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三章 桃红柳绿(2)

第三章 桃红柳绿(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01 21:02:24      字数:3275

  扣子一觉醒来后,太阳已经升的好高,鸟鸣已经渐渐停了,可他还想延续梦境中大妈夸奖他聪明的好心情,但又饥又渴,不得不起床,想喝点开水,嚼几片饼干。然而等他揉揉眼睛爬起来后,发现他娘坐在凳子上两眼通红满是泪水,气喘难平的样子。
  “小伙哇。”巧云叫了一声儿子,说不下去,又抽泣起来。
  “娘,我饿了,要吃……”扣子叫了一声娘,要吃什么没有说出,就跟着他娘莫名其妙哭了起来,巧云把扣子拉过去拥在自己怀里。
  扣子哭了几声停了下来,想着一定是有人欺负了娘,他从没有见娘这么伤心过。想到这里,他立即从她娘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冲到厨房拿下刀架上的菜刀,走出来说:“娘,是哪个狗日的打你还是骂你了,我去杀死他!”
  “快拿刀给我,小伙啊!”
  “不,哪个欺负我娘,我就和哪个拼命!”扣子举刀昂着头说。
  巧云没有想到才靴筒高的儿子这么厉害,内心涌起只有做母亲的人才能体会到的温暖和感动,她只知道要是哪个大一点的孩子无端打他,他会拿起砖头往人家的头上砸,所以圩子里没有人敢欺他,她没有想到儿子竟然敢为自己的委屈拿刀去和人拼命,被儿子愤怒的样子逗得哭笑不得,她破涕为笑了,苦笑着问:“你去找哪个拼命啊?不知是哪个狗日的起大早把饼干偷了,把坛子倒得干干净净,屑子都没有留下一点儿啊!”
  扣子放下菜刀,把手伸进坛子,空空如也,真连一粒屑子都没留下,掉了魂儿一般的瘫坐在地上。巧云见儿子伸手去坛子里去摸,想想悲从中来,又流下了泪水。扣子看娘难过,捏起小拳头连打自己的脑袋,自责睡的太死,心里也埋怨娘起早出去没有把他叫醒,巧云拼命抓住他小手才喝止住。
  巧云去地里挖野菜,其实就是挖那些兔儿头、马齿苋等野草,荠菜之类能让人喜欢吃的早已被连根挖净了。估计就是邻居里的哪个人,知道巧云出门,或者同时也在挖野菜的人发现巧云不在家,溜进他家倒空了坛子。巧云出门前还摸了饼干在的,回家后发现被盗,已经在门前河边不顾体面的朝东向西哭喊着骂了几阵。扣子是被他娘的哭骂声吵醒的,但他实在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因为他从来没有听他娘骂过人,没有和人吵过架,更不可能用恶毒的语言咒骂,是谁就这么不是人,偷人家小孩吃的饼干呢!偷的人肯定听到了咒骂,但无论如何不会出来应阵对骂。扣子醒来之前,邻居们已经来劝慰过巧云了,当然也说不出多少能够熨平巧云心头创伤的话来。扣子起床之后,邻居们已经回去烧萝卜茶或野菜汤了,巧云一个人坐在家里生闷气,怎么排队也无法确定是谁来偷的。
  几天后,扣子听人说是二队四花子偷的。四花子媳妇瘦长个子鼻梁特高,人起外号“美国人”。那天早上,美国人和巧云一起去挖野菜,没挖几根就匆忙回家,说是怕她儿子三猫尿床,已经几条棉被尿烂掉了。可能是美国人回家报信后,四花子以蛤蟆扑吞蠓虫儿的速度,到他家倒光饼干溜回去的。扣子一听怒火中烧,就想去找他家人拼命,苦于没有抓到现场。
  隔了一天的下午扣子去集体晒场上溜达,看到五六个人趴在原来用于深翻土地现已废弃的双轮双铧犁上玩,缺一个在下边摇转轮子的人。轮子一转动,双轮双铧犁就全身震颤,坐在上边的人可以享受那种晃悠晃悠腾云驾雾的快感,相当于乘坐汽车。一般情况下,都是年龄较小或处于弱势地位的人在下边摇,让大点的孩子们觉得高高在上。如果一起玩的三四个或五六个孩子势均力敌,或者因为家人关系比较和睦的话,就轮流着在下面摇,以造成双轮双铧犁的晃动。如果关系不怎么样的小哥们儿碰到一起,又相互之间不服气,猜石头剪子布也难定胜负的话,只有通过摔跤来定高下。在这种情况下,事先约定的规矩是制约不了多长时间的,一开始还闪转腾挪,通过使绊子、踩脚尖、用跳、套、钩、让、靠等技巧使对方先倒身于地,可落于下风或心中有气的就开始拳打脚踢,甚至抓头发挠脸,也不管肚皮饿不饿,一律奋勇作战,干得皮开肉绽头破血流,等到别人死命把双方拽开才肯罢手。也有少数鸟毛灰家长护短,帮着自己孩子打别人家孩子,故而造成双方大人干仗的蠢事也发生过。
