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追七年《小说》>花欣知情出损招

花欣知情出损招

作品名称:苦追七年《小说》      作者:鲁励      发布时间:2017-05-02 21:31:35      字数:5062

  十天过后,徐凯和冷雪芹顺理成章的离婚,徐蔓蔓参加高中毕业考试结束,完成了此生的读书任务,他用冷漠的态度对待“冷木匠装饰有限公司”就在广蜀建设集团公司的对面二楼挂牌成立,将公司的事安排一些具体管理部门后,驾驶着轿车到学校门口,将徐蔓蔓的行囊放进轿车的后备箱,忙碌着精心开辟爱情小天地,驾驶着轿车陪同徐蔓蔓定**购轿车,金银手饰。
  徐凯领着徐蔓蔓经过一天的选车,预定了一款伍拾万元的奥迪车,他们到天意珠宝行,为徐蔓蔓选择了一批金银手饰,虽然忙得徐蔓蔓筋疲力尽,就在一家小吃店随便吃了点饭菜,徐蔓蔓对自己的收获比较满意,还是有些美中不足:“哎呀,老徐,你今天预定了轿车,给我买了这些金银手饰,应该非常高兴,为啥高兴不起来呢?”
  徐凯朦胧地告诉她:“蔓蔓别急,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事情要一件一件地办,我凡是答应给你办的事,就一定有结果,跟我走,给你一个预料不到的惊喜。”徐凯驾驶着轿车来到人民中路的电力小区,他出示证件后,物管保安便给他打开收缩门,他将轿车开到一幢楼房下,打开车门让徐蔓蔓走出轿车,打开轿车后备箱,取出她的行囊。徐蔓蔓提着轻便物品,被动地跟在他身后,迷惑不解地朝楼梯上走去。
  徐蔓蔓沉闷地问他:“老徐,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是啥子意思。”
  徐凯神秘兮兮地吹嘘:“别问,还有几分钟就揭开秘密,现在说了就没有乐趣了。”
  徐蔓蔓跟他走到三楼,徐凯放下行囊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按动一下电源开关,把行囊提进屋,从门边的鞋柜取出男、女拖鞋:“蔓蔓,进来啊,我马上就搞权力移交。”
  徐蔓蔓获得物质上的满足之后,提前行李便跟随这位金城汤池的进入他隐瞒着家人购买的一套住宅:“老徐,这是啥意思。”
  徐凯关上防盗门:“这套住宅一百三十平方米,明天就去办理产权证移交手续。”
  徐蔓蔓瞪大双眼全神贯注地瞅着他:“我还没有看室内如何,是否接受这套破房子,你别高兴得太早。”
  徐凯神乎其神地提示她:“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这套房子我买起几年还是第一次住人,天下那有这么好的破房子!这路段是黄金地段,这楼层老少皆宜,这套房子装修和购买几乎是同价,现在至少要值伍拾万。”
  徐蔓蔓听得神情荡漾:“别吹,老徐,领着我进屋看看。”
  徐凯一边开启电源盒,一边介绍:“这是室内的电源控制盒,控制每间屋子的电源,”他推动着每一个电源开关,关掉门前灯,按动客厅电灯开关,整个屋子全部是安装的木地板,客厅的壁灯、顶灯、环形灯错落有致亮如白昼,六个座位的红木沙发围着茶几,临壁有一组高矮适宜的组合柜,柜内放着许多茶具和茶杯,还有一套家庭影院设备,中间有一部42寸的彩色电视,安置得整齐有序,客厅左边角落有一部大三匹柜式空调,右边有一台饮水机,徐凯便问她:“客厅布置得如何?”
  徐蔓蔓内心惊愕,像他这种水平的人还会把住房装修得这么雅致,不能表露自己的虚荣心,更不能让他得意忘形过分张扬,欣然地点头:“马马虎虎。”
  徐凯更是刮目相看:“你的眼光高啊。”他一边说,一边带领她来到饭厅,他娴熟地开着电灯开关,一张大理石桌面的餐桌,餐桌边有几把红木椅子,蔓蔓用手触摸,格外洁净,她有些惊讶:“没住过用过为何如此干净?”
