送我们回学校,也不耽误老徐的事了。”
  徐凯和她们碰杯后,呼叫服务员送来发票,结完账后,驾驶轿车把她们送回学校,顺利地把她们送进校门,便驾驶轿车回家,他开门进屋后打开客厅壁灯,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寝室,自从他风花雪月半夜回家,便和妻子分居了,各自居住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卫生间,他刚好洗漱完准备休息时,就看到冷雪芹寝室的灯突然亮了,只见冷雪芹穿着睡衣走出来:“夜游神,明天老太婆的生日,你去不去?”
  徐凯怪声怪气的问她:“雪芹,我们结婚这些年,内心相当尊重你,认为你是一位光明磊落的人,说话历来是说一不二,我今天得改变这个结论。”
  冷雪芹为他提出离婚的事,气得晕头转向,虽然要和他离婚,仍是要理直气壮的挣回自己的颜面,自己回到家里后,不吃不喝地遐想,徐凯甜言蜜语追自己的情节,温馨柔情的相爱生活,历历在目,不断叠现在脑海,公司钱多之后,他开始还算循规蹈矩,推心置腹地赞誉全靠跟父亲走上这条致富路,甚至夸赞自己长的旺夫像,购买了一套别墅,还带自己去全国各地旅游了一圈,买了不少金银手饰之类的物品,当时,自己感到幸福、温馨、舒心,父母也是通情达理,老公这么能干,有儿有女,世上所有的好事都让自己占了,有时做梦都在笑,就是在家再苦再累都值得,当时认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更加孝敬他的父母,爱老公、爱子女,但是,好景不长,经过几次媒体宣传,他便晕头转向的飘飘然,开始喝得酩酊大醉的回家,自己还以为他是因为赚钱做生意辛苦,给他熬醒酒汤,用热毛巾给她热敷,有时通宵达旦的照料他。
  开始隔三差五的喝醉,她仍然是义无反顾地照顾他,无意之中听到徐凯醉酒后的几句真话:“甜甜,我和你就是这样醉生梦死多舒服啊。”此时她才明白,原来他是风花雪月中喝得这副神态,她没想到他会如此下流无耻,从此,再也不想和他同床共枕,夫妻便开始赌气分居,徐凯的行为受到公司师兄弟们的强烈反对,父母看不惯他有点钱就在外面日嫖夜赌,批评过他,徐凯没有意识到自己过错的危害,仍然没有悔改之意,气得换回原来买的旧房子去居住,接着便撤资退出公司。
  冷雪芹预料到夫妻之间这种冷战迟早会发生感情破裂,没想到真的发生这件事后,惆怅万分,思绪万千,听到母亲祝寿的喜讯,本想和他商量一下如何骗过老人,没想到他会用这种语气:“徐凯,你提出离婚,我成全你,还要怎样才能让你称心如意?”
  徐凯便把在她父亲训斥的气发泄在她身上:“你表面装好人,暗地指使老人出面讥讽我、骂我,他们骂了我你心里安逸哈!”
  冷雪芹此时才明白他装神弄鬼的原因,气得顿足捶胸,泪水潸然而落:“我和你分手回家后,没喝一口水,没说一句话,你和老父子的关系为何如此恶化,难道你真的不明白?如果不是我经常劝他,别说他骂你,他会一辈子都不理你!我怎么啦?从开始接触你到现在,你扪心自问,你称二两棉花去纺一纺,有那点对不起你,有那点对不起这个家?”
  徐凯自知理亏,只好与她商量:“明天我们的事办不办?”
  冷雪芹理直气壮地指出:“当然要办喽,我们之间这种名存实亡的婚姻对你我都没有保留的必要。”
  徐凯提出新的方案:“雪芹,为了徐彪的健康成长,我想把他让给你,他的房产也给你,另外多给你加一百万。我就只有公司和四百万现金,陆续发展事业。”
  冷雪芹瞪大双眼注视他:“你不是和儿子上个鼻孔出气吗,为啥要推给我啊?”
  徐凯忧心如焚地坦言:“我担心忙到事业没人管,儿子误入歧途,他虽然嘴巴上恨你,内心非常敬佩你的人品,只有把他交给你我才放心。”
  冷雪芹当仁不让:“好吧,既然你不要,我自己生的儿子,不能推给后妈管,我还是那句话,暂时别给他们和老人说我们的事,你也不要太嚣张,自己要找一个真心实意过日子的人,花瓶虽好看,都有凋谢的时候。”
  徐凯喜怒无常地劝她:“为了老人和儿女,你还是不能饿坏身体,煮饭吃吧,选择一个适应自己的伴侣。”
  冷雪芹哼了一声:“你别管我的死活,明天办完事后,还是大大方方的参加老人的寿宴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只怪我瞎眼选择了你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徐凯死皮赖脸地劝她:“雪芹,在离婚之前,虽然我们是名存实亡的夫妻,仍然是夫妻,你要骂我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骂啊,我去用微波炉给你煮牛奶。”
  冷雪芹毫不领情:“要吃要喝我有手有脚,不用你操心。”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