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三章 禽兽的面目

第三章 禽兽的面目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2 13:40:56      字数:3329

  石林离开抬头坝以后,秀水就开始日思夜想起来。她真正地感觉到自己一刻也离不开石林哥哥了,每天都站在那扇窗户前向远处看,每次她都仿佛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令她欣喜,令她激动。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秀水旅店窗户下一闪就来到了楼梯口。梅四娘一把就拦住了那个人。
  “这不是金掌事的吗,这么晚了想到哪儿去呀?”梅四娘明知故问。
  “喔!是你呀,是这样,石林委托我来看看秀水,怎么不方便吗?”说完,他向四娘怀里扔了一小袋银元,接过银元梅四娘眉飞色舞起来。轻轻一闪,身后的楼梯口便敞开来,金满堂二话没说,一个健步就登上了二楼,举手便推开了秀水的房门。
  秀水正沉浸在对石林的想念中,一转身突然看到了金满堂闯进屋来,这是她意料之外的事。
  “金掌事的你怎么进来了,你有事吗?”秀水惊讶地望着金满堂,石林在临离开时曾提醒过自己要离此人远些。看来石哥哥的猜测不无道理。
  “当然有事了,而且是好事,是你的石哥哥让我给你捎来一封信,怎么样是好事吧,过来我把信亲自交到你的手上。”金满堂随手关上了房门,笑眯眯地望着秀水。
  一听说有石林给自己的信,秀水放下了一切警惕,就迎了上来,刚伸出手的时候,就被金满堂一把抓住抱在了怀中。
  “小宝贝,我已经对你倾心很久了,从了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一张臭嘴在秀水的腮旁胡乱地啃着,一双手在秀水的胸前不停地乱摸。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禽兽,老畜生,不然我可要喊人了!”秀水竭力想挣脱。
  “喊吧,就是喊破天也没人来帮你的。嗯!小性子挺烈的,我喜欢,来吧我的小心肝。”金满堂把秀水一步步逼近了床前用力压向了秀水,露出了他金色的大门牙。
  “哈哈哈你是跑不掉的!”
  秀水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但终究是力不从心,急切和憎恨让她满眼是泪。
  “金掌事的,你放过我吧,我会记着你的好的。”秀水祈求地说道。
  “怎么马上又温顺了,我可不要你记着我的好,从了我后,你看这是钱,这是翡翠,这是绸缎布匹,我还有各种花色的旗袍,怎么样要啥有啥,对不对,小乖乖,来吧,我等不急了!”金满堂指着他不知什么时候放在床边的东西,放肆地再次把嘴亲了过来。
  秀水别无选择,只好张开嘴一口咬到了金满堂的下巴死死地咬着不放。
  “哎呦呦!啊呀呀,我的小姑奶奶,你嘴下留情,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快放过我吧!”金满堂高举着双手,疼痛得浑身发抖。
  秀水还在用力,他真想一口咬掉这块皮肉,突然一股血腥的味道让她感到恶心,差点要吐出来。松了口,满嘴的血迹。
  金满堂捂着滴血的下巴,指着秀水恶狠狠地说:“你这个狠毒的悍妇,你等着,看我会怎么收拾你!”说完捂着脸跑下了楼。
  秀水把它丢下的东西一股脑全部从窗户里给扔了出去,咆哮着。
  “带走你的垃圾!畜生!”秀水一个人趴在床头哭了起来,她为自己哭,她为父亲王木河哭,她还为遥远的她的石哥哥哭。
  此时拐子叔抱着个大木棒蹲在了楼梯口默默地看着楼上,他听到了秀水的哭声,眼睛里水汪汪的。
  
  夜半时分,秀水旅馆的楼下麻将馆里传出阵阵的哀痛声。不是别人,金满堂用手捂着被包扎好的下巴在床上翻来覆去。
  “我说金掌事的,你既然想尝鲜那就让我在她饭中下点药不就什么都完事了吗,干嘛还弄得这么费劲呢?”梅四娘一边垂着金满堂的腿一边献着殷勤。
  “臭婆娘你知道个啥,怀里搂着个死物和怀里抱着个娇娃能一样吗?一回不行还有下次,早晚我要把这颗葡萄给摘了。”金满堂面露凶相。
  “浪娘们,昨天的那场大水有没有把后院竹林边上的那块大石头给冲动呀?”金满堂看了下四周,小声地问。
  “放心吧,就你那点鼠胆,那可是几百斤重的石头呀!”灯光下梅四娘斜看了金满堂一眼,玩弄着手脖上的镯子轻蔑地说。
  “那石头底下的细砂子也没冲走吧?”金满堂伸过头来进一步地问。
  “没有!没有!那都是指尖大的粗砂,结实得很。再说都好几年过去了,最多也就剩下点骨头了,即便被冲出来还能有人知道谁跟谁吗?”梅四娘照了照镜子,抿了抿血色的嘴唇,十足的不耐烦。
  “那我可就放心了,你知道吗,最近我老是梦见他,在梦里他总是追着我喊,‘我要抓住你,我要抓住你!’”金满堂在灯光下惊恐地描述着。
  梅四娘边听边不由得抱紧了自己的双肩。
  “好了,过来吧浪娘们,今天我要在你身上补一下。”说完金满堂抓住了梅四娘的手,浪女人早已按耐不住了,扭动着腰肢坐进了金满堂的怀里。男人一翻身骑了上来,一对男女开始低吟浅笑浑身躁动起来,正要行鱼水之欢的时候,只听窗户上一串哗啦哗啦的响动,一阵阴风刮过,床灯熄灭。男女同时坐起望向黑黑的窗台,齐声喊道:“谁?”
  天刚亮,拐子叔就从后竹林里砍了几颗竹笋往回走。正走的时候稍远处他看到了冒出一缕缕青烟,走的少近点,他才看清楚原来是梅四娘正跪在一块大石头边在烧着纸钱。嘴里还不停地念叨:“死就死了,我们给你钱给你酒好生地伺候你,你就别再显灵来追讨我们了。”最后他还拿出一个用布扎成的小人儿放在火中烧。这时旁边有人走过,梅四娘慌慌张张地爬起来急忙走开。
  拐子叔奇怪地走了过去,这时火熄灭了,他正要走开的时候,突然看到那个还没有然着的小布人儿,于是急忙一脚把那个没烧着的小布人给踢开。这一踢翻不要紧,只见小人背后端端正正地写着三个字“王木河”,而且三个字中间还深深地插着一根针,拐子叔恍然大悟。
  
