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寒梅>第十章 下河捡柴

第十章 下河捡柴

作品名称:寒梅      作者:猪不戒      发布时间:2016-03-09 13:14:07      字数:3898

  下河捡柴也是险象环生,艰苦异常。说是捡柴,实际情况却是到河里捞柴禾摸竹篾。
  赣南是山区地带,过去盛产木材,东南西北十八个县,均是优质木材产地。尤其是东邻福建武夷山脉,北连广东南雄,南接湖南湖北,章贡两江,汇合赣州。过去东西两条河流的源头就成了放运木材的集散地,因此有江西省最大的贮木场之称。而贮木总厂在东河的七里镇和贡江西北方向的杨梅渡又分别设了两个分场,父亲捡柴均在这两地贮木场的河里。
  七里镇沿河两岸景色格外美丽,一年四季常青的巨大榕树倚护在贡江河岸,远远望去就像一把把巨大打开的深绿色雨伞,延绵曲折地竖立在赣州古城墙边宽阔的贡江河东十几里的岸边。大榕树下各式各样古色古香的客家民宅星星点点,时隐时现。走在那蜿蜒幽静岸边的小路上,身材婀娜多姿,衣着花红柳绿的村姑悠然自在地汲水、洗衣画面的不时生动出现,在金色阳光和碧绿河水映衬下显得分外艳丽动人,有时炊烟袅袅,迷漫飘绕,春季浩如烟海的赣江远处山雾朦胧更似世外桃源人间仙境。夏天江面白帆点点,岸边传来阵阵造船的敲击声,在江面上空回荡,悠闲的小渔船在江中捕捉鱼儿,不时看见鸟儿在苍茫的江河上空飞过,飞向遥远的地方……
  如此美好的景色,尽管当时我无法去把它画下来,但在我少年跟着父亲去捡柴的艰难岁月里就已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中,我想将来我一定要把这里的景色画下来。可,这个对我从事一辈子的职业——画画看来应是顺理成章也唾手可得的愿望,一直到我迟暮之年才得以实现,这是多大的遗憾和悲哀!
  父亲捡捞的柴有两种。一种是扎排的缆子(竹篾编织的绳索),捆扎木头编排用的,拆木排时因被砍断后,而散落沉入河底的竹篾;另一种是撬紧竹揽的木棍,约四、五十公分长。砍断竹揽,木棍也会随之散开而漂走,浸透水的木棍会沉落河底,这种木棍式的柴较少,主要是捞竹篾。但竹篾必须在较浅或没有超过胸前水位的河里用双脚先探摸到,然后再用手捞起或拔起。涨水时,水急浪大;天冷时,水凉刺骨。一年四季,只有在夏季炎热天方才干的了的事,但父亲为了一家人的生活,除冬天外,父亲仍然会去河里捡柴。因为天天上山,父亲根本吃不消。父亲常常因为在水深处摸木柴而险遭江水沖走,为了躲避工人没收,还经常把捡好捆好的柴,借助河水的浮力,牵拉漂游回家。这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遇到水深的地方,人悬柴重难以控制,不是柴丢就是人淹。赣江河面宽广水流湍急,为了家人活命,父亲在用生命维持一家七口的生活。
  有一次,我跟着父亲到西外杨梅渡捡柴,我在河里摸到一根两米长,直径约30公分的木头,为了不被人发现,我只好用一根绳子捆着,牵拉木头在水中顺水游回家。因木头已被水浸透浮不起来,沉在水下,正好人们看不见,水中拖拉又是顺水并不很沉重,当时我非常得意自己想到了一个主意:为了省事,岸上的人也看不见,我把绳子缚紧在腰间。可没想到,在水里拖了几里路后,突然陷进一段很深的水域,木头直往下沉,一直把我往深水里拖;木头继续下沉,我已全然不见人头,因绳捆在腰上且距木头端绳子仅有一米左右,我一发慌一紧张,呛了好几口水,完全无法及时解开腰间绳子,加上我舍不得丢弃这根来之不易的木头,我仍然想坚持下去,但感觉人还继续往下沉时,我才真正感到了危险和恐慌!腰上打的二道活结在慌乱中变成死结,好在最后一刻脑子里冷静下来,死命坚持憋住气,终于解开这该死的绳结,丢弃木头,逃游上岸。因砍柴的刀捆在木头上,命没丢掉,把砍刀丢失了,让我心痛了好几天。
