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十一章 弄到一批药材

第十一章 弄到一批药材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5 12:24:06      字数:3524

  石林没有时间回到梅子路十七号了,时间来不及了,他必须在全城戒严之前赶到李文刚那儿,把他刚得到的消息传递到。从不夜岛到老江口(李文刚为了工作顺畅已经从坝子口搬过来了)江边要有几十里的路要走,路途远时间紧。石林不顾一切地向前狂跑,他要尽快赶到主城区,去赶最后一班的电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风驰电掣般地奔跑,有几次差点撞翻了人力车,房舍在倒退,耳边尽是风声,当他跳上电轨车的时候,电车刚好起步。
  李文刚并没有太多紧张,或许是他经历太多的缘故吧,他低头沉思了一会说,有办法了。
  当石林收拾干净一切就绪的时候已到凌晨三点了。石林正要躺下睡去,这时门外有警哨吹响,人声乱糟糟的。
  “开门!开门!快开门,警察例行搜查!”门外几个穿制服背着大盖抢的警察拍着门,赵叔挑着竹灯笼开了门。
  “几位老总,这么晚了……”话还没说完。
  “啊!走开走开,大检查,所有人都出来,所有门都打开,上下左右,前前后后的通通的都搜个遍。”一个小头目指手画脚着。
  王妈打着哈欠从侧方出来,石林装作没睡醒的样子走了出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也太辛苦了吧,几位吃了吗这大半夜的?”石林试探地问。
  “你说这能吃上吗!都还饿着肚子呢!都这个点了还他妈到哪儿吃去?”头目骂骂咧咧。
  “看着都挺辛苦的兄弟们,头儿!你要不嫌弃的话,在我这儿给你凑合着来点垫补垫补?”石林真诚地问。
  “那样好吗?”小头目有点动摇。
  “有什么不好的,你知我知你的头儿又不知,再说了这几个兄弟捞到个好了他还会出卖你不成,说你好都来不及呢?那又说了都饿到现在了搁谁不饿呀,身体都是肉长的是不?”石林苦口婆心地说。
  “那好吧,就整点垫垫。”小头目彻底投降了。
  
  女儿红,大米饭,鸡腿,还有辣子肉,一张大桌子上满满当当的,不一会儿几个人风卷残云,酒足饭饱了。
  “几位,我屋后有个专门放盐的大仓库你们可搜查了?”石林问道。
  “石先生,不用了,我们相——相信你。甭查了。”几个人齐声说。
  “那不行,走,我领着你们去查看查看,这样大家都好交代。”石林强烈要求。
  一行人歪歪扭扭地来到地下,成麻袋的食盐堆放在一起,一个小警察拿起个铁签去戳每一个麻袋。
  “没有,没有,哎我戳到一块硬的有咔吃声音。”小警察有些警觉。
  “喔!小兄弟,那是食盐结块了,结块后比石头还硬呢!”石林大声地解释道。
  “喔是这样呀!头!放心吧,什么都没有,哎呀快走,这儿有个死了的黄鼠狼,骚死了!快走!”小警察连蹦带跳地跑开了。
  送走一帮人后,关上了门,石林长长地舒了口气。
  
  天色渐暗的时候,有两个人一闪就进了李文刚的办公室。李文刚一抬头,他便急忙地招呼道,是你们两,快坐下。原来是组织上派来的联络员,小张和小李。小张从礼帽的夹层中取出一小块卷曲的白纸,李文刚接过来,看了看四下没人,他才沾了食盐水往白纸上一擦,一行黑字慢慢显现出来,“敌后斗争激烈,伤亡增加,急需药材。”看完李文刚赶紧点火烧了字迹,转过身来,笑着说:“辛苦二位同志了,请回复,一周以后老地方准时收货。”然后三人相互抱拳辞别。
  李文刚没有片刻停息,他马上通过一些联络员通知到附近的各个同志。在掌灯时分,大家从各处以各种身份陆续赶往梅子路十七号。吴妈在门外点亮了门灯,挑亮了灯火花。赵叔则在院子里给大水缸打满水。二楼的三间房子里灯光微亮,和往常一样,大家在向旗帜宣读了党的宗旨以后,李文刚接着说:“不瞒各位同志,现在形势很严峻。我们的党,我们的组织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后方敌情复杂,很多同志在危难关头表现出了英勇不屈的精神,所以伤亡很严重,再加上药材供给跟不上,还酿造成了一些不该有的损失。因此这次组织上给我们的任务是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筹备到尽可能多的药物,准时运送到老地点。现在看来时间短任务重,难度大,希望同志们能够群策群力,争取尽快把这个任务给啃下来!”李文刚激情饱满,信心十足,他的语气中带着一种激励,让人群情激昂起来。
  “李书记,(李文刚是濠江长河这一地区的区委党组织书记,所以组织内的同志都这样称呼他)我们走的是群众的路线,我们可以发动群众来募集药物,因为每个家庭多多少少都有几幅中草药的。”一个中年同志建议道。
  “李书记,走群众路线没错,咱们可以私下组织群众到各大药铺去购药。然后集中起来,运走,这样短时间内来的最快最直接。”有一个人献策道。
  大家都在集思广益,寻找更好的办法。
  
