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追七年《小说》>巧舌如簧获艳福

巧舌如簧获艳福

作品名称:苦追七年《小说》      作者:鲁励      发布时间:2017-05-02 07:35:14      字数:5825

  徐蔓蔓推心置腹地表态:“玲玲妹妹,你在我面临人生关键时刻帮了我的忙,让我做出选择,现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能帮你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玲玲有些灰心丧气:“算了吧,蔓蔓姐,你人长得漂亮,谁见谁爱。我没有你的相貌和肌肤,也就没有资本,还是踏踏实实地多读点书,争取考上公务员,过平凡的生活。”
  徐蔓蔓发自肺腑夸赞:“玲玲,虽然我们情同姐妹,选择的人生道路截然不同,我是图好耍,有钱用,你是凭本事创造美好的未来,要得,按照自己确定的道路坚持不懈地走下去,如果经济上有困难,我会毫不犹豫地帮助你。”
  玲玲坦然自若:“蔓蔓姐,你现在要想办法以一稳二,就是先稳住花欣,预防万一,爽快敲定徐凯,一旦你和徐凯的事成了定局,就要给花欣摊牌,既然他舍不得离婚你就在这上面做文章,不能藕断丝连,如果你脚踏两只船,受伤害的人是你而不是别人,你想,徐凯能赚这么大多钱,舍得给你这么多钱,不可能让你随意出卖感情,至于是不是这个道理你往远处想想,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是以心换心瞎猜。”
  蔓蔓在玲玲提示之后,马上分别给徐凯回短信:“只要你是诚心诚意对我,满足我的要求,我会与你携手并肩生活。”
  她给花欣回短信时写到:“花哥,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高中学生,现在主要精力放在如何考试取得毕业证,为了满足你自己的生理需要,这点空间都不给我,你也太不理解人了,我也只是你的地下夫人,没有必要咄咄逼人。”
  徐蔓蔓发完短信便与玲玲手牵手趾高气扬的朝寝室走去。
  徐凯坐在轿车的驾驶室,细致观察晚自习结束后急促奔波的学生,仍然没见徐蔓蔓的踪影,自己毕竟是一个已婚成年人,她是一名未婚学生,双方是第一次见面,虽然有初步口头协议,她还要面临毕业考试,如果走进去找人显得唐突,有失颜面,还有可能物极必反,只能耐心等待,偶尔看到儿子和一些女同学喜笑颜开地走出校门,他和一名女同学搂腰搭肩的招呼一车出租汽车,悄悄跟在后面,的士车驾驶到一家夜吃街边店便停下,隐约听取儿子和女生的对话。
  徐彪和女同学找了一张洁净的小餐桌:“呈媛媛,我们就坐这里如何。”
  呈媛媛爽朗答应:“彪哥,你随便安排就是。”
  徐彪伸伸懒腰,两手打伸发出感叹:“哎呀读书累了一天,现在可以清闲的吃点东西了。老板,给我们来一份甜螺、一份鳝鱼、一份虾,麻辣味整浓点。”
  年青老板在灶具边高声应承:“好的,一会儿就好。”她拿着茶杯来给他们斟茶水。
  徐凯挥挥手:“给我们拿两个王老吉来。”
  女老板收回茶杯:“好的,马上就拿来。”言毕,她走到货柜前,去取了两个王老吉,抽出两根吸管,送给他们。
  呈媛媛接过王老吉惊愕地问:“彪哥,你如何知道我喜欢吃这些?”
  徐彪接过王老吉沾沾自喜地回答:“这点本事都没有,如何能博取你这位既美艳又成绩优异的校花。”
  轿车里的徐凯细心观察,儿子眼力不差,姑娘体态均称,肌肤洁白,椭圆形的脸膛,五官端正,细弯的眉毛下一双杏眼,高鼻梁,樱桃小嘴,丰腴的胸脯,发出笑声时特别是那又水灵灵的眸子比徐蔓蔓还迷人,眼前是自己的儿子,如果换上是别人,自己会立即出击,虽然她没有徐蔓蔓的风骨,也是靓丽的美女,没容他细想,他们之间谈笑风生更是不比自己当年追冷雪芹时的心态。
  呈媛媛用吸管吸了一口,呵呵大笑:“彪哥,算了吧,我们学校谁不知道,徐蔓蔓是独一无二的校花,我算老几,不要寒碜我了。”
  徐彪用鄙夷的口吻:“徐蔓蔓是马屎皮面光,里头一包糠,她表面上是比你好看,才学没你好,品貌都不如你,在我的眼里,你才是真正的校花。”
  呈媛媛摆摆手:“徐公子,你千万别洗刷我了,我的确没法和徐蔓蔓比,更莫法和你比,我只是量体裁衣,好好读书,选择一个稳定的职业,吃饭穿衣才不用发愁,不像你,有一个会赚钱的老汉。你现在就是啥事不做这辈子都不缺钱用了,我们就不行,需要自己去赚钱。”
  徐彪一副虔诚的表情,推心置腹与她交流:“徐蔓蔓光靠漂亮的脸蛋勾引男人,读高中这三年,她耍的男人至少有一个排,远的不说,近段时间,耍了一个管银行的,最令人费解的是,她把我老爸都勾引上了。”
  老板娘把他们点的菜品送到桌上:“请问,你们二位喝点什么水酒?”
