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北风劲之廉颇大将军>第七章 将军剑

第七章 将军剑

作品名称:北风劲之廉颇大将军      作者:齐盼盼      发布时间:2015-10-18 15:27:37      字数:20037

  一
  正当廉颇为自己亲手促使扶桑与赵国化干戈为玉帛受到赵王表彰,擢升为禁卫军总戎而高兴之时,发生了一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刘顺被杀了!
  刘顺奉命回到邯郸,向赵王上呈扶桑国书,让李兑坐不住了。因为李兑曾将刘羽、赵固等人一同处决。此时的刘顺,是东征军中名副其实的二把手,谁都知道,他与廉颇自小一起长大,一起从桃花山下来,一路走来,早已比亲兄弟还亲。他手中直接控制的军队有一万多人,一旦打着为安阳君复仇的旗号起事,后果严重。加上他又跟着廉颇立功,肯定会加官进爵。自己杀了他父亲,他岂肯善罢甘休!既然他是个毒瘤,那就除掉他——在这方面,他李兑从未手软过。
  一天,李兑以赵王的名义召刘顺进宫。还未进宫的刘顺就在半路上被人拉下马捉拿,押到了一个背地里。被塞住嘴、捆绑得牢实的刘顺被人一脚踹倒下,口中“哇哇”叫。
  李兑上前拍拍刘顺的脸,说:将军啊,辛苦了!我知道你是一位优秀的军人,是廉颇的左膀右臂,是我们国家不可或缺的人才;可是,你为何要勾结田不礼图谋不轨呢?难道是为了替父报仇?你父亲是叛党,该杀!大王法外开恩,饶你不死,让你戴罪立功,将功补过,你为何恩将仇报,死不悔改呢?
  刘顺大叫着挣扎起来,用头去撞李兑的肚子。众人忙上前拦住,将他揍一顿。李兑说:好了,让他痛快点。无论如何,他也是对国家有功的人,理当照顾一下。
  “诺。”早有人上前一刀结果了刘顺,鲜血从他的脖颈汩汩流出,胸膛里还在闷响,双眼还在圆瞪着……
  第二天,东征军副帅刘顺被不明身份的暴徒抢劫后残杀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邯郸城。廉顿的妻子桂花,是刘羽的侄女,自从得知伯父被杀,丈夫也险些丧命后,就惶惶不可终日。现在,堂兄也死了,她吓得几乎要疯了,跑到公主那里喊救命,无论谁劝也不听不离开,只是一个劲哭。原来,廉顿为了弟弟,也为了这个家,想息事宁人,见此再也忍不住了。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廉顿穿上夜行衣,蒙面奔到了相府,他早已打探清楚内院的准确位置,便直接飞檐走壁过去。见门口守卫森严,他就在房顶透过瓦片一间一间寻找李兑的所在。通过观察,他见到了相府里的财宝、绸缎、粮食、兵器,还有一间间住满如花似玉美人的房子。想不到李兑的个人生活竟然如此奢靡,这些东西肯定都是他搜刮来的民脂民膏,或者说巴结他的人送的礼物。见此,廉顿更加气愤,更加认为此人该杀,自己杀了他的确是为民除害,为国除瘤。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个灯火辉煌的大堂中找到了正倚红偎翠喝酒听曲的李兑。见旁边还有许多门客,廉顿只好等待有利时机。
  几个门客极力奉承李兑:
  一个说: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宰辅相国者,唯大人为首!
  一个说:自从相国大人主政以来,国力日盛,在列国中鹤立鸡群,首屈一指。大人功勋诚大矣!
  一个说:大人的功绩足以傲视古人,彪炳千秋,流芳百世,令万世敬仰啊!
  李兑听此,心中很是受用,不禁有些飘飘然,但是嘴上却说:列位谬赞了!本相愧不敢当啊!
  众人忙说:大人过谦了!天下谁人不知,赵国有了大人,才有了活力,南却齐魏,北抗燕胡,西击匈奴,东败扶桑,皆是大人之大功啊!
  “哈——”李兑笑了起来,将口中的酒水喷放出来,洒在了大家身上。
  众人也笑了起来:相国大人赐予甘霖,实在是吾等的荣幸啊!多谢大人赏赐!
  李兑正怕众人难堪,却不料他们这般说,十分高兴,举起酒樽:来来来!今晚,不醉不归!
  “诺!”
  众人果真喝了个酩酊大醉,而李兑却尚未尽兴,指着众人笑骂道:一群废物!来人啊,把他们都给老子拉出去!
  “诺。”早有人应声上前将门客们或拉或拽,或拖或抬,弄出了门外,随手关了门。
  大堂内屏障后有一张雕龙饰凤的黄金床,无比气派和庞大,足够并排睡下十几个人。李兑被美人们架到床上,才发现自己的胸前还有几滴酒水,便对美人们说:本相的这些甘霖就赐予尔等吧!来,一人一滴,快卸下你们的身外之物!