  金沙市的中央公园建在城市的西南角,依山傍水的景色宜人,闲暇时间那里总是人影婆娑。春天了,柳树依依暖风徐徐,廖莎莎显得格外的高兴,他像一只春天里的小鸟一样,始终在石林的前方一蹦一跳的,时不时地转过身来让石林给她拍照。齐肩短发,一个不大的蓝色的蝴蝶结别在发间,一双大眼总是火辣辣的,嘴唇稍施了粉黛,但不俗不艳,过膝的黑色的双排扣的风衣束紧了腰身,恰到好处地显现了他的柔美和妩媚。
  石林仅仅只是一顶窄边黑色小礼帽和一件长款高领青色风衣就足以让他疯姿矍铄了。
  他们两肩并着肩沿着一条石子路不紧不慢地走着。
  “石先生,我有一个问题,不知该不该问你?”廖莎莎侧脸看着石林。
  “那你直接问吧!”石林紧接着说。
  “你有过女人嘛?”问题大胆而又直接,这完全符合廖莎莎的逻辑。
  “有过!秀水是我的女人,但是她还没来得及成为我的媳妇。那时我们都对未来和家庭做足了憧憬,可是最终还是事与愿违呀!”石林仿佛沉浸在对往日的思念中。望着湖中的波光,久久回不过神来。
  “石先生!石先生!”廖莎莎轻轻提叫了两声。
  石林这才缓过神来说:“不好意思,你看我又情不自禁了。不过你今天看起来的确很美,真是天随人愿呀,天美人更美。”石林引开了话题。
  “你真的觉得我很美吗?”廖莎莎直直地看着石林,眼睛里存着已说不出的殷切和渴望。
  “怎么啦!美就是美呀,不折不扣的,有目共睹的。”石林避开了廖莎莎的眼睛。
  “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赞美我了,今晚我请客,怎么样?”廖莎莎征求地看着石林。
  “没问题,随时准备。”石林爽快答应。
  “哎,我要把我舅舅带上,他这个医院的院长挺忙的,好长时间都见不上他。到时你们认识一下,说不定还可以有生意可做呢?”廖莎莎机灵灵地说道。
  石林心里一惊,马上有一个想法浮出水面。
  “廖小姐,你看我有一笔生意给你来做,你愿意接吗?”
  “石先生,以后还是叫我莎莎吧!什么生意,你说来听听。”
  “那你以后也就叫我石林哥吧!”两个人在一张长椅上坐了下来。
  “是这样的,莎莎,你看我第一次这样喊你,还是有点不习惯。我有一个朋友他是做药材铺生意的,十来个门店进货量也不是很大,所以呀货源价格老是降不下来,你看能不能跟你舅舅说说挂在他们医院下多进一些货来,这样咱们在加点钱卖给他们,反正都合适既不影响他,你还能赚钱,你看怎样?”
  廖莎莎慢慢地靠近石林,把头搭在石林的肩头上,春天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暖洋洋的舒适得很。石林心跳加速,当他真正面对这样一个时尚,果断,开朗,能够敢于掌握自己命运的女子,他不知怎样来处理这扑面而来的感情,是进还是退,石林开始犹豫了。
  “听起来到是不错,但要让我想想,明天给你答复。”廖莎莎紧紧地依在石林的身旁。
  
  中等身材,头发稀疏,带着大框眼镜周围成,是爱民医院的院长,为人低调,对谁都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大舅哥是金沙市的市长,可谓是一手遮天。但是周围成却曾不恃强凌弱,身为院长在金沙市已经算是有身份的人了,但是他一贯不爱结交权贵,一直觉得自己不适宜那种场合,所以也就有意避之。今晚对于莎莎的邀请他不能不来,姐姐和姐夫早年间就去世了,莎莎可是他一手给带大的,疼爱莎莎有时胜过自己的孩子。这一点他也曾不否认,即便在妻子面前他也不曾掩饰过。
  女子大学毕业以后,他就在市里的财务所给她谋了个职业,好赖有份事做就让他安心了,这样就不会每天跟着那帮学生天天上大街上喊口号瞎折腾了。
  酒到半旬的时候,廖莎莎就把自己想挂靠医院进药挣钱的想法告诉了他,周围成当时没摇头也没点头,言下之意他还要斟酌斟酌。但是在他的言行举止间可以看出他是比较喜欢石林的,可见他是希望有这样一个后生来作为自己的外甥女婿的。
  第二天清晨,当石林还在熟睡的时候廖莎莎就打来了电话。。
  “石林哥,我舅舅答应了,你赶紧合计合计需要进多少药材?”廖莎莎显然有些小激动。
  “好的好的!”
  一切就绪后,廖莎莎说:“石林哥哥这回事要成了,咱们真要挣了钱怎么用呀?”廖莎莎问道。
  “哎呦,你瞧这儿我还没想到呢,不过那是你挣的钱,你做主。”石林心情愉悦。只要能把药品问题解决了,他什么都不想了。
  付完廖莎莎药款后,趁着夜色,石林把进来的一大批药材运到了梅子路十七号。这会儿心头像一块石头落了地踏实多了。廖莎莎当时想拿出一半的钱来给他,他说什么都没要。说要请他吃饭,他着急要办事情借故婉言推辞了,弄得廖莎莎有些不愉快。弄得他不得不深夜了还要打电话去表示歉意。不知为什么,石林渐渐发觉自己有些喜欢上廖莎莎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