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七章 护身符

第七章 护身符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4 14:39:05      字数:3772

  被劫匪追赶的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王二柱。这不刚回家看完槐花才回来,在这儿就遇着劫匪了。
  “小兄弟!看不出来,你还真行。面对那几个劫匪,你就一点不害怕吗?”二柱看着眼前这个面堂俊朗,身材高挑匀称的后生崇敬地说。
  “这位大哥,怕倒是有点后怕,但是那个时候不由得你怕了,再说怕也没用,大不了跟他拼一场呗,反正我身无分文,他能拿我怎么样?再说我还是仗着我身子板还行,不然我也招呼不了他们。”石林看着二柱认真的样子,笑呵呵地说。
  “小兄弟,我叫王二柱,这回说到底还是你救了我,我不知道怎么来谢你,你这是要到哪儿去呀?”
  “喔,我叫——叫林子,我这是去下游的坝子口做事去的。”石林留了个心眼,他想隐姓埋名。
  “真巧了,真是不问不知道,我也是去坝子口做事的,那咱们可就一路了。来我这有带的干粮,你先吃点,看你也饿得不行了。”二柱打开了包裹。
  几天没有见到米面的石林突然闻到了窝头的香味,实在是控制不了自己,也不客气,拿起两个咬着就吃起来。
  “慢点,可别噎着,咱这还有呢。”二柱帮着石林拍了拍背。
  
  两天的路程二柱和石林走下来并不觉得累,二人轻松地度过了江口,到了坝子口了。二柱走进了工棚,石林则直奔李文刚的办公室走过去。听完石林的一长串的叙述后,李文刚不由得长叹一声。
  “寻找弟妹的事是长久的事情,要多方打听四处留意才行,我认识的人要广些回头看能不能帮你寻到些线索。既然金满堂成了你的仇人那他的船队自然你也就不能再去干了。”李文刚沉思了许久抬起头来说。
  “林子兄,你看这样行不。”李文刚这样称呼他。
  “我来出钱筹备一个船队,你来帮我打理,工钱每人每月多给一个大洋,另外你们还可以从坝子口带货回大林县城营售,怎么样?”李文刚看着石林。
  “那我真是遇到贵人了,兄弟不言谢,日后只要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张口,我回去让猴子交代完事情后就来接手船队。”说完石林匆匆离开。
  猴子他们正在坝子口指挥卸木材,他眼睛好使,好远就看到石林走来。
  “石林哥!”
  石林向他做了个闭口的手势。
  大伙听完石林的诉说,手心都捏了一把汗,然后纷纷破口大骂。
  “金满堂这个老东西我从没把他看做好人。”一个伙计愤愤地说。
  “喔!岂不是我们整天在为一个畜生挣钱,而这个畜生却还拿着这钱来天天算计着我们!我去他姥姥的!这他妈妈的还是人养的吗!”大伙儿纷纷骂了起来。
  “咱们干脆把他的船给凿沉算了,还什么还,省得他再去祸害别人。”
  “对,就这么干。”
  “对,没错,我赞同!”空气中弥漫着谩骂、责怨、仇视的气氛。
  “大伙静一下,听我说两句,我跟他金满堂的事这一页我给翻了过去,一码归一码,是人家的财产咱们一分不动。猴子,你领着大伙送完这批货回去后,回到抬头坝把船交给金满堂结一下。接下来咱们要接手文刚哥给筹建的船队,工钱一趟一清,月底还要每人多开一个大洋。别人对咱的好咱们都要记住,咱们那只要拿出实足的诚意来干事情就行了。另外大家要知道,以前的石林已经死了,现在站在大家面前的是林子!”石林娓娓道来。
  
  秀水的肚子越来越大,小生命有时还在里头踢她的肚皮。秀水由开始憎恨到后来的嫌弃,再后来她从无奈到慢慢地接受了这个孩子。是的孩子有什么错呢?如果他知道他的亲娘遭受这么多的磨难他肯定不会降生下来的。
  “槐花,你想不想让弟弟或是妹妹早点出来跟你玩?”
  “姑姑,我早就想了,那你明天就生出来吧,那样我可以给她喂饭了。嘻嘻嘻!”槐花无比高兴。
  秀水拉着槐花在漠子河边坐着,槐花指着河上的大帆船说:“姑姑!你说爹爹是不是每次都坐那只大船回来的?”秀水点了点头。同时几串泪水也飞了出去。
  “槐花,秀儿,吃饭喽!”远处夕阳下,有一律青烟,有一个老妇人倾着身子张嘴向河口喊来。
  
  一转眼,三年过去了,长河的水一如既往地流。岸上的人们无论是婚丧嫁娶,还是喜怒哀乐它都无动于衷,仿佛世间与它如隔绝时空一样,它也只是仅仅流过这儿,最终它只专注于自己的走向和流速。不仅是长河的水,濠江也是如此,就连漠子河也一样的木讷、无情。
  漠子河边的一个院子里,秀水手里在做一双虎头鞋,桌子上放着刚做好的一双带花的红棉鞋。放学回家的槐花看到了桌子上的棉鞋高兴地说:“姑姑这是给我的吗?”
  “当然了,我们的槐花长大了,应该穿新的了。”
  “奶奶你瞧,多好看呀,我喜欢,谢谢姑姑。”槐花把新鞋放到胸前爱不释手。
  “槐花长大了,听听多懂事呀!”魏婆婆亲了一下小槐花。
  虎子睡醒了,下了床,从屋里跑了出来,三岁的小男孩跑起来一垫一垫的虎头虎脑的,看着着实可爱。
  “哎呦!我的个小宝贝,过来让奶奶抱抱!”魏婆婆把虎子拦到了怀里。
  “娘,听姐姐读书。”虎子对秀水说。
  “好!,槐花呀,弟弟又想听你读三字经了。”
  槐花认真地掏出书本坐在虎子对面轻轻地给小不点读起三字经了。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声音稚嫩而又甜美,传到了四野。
  