  梅四娘从竹园回来,在抬头坝的大街上她远远地看到满头白发,身穿青色长袍,手举族杖的族长李长善领着一个长长的队伍走过来。他身后跟着四个后生抬着一个长竹笼,竹笼里塞着一个怀抱石头被紧紧捆绑起来的人,李长善一边走着一边喊着:“杀人、私通,沉江谢罪!”
  身后紧跟的一群人随着他的喊声一起高喊。
  几百年来在抬头坝形成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是杀人、通奸、私奔、事情暴露后都要被抓来绑好,抬到抬头坝的最高处的鹰哨嘴上,等到日落时分沉入濠江。梅四娘躲到了路边,看着一大群队伍陆续走过,她的脊背不由得直冒凉气。
  “我说,咱们得快点把那个孩子给倒弄出去,捞到一笔钱的时候,赶紧离开抬头坝这个鬼地方,我总觉得事情迟早会暴露的,到那时再走就来不及了。”梅四娘抽了支烟急切地说道。
  “我比你还着急呢!就这夜夜显灵我就受不了,我还想再多敲敲那个万江河,你看咱们把彩礼提到一百个大洋,怎么样?这样咱们拿到钱后可以逃离抬头坝,过自己逍遥自在的日子了。”金满堂显得兴奋些。
  “不过这颗嫩草我还没有吃到。”金满堂咋了咋舌头。
  
  “什么!一百个大洋,抢钱呢他们。”万江河把一个杯子摔得粉碎,他这段时间心情郁闷,眼看着木材收的越来越少了很明显到手的钱都随着江水向下游溜走了。他已经弄清楚了,下游坝子口那儿有个不知名的外地人在高价敞开了收购木材,导致以前他的货主都纷纷把木材运到那里去了。所以他现在收不到足够的木材,无形中就跑了好多商机。这严重冲击到他的生意了。
  万江河在屋里来回地踱着步:瞬间他又想到了秀水,这个可人的尤物,他浑身激起了一种欲望,其实他不是在为那个大傻儿子娶亲,他是在为自己的私欲想娶她。这样日后他可以长期霸占秀水。
  “回去告诉梅四娘,一百就一百,我万江河拿得出!不过越快越好,不几日我就登门迎娶了。”万江河说道。
  
  梅四娘万没想到他万江河就这样爽快地答应了,自己没生没养靠别人家的孩子就赚了一大笔横财,如同天上掉下个馅饼一样直乐得腰肢抖动。
  “哎!我说,这回那愣小子就是凑到五十大洋也已经不行了,人家都出到一百个了,他呀就看着别人娶媳妇吧!”梅四娘玩着手中的翡翠镯子靠在竹椅上说。
  “呸!就他一个穷光蛋也配娶媳妇,做梦去吧!”金满堂不屑一顾。
  梅四娘靠近了金满堂小声嘀咕着什么,金满堂说:“玉佩不能卖,只要在抬头坝一卖,你我将谁也跑不掉了。那件玉佩是王木河的贴身之物,特别是他每次出江必备的。听说那件玉佩可以逢凶化吉,驱邪避灾,所以只要每次出江他就会带上它,时间久了整个抬头坝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你可要藏好了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金满堂再三叮嘱。
  
  秀水是从二楼打杂的张婶那知道万江河不几天就来娶亲了,心下着急,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金满堂和梅四娘合计出来的主意。在这个抬头坝只要梅四娘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她的婚事,她还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虽然她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可是在抬头坝,即便她仅仅只是后娘也一样拥有这个权利。怎么办,如果石林哥在的话她就有人一起商量了,可现在她像一只迷路的蚂蚁一样只能乱转。“不能乱,千万不能乱。”她一遍遍地提醒自己。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