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四章 相依为命(1)

第四章 相依为命(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02 21:55:53      字数:3539

  扣子愤愤不平,已经发现三猫口袋里的饼干了,抓住了证据嘛,可巧云虽然那么伤心不已,却不肯儿子去三猫家吵闹要回饼干,并且再三再四严令他不要再和别人提起被人家偷饼干的事。
  “为什呢呀,娘?”
  “不为什呢,叫你不说了就是不说了!”
  扣子满怀委屈,激动得颠三倒四地向大妈二兰诉说着心中的不平,二兰一边听一边笑,笑得扣子心里发毛,难道大妈也不理解我扣子?
  扣子噘起小嘴生气了,嗔怪着说:“大妈,我娘不是好人,你也不是好人,只有建国哥是好人。”
  “为什呢呀?”
  “他帮了我,三猫个小贼坯没敢打我,他还教训了大兜儿这个贼坯呢!”
  “哎呀,扣子啊,你还小,有的话跟你说你也不懂呢!”
  “你说,大妈,懂,全懂,我马上就要上学了。”
  “好,好,我们扣子就是肚子里串通,聪明。”二兰看扣子听到好话脸上开扬眼睛都放出光彩的样子,心里就想笑,但教育孩子明白事理还是需要斟酌需要根据小孩特点的,巧云的毛病就是耐心不够,对孩子太直接太过简单化,她这样想着,就一边考虑一边慢悠悠地说,“扣子,你听我说,不要急,啊,你娘哪有不帮你的道理呢?你看,饼干是不是三猫他爸偷的,没有证据啊,就是你看到三猫袋子里掉下来的饼干和你家的一模一样,也不好说就是你家的呀,又不是卖给你爸一个人的,是不是啊?再说,就是他家偷的,这么几天也早吃光了,你拉你娘去要得到吗?一来人家不肯承认,就是承认也没有了,邻居之间倒像仇人一样,多不好啊?假如说是他家偷的,你娘知道了,又不去和人家计较吵闹什呢的,人家会觉得对不起你家,是对你家的亏欠,以后不好意思再对你家不好。要是闹一通,撕破了脸皮,丢了人家的面子,人家不光不会认错,还要记仇报复,暗地里给你家制造更大麻烦,懂不懂?你娘不让你去闹,是对的,也说明你娘的气量大,啊。”
  扣子似懂非懂的一边听一边点头,二兰继续说:“人都是要面子的,谁愿意担个做贼的臭名?人饿做贼,狗饿偷糠,都是被逼得没有办法呀,我们两家还多少有从上海或者北京寄回家的钱,日子还过得这么难,一般人家就更难了。”
  “再难也不能做贼偷人家的啊。”扣子插话。
  “哎呀,傻孩子,不是说偷人家东西有多对有多光彩,偷肯定是错的,我们饿死也不去偷,但对被迫无奈偷了你东西的人,你也知道谁偷的,不去追究他,和人家只当什呢事情没有发生一样,他很可能就会感到惭愧感到难为情,会改正错误,会对你更加感激,人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就是这个意思啊。”
  扣子对这些话虽没有完全听懂,但还是一边听一边点头,好像大彻大悟、认识世界的水平得到了提升一样,理解了他娘和大妈的想法,并从此学会了对人态度的宽容,以致影响了他整个人格的成长。这是二兰没有能预料到的。
  和大妈二兰谈话后,扣子回家后没有再为此事闹腾过。巧云在和儿子闲聊中得知,扣子是因为他大妈做了工作才为饼干的事释怀的,并了解到谈话的一些内容,因而更加觉得二兰人好,待她如老师和亲姐一样的尊敬。同时也觉得自己对儿子的教育过于粗糙,不够耐心,想着要多和儿子交流谈心才能有利于孩子成长。
  扣子那时才五六岁,不知什么叫浮肿病,心里还纳闷儿,家家挨饿,为什么很多人脸上却都发胖,还很有光泽呢?有的显得胖乎乎的人在路上走走,可能忽然就倒在路边,有的倒下就再也爬不起来。人们叫这种人“路倒”,说这种人做了坏事,是被阎王派小鬼提前捉去的。有人在吵架时就恶毒地咒骂对方是路倒,那是恨透了心才骂得出口的。更多的人都知道当下脸上发胖腿子变粗是因为饥饿引起的浮肿。巧云的脚背肿得厉害,穿鞋都很困难,只好趿着鞋走路,脚面上只要轻轻一揿就是一个浅浅的坑,好长时间才恢复肿状。扣子三番五次地闹着要他娘跷起脚来,让他用手在她脚面揿下去一个坑,再看那坑慢慢地长满,觉得好玩。
  “娘,你脚上的坑儿没有大妈脚上揿得深,不好嬉戏儿。”
  “哼,哼。”巧云淡淡地苦笑着说,“你大妈能不能活到收麦还难说唷。”说着无力地摇摇头。
  “娘,大妈那么好的人,不会死的,怎么能饿死她呢?”扣子不信他娘的话。
  “扣子,你不要瞎说,啊,我家也没有什呢米了,娘都是喝的薄汤汤儿,把厚的给你吃的是不是?”
  “是的,我懂,娘,我不瞎说,你也吃厚的嘛!”扣子撒着娇说。
  巧云叹口气说:“薄汤汤儿能支持下去就不错了,我还没有和你说呢,你昨天送给大妈的半碗米,你睡着了后大妈又轻轻儿地送来了,她叫我不要怪你打你,说就是饿死也不能吃扣子的米,我怎么会怪你打你呢?”
