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六章 巧遇

第六章 巧遇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4 14:15:37      字数:3041

  这天早晨秀水起来后什么也不想吃,还一直想干呕,连她平时最爱喝的鲢鱼汤闻着就想吐。王叔请来了郎中给秀水号一下脉,稍许后郎中便转过身来悄悄地跟魏婆婆说,“这孩子是有喜了。”
  当秀水知道自己怀了身孕后,如同遭到了晴天霹雳一样,几乎是万念俱灰了。她不顾一切地冲出房间,在大雨中狂奔,她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这般对待自己,既已经让自己遭到了残踏,为什么还要在自己的生活中留下个根呢?秀水在雨水中捶打着自己的腹部,她多想用剪刀一下剪断那块血脉,她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对于她来说,那就是一段痛彻心扉的屈辱,她想彻底忘记那件事。但是如果有了这块血脉那她将一生无法忘记。她想让这冰凉的雨水淋透自己,她在泥水里打着滚,她渴望经过这样摧残自己来折磨掉这个不该存在的生命。
  
  秀水病了,这一病不起。无论王叔和魏婆婆怎么劝说也没用,她一口药都不吃,一口水都不喝。老王和魏婆婆着急得唉声叹气,好几次都转过身子偷偷地摸去眼泪。秀水目的很明确,她就是想通过饿坏自己来饿死腹中的那个胎儿。此时她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她竟然怀上了杀害自己爹爹的仇人的孩子;怀上了那个使了诡计占有了自己的仇人的孩子;怀上了那个让自己恶心至极的人的孩子,她不可以原谅自己。此时她无比地嫌弃自己的身子,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带着灵魂离开这副躯体。
  这一天就在她弥留之际,她仿佛听到了拐子叔说的话。
  “你不能走,你走了谁来为你爹爹复仇呀!”
  秀水为之一振,张口说:“婆婆我想喝水。”
  
  秀水又活了过来,活的比过去更有了底气和方向,在她的心里活着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要为爹爹为自己复仇。
  无论怎么说,生命是顽强的,秀水的肚子一天天地大了起来,在此期间她也从偷偷地到附近的山上去采毒草药吃,可是每回晕过去后不久就又醒来了,肚中的孩子却安然无恙。每次魏婆婆都说:“孩子别再折腾自己了,既然这样糟践自己,肚中的孩子都好好的,也许这是命中注定的,你们有缘,他就是来还你债的。”
  不过每天早晨秀水都会坐在漠子河岸上向南望,他知道上游就是濠江江道了,也许石林哥哥的船此时就在江面上跑着呢。可是从今往后她再也不能靠近他了,她不再是原来的秀水了;她是一个破碎不堪的秀水了;她将是一个带着仇人的孩子的秀水了。她不能够让石林哥哥难堪,她呀更不能去寻找他让他为难,辱没他的名声,她断不可那样去做。
  “石林哥哥忘掉我吧!”她喃喃自语。
  
  几个月过去了,期间魏婆婆的儿子王二柱回来几次,每次都是想槐花想着急了才跑回来的,每次都给槐花带好多玩的吃的,槐花一步都不离开她。
  和王叔一样,二柱也是个性情直爽的人,孝顺善良,谁的忙他都愿意帮。听魏婆婆说:秀水也是个苦命的人,他二话没说就认秀水做亲妹妹了,秀水当即给二老跪下认作爹娘,这一家人就更加亲近。
  “爹!娘,这回坝子口来了一个收木材的,可大方了,码头上所有工人只要谁家里有点困难,他都愿意帮助,从不克扣工钱,这回我们挣起钱来要比以往轻松多了。赶明儿在加点力气多挣些,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二柱眼睛亮亮的,对未来充满前景。
  “我们呀不需要你挣多少多少钱,只要你平平安安地,照顾好自己就行了。这回出去就不要再惦记着家里的了,有秀儿在就好多了。”魏婆婆高兴地说。
  “柱子哥,这回你就放心地走吧,我会伺候好二老的。”说完,顺手给二柱盛了一碗饭端过来。一家人和乐融融。
  
  夜幕降临,就在鹰哨嘴往下不远的濠江江面上,一个人头突然浮出水面,石林用尽全力在向濠江岸边游去。
  在绑石林的时候拐子叔偷偷地塞给了两个壮汉的几枚大洋,他们给留了活扣,在竹笼的两头也都表面上只用细绳给绕上了,没有扎死,当然别人是看不出来的,一到水里,石林就本能地又蹬又搓地,不几下就开了。上了岸坐下来平静了一下,此地不可久留。石林站起来迈开大步消失在夜色中。
  