  扣子来到晒场的时候,估计是大家叫三猫下来摇轮子他不肯下来,只听三猫高声说:“来了,有人来了,扣子来了,叫扣子摇,哈……”
  “好……叫扣子摇!”几个人怂恿着,说得很开心。
  “我才不摇呢,我也不坐。”扣子态度很坚决。他上过多次当了,大孩子们总是因他小一点骗着他先摇,说轮着坐上去玩,可等他们跷腿坐着晃悠着开心了跳下来,等扣子爬上去还没坐好时就哈哈哈笑着呼噜一下子散掉。
  “三猫,你下去摇,要不你叫扣子摇!”大兜儿命令三猫。
  扣子一看大兜儿就生气,和他建国哥年纪一样大,十四五岁了,还搅和在他们这些五六岁七八岁的小屁孩儿里嬉戏耍闹,一脸厚皮熊样,心里很瞧不起他。三猫九岁,比扣子大三岁,还读小学一年级,再留级的话,扣子秋天开学就和他这个老留级宝儿同一个班上课了,对这个活宝哪里是瞧不起,简直就是厌恶,特别听别人说就是他爸四花子偷饼干的,看到他就要冒火,只恨自己年幼力单打不过他。扣子正要找他家人拼命,欺小怕大的三猫儿还居然跳下来,叫扣子去摇,扣子不去摇,他就上来拉住不放,他知道扣子胆大,怕一松手扣子就会冲到哪里去搭块砖头来敲他的头。三拉两拉,三猫破口袋里掉下来一片饼干,摔碎了在地上。这下三猫火了,要扣子赔他饼干。扣子一看就火冲脑门脱口而出:“偷的我家的饼干,你家四花子狗日的偷的,我在幼儿园的铅笔也是你偷的!”
  三猫立即像遭了雷击,站在那里两只眼珠不转了。坐在犁架子上的孩子们不怕事大,发出各种声音:小偷,嘿嘿,饿花了眼也不能偷的!你不抓住的?冤枉好人,该打!
  三猫回过神来,冲着扣子说:“你瞎说,我家从来不做偷的事!”
  “你家哪有饼干的?”
  “你管得着吗?我舅舅送过来的。”
  “你还赖,就是偷的我家的!”
  “你没抓住,我在吃,你只好看看,哼!”三猫努力强辩,又显得尴尬而无力。
  “三猫,扣子说你爸是小偷,抽他个细婊子养的!”大兜儿只恨他们打不起来。
  三猫经不住大兜儿烧火,还真来了劲,对扣子说:“你再瞎说,我撕你的嘴!”说着就伸手要来打,他也不怕,这么多人给他作证,是扣子冤枉他爸做贼。
  “住手!”一声断喝,建国放学回来了,“扣子最小,你们欺小算本事?”
  从犁架子上下来的人在围观,等着看扣子和三猫儿打架的好戏。建国丢下三猫儿不管,瞪着眼看大兜儿,看得大兜儿浑身被虱子叮咬一样的不舒服,咕哝着:“你看我做什呢?”
  “你说做什呢?你长得好看是不是啊?狗婊子养的,你出息不小,在这帮小伢儿里边做轧头!”
  “高建国,你放客气点儿!我又没有叫三猫儿和你家扣子打架!”大兜儿分辨道。
  “就是大兜儿叫三猫儿打我的!”扣子立即说。
  “是扣子说三猫儿偷他家东西的!”大兜儿看也不看扣子,继续对建国说。
  “好了,”建国说,“偷不偷我不管,这个要问他家四花子了,这两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儿打架,你不劝阻拉开,还在怂恿喝打,你是不是人啊?”
  大兜儿觉得很没面子,可他还嘴硬:“瞎说旁人做贼就该打!你不懂青红皂白,老相什呢?日娘呢,你也想打还是怎么说?骨头痒啦是不是?”
  “你骂人,你嘴硬,是不是?朱大兜,我知会你,”建国手指着大兜儿的鼻子说,“我打你都怕弄脏了我的手,你人熊嘴犟,我叫你当面丢相,不信你碰我一下试试看,哼!”
  “大兜儿哥,和他打,你还怕他?”三猫觉得大兜儿没有能为他出到气,反而自己受了气,心里过意不去,面对人高马大的建国又无可奈何,只能在一边凑两句强话,不料被大兜儿喘了一句:“你个细杂种,叫你打你不打的?偷人家东西还有理啦?”
  “哈……”一群孩子都笑了。
  大兜儿骂着三猫儿,转过来又说:“高建国,我知道你在学校里功课好,不过你回家不要欺人,好不好?”
  建国见大兜儿没皮没脸说了服软的话,心里十分受用,骨头轻了起来,于是说:“你还有点意思吗?我放学回家都饿得没有力气和你嚼蛆子,你不去上学吃了饭没事做,和小伢儿们打闹?去一边儿吧!”
  扣子真希望建国打大兜儿一顿,自己已经找来半截砖头捏在手里准备敲他的头,建国说大家都散了,叫他把砖头也扔掉,扣子嘴里咕哝着这些欺软怕硬的家伙,没出息。
  叫圩子里人没有想到的是,三猫儿哭着回去问饼干是不是偷的扣子家的,被他爸四花子毒打了一顿。扣子拉着他娘要去三猫儿家兴师问罪的时候,四花子已经饿晕了倒在家里的灶门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