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二章 商机

第二章 商机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3-21 19:24:48      字数:3140

  抬头坝往下是濠江最凶陷的江段,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到处浅滩暗礁不断,必须特别熟悉濠江状况的人才可以掌舵引航。
  石林在濠江上已经行走了十好几年了,自小就在濠江上长大。十五岁那年父亲被濠江江贼浪白鲨龙虎给杀害了后,他就更没有离开过濠江了。自那以后他的后腰总是别着一把短刀,他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要去报仇,只要有龙虎的消息他就不顾一切地去寻找,多年后,那种复仇的欲望慢慢淡了下来,但是他始终不会忘记,一直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望着这长长的江面,石林陷入了久久的沉思,高高的山峰两岸回荡着悠远而又高亢的船艄声。
  男声:“哥哥哎,我一路哎,下呀下江东,不为那名利哎不为功名。只要呀妹妹你想着哥哥的夜呦,哥哥我心里呀就亮如星星。”
  女生:“妹妹哎,我一路哎,送呀送向东,不要富贵哎不要名声。只要呀哥哥你想着妹妹的情呦,妹妹我心里呀暖如红灯。”而歌声就那样随江远去,悠扬得越来越远。
  金沙市坐落在濠江的一个拐弯处,因为在这个地方濠江的江水由于地势的原因流速减慢了,从而它一路带来的泥沙在这儿就沉积了下来,久而久之渔民也就越聚越多慢慢地就形成集市,几百年间才形成了现在的样子。金滩口在城市的南边,自然造就成了一个小码头,城市需要的木料、砂石、粮油基本上都在这儿装卸。
  万掌事的六十来岁,光着个头一身黑色绸缎料子的上下衣,舔着个大肚子油满肠肥地咧着嘴喊叫着:“狗日的,能吃却不能干,天黑之前下不完这批料,就扣你们工钱。”抽着水烟袋,指手画脚的。
  “东家,这眼瞅着天就黑了,哪里能卸完呦!”一个伙计低声说道。
  “腿都跑快点不行吗,饭都让狗给吃了,告你们都别想着给我偷懒呀!”
  “万掌事的,万掌事的!”石林锚稳了船冲着岸上的黑胖子喊了过去。
  黑胖子爱理不理地迎合了两声。
  “木材的价格今天落价了吗?”石林箍着嘴问。
  “没有!要泊船就泊到二号位,明天一早再卸料。”石林一一照做了。
  天色很晚了,沿江的金滩口亮起了点点灯光。石林睡不着起身走出船舱想沿江岸边走一走。
  “石林哥,这么晚了一个人去哪儿呀?”猴子探出了头,在身后喊了一嗓子。
  “睡你的吧,别管了,一个人想散散心。”石林边走边回答。
  “哦——娶花媳妇喽!我要娶花媳妇喽!”一个晃晃荡荡的身影喊着蹦着从石林面前跑过。
  “万金,万金!你慢点跑,瞧瞧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哪能跟得上你呀,这个大傻子。真想不通他万千城偏要花五十大洋给你娶媳妇有啥用处。这谁家的父母真是瞎了眼了吗?难倒是财迷心窍了?把好端端的闺女往火坑里扔!嗨真是造孽呀!”一个脊背佝偻的老人跟在后边自言自语。石林不明不白的,顺便问了一下:“老人家,这儿子娶媳妇本来是件高兴的事,可是听你的口气好像很不自在呀?”石林跟老者并肩走了起来。
  老人瞄了石林一眼。
  “嗨,你是外地人吧!你有所不知,看见没有,就刚才跑过去的那个傻大个就是金滩口万掌事万江河的大傻儿子。三十来岁了连个娃娃都不如,不知饥饱,不懂拉撒和废人没什么两样。就这万江河还要张罗着给他买个媳妇。听说呀那个女子还是上游抬头坝上最俊俏的呢!你说这年头真叫有钱能使鬼推磨。嗨!也不知这做父母的都是怎么想的!”老者蹒跚地走开了。远处传来傻子的说话声。
  “老王,我有好看的花媳妇了,你没有,你——你个老光棍,哈哈哈,你是我们家的狗——对!是狗,你不该有,哈哈哈。”傻子颠三倒四地说着。
  石林呆呆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他整个身体在发抖,一股寒意从后背袭来,他甚至无法躲避,原来万掌事向梅四娘提亲是在为他的傻儿子提亲的。也就是说,如果事请真的成了,将来秀水就要和这个大傻子生活在一起,他实在是不敢再往下想象了。望着星空他第一次开始发自内心地心疼起了秀水。他想起了金满堂的眼神、想起了梅四娘的毒辣、想起了万江河的贪爆,他顿觉不安起来。
  “必须赶紧挣钱,如果迟了那就等于害了秀水。”石林暗暗握紧了拳头。
  第二天天还没亮,石林就吆喝大伙起来了,等了半天万掌事这才晃晃悠悠走过来。
  “来来,大伙都赶紧卸货吧!”
  “万掌事的!那价格没落吧?”石林再次确定一下。
  “喔!忘了提前说了,今个可要比昨天跌五分的价呀!刚从城东木业所得来的价。”万江河摊开了双手,表示很无奈。
  “这——这不会吧,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变卦了,再说大林山成材林地越来越少了,开采成本都提上来了,这木材的价格反到是落下来那就不在理了。”石林辨析道。
  “理是这个理,但价就是这个价,你爱卸不卸,不然就躲开别挡了你身后的其他人。”万江河不耐烦地说。
  “比昨天还跌五分,你们都愿意卸货吗?”石林转过身向后边的几个船家喊了一嗓子。
  “你要是不卸我们就不卸,看你的老大!”一个中年人喊着说。
  “听说再往下游走还有一个码头,火车直接通到江边的,那儿价格要高一些,但就是江陷水长呀!”一个后生声音洪亮有力。
  “好,江陷水长咱不怕,咱就是干这个的,骨子里不能有个怕字。哥几个我先到前边给你们趟趟路,活人不能让尿给憋死,老在一棵树上早晚会被吊死。出尔反尔没有诚信可讲,想怎么克扣就怎么克扣,大爷我不受这个气了。猴子!起锚转头!咱再下江东!”石林吆喝着。
  万掌事,一看有点慌神了,沿着江边不停地喊着追着。
  “有事可以商量商量!停一停吗!”他第一次向濠江的船只招手。
  石林站在船头挺胸破浪,看都不看万江河一眼,心里涌起一股曾未有过的豪情和惬意。
  一百多里的江水,一天多时间就到了,虽然走起来有几处陷滩,但比想象的要容易多了。
  老远就看到这是一处人工修建的小码头,铁轨就铺到江边,不用人工,铁吊车不停地把木材往火车车厢里吊货,这既省力气又比人工快。船只抵近以后一看,这下可把大火乐坏了。这一趟没有白跑,木材的价格整整比万江河那儿高出来一角钱,这样算下来这十条船的货最终会多卖五个大洋。
  