  徐凯呵呵笑道:“这两天我花了伍百元请物业公司来人打扫的,跟我到厨房去。”
  徐凯在墙上开着厨房灯,墙体全部是白色墙砖,地下安装的防滑地砖,铝合金不锈钢门开后,厨房的灶具、碗柜、厨柜、水缸、洗菜盆、高压锅、炒菜锅、微波炉、刀具、冰箱、碗筷都是非常精美,洗菜盆前有冷、热水笼头。
  蔓蔓伸出大拇指。
  徐凯带着她进入卫生间,门外安有热水器,打开铝合金不锈钢门,屋顶有四盏浴霸,排风扇,卫生间安装有蹬式便盆,盆式便器上方安装有水箱,墙壁全部是白色磁砖,地面安装的灰色防滑地砖,安装磁化面盆上有一面镜子,面盆与镜子之间还有摆放洗漱用的平台。他带着她来到书房,书房也是铝合金门,书房更是装得典雅别致,墙壁上安装有挂机空调,室内有书柜、书桌、桌上还有电脑,有一把能够转动的皮椅,书桌的右边还有一个玻璃小圆桌,旁边有两把滕椅,墙上挂着几幅古典画,左边有个保险柜。
  他带她先后来到三个卧室,每个卧室都安装有挂式空调,安装的木地板,都有衣柜,还有红木床铺,床铺两边都有床头柜,主卧更是设置得舒适,一米八的床铺,红木衣柜。整套住房都是安装的铝合金窗户,按照不同的房间安装不同的窗帘。
  徐凯带着徐蔓蔓来到主卧时,从床头柜取出一套钥匙:“蔓蔓小天使,以后你就是这套房子的主人。”
  徐蔓蔓接过钥匙:“接了钥匙就算主人?”
  徐凯提示她:“产权证和土地使用证在保险柜里,先把你的行囊分类放好,累了一天,我们喝点酒先庆祝一下,再进入我们的二人世界。”
  徐蔓蔓娇滴滴地喊到:“老公,你帮我摆放嘛,我累惨了。”
  徐凯让她这一喊,失魂落魄地应承:“好吧,我的娇天使,你动口,我动手。”
  徐蔓蔓此时心花怒放,突然一个电话打破了他们喜庆的环境,花欣在电话中用斥责的口吻问她:“徐蔓蔓,你是什么意思,考完了也不给我电话?”
  徐蔓蔓开诚布公地对他表白:“花哥,你不会为我离婚,我要选择属于自己的生活,理解万岁。”
  花欣气急败坏地责备她:“我给你钱,为你安排工作,还不满足啊?”
  徐蔓蔓明火执仗地提出:“花哥,我要一个老公、要工作、房子、车子,还要金银财宝,你能给我吗?你有这个胆量和实力吗?”
  花欣从她的话中,仿佛看到一个虚荣女人的本来面目,仿佛是泰山压顶,气得顿足捶胸,怒不可遏,声色俱厉地呵斥:“徐蔓蔓,你会为今天说的话承担后果。”
  徐蔓蔓劝他:“花哥,你就不要太狂暴了,既然舍不得你的家,就安分守己,我有自己的家和工作,祝福我吧。”
  花欣气得眼冒金星:“徐蔓蔓,你别得意,在广蜀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有人能用这种方式对我,等着瞧。”
  徐蔓蔓义愤填膺怒骂:“花欣,早知道你如此猖獗,不通情理,我才懒得理你耶,你总不敢把我杀了!”
  花欣毕竟是单位有权势之人,狡猾地向他低声下气:“我一时性急,请蔓蔓别见怪,能否告诉我是那位有钱人把你养起来了?”