  徐彪随口便答:“给我们送好的拉罐啤酒。”
  呈媛媛听到他的话惊魂未定,迟疑不决地反问他:“是不是你去追她没有达到目的才把她说得一塌糊涂,她会爱上你父亲,这些话可不能乱说哈。”
  徐彪拿起筷子招呼她:“媛媛,我们边吃菜边喝酒边摆聊,你别看到我一天嘻嘻哈哈的,我的信息来源绝对可靠,徐蔓蔓毕竟姓徐,我会诬蔑她吗,你听我诬蔑过谁,我家好歹也有点钱,如果不找一个品学兼优的老婆,即使是我爸通过,我妈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呈媛媛更好奇:“想不到徐公子表面上风流倜傥,内心还有一本小九九,好像对你赚钱的爸还没有多大的好感,对你妈特别佩服哈。”
  徐彪坦诚布公:“表面上看去,我是一个纨绔子弟,我也有自己的思想,我爸脑袋瓜子在赚钱这件事上特别好用,在家里没有那么多钱时还不觉得,钱多之后,他成天深更半夜才回家,在生活作风上就是一个不值得一提之人,我妈就好像明净的月亮,她漂亮、贤淑、能干、正派,不仅工作上是一把好手,家里的事也安排得井井有条,打扫得干干净净,对我的祖父祖母十分孝敬,对我的外公外婆也是十分尊重,对我们要求特别严格,对我爸特别纵容,她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哎,我爸妈之间的人品真是南辕北辙。”
  呈媛媛瞪大双眼提醒他:“人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如果像你说的这样他们之间迟早要出事,你还是旁敲侧击地提醒一下你父亲,如果你家发生支离破碎,会有两种未来。”
  徐彪愁眉不展地拿起筷子:“我也想过,等考试结束后我才抽时间劝劝一下我爸,我们边吃边喝边聊。”
  呈媛媛也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坦诚布公地劝徐彪:“说句比较坦诚的话,我原来从内心看不起你们这些游手好闲,纨绔子弟的富二代,你既然心里对人对事判断这么明晰,为啥成天不钻学习,这样下去对你有何好处?”
  徐彪痛心疾首表露:“我的确在反省自己,忏悔自己的过去,光靠用老汉的钱不是良方,钱不是万能,要想找一个品学兼优的伴侣,自己必须一条坦荡光明之路,否则,己不正焉能正人,相信我会兑现这一承诺。”
  呈媛媛毫不留情地指出:“富裕之家有利有弊,利就是日子过得舒心,弊端就是容易让人走上歧途。”
  老板娘送来几个拉罐啤酒。
  徐彪热情洋溢地打开两个,送一个给呈媛媛:“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谢谢你的提示,来,我敬你。”
  呈媛媛爽朗地笑道:“希望你开明的思想能有一个开明的未来。”
  徐凯看他们吃得喜笑颜开的,才感觉有些饿了,接到徐蔓蔓的短信,兴味盎然地把儿子与呈媛媛的对话抛弃到九霄云外,徐蔓蔓漂亮的身影,甜笑的脸蛋,迷人的双眼,洁白的肌肤,勾魂摄魄的言谈举止,坦然的短信,言不由衷地拨通她的电话:“蔓蔓,我想请你吃宵夜,马上开车来接你。”