  “娘,我错了。”
  “扣子,你没错,你是有良心的伢儿,懂得可怜别人,我家是手长袖子短,实在拿不出,你可晓得?不是你爸从嘴丫儿里省下来的几斤米送回家,哪里来的米啊?你爸就怕你饿死了啊。”
  扣子心里颤抖,愣愣别别和他娘说:“我不送你也会送的。昨天,你们大人开社员会去了,我在大妈家里嬉,建国哥先还和我嬉得老开心的,他说,扣子,今年你也要上小学了吧,我说是的,他说,你知道我今年上几年级,我说我不晓得,他说他今年下半年要去上中学去了,还和我吹牛说,肯定能考取,上中学去,有意思呢,有大篮球打,又有什呢足球、排球、羽毛球,还有不知什呢球的,还要学什呢代数、几何、物理,还要学外语,外语就是外国人说的话,晚上做作业还用电灯。乖乖,我咂咂嘴,想想上中学倒蛮有意思的。”
  “你也想上?”
  “我当然想上啊!”
  “好的,今年秋上,娘就送你去开门上学,以后也上中学,再上大学,啊。”
  “建国说他读了中学就去考大学,到北京姐姐那里去上大学,就在说了想上大学的时候,突然说肚子疼,他说着头里疼烧纸肚子疼屙屎的鬼话儿,溜到屎缸去了,一刻儿又回来了,回来一刻儿又溜去了,又回来了,脸上通红,一脸的汗,说着扣子,哥哥要死了,屎屙不出来了。我说,你骗人,哪有屙不出屎的?他先还和我笑着说的,过了一会儿就不笑了,恐怕真的肚子疼得要命,一个劲地往下淌汗。这个时候,大妈先回来了,说你们干部留会。建国一见大妈回家,马上像一个小孩儿一样地哭了起来,娘呐,我肚子疼死了,屎屙不出来哟!一边哭一边说一边吼,实在可怜,惹怕哟。大妈好像一点也不急的样子说,小伙,别哭,吃的‘营养粉’就这个样子,也不是一个人,啊。去茅缸几次啦?建国说去了好几次了,就是屙不出来,唉……唉……他说了还哭。大妈对我说,扣子,你先回去,哥哥肚子疼不好过,等哥好了再来嬉子。我说不,哥不好过,我心里也不好过,我要陪哥哥。大妈硬叫我走,我硬赖着不走。我看到大妈用一根鸡毛在瓶子里蘸了一点油拿过来,掩上门,叫建国把裤子脱掉,建国不肯,大妈发火了,说快把裤子脱了,趴在茶凳(姑娘出嫁时娘家陪嫁的长方形的椅子,用来喝茶又可坐可躺的一种长方凳)上。这时如莹姐回家了,没有多说什么,就把建国拉到揿在茶凳上,吩咐我不要把看到的情形和外人说,我点头答应,心里难过,也觉得好嬉子,想着大妈和姐姐要做什呢呀?建国趴到凳上,如莹把他两条大腿崩开,大妈把蘸了一点油的鸡毛往建国的屁眼里塞,问他是不是要便便,他说好像要屙出来,说着就要爬起来。大妈说别爬,要屙就屙出来,建国趴在凳上不动就是喊肚子里疼。大妈说别动别动,说着从头上拔下簪子上的耳扒,伸进建国的屁眼儿里掏,只听到咯剥咯剥响的声音,一会儿拔出一块像炭屎一样的东西,有黄豆大小,连续拔出好几块,忽然呼噜一声,粪水穿出来了,撒到了凳子上,衣服上,脏了一地。娘呐,不疼了,娘呐!建国爬起来,一脸的难为情,但明显是舒服多了。如莹姐说,过去街上人笑我们说乡下人屙屎——头上硬,就说的这个。大妈一边收拾一边说,这叫便秘,主要是肠子缺少蠕动,建国念书活动得少,吃的这个‘营养粉’肠子就更加拖不动,可是不吃这个又吃什么呢?喝点米汤就好了,要瓜果蔬菜搭配着吃,就不会便秘了。”
  巧云一边听儿子颠三倒四地讲述一边唉声叹气,她说:“儿子,娘不怪你,娘只恨拿不出钱米来给你大妈,在这种困难的时候,哪有家里人不帮家里人的道理?”说着说着就眼泪汪汪的。扣子说着娘你别哭,可也止不住跟着流泪。那天晚上,巧云叫二兰家不要开伙,一起都到她家吃,她煮了大半锅子胡萝卜搅和着黄花菜的米粥。如莹喝了一碗就说饱了,巧云硬劝才又吃了半碗。
  建国一边吃一边问,我再吃,你们不得饱吧?大家都听得出来,他没有饱,吃了两碗不好意思再盛。
  二兰说吃饱了就不要撑。
  二姐,你说什呢杲昃呢?建国,来,婶儿给你再盛半碗。巧云说着伸手去接建国的碗,建国看看他娘又往灶上看看,嘴里说饱也饱了,手里又不放筷子。这个“饱也饱了”让人听得心酸。巧云接过建国的碗,他说婶儿,我只还要一口了。有,今晚足够吃,啊。巧云说着又给建国盛来满满一碗。建国接过碗,又看看他娘,又看看其他几人,脸上写满了难为情的意思。
  晚饭后,月色很好,扣子闹着要建国带他出去转着玩玩。巧云说别去,哥哥要写作业,二兰说让他们去玩一刻儿,耽误不了回来写作业和睡觉,吃的晚饭下了浪,夜里才不去上海呢。去上海是打趣小孩尿床的笑话。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