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十章 谁的电话

第十章 谁的电话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4 16:40:13      字数:3426

  日落时分,鹰哨嘴上竹笼中的梅四娘被绑得结结实实,她绝望地贪婪地看着周围的一切。那些曾不值得一看的草草木木此刻看起来都显得十足的珍贵。但一切都已晚矣,她被高高地抛起,紧接着“噗通”一声江水滚滚。
  
  屋后边的大石头旁,石林和拐子叔并排着静静地站着。他们面前是两座新立的墓碑,一个是王木河的紧挨着的是王秀水的,石林抽泣得几乎要晕倒,他才从拐子叔那知道:秀水被梅四娘逼婚不嫁;被金满堂下药欺凌;半夜出逃落入江中被江水冲走等等。没想到他日思夜想的秀水妹妹在离开自己后竟然遭受了这么多磨难。他用拳头一下一下锤击着自己的胸脯。她没有到濠江或者是到长河来找他,那是因为她怕那样会抹黑了他的名声,从而她独自忍受着对自己的思念和那种耻辱性的怀孕所带来的双重痛苦。就这样独自一个人卑微地活着。想到这儿,石林每每心如撕裂般剧痛,双手攥出咔咔的响声。
  
  二柱在得知米子就是秀水的时候,秀水已经死了,二柱坐在江边失声痛苦起来。他不明白就那么一个俊俏、贤惠、善良的好妹子怎么说走就走了。当石林向他说明一切的时候他咬牙切齿地骂道:“金满堂真是个畜生中的畜生,这种人不该活在世上,上天要是开眼让我给碰上他了,我非喝了他的血扒了他的皮不可。可是虎子要是再跟我要娘的时候,我该怎么说呀!”二柱又抹了把眼泪。
  “柱子哥,什么时候你敷衍不了了,就把孩子带来,我领他去看看他娘,当他明白了一切后就会安心了。”石林拍了拍柱子的肩头。夕阳西下,江面上洒满了红色的霞光,两个人坐在江边的身影被拉得长长的。
  
  夜幕降临,金沙市的“小巴黎”酒店里熙熙攘攘,酒店在金沙市算起来不是大酒店,但是算得上是最雅致的。进出的男男女女大都衣着考究,举止和谈吐彬彬有礼。一楼中间是一个不太大的小型舞池,只要你雅兴所致,一个人也可随时起舞。二楼就是会客室和包厢了,只见一个不大的会场里石林披着一块红带子站在舞台中间。
  “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为石林先生当选金沙市商会主席祝贺。”主持人话音刚落,下边掌声四起。
  石林轻轻摘下礼帽,谦谦地向台下鞠了一躬。举起双手示意大家静下来。
  “承蒙大家的抬爱,我会尽职尽责来做好本届商会的工作。到时需要大家支持请不要推脱,当然有需要我来协调的事宜请坦诚相告,只要能为大家谋福利,为金沙市谋发展我都会在所不辞的。”
  “请为石林先生的精彩致辞再次鼓掌。”一个年轻的主持人接过了话题。
  酒桌上有人频频向石林敬酒。
  “石先生,祝你的砂石生意越来越好。”
  “石先生,祝你的钢材生意越来越好。”
  接着是一阵觥筹交错的声音。
  
  梅子路十七号,坐落在金沙市的西北角。单从位置上看属于城乡结合部,但是道路却很顺畅,过了将军大街然后拐两个弯就远远地看到了这个半旧的甚至有些破败迹象的四合院,正房是二层三间砖木结构的小楼,东西是各三间矮长的瓦房,过去是地主用来栓牲口用的,石林搬进来以后又重新给装饰粉刷了一下,可以住人,会客,下棋聊天了,正门是两大间门房,对外开着,几棵大树在门前铺开,很好地掩映了这处宅院,如果你走过去不注意很是会忽略掉这儿的。
  