  大林县城的“欢悦来”大酒店人来人往,本地有头有脸的大事小事都爱在这儿摆上一桌,此时二楼的一个包厢内大林县城的保安队队长金麻子坐在主席上正啃着一根鸡腿,其他人都在交头接耳地谈着各自的事情。金满堂端着酒杯走到金麻子身边说:“各位乡绅,今晚上承蒙金大保安队长能够赏光,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陪大家叙叙旧可谓是机会来之不易呀,所以呀!我提议大家都站起来共同给金大队长敬一杯!”
  话音未落,所有人纷纷站起,举杯频频向金麻子点头以表谢意。
  “大家都客气了,今天我金大队长把话丢在桌面上,以后只要是在大林县城,有什么不爽的事,就来找我,保管到哪儿我的话都好使。”金麻子舔着个大肚子,两腮肥肉下垂,声如破钟一样。
  其他人齐声跟着迎合,纷纷向他竖起大拇指。
  金满堂此时凑到金麻子耳边说,金哥出来下,咱们借个地方说话。
  屋角子下,金满堂靠近金麻子说:“金哥,我上回跟你说的那长河河面上的水务段段长的事你给留心了吗?”金满堂殷切地问。
  “喔!放心吧,你的提议我都跟上边说了,好像没什么问题了。听说批文一下,就差一个戳的事了,万里长城就差一步了,看你通不通气了。”金麻子慢条斯理地说。
  “瞧你说的,我金满堂是看不出火候的人吗,你看这是什么?”金满堂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袋大洋塞给了金麻子。
  “不满金哥,事成之后,水务段上以后每年都有你的收成。”
  酒散人去,金满堂回到了抬头坝,自从他的船队没人包了以后,他就再也没有什么收入了,这一次它是赔了老底进去的,他誓在必得要捞到这个段长的头衔。
  果不其然,没几日上头批文下来了,全抬头坝的人,甚至全长河两岸的人都知道他金满堂要通达了。领帽警花,外加一把大盖盒子,金满堂摇身一变威武得很,长河水上他就一手遮天了。
  
  在大林县城,石林他们合伙开的杂货店,越开越大,现在他们已经做了三家店铺。石风和石水都成了账房先生了,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另外石林他们近期也在金沙市相继开了几家铺子,现在他们的铺子里不再仅仅销售女士用品了,包括男人、孩子、老人,红白喜事,日用百货样样都有,可谓是琳琅满目。他们的生意正蒸蒸日上。石林每天都奔波在县城,金沙市,和坝子口之间,带着小黑色礼帽,穿着青色长袍时不时的还要组织一下大林县城商会成员开个会,办个活动啥的,总之这个大林县城的商会主席事就是多。
  石林偶尔也去找李文刚喝酒聊聊天,至于船队的事他全部交给猴子来打理就行了。但是和李文刚结交深了以后他越发很神秘,总感觉他背后好像隐藏了很多的事情。至于是什么他一时半会还弄不明白。
  三年了,三年里石林始终没有忘记去打听有关秀水的消息。他一直坚信她还活着,她还在某个地方等他。
  “林子兄弟,你一个人在这江边发什么呆呀,好长时间了都见不到你了?”二柱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石林身边。
  “喔!是柱子哥,一个人挺闷的,想来这河边散散心。”石林回头笑了笑。
  “不瞒你说,我新认了个妹子,她没事的时候也总是一个人跑到河边看着河水出神,这一点你们倒挺像的。”二柱无意地说着。
  “哎!要说我这个妹子也挺可怜了,是我老爹从河里把她给救上来的,刚开始的时候咬紧牙关滴水不进,眼瞅着人都快要不行了,后来又张口了,估计记起家里人都没了太伤心的缘故吧。现在倒好了,可就是很少看到她开心地笑过。说起好看来!人家那叫一个俊呀!”二柱仿佛面前有一副画,边说着边指手画脚,完全沉浸在对美的享受中。
  “这么对你说吧,我就从来没看过这样好看的女子。要说心眼,那人家可就是真正的心灵手巧了,瞧瞧人家做的那鞋子,裁的那衣裳真是叫作可体呀,你再看看这个。”二柱好似家中有个宝贝似的非要得到别人肯定那样子,他说着顺便从脖子上解下来一块骨头样的东西。
  “你看看这是她给我刻的护身符,看老虎的头刻得有多像。”
  石林看着老虎的头,大吃一惊,他从胸前也掏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骨头,骨头上也刻着同样的一个虎头。那是秀水之前作为一个礼物送给他的,想用来保佑他一生平安的。但凡生活在长河两岸的女孩子都会做这个手艺,但是石林一时想找到秀水的急切心情使他忽略了这点。
  “对!绝对是秀水,就是她,我找到了,我找到你了。快告诉我你妹妹叫什么?他现在在哪里?他现在生活的怎么样?”石林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二柱,发了疯地问。
  “他叫米子(秀水故意向魏婆婆全家隐瞒自己),现在就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三年前还生了个孩子,叫虎子。”二柱惊慌失措地回答道。
  “不可能呀!她怎么能叫米字呢!她更不可能有孩子呀?你弄错了吗?这些是真的吗?”石林摇了摇头,他手拿两块骨头向江水大喊着。
  “谁能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江水翻滚奔涌。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