  徐凯在轿车里听到儿子对自己夫妻俩的评价还算公正,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随心所欲地给他提供资金,他反戈一击如此鄙视自己,恨得咬牙切齿,想不到自己的儿子是白眼狼,他听到儿子对徐蔓蔓的评价,有点担心她是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正在他思绪万千之时,接到徐蔓蔓的短信,他看完短信,一切疑虑抛入九霄云外,看到儿子和呈媛媛吃得热火朝天,才感觉肚子咕嘟叫,何不把徐蔓蔓约出来一起吃饭,他拨通徐蔓蔓的电话:“蔓蔓,你这时能不能出来,我想请你吃宵夜。”
  徐蔓蔓有些犹豫不决:“这么晚了,不方便出校门。”
  徐凯大大咧咧:“我开车来接你,出校门的事你别担心,有钱能请鬼推磨,我给守校门的保安点钱就保证没事。”
  徐蔓蔓轻轻征求玲玲的意见:“徐凯请我去吃宵夜,你和我一起去。”
  玲玲勉为其难地答应:“好吧,你可别在外面过夜哈。”
  徐蔓蔓眯眼:“我才没有那么笨哩,就是要钩起他的胃口,达到自己的目的。”
  徐凯在电话里催她:“来不来嘛,车都开到校门边了。”
  徐蔓蔓支吾其词:“吃饭后你要把我送回学校,我和一个好妹妹一起出来。”
  徐凯承诺:“放心吧,我是想和你结婚,不想和你做露水夫妻,当然不会随随便便地干事。”
  徐蔓蔓终于爽快答应:“好吧,我们马上就出来。”
  徐凯给她出主意:“你就说祖母病了,已经送进医院,我来接你去看她。”
  徐蔓蔓呵呵大笑:“你啊,脑袋瓜子全是坏水,晓得了。”
  徐凯把轿车开到校门口,掏出软中华,与保安攀谈:“你们工作好辛苦哟。”
  两名值班保安看到徐凯的气质,估计他是一个有钱人,赞叹不已:“我们有啥法,没有文凭,没有资金,没有技术,只有干这苦差事,混稀饭钱。不像你们这些大老板,日子过得潇洒风流。”
  徐凯大摆老板风度:“你们钱少也有钱少的烦恼,我们赚钱多也有钱多人的苦衷,总之,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有件事要麻烦你们开绿灯。”
  保安欣然同意:“有事就说,凡是我们能办到的,没问题。”
  徐凯看到徐蔓蔓走到门边,他指导着她们:“我祖母病了,来接她们到医院去看她老人家,看了就送回来。”
  保安明知徐蔓蔓三天两头晚上出去,虽然都是不同的借口,不同的男人,他们也想捞点油水:“有点晚了,如果学校领导晓得了,轻者罚款,重则丢饭碗。”
  徐凯掏出两张伍拾元的票子:“算是给你们的开门小费。”
  保安这才开门:“她们要毕业考试了,别耽搁久了哈,学校查得特别严。”
  徐凯包办代替她们:“放心吧,我很快会送她们回来。”
  徐蔓蔓拧着一个小坤包和玲玲手牵手的出门后,来到轿车边,徐凯用摇控器打开轿车门,把后排的门拉开,徐蔓蔓和玲玲上车后,自己才走进驾驶室,发动轿车,朝预备吃宵夜的郑记小吃店驶去。
  徐蔓蔓发牢骚:“徐总好不公平哈,保安只是开一下门就给小费,我们这么辛苦,读了一天书,晚上还陪你吃宵夜,一句话都没有。”
  徐凯神态自若地表态:“你们也是太小看我了。”他一个手把握方向盘,一个手掏出一叠钱:“蔓蔓,这里是叁仟元,给壹仟元你妹妹。”
  徐蔓蔓接过钱在手里拍打后,沾沾自喜地表扬他:“老徐还算懂事。”她数了壹仟元拿给玲玲:“妹妹,这是老徐给你的,收到。”
  玲玲连声婉言谢绝:“谢谢徐总,蔓蔓姐,你帮我收着。”
  徐蔓蔓惊愕地注视着玲玲:“好吧,我帮你收到,回寝室才给你,老徐,今晚你准备安排我们吃什么?”
