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丁香的爱恨情仇>第十八章 严师狠徒 针尖麦芒

第十八章 严师狠徒 针尖麦芒

作品名称:苦丁香的爱恨情仇      作者:金华烟雨      发布时间:2019-03-30 14:17:31      字数:3949

  上回说到耶律燕当着公主的面一顿撒娇,抢走了葛尔丹,但是公主并不介意,她根本就不在意葛尔丹去哪里,只要不留在她这里就好。虽然为了公主的将来着想,玉儿也苦口婆心地劝她的主子不要冲撞那尊大神,可是蓝齐儿自有她的打算,又哪里肯听呢。耶律燕和葛尔丹两个人走了以后,公主叮咛玉儿,明天别忘了帮她看看那个小奴婢醒了没有,所以第二天一大早,玉儿侍候公主洗漱用餐完毕,目送她去了练功房(葛尔丹的练功房严禁任何人出入,除了她们公主外,他的部下和妃嫔们都没有权利接近,更何况她们这些侍女了),然后就匆匆来到箫儿所在的毡房。她们六个贴身侍女,分别住在两个毡房里,玉儿、蝶儿两个比较警醒,就住在公主外间,以便随时听候差遣,箫儿、丽儿等四人住在离公主毡房远一些的地方。
  玉儿来到箫儿的毡房,她才刚刚洗漱完毕,还未用餐,其余几个人现下正在公主的房间里洒扫呢。玉儿嗔怪道:“你这个懒丫头,便是咱们公主宅心仁厚,这几天不用你近前侍候,可也不能这样怠惰吧。都这个时辰了,连早饭还没用呢。”
  “姐姐你是不知道,这两天功夫,妹妹我实在是太辛苦了,白天黑夜地给她上药。”箫儿用同情的眼神看着炕上躺着的那个,“又不敢太睡,生怕她哪会醒来了,万一不小心碰到伤口会痛得厉害。唉,她也真是可怜,人在昏迷中,还不停地呼痛,叫我怎么睡得着,你看你看,我的眼圈都熬黑了呢。”
  “这两天辛苦你啦,她醒了吗?”玉儿心疼地抚摸着箫儿的秀发。
  “还没呢,不过我觉得快了,她这两天已经能进药了,说起来多亏了咱们主子相救,若是昨天任由着三妃娘娘,不,四妃娘娘把人带走,可能她……早就不在了……”
  “三妃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箫儿的话音未落,小奴婢格桑忽然掀起被子,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没头没脑地跪下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带着哭腔求饶。
  “呀,你终于醒了?快钻进被窝里,别冻着了。”正在收拾房间的箫儿带着惊喜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格桑跟前,拽过被子想给她盖上。
  “娘娘饶命,三妃娘娘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了……”格桑根本听不进箫儿的话,只顾一个劲地磕头如捣蒜。
  “好妹妹,你且睁开眼睛看看,这里没有什么三妃娘娘,咱们都是奴婢,你快别跪着了。”
  “没有三妃娘娘……她不在这里?”格桑半信半疑地睁开眼睛。
  “没错,这里没有三妃娘娘,咱们公主慈悲为怀,把你留下来了,从今以后,你都不用再侍候什么三妃娘娘四妃娘娘的了。”
  “真的?这是真的吗?奴婢不是在做梦吧?”格桑脸上淌着泪水,嘴里却浮现出一丝笑容。格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炕上是一床绣着绢花的锦被,一条厚厚的裹着羊皮的褥子,炕上暖呼呼的,炕沿上的蓝色纱帐已经掀起,被一对蓝色的璎珞系着。一尘不染的毡房,门口挂着厚厚的羊皮门帘……这的确不是她们三妃娘娘的毡房。再看眼前的小姑娘,大约十六七岁年纪,一个单眼皮,圆圆的脸蛋白白净净,如粉雕玉琢一般,一身绿色的旗装更透着娇俏脸上满是欣喜的笑意;另外一个年岁稍长些,沉稳冷静,瓜子脸,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透着沉着冷静,身材匀称,一身粉红色的旗装显得大方端庄。眼前这两个天仙般的人儿是谁呢?难不成真如传说般的,我的魂魄没死,上了天宫?想到这里,她赶紧磕头:“奴婢格桑给仙女姐姐磕头……”