  因为我和父亲经常去七里镇河里捞柴,一户河边的人家见到我们父子常来,出于好奇,便开始和我们搭讪,了解我们的家境之后出于同情,请我们父子吃了一餐午饭。饭菜虽并不丰盛,却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被人请去吃饭,在那餐餐不饱,甚至时常挨饿的艰难岁月里,在那每时每刻都感觉饥饿的年代里,我终于饱餐了一顿!我记得,饭很白很香,菜虽不算上等,却鲜香可口。吃了多少碗,自己也记不得了,一直吃到最后连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吃下去时才下住嘴。
  这是一户非常善良的人家,主家妇人约有四十几岁,衣着朴素,面容和善。她没有丈夫,只有两个儿子,一个正好与我同年,妇人不嫌弃我们贫穷,故而提出让其大儿子与我结为同年兄弟。而后在我们捡柴十分饥饿或雨水大时,便会去到这位“贵人”家休顿,“贵人”定会茶饭相待,逢年过节我们两家还相互尚有往来,直到下放时方才失去联系。说句真心话,那时的我除了心里很感激这位贤淑的妇人之外,对我来说实则却是贪念她家的饭菜。因在那个年代吃饱是我最大的需求,有吃就是最快乐的事,对其和我同年的大儿子,我似乎没有多少兴趣。因我本身自幼就不爱与人玩耍,也没有一个朋友,加之家中贫寒,自小没有与外人结交玩耍之兴致。待日后长大成人,时常心存愧疚。近年几次到七里镇写生,意欲感恩,因忘了姓名,也无从打听。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我吃了这位恩人那么多餐饭,却把人家的姓名遗忘,无以相报,真令人羞愧!这也是我一生之中的憾事。
  在那终日不得温饱的少年时代,我还有一件难忘的往事:那是一次上山砍柴,那天正好是星期天没有上课,父亲率领二哥、弟弟及我四人,从老家油排一个叫狐狸塘的山上路过,有一人远远地认出了父亲(隐约记得好像与父亲有点亲戚关系),见我们父子四人可怜,极力挽留我们父子四人吃午饭。我们兄弟三人竟把这家亲戚大半甑的米饭给吃了个底朝天!(尽管没有鸡鸭鱼肉)当时那个舒饱感啊,直到今天,我仍认为是我今生最酣畅淋漓的一顿饱餐!因为饭桌上有一大碗我最喜欢吃的小鱼干炒酸菜。我们父子四人在离开这位慷慨热情的亲戚家的路上,父亲羞惭地低声说道:“你们三人也太不像话了!把人家一甑饭全给吃了,一点规矩都没有!”我们兄弟三人事后也十分难为情,虽知道一些做客的规矩,但当时的饥饿程度根本无法控制和约束自己那无法停下来的手和嘴,回到家中母亲得知后也觉得我们太没规矩丢人现眼,用责备而又埋怨的口气说了声:“你们也真是太不像话,什么架子都丢尽了!”但是从父母眼神中却不难看出,他们更多的还是心痛着儿女和同情着儿女。
  16.广播的伤辱
  在那个全国的文化呈现一片沙漠的年代,除了八个样板戏外,人民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基本上就是一片空白。一般的人家只要生活能维持,有点闲钱,都时兴在家里安装一个广播,听听新闻和音乐。那时,请广播站的人上门来装一个广播,每月要收取六毛钱的收听费。由于我对音乐的痴迷和热爱,便不知天高地厚地向父母亲提出了装广播的要求,父母亲经过精打细算,反复考虑,无奈之下终于同意了我这一非份的奢求,我别提有多高兴了。每天我都尽可能地提早回家,尤其是晚上,我早早就做完作业,静静地躺在床上,细细地聆听和品味广播里播放的音乐节目,心里洋溢着满足和甜蜜。后来我又突发奇想,把广播箱的两根线分接出来和电筒的小灯泡焊接在一起,这样在播放新闻和音乐时,小灯泡随着电流的强弱发出一闪一闪的亮光,一种莫名其妙的成功发明行为引得我兴奋异常!