  卸完货,一个穿着长袍带着黑色礼帽和圆框眼镜的瘦高男人走向石林。
  “你好!听他们都喊你石哥,那我就叫你石先生吧!我叫李文刚,是这儿的木材收购的联络员,看样子我比你大,以后你就叫我李哥或者直接喊我文刚都行。那以后咱们就算认识了?”李文刚向石林伸出了手,含着笑眼镜里充满了友好。
  石林木木地伸出了手,在大江里淘生活,没见过有人如此寒暄过更别提自己了,被动地被抓起手摇了几下。
  “嗯!下次认识了,我叫石林,都是一起讨生活的,他们都愿意喊我哥,是这样。”石林不知作何回答。
  “我们这木材是运往东北开采煤矿用的,所以需要量很大,如果你有认识的其他的伐木的都可以通知他们运到我这来,至于价钱都好说。”李文刚递给石林一支纸烟。
  “这是好事,我也能做到,李哥!”石林生平第一次喊出哥这个字,他才感觉到这个字竟是这样的亲切,它含有多少责任和亲情,转身后石林感觉眼睛湿湿的。
  
  孙友田,就是那个在万江河那儿告诉石林下游有收木材的那个中年人,他看到石林领着大伙就要掉头返航,有点纳闷地说:“石林兄弟,你就这样空着船走了?”
  “不走还能咋地呀,难不成有人供你饭吃?”石林大声地反问道。
  “你就没琢么琢么带点什么回去?”友田试探地问。
  “那能带什么呀,你想想我们只要吃饱肚子就行了,能有两小钱花就积德了,还想咋样呀?”石林感觉他话中有话。
  “听说大林山脚下的林县城里,女子都时兴香水、肥皂、镜子、梳子、旗袍还有一些头饰等物品。那儿的价钱我打听过了,比这儿贵了八成,你瞧坝口县虽然是个小县城可是交通方便,外来品全还便宜,这样购点带回去加上点价钱卖给那些商店里去,这不就赚钱了吗?要不船空着也是空着。”说得有条有理的。
  石林一听眼前一亮,正愁着到哪儿挣钱去,这摆在面前的就是个道呀,他一拍大腿,向友田抱了抱拳。
  “友田哥,还是你脑袋好使,你这一点拨我就有门路了,太谢谢你了!”石林感激地说。
  这一趟下来多盈利五个大洋,干脆把这五个大洋全拿出来置办上一些女士用品。几个人在石林的解说下欢呼雀跃,他们感觉一下子有了奔头,生活眼瞅着就会变好了。
  一切装上了船,然后开足马力往回走。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