  徐蔓蔓也见风转舵:“花哥,我的事你就别担心,反正我是和他名正言顺的结婚,有事业、金钱、有温馨的小家,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以后没事少联系。”
  花欣还是洒脱回答:“好的,珍重你的选择。”他挂机后冥思苦想,广蜀只有这么大,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把她征服,既然她已经成为别人囊中之物,只有把这囊找到才能把她玩弄于手掌,他缜密地思考如何查找和收拾这个囊。
  徐凯目睹徐蔓蔓能这么理直气壮地对待以前的男朋友,更是喜上眉梢,伸出大拇指:“对,我没看错。”他殷勤地请教她:“别让那些不开心的电话把我们的好兴致搅黄了,我摆布,你指挥。”蔓蔓便按鞋子、书籍、床上用品、换洗衣物、洗漱用品等归类分别摆放,摆放完毕后,徐凯把客厅的家庭影院播放电子琴轻意外,为他们的生活增添一份乐趣。
  徐蔓蔓累得躺在沙发上:“哎呀,今天累安逸了。”
  徐凯从冰箱把葡萄酒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菜肴端上桌,来到沙发前:“小天使,来,我们喝交杯酒。”
  徐蔓蔓懒洋洋地来到桌边:“老公,想不到你心思如此缜密,好吧,我就来陪你尽兴。”
  当他们刚好端起酒杯,徐凯的手机响起铃声,他看了来电显示,吹嘘道:“我儿子的电话。”
  他按接听键后,徐彪直截了当地问他:“爸,你这几天到那里去了,没有回家?我问妈,她说你在出差,我没听说过你们公司在外地有什么业务,你也没有几天都不回家的历史。”
  徐凯侃侃而谈:“我正在谈一些在外地发展的业务,有事就请教你妈,她管人管事有一整套本事,我没有心思管你们了。”
  徐彪开门见山地指出:“我不管你有多少理由,你可以不管我们,我还是要找你谈谈,如果你一心巴结狐狸精,迟早会栽到她们手里,我要和你一刀两断,从此再也不会认你这个父亲。”
  徐凯一本正经地责斥儿子:“徐彪,你目无尊长,吃饱了不晓得放碗哪,敢如此对我无理,是我对你教育不严的结果,你懂几个问题,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有啥好谈的,我的事自己明白。”
  徐彪毫不犹豫地回答:“你是我的父亲,为家里挣了财富,但是你的道德品质还有很多让我感到羞赧,明天上午十点钟在浪漫咖啡厅等你,如果届时你不来,我们父子就恩断义绝。”
  徐凯惊慌失措地问他:“徐彪,是不是你妈在你面前煽风点火?”
  徐彪冷嘲热讽:“原来是我高看你了,还以为妈如果世界上的人都像我妈这么伟大,天下就没有怙恶不悛的丑恶事态。”
  徐凯惊慌失措知道自己失态:“你问你妈,她如果要你来你就来,不让你来你就别瞎折腾。”
  徐彪得寸进尺:“老徐,你别把我妈妈的善良当成十恶不赦的空子,明天上午的事是我自己决定的,即使是你在我妈妈面前告了我的状,她怎样惩罚我都心甘情愿接受,我这一生再也不会放过你,永远都不会喊你一声爸爸。”
  徐凯终于妥协:“好吧,看你娃能搞什么名堂。”
  徐蔓蔓见他对儿子态度会如此生硬,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他挂断手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甜言蜜语地劝她:“蔓蔓,为了我们编织甜蜜美满的未来,喝下这杯交杯酒?”
  徐蔓蔓惆怅地脸色:“我们还没有正式结婚,难道我们就这样结婚,如果一个姑娘就这么嫁人,好没面子哟!”