  徐凯开诚布公地告诉她们:“当然去郑记小吃去,这可是县城的名吃店,还有雅间,麻辣味的,卤香味,素菜、荤菜应有尽有,各类菜肴都有,不像街边小店,卫生条件差,味道也不行。”
  徐蔓蔓顺着他的话:“好啊,今天我们去领略一下徐大老板赏识的郑记小吃。”
  徐凯驾驶着轿车来到郑记小吃,他打开车门后,虽然接近晚上十一点钟,店内来来往往的客人依然是络绎不绝,五个门面在大厅几乎满座,食品柜各类熟食芳香扑鼻,绿色的桌面,木条椅具有独特的风味,地面随时有人打扫,始终保持整洁,让徐蔓蔓和玲玲下车后,领着她们来到小吃店,老板看到徐凯带领着两个小姑娘来到,主动上前招呼:“徐总,你们三位坐大厅还是雅间。”
  徐凯不屑一顾的语气:“郑老板,你怕我不给钱嗦。”
  郑老板点头哈腰掏出软玉递一支给徐凯:“徐总,您说的啥子话哟,请稍候片刻,马上给您们收拾一个雅间。”
  服务员反应很快,一个年青的服务员马上端上茶杯给他们斟开水,另外一个服务员马上去打扫刚送走客人的雅间。
  徐蔓蔓马上推辞:“我们不喝茶水,给我们拿王老吉。”
  服务员微笑着放回茶杯,拿了三个拉罐王老吉和三根吸管,给他们打开后递给他们。
  郑老板用打火机给他点烟,陪同徐凯聊天:“徐总,您能来照顾我的生意,真是蓬毕增辉,给我带来了财运。”
  徐凯此时彰显大老板的翩翩风度:“那里,是你郑记小吃的味道好,人们喜欢吃,服务态度好,人们给你们的回报,我只是一个普通食客,没有你说得那么神,蔓蔓,你们去选喜欢吃的食品。”
  蔓蔓与玲玲到食品柜前挑选喜欢吃的肉食品和素菜。
  服务员前来请他们:“徐总,雅八收拾好了,请随我来。”
  郑老板吩咐:“摆三套碗筷,把她们选好的菜送过去,徐总,您们喝什么水酒。”
  徐凯不假思索地回答:“法国红葡萄酒。”
  郑老板当即应承:“徐总,请稍等,我去取酒,洋酒都是我给客人送。”
  徐凯神秘笑道:“郑老板,你怕他们给我上‘水货’啊?”
  徐蔓蔓她们选完菜,跟着服务员身后进雅间,好奇地问:“老徐,水货是什么东西?”
  服务员代徐凯解释:“徐总说的‘水货’就是说的冒牌货。徐总,我们店没有‘水货’,只是这种酒有点贵,就怕有的客人当成普通酒,结账时惹麻烦,所以,郑老板亲自保管。”
  徐凯明白服务员是给老板打掩护,马上遮掩过去:“放心吧,我也是生意人,知道其中的奥秘。”
  服务员把他们领到雅八,打开房门,安排好座位:“请稍坐,菜肴马上就送到。”她轻轻关上门,将准备好的几个菜,葡萄酒杯放在餐车上,推着来到门前,敲门后:“徐总,我是服务员送菜来了。”
  徐凯立即答应:“请进。”
  服务员开门后,把他们点的菜端到餐桌上,郑老板提着法国红葡萄酒来到,他亲自用专用开瓶器将酒打开,为他们斟酒后,礼节性的招呼:“三位慢用。”
  徐凯问郑老板:“郑老板,喝一杯再走。”
  郑老板故意找借口:“徐总,今天我喝多了,改天我请您,慢用,有事请吩咐。”
  玲玲看这雅间的确让她茅塞顿开,有钱人真会享受,室内整得像一个高级宾馆,在理石的餐桌,真皮椅子,还有电视、电脑,旁边还有卫生间,没想到大厅已经装得相当高雅了,雅间更高级,难怪徐蔓蔓千言万语要嫁给有钱人,有钱人和无钱人纯粹是两种生活环境,无钱人在街边吃地摊,有钱人坐在这么高级的雅间里喝洋酒。
  徐凯埋怨她们:“你们怎么就点这么几个菜啊,喜欢吃的菜随便点嘛。”
  徐蔓蔓劝他:“老徐,有钱过日子也要做到消费不浪费,吃了不够再点嘛,点多了吃不完相当于送钱给郑老板。”
  徐凯听到儿子对她评价的流言蜚语似乎有些怀疑,徐蔓蔓并不是他说的那么一塌糊涂,他拿起筷子指着盘子里的菜,热情地劝她们:“吃菜,我都有些饿了。”
  徐蔓蔓吃了几筷子菜,直截了当地问:“老徐,你有话就说嘛,她是我的好妹妹,当她的面说没有关系。”
  徐凯端起酒杯:“来,我敬你们二位,先喝一口酒再说。”
  徐蔓蔓和玲玲端起酒杯与他碰杯,各自小饮一口,徐凯便将与妻子商量离婚的事对她们细说。
  徐蔓蔓听到他这么说,忐忑不安地问:“你的资金分割后,答应我的事呢,能否兑现?”
  徐凯神秘笑道:“生意上的事你还没进门,不太清楚,分配的资金对建筑事业没有一点影响,我是修房子的老板留一套好房子这是小菜一碟,少赚点钱,买辆五十万左右的车,手饰之类的东西最多拾万。”
  徐蔓蔓仿佛看到五彩斑斓的财富成为自己财产:“房子、车子要我亲自去选,产权都要上我的名字,你可以住房和坐车。”
  徐凯瞪大双眼:“我说话历来是一口吐沫一颗钉,绝对算数,即使我一穷二白都不会跟你要。”
  徐蔓蔓也坦诚表态:“只要你真心实意,我就跟定你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