  “哈哈哈哈,她把咱们当成仙女了。”箫儿忍不住哈哈大笑,“妹妹你弄错了,我们不是仙女,这里也不是天宫。你真的被我们救了,不用再回三妃娘娘那里去,以后就跟我们住在一起。”
  “这是真的,你没做梦。”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没有说话的玉儿给了她肯定的答复。
  “谢谢,谢谢公主,谢谢姐姐们,我……哎呦,痛……”格桑因为高兴,想要爬起来,结果牵动伤口痛得龇牙咧嘴。但仍然挣扎道,“请姐姐们带我去谢谢公主的救命之恩。”
  “咱们公主不在,你先养好伤再说吧,等哪天公主有空,自会召见你。你且先躺下吧,箫儿快去给她把粥热了端来,怎么高兴傻了吗?”玉儿柔声安抚着格桑,又提醒了一下呆愣的箫儿。箫儿见自己终于挽救回一条生命,满心满眼都是笑,快赶上当初她们公主醒来时那样高兴了,这会听见玉儿吩咐,赶紧答应一声:“哎,我这就去,就是就是,格桑,你都听咱们玉姐姐的,准没错。”话未说完,人已经跑了出去。不一会功夫,就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粥,侍候格桑喝下。玉儿见格桑没事了,就起身告辞:“箫儿,你好生侍候格桑用餐,呆会敷药熬药也全靠你了。”说完又转向格桑,“咱们公主不喜欢有人逾矩,你只管在这里养伤,哪天伤养好了,公主自会召见你,但是你不能出这个毡房一步,否则万一再碰见谁或者出了什么事,谁都保不了你,听见了吗?”
  “是,奴婢晓得了。”格桑看着玉儿不怒而威的样子,顺从地答道。
  你道玉儿和格桑本不是一族,为何能够沟通呢?却原来自从康熙爷许嫁公主后,就命令公主及身边的陪嫁侍女都学习准葛尔语言,而葛尔丹的后宫里,所有妃嫔也都必须会准葛尔语,是以上下人等皆能沟通。
  且说在阿奴主仆两个撺掇下,葛尔丹一听说公主可能受伤,就赶紧从她这走了。大汗走了以后,侍女便说:“她要倒霉了,除夕之夜殴打侍女致死,这可是大不敬啊。”
  “你有没有发现,大汗一听说那个清朝公主受伤,就特别紧张,难道说大汗心里有她了?或者她曾经受过伤……”阿奴跟她的心腹诉说心中疑虑。
  “这不大可能吧……”
  “大汗的心思,谁也猜不透,即便心里真的有她,也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不过今晚那两个人之中必有一个受伤,我们乐见其成便好。对了,我托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主子吩咐,奴婢哪敢不尽心,奴婢已经打听到了他人在哪,等下次出去的时候,带足银两,就可以把东西弄回来了,据说万无一失,若娘娘真得了这宝贝,也不怕大汗的心被那个小贱人给牵了去……”长夜漫漫,两个人也是聊了很久方歇。
  而她们口中的那个小贱人现在正在练功房里,像受酷刑一般学习剑术。
  公主一来到练功房,葛尔丹人还未到,她只有在这里空等。每次都是这样,葛尔丹不是懒惰,而是教她练功之前,都要在隔壁自己的练功房里先练上两三个时辰,所以今日公主来的早些,只好空等,偌大的练功房里,鸦鹊无声,这里不生活,宛若冰窖一般,就在公主快要冻僵了的时候,葛尔丹才来,如刀削般的面上阴冷的无丝毫表情:“今天开始教你习剑。”他从墙上挂着的兵器里摘下一把不长不短的宝剑,扔给公主,“本汗只演一遍,余下看你的本事了。”
  公主捡起落在地上的宝剑,那冰凉的手感让她更加哆嗦,但是冻的发紫的面上却没有丝毫的示弱:“哦?这么说你是怕我学了真功夫去,然后败在本宫的剑下喽?”