  有了这个四合院,李文刚就会隔三差五地领着一些青年到这里的二楼来学习。
  每回石林只能在外边给放哨,有机会他也会向屋里看上几眼。
  每次他都能够看到房子中间的后背墙上展开一面红旗,红旗上边镶着镰刀和斧头。所有人在开会之前都会自觉地站在前边,面对着旗帜宣誓,“什么为人民的自由、平等而奋斗;为国家崛起而奋斗的等等。”每个人都非常庄重而又严肃。反正那些话对他石林来说都是太大太久远了,他现在好多话都还参透不了。有几次石林向李文刚提出要加入这一组织,但是却被李文刚给回绝了,意思是他还没有经过考验,等时机成熟了他在介绍他进来。
  来的人都是金沙市的,大林县城的、坝子口的和附近的几个县城的,他们看上去做什么的都有,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人群中你跟本一眼看不出来谁跟谁。为了一个共同的信仰走到了一起,他们不做作,不虚伪,相互真实地诉说着各自的观点,听取好的见解。石林心想他们肯定能够做出什么事来,因为他们彼此尊重,彼此相信,石林暗地里羡慕他们。
  说实话,石林压根不想当这个商会主席。但是李文刚说了:“要是能当选商会主席,最好不过了,这样以后可以借助这个商会主席的身份帮助组织做很多事情。和那帮达官贵妇多接触可以得到好多不为人知的信息,这样组织可以提前做出决定,避免损失。”
  依靠李文刚的资助为基础,经过这么几年的打拼和审时度势,如今的石林已经掌握了四条运输船队,每天光是船队就有大几十口人在帮他经营生意,猴子是他的得力助手每天帮他协调调度一些船只和货物。他几乎垄断了金沙市的烟、酒、油、盐、还有沙、石、钢铁的水上运输。可以说在金沙市和大林县,只要他石林跺一跺脚,大家都要跟上哆嗦半天。
  第二天天刚亮,客厅的电话就响个不停。赵叔正在给院子一角的植物浇水,吴妈赶紧走了进去。这两个人都是李文刚要求生活在这里的,他们本身就是资深的联络员,这样能够让这个院子更显得合理化,同时还可以帮助石林联络和外送消息。
  电话是金沙市警备司令孙大龙的小姨子廖莎莎打来的。
  “喂!是石林哥吗?”声音有些娇柔。
  “我是,你是哪位?”石林佯装不知。
  “呦——,瞧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是莎莎呀,这么快就把人家给忘了,就是上次在司令家与你一起跳舞的。”一阵燕语莺声。
  “喔——,你看看,记起来了,谢谢你上次带着我,不然我还不知怎么么收场呢!那首‘你是我手中的红梅’现在还会响在我耳边呢!”几年的历练,石林已经成交际场合的老手了。
  “那我们约好了在‘不夜岛’等你呀!”
  “好的不见不散。”
  石林收拾了一下,三十五岁的黄金年龄,得体的身材,俊朗的面容,稍作整理早已就风流倜傥了。
  花店买了几束蓝玫瑰,对于廖莎莎,石林谈不上喜欢但也谈不上太讨厌的那种。自然来了,那玩就玩个心跳。
  不夜岛门前石林下了车,二楼的窗户早已打开,廖莎莎几乎探出半个身子来向石林招呼着。
  “石先生,我们在二楼。”一脸忘情地笑。
  二楼靠窗户的一个大包房里,男男女女的已经坐下了一些人。
  廖莎莎急忙迎了上来,眼前一亮,很显然她是被石林这种倜傥洒脱的气质给彻底迷住了,惊讶地上下重新打量了石林一番,然后是含情脉脉地说:“石先生,真没想到你能如约而至,真是有劳大架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可不会放过你的,一定要陪你多喝两杯。”廖莎莎引领着石林不无骄傲地一一向在坐的介绍。当他要向姐姐廖莎梅介绍石林的时候,廖莎梅站了起来肉球一样的体型长在特制的大红的旗袍里活像个开衩的企鹅一样。
  “喔!是石先生呀,我们认识。”在石林面前这个放荡的女人早已失去了矜持的一面,用眼睛的余光狠狠地撩了一下石林。石林目不斜视故作没见一样。
  孙大龙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只是爱理不理地向石林微微欠了一下身子,在他看来这个场合石林不该出现。
  “呦!我的大司令你怎么委屈在这个角落里呀!快过来到这边坐。”石林把孙大龙推上了主坐。
  “孙大司令,可否赏脸今儿我要陪你喝个痛快,说起酒我倒是忘了,我那还有两坛子上好的女儿红,要是知道你在这儿,我肯定给你带来。这样吧,赶明儿个我让人给你送过去,要不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到我那去,咱两畅饮一番。”石林逢场作戏。
  被石林这么一说,孙大龙心情愉悦了许多。刚被省警备署署长给骂了,作为掌管一河一江两岸的警备执勤,竟然让一小股共匪把要运往下游用来补给国军的弹药给掉了包了,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所以他感到十分纳闷。正好驾不住石林的吆喝,孙大龙开始甩开腮帮子借酒消愁了。其他人此时也都借机向孙大龙大献殷勤,你一杯我一杯,不一会儿孙大龙已经烂醉如泥了。
  石林一抬头,看见了廖莎莎正在一旁火辣辣地看着自己,他借机迎了上去。
  “祝你生日快乐,这是送给你的。”石林恰到好处地送上了那束蓝玫瑰。
  廖莎莎接过蓝玫瑰,放在鼻子下深深地闻了一下。
  “石先生谢谢你的礼物,今天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我非常感动,如果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还请联系我。冒昧地问一下,以后还可以约你吗?”廖莎莎俊俏的脸庞飞出了红晕,一只手摆动着身上青色的连衣裙,但依然火辣辣地盯着石林。
  “当然可以,随时欢迎。”石林不加思索地说。
  “那就太好了!我知道好多好玩的去处,到时咱们相约一起前行!”廖莎莎仿佛小鸟一样突然欢叫着飞起来。
  “好的,那就等你消息了。”时以不早,石林告别酒席转身离开。在他刚要下楼梯的时候,就听见孙大龙满口醉意地对副官说。
  “你!赶紧通知张胖子,让他集合全城警力,今晚下半夜全城大搜查。我他妈就不信了,金沙的货还能飞走了不成?”
  此时的石林走出不夜岛加快了脚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