  “诺。”美人们一字排开,十分麻利的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下,一个接一个排队上前,俯下身子用自己的舌头去舔李兑胸上的酒水滴。李兑显得很惬意,一边尽情享受着她们为他带来的感官舒坦,一边肆意地用手抚摸着她们那柔嫩而又丰润的身子……
  当李兑终于心满意足的睡下,发出一阵阵鼾声后,美人们的谈话更使廉顿咬紧了牙关:
  一个说:我们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
  一个说:都怪上辈子没有行善积德,这辈子才生在穷苦人家。我们这服侍人的活,都是命啊!
  一个说:我希望能找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安生过活,现在这种充当别人泄欲工具的生活,早就过够了。
  一个说: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一个说:依我看,过一日是一日,现在可比以前在村子里干农活强多了,至少不愁吃饭了。
  一个说:哎——本来,我可以有个好的归宿的,只因为我们大人与安阳君有点关系,结果树倒猢狲散,大人也倒霉被杀了,家被抄了,我也被带到这里过生不如死的日子。想当初,大人是真心对我好,百依百顺,连我们家夫人都嫉妒我,可是……
  一个说:我本来和小刘哥日子过得好好的,只因为一次相爷出巡,见了我,说我是什么天仙下凡,当时他那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当晚,他就派人闯进我们家,杀了小刘哥,把我抢到这里来了……
  一个说:……
  廉顿听的真切,愤的狂烈,一拳击碎了瓦片,从房顶跳下去,从地上跃起,美人们大叫着奔跑出去了。李兑将喝的酒化作了冷汗水出来了,正要去找衣服穿,却见廉顿一刀砍下来,忙用自己的脚去踢他,被廉顿一刀砍掉了三根脚趾头,痛得大叫起来。廉顿还要砍,护卫兵已经冲了进来。他忙挥刀夺路而逃,连杀多人,冲出去,跃上高墙,背后中了一箭,翻墙而过,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廉顿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上次为他医治好刀伤的民间神医淳于齐家。淳于齐什么也没问,帮他止血,消毒,拔箭,包扎,然后将几包草药递给他:按上次那样服下便可。
  廉顿忙接下,说:先生,我身上没带钱,改日一定加倍奉还。其实我……
  淳于齐示意他不要说下去:今晚,你未曾到过寒舍,而老夫也未曾见过你。
  听此,廉顿忙向淳于齐拱礼一拜:多谢先生!我明白了。之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二
  堂堂一国相国竟然在自己的府邸被人行刺!这在当时,是不折不扣的大新闻!
  尽管受了不轻的伤害和惊吓,李兑也不愿意因此而暂时放下手中的权力。次日一早,他用了药,就在卫队的护卫下乘车向王宫进发。街上人声鼎沸,议论纷纷,只是当他的车队经过时,众人便一哄而散。见此,李兑有些不悦,手下人要去捉拿那些乱说话的人,被他劝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进了宫,见赵王带领文武大臣正在大殿外迎接他,他赶紧下车,拐着残疾的腿脚下跪,高呼:让大王屈尊至此,臣下万死啊——
  赵王忙上前扶起他,说:相国为国操劳,又被人暗伤,为国为民流血流汗,实在是我赵国的脊梁和中流砥柱!赵国不能没有相国,孤王不能没有相国,臣民们也不能没有相国啊!如此,孤王与大臣们至此相迎相国,又有何不妥?理固宜然啊!请受孤王一拜!说着,赵王便当着大家的面,向李兑拱礼一拜。
  李兑惊惶万分,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说:臣下万死,万死啊!
  赵王又忙将李兑搀起来,说:相国啊!赵国有你在,孤王才能高枕无忧,臣民才能安居乐业啊!你若真遭受了什么不测,孤王如何是好?孤王决定,将你的长子李节认为义子,即日起养在宫里,与公子们一同读书,如何?
  李兑十分意外,连说:不可,不可,不可!犬子何德何能,敢同王子们一起读书?
  赵王说:就这么办了,你莫非要驳了孤王的薄面,那样的话,孤王可是要生气的哟!
  李兑听此,只好跪在地上高呼:臣下谢主隆恩!