  徐凯毫不迟疑地回答,此时就像一条猎犬,看到即将到手细皮嫩肉的猎物,心里都在伸手出来,想把她捕获在手心,只好顺从她的意思:“反正我是矮子过河,安心取你,你说如何办我都尊重你的意见。”
  徐蔓蔓便理直气壮提出自己的观点:“我们既然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就要办完手续,把双方的老人请来,亲朋好友请来,我要穿上婚纱,三拜九叩地结婚,同时,还要出去浪漫的旅游一圈,这样才有意义。”
  徐凯便信誓旦旦地承诺:“没问题,一切都按小天使安排的办。”
  他们便随心所欲地把盏欢庆。终于沉浸在无忧无虑的地喜庆地吃菜喝酒,徐凯便心驰神往地向往着洗澡后进入二人世界。
  此时,徐凯的电话铃声响起,他正准备大发雷霆,看到来电显示,就像小鬼风阎王,他马上悄悄地告诉蔓蔓:“这是工商银行的龚副行长来电。”
  龚副行长在电话里问道:“徐总,最近忙啥?”
  徐凯语气柔和地与他交流:“我还是原来的几个小工程,没有大机遇。”
  龚副行长试探:“我和老龙,老建在喝茶,就是三缺一,你是否能赏脸。”
  徐凯眉飞色舞:“有您们三位大贵人在场,我肯定捧场,在那里啊?”
  龚副行长便告诉他:“我们在新世纪茶楼老地方等你哈。”
  徐蔓蔓表面上冷若冰霜,内心也被徐凯挑逗得心急火燎地,巴不得洗澡上床,听到他马上要出去,有些心灰意冷:“是何方神圣,你如此卑躬屈膝?”
  徐凯神秘兮兮地对她说:“他们是我们赚钱的靠山,是广蜀几家银行的副行长,我们建筑老板发财离不开他们的支持。”
  徐蔓蔓不知轻重:“你有这么多钱,求他们干啥?”
  徐凯给她指点迷津:“私人的钱再多也多不过银行,我们随便一个楼盘都要上亿的钱,赚钱是我们的财富,亏本是国家的银行。”
  徐蔓蔓此时才明白,建筑老板虽然有钱,全部是借国家的钱发财,既然攀登上了这条船,只能随波逐流:“你去,我休息了,等你回来。”
  徐凯低三下四地恳求她:“我的小天使,陪我一起去吧,给我长长脸。”
  徐蔓蔓只好唯心地听之任之:“要我去可以,我去后就在椅子上睡觉,懒得管你们的事。”
  徐凯只好对她百依百顺:“我们打牌的雅间有沙发,你想睡就在沙发上睡,他们约我打牌就是想赢我的钱,只有这样才能赚国家的大钱,我输钱你可别发脾气哈。”
  徐蔓蔓只好静观其变:“好嘛,既然决定跟你,只要能满足我用钱,你再也不在外面拈花惹草,我才懒得管你如何赚钱的事情。”
  徐凯便吩咐她:“你去换套衣服,我们出去喝茶。”
  徐蔓蔓撅着嘴嘟嚷:“又不是出去相亲,只是陪你去喝茶,我这套衣服一千多,是我的衣服中最贵的一套,还要我换什么衣服,要穿性感的衣服,你不怕别人从你手里把我抢走啊?”
  徐凯非常自信:“在广蜀县城,如果有人舍得像我这样,舍弃手里一半多的财产,用壹百多万为你添设你的私有财产,屈指可数,他们会像我这样对你吗,只要有人原意这样对你,你就带上行囊跟他走,你有资本能找到老公,我有钱财也能找到老婆。”
  徐蔓蔓看到吃到嘴里的肥肉睁眼就流失,房子、车子,金银手饰都成了过眼云烟,欲壑难填:“你这个老徐真是一个小器鬼,我给你开玩笑你还玩真的,你是真心对我还是把我当成一个粑粑饼饼,想要就要,不想要就随手扔掉?”
  徐凯哭丧着脸:“徐蔓蔓,你就不要疑神疑鬼的,如是我不是真心对你,能离婚吗?能陪你去订车吗?缴了订金如果不要车就要承担壹万元的违约责任,难道你还看不出我是真心还是假意吗?今晚你把身体交给我,明天我就把房子产权证交给你。来,我教你开保险柜的文法。”
  徐凯把她带到保险柜前,一边打开保险柜,一边教她开关方法,保险柜打开后,既有现钞、房产手续、还有金光闪闪的金条:“适当的准备点这些东西有好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