  “何出此言?”葛尔丹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和讥讽。
  “第一:本宫不是神脑,不可能只看一遍便全都记住了;第二,谁知道你会不会弄一些花拳绣腿的三脚猫的功夫滥竽充数敷衍本宫,你若没什么本事,倒不如本宫自己花银子请个师傅,等到功夫大成之后再来取你狗命!”蓝齐儿的话也比练功房外面的冰还要冷。
  “你找死么?”葛尔丹气得钢牙猛咬,一剑指向公主。这个小女人,自问我葛尔丹活了这么久,还没有哪个女人敢跟本汗这么说话,她的小脑袋里怎么那么多刁钻古怪的东西,每次都能让本汗气的想要杀人。难道生来就是本汗的天敌?就是专门来克制本汗的不成?
  “你便杀了本宫!”蓝齐儿不屑地瞪了他一眼。那长长的睫毛一挑,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充满了坚定。
  葛尔丹刚要动手,却忽然泄了气,收回宝剑——好险,差一点就上了那个小女人的当,于是无奈地道:“本汗自问俯仰无愧于天地,又怎会欺骗你一个小小女子?既然你自认愚蠢,那本汗也便不吝赐教。也不怕你知道,你手中的宝剑,名曰‘七星追月剑’,吹毛既断、削铁如泥,可不是什么破铜烂铁,你可别小瞧了它。”他若不这样解释,公主还真没在意手里的剑,拿在手里除了觉得沉之外没拿它当成一回事,这会再细细端详:的确,纯银打造的剑鞘上刻有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图案,凤凰的头顶,还有一块猫眼绿宝石。拔出宝剑,寒光一闪,剑锋还真得薄如利刃,比当年她在兵器铺子里给公主取的那把宝剑不知要好上几倍。但是心里这样想,嘴上却不示弱:“什么宝剑,也不过尔尔罢了。你若有胆,便教本宫些真本事。”
  葛尔丹强压下心头怒火,摆起架势道:“看好了,本汗今日便教你密宗剑法,共二十四招,一百零八式。第一招:‘童子拜观音’,第一式:‘俯身下拜’、第二式……”葛尔丹手握长剑摆好姿势,公主便有样学样,看着她那根本不搭调的架势,葛尔丹就气不打一处来,“就你这副笨样,还想练成什么绝世神功,简直痴心妄想,本汗劝你趁早还是绝了这个念头吧!”
  “你敢跟本宫比琴棋书画吗?你敢跟本宫比绣技绝活吗?谅你也不敢,不过你若想学,本宫绝对不吝赐教。”被人看不起,公主心下虽然自知愚钝,但也不想被人看不起,“若不是为了杀你,本宫用得着学这些烂功夫吗?”气人也没有她这么气的,为了杀人家才跟人家学功夫,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
  但是葛尔丹还真就吃这碗,你不是要杀我吗?切,就你那弱不禁风的小样,本汗一个小手指都能推倒,还痴心妄想杀了本汗,本汗今日若不教你,反倒像是怕了,那便教你如何,本汗倒要看看,你有没有杀了我这个本事?胳膊要这样,葛尔丹用宝剑戳了一下公主的胳膊,痛的她差点掉眼泪。腿,要这样……他一边做示范,一边踢了公主一脚,更正她的错误。就这样,一个教一个学,葛尔丹的宝剑和脚没少教训公主,蓝齐儿痛得直咬牙,就是不肯服输。
  一天下来,因为即使拿剑都需要力气,再练些招式,冷倒是不冷,只是晚上玉儿给公主香汤沐浴的时候,看见她的胳膊腿上到处都是青紫的瘀痕。玉儿心痛的直流眼泪:“公主,听奴婢一句劝,明天咱们不去练那劳什子的剑法了,也不去想杀人的事,咱们毕竟是女流,那些大男人都做不来的事,您又何必勉强自己呢?这一身的伤,教奴婢看着都心疼。”
  “傻玉儿,便是咱们什么都不做,便是该死还是躲不过,生而为人,便要有志气,至于能不能如愿,那也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事,一切还要看老天爷的安排,但是我们定要尽力,任何时候决不能轻言放弃。”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