  李兑养病期间也没有闲着,他以捉拿刺客为由,又将几个与他作对的大臣杀死了,为他进一步把持朝政扫清了障碍。
  此时,已经彻底完成东征任务的廉颇向赵王上书,要求由他自己亲自回京彻查刘顺被杀一案。李兑大恐,只好以赵王的名义告知廉颇,刘顺死于乱贼之手,凶手已经伏法。廉颇却执意要回去,李兑心虚害怕了,劝赵王将廉颇派往西部边疆,抵抗林胡、魏国的进攻。于是,赵王又下令,以廉颇为平西将军,东征军改为平西军,驻守太原城。
  廉颇见此,知道此时的京城已经不太平,倒不如先到外边避避风头,于是奉命来到太原城。刚到太原城,传来韩魏两国联合起来反抗秦国的消息,最初两国联军接连收复二十多城。后来,两国失和,秦国趁此任命白起为将军,在新城一带一举击溃两国联军,并生擒联军大将公孙喜,斩首二十四万人。因此,白起被升为国尉,不久又升为大良造,成为秦国独当一面的大将。
  廉颇明白,秦军暂时还不会进攻赵国,因为楚国正在拉拢韩魏两国与之结盟,齐国也对渐渐崛起的秦国感到不安,也想与赵魏两国结盟以自保。在这种情况下,秦国拉拢燕国、赵国,避免自己被孤立。廉颇认为,眼下赵国的隐患是尚未完全臣服的林胡、楼烦和匈奴。于是,他上书赵王,请求赵王批准他带领平西军北上主动出击,以打败三国,使国家有个稳定的边疆。赵王见他有如此先见之明,十分高兴,当即下令,让他按计划行事。
  于是,廉颇便将李义留下驻守太原城,自己则与许历,以及新提拔的都尉王灿带领平西军北上。林胡王见平西军气势汹汹而来,自知能力有限,不敢出战,忙派人议和。廉颇十分高兴,便让他带领本部人马与自己一道去征伐楼烦。
  一日,楼烦王派人送信,说愿与赵军一战定胜负,如若赵军败了,以后别再插手楼烦政务,楼烦败了,愿意世世代代为赵国藩属。
  廉颇见此,笑了,对信使说:你回去告诉你们家大王,就照这书信上说的那样,三天之后在黄水滩开战。我们出兵一万,你们可以多一些。
  来使说:敝国寡君有言在先,贵国出兵多少,我们多出一人即为不义。
  廉颇问:既然如此,那何须大动干戈,自相残杀呢?回去与你们家大王说,各派一人决斗如何?谁先倒下则败,反之则胜,如何?
  一天后,楼烦王回信:不可!大战一场方可显我楼烦人的威风。
  廉颇长叹一声:这又是何必?
  王灿问:那还打不打了?
  廉颇反问:不打,行吗?
  两天后,楼烦王督率一万精兵列阵黄水滩,严阵以待。
  廉颇见此,说:这是太极星月阵,破阵难啊!
  许历见此,说:不难!只要从中间撕开一个口子,然后内外夹击,先将星阵打乱,月阵将不战而溃。提前再埋伏外围,待敌人乱起来突然袭击,足以破阵。
  王灿笑了:好!不愧为军师啊!
  廉颇对王灿说:那你还愣着干嘛?
  王灿答应一声“诺”,就跃马扬鞭,率军出战了。尽管许历说的破阵方法很有效,但是由于楼烦是要毕其功于一役,所以破阵阻力过大,楼烦王亲自出战,连杀赵军多人,一边拼杀,还一边大呼:楼烦的勇士们!为了我们的荣誉,为了我们的祖先,为了我们的娃子,为了我们的女人,为了我们的草原,杀呀——
  喊杀声惊天动地,赵军很快便支持不住了。见此,廉颇让一万人剩余的那五千人也上阵,可是激战了半天,赵军始终没有讨到什么便宜,反而有捉襟见肘的架势。
  见此,许历劝说:还是再派些人上吧。否则,我军危矣。
  廉颇直摇头:不可言而无信。
  许历争辩道:这是在战场上,当讲究机变,军事上瞬息万变,安能以常理为准?
  廉颇说:我们不是在打仗,而是在与朋友赌博。
  “什么赌博?再不上就晚了。”许历急了。
  廉颇望了望已经处于劣势的赵军,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将军,让我们上吧。”
  “将军,让我们上吧。”
  ……
  廉颇充耳不闻。
  过了好大一会儿,惨败的赵军残部被楼烦人追杀了回来。
  廉颇挥刀大喝:胆敢后退的赵军士卒,格杀勿论!
  听此,那些赵军深知已经没有了退路,便转过身,挥刀向冲杀过来的楼烦人大叫着扑了回去。这剩余的两千多人像脱胎换骨了似的,拼死力战,秋风扫落叶一般,遏制住了楼烦人强大的攻势。两军混战一处,杀的难解难分。从辰时打到未时,双方没有人再后退,战斗的相当激烈残酷,伤亡惨重。
  最后,当双方加在一起不到一百人时,楼烦王大叫:别打了!楼烦此后愿世世代代为赵国附庸,为赵国看好西北大门。
  见此,廉颇说:好!
  交战的士卒见此,都把兵器扔在地上。
  楼烦王说:赵国有着这样的军队,必能百战百胜,无敌于天下。有人说自从赵主父死后,赵国便风光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