  那时,家里的生活实在是太困难了,家里没有一点积蓄和其他收入,一家七口人全靠父亲每天拖着伤残的身体上山砍柴和下河捡柴卖得一两元钱维持生活,碰上父亲有病或是天降雨雪,既上不了山又下不了河,就无处可找买米和买菜的钱,一家人就得挨饿。家里的广播虽然是装上了,但第一个月的月底就无法缴纳这六毛钱收听费,只好祈望第二个月能挤出点钱来补缴上。可是在那个连温饱都很难解决的艰难岁月里,我那不切实际的“奢侈”爱好,一下就被无情地掐灭了。
  第二个月底,我家仍然无法按时缴纳收听费,第二天,广播站便来了一人,气势汹汹闯进我家,二话不说,进门就摘下了墙上的广播音箱,剪断了广播线,临走,还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连一个月六毛钱都交不了,还听什么广播?”一边下搂还一边骂骂咧咧的。因为欠债失理,我们一家大小只好忍气吞声,不敢分辩半句。就因为拿不出这六毛钱,就因为要满足自己的小小的“奢侈”爱好,不但自己受到精神打击和人格侮辱,还连累父母姐姐兄弟受到精神伤害,直到今天回想起来,仍感到一种剜心的痛楚!想起这事心里就充满愧疚和遗恨。
  17.五元钱的欺凌
  中国有句成语,叫做“祸不单行”,也就是在“广播事件”发生后不久的一个冬天的下午,我和父母亲,还有姐姐弟弟在家,突然听得楼下传来一声大喊:“小弟(我二哥的小名)可在家?”父母亲出门一看,原来是二哥在运输联社沙石站拉板车认识的一位叫刁华顺的朋友,便热情地告诉他二哥还没回来,要他进来坐。这人根本就不顾我父母亲对他一个劲地热情,他显得极不耐烦,态度蛮横至极:“我不坐,赶快把小弟借我的五块钱还我!”我们一家人都不知道二哥在外面借人钱的事,那时通讯也不像现在这样方便,人没回家,就不知到哪儿去找佐证。另外,当时家里一贫如洗,我和弟弟每人每学期一两元的学费还要求爹爹告奶奶,底声下气向居委会打报告减免,五元钱可是我们一家人一星期的生活保障,我们又到哪里去找这笔“巨款”?这个姓刁的看到二哥没回来,我们家又拿不出钱,火冒三丈地一直在门外大声叫嚷,最后彻底流露出其流氓本性,指着我的父母亲破口大骂起来,看到自己的父母亲受到这样大的羞辱,我血脉賁张,攥紧双拳,心在滴血,可是年小体弱的我,又岂是这个有着虎狼之驱的男人的对手,更何况我们欠人家的钱就不在理上。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眠,白天父母亲遭人辱骂的情景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重映,父母亲那种痛苦、羞辱和无奈的神色,使我永生难忘,我在想,我们犯了什么错?不就是因为没钱么?我狠下决心:今后一定要更加刻苦地学好本领,混出个人样,出人头地,决不让父母再受到任何人的欺凌!从那以后,我更加刻苦地学习,同时也更加勤奋的练习吹笛子和绘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