  自从逼走了秀水,沉了石林后,金满堂和梅四娘感觉天下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没什么不可以办到的,即使是想要了你的命,你就得给。梅四娘颠了颠手中的五十个大洋(那正是石林带来的所有)感到特别的满足。
  “浪娘们!五十个大洋就让你忘乎所以了,瞧你那点出息。接下来着手弄他的旅店,只要这旅店手续齐全,哪天咱就把他给卖了,弄一笔钱离开这儿。”金满堂盘算了很久。
  “别急,一步步地来。这只是早晚的事,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妨碍我做任何事情了!嗯,呵呵呵。”梅四娘轻松而又得意地笑着。
  这时窗外一阵嗦嗦嗦的声音响起。
  “是的!就是这个声音,在梦里老是追着我。”金满堂早已爬到桌子底下哆哆嗦嗦地说。
  梅四娘早已躲到墙角缩成一团了,一阵寒风后灯被吹灭,这时一个奇特阴森的身影映在窗户上,吐着长长的舌头。
  “还我命来,快还我命来,你们这对狗男女,杀害了我,逼走了秀水,诬陷了石林,坏事干尽了,阎王爷正四处派无常去抓你们呢!他要把你们碎尸万段。啊哈哈哈哈,你们就等着被磨成粉吧!”窗外的声音沙哑恐怖。
  金满堂和梅四娘早已吓得屁滚尿流了,此时他们磕头如捣蒜。
  “王大哥,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这一次吧,来生我们做牛做马来伺候你还不行吗。实在不行就罚我们永世不得超生吧!”二人发誓时双眼旋转,没有丝毫悔悟的诚意。
  鸡叫头更,鬼神归位,窗户上的影子渐渐地消失了。金满堂和梅四娘这才缓过神来,各自摊坐在床上,一身虚汗。
  
  石林沿着濠江的江边向东不停地快步走着,渴了就喝几口江水,俄了就摘路边的野果子充饥,好在都是穷苦人家孩子没那么多娇气,道也还受得了。第五天日头刚落的时候,在一个河口处他看到了一个中年人拼命地往前跑着,他看到石林的时候,开口叫到:“后生赶紧跟我跑,后边追来的几个是劫匪!快跑!”
  “站住,把钱财留下来,不然抓到你非把你扔到江里不可。”几个头套网布的劫匪挥着铁刀边追边喊。
  “别跑!大哥我到想看看他们能把你怎么着。”说完石林一米八的个子往路中间一立,岔开双腿,两手抱在胸前,挡住了劫匪的道路。
  几个劫匪正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突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真是什么事都有竟然还有不要命的。
  “我说你是吃饱了撑的,信不信我们连你一块劫?”领头的不耐烦了。
  “那倒好呀!我还真希望你们连我一块给劫了,至少我今晚上有饭吃了。看清了吗?别说我欺负你们,瞧好了!除了这身衣裳咱可是什么都没有啊!实话告诉你们吧,我都几天没吃饭了。不信吗?”石林在信口开河,其实也是真话。
  “少废话,钱和命只能选一个,快点,不然我们可要动手了!”领头的威胁道。
  “谁的命不是命,谁的钱不是钱,都是拿命挣来的,说给你就给你,你真好意思说。”石林还想再教训教训他,哪知道那个领头的举刀就刺来了,穷人家的孩子小时候都练过几手防身术,石林本来力气就大,虽然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但是骨子里那股劲还有。只见他一抬手,用力抓住那个蒙面劫匪的手腕往怀里一带,脚下一使绊,那个领头的噗通一声被摔个狗啃屎,满嘴是血。短刀飞出去老远。其他三个一看大哥栽了跟头,便面面相觑,举刀想一起砍过来,石林大声说道:“你们几个懂不懂道上的规矩?道上说了一对一讲究个‘义’字;多对一那叫胜之不武懂吗!”石林想尽快骗走他们。
  “我们不管武还是不武,拿着钱就是对的!”其中一个叫嚣着再次冲了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石林早已把那把短刀握在手中,他把刀架在头儿的脖子上说:“你们老大的命就在我的手中,想让他活的话,都给我扔下凶器赶紧滚蛋,要想让他死的快点,那你们就一块上来吧!我数一二三!”石林搂着劫匪头,刀横在他的脖子上。
  “一,二。”三还没喊出来,那三个劫匪扔下短刀逃之夭夭了。石林放下短刀,照着劫匪的屁股就是一脚。
  “赶紧回家好好过日子吧,下次别再让我给碰着了!”
  劫匪爬起来灰溜溜地跑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