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丁香的爱恨情仇>第四章 为偿赌债 身陷高墙

第四章 为偿赌债 身陷高墙

作品名称:苦丁香的爱恨情仇      作者:金华烟雨      发布时间:2019-01-11 17:21:12      字数:3790

  爹专门给婉儿买了肉来吃,还为她花了二三十个铜板特意找人定做了一身衣服,婉儿在兴奋之余,不由心生疑惑?她自从磕头认了大伯做爹这么久,他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对自己这么好呢?以前张口就骂抬手就打的“爹”今天是怎么了呢?这实在是太反常了?难道是……她又想起了“爹”曾经说过的卖儿卖女的话,吓得她躲在小屋里不敢出来。直到她亲耳听到爹把她许给卢霸天做妾,虽然打死她都不敢相信,但事实却证明了一切。几个狗腿子把爹痛打了一顿,把她们居住的破庙翻了个底朝天,除了零星几个少的可怜的铜板,最大的收获就是把婉儿从藏身之处生拉硬拽出来。
  话说婉儿被狗腿子们拽出来之后,为首的那个家伙乜斜着眼睛,把婉儿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番,嗯,这个小妮子生的还不赖嘛:看上去十岁上下年纪、脸蛋因为生气而红通通的,平添了几分娇羞;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像是随时能滴出水来,苗条的身段再穿上翠绿的袄子,更显楚楚动人,个子不高,可也正是该长身体的时候——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个小妞绝对能够入的了卢老爷的法眼。于是命令手下用拇指粗的麻绳把婉儿五花大绑,喝令手下:“带走!”
  “爹爹救我,爹你快救我啊,婉儿不要跟他们去,爹爹你快救救婉儿啊……”婉儿吓得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呼喊救命。而她口中那个该千刀万锅的“爹”,大概是被那伙人给打怕了,捂着脑袋蜷缩在墙角,屁都不敢放一个。不过明眼人也能看的出来,这个过继来的乖巧懂事嘴巴甜甜的女儿,在他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份量的,眼睁睁看着婉儿被拽走却毫无办法,他的眼角湿湿的,只是眼泪没有掉下来罢了。
  “爹爹救我,爹爹救我,爹你不疼婉儿了吗?我走了谁给您洗衣,谁给您烧饭,谁给您上山去砍柴啊……”婉儿拼命挣扎着,她多么希望此刻爹爹能够良心发现救下她,好不让她落入虎口啊,可是李文良刚要站起来,狗腿子们却不干了,那个带头的狠劲给了婉儿一拳:“你她娘的给我闭嘴!来人,还不快把她的嘴巴给我塞上!”他一声令下,就有个家丁拿了个破手绢赶紧塞进婉儿嘴里,抱起来就把她放进一乘小轿里。你道这卢府的家丁轿子怎么这么现成啊?走到哪带到哪?随时都有轿子供他们做坏事?却原来这也是卢霸天的吩咐,不知哪个坏蛋下的蛆,说曾经到他们府上贩鱼的李老头有一个小闺女儿,长的特别漂亮。卢霸天在杭州城里抢男霸女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城里城外凡是有点姿色的女孩几乎他的狗腿子们都能发现,于是老套路,有人勾引李文良赌钱,然后让他赢个一次半次,然后再让他输的倾家荡产,赌徒都有一个心理,以为只要坚持住,这次输了总有一天一定会赢回来,所以此刻就算借高利贷他也不怕,一心想着要翻本,当然最后只能乖乖地中了人家的圈套。
  婉儿人坐在轿子里,胳膊腿被捆的结结实实,嘴巴被塞得满满的,想喊喊不出,想跑也跑不掉,她的小脑袋瓜飞快转着,她心里明镜似的,今日进了卢府,日后想要全身而退,肯定比登天还难。她曾经听说过,只要进了卢府的大门,便是一只长翅膀的鸟也别想飞出去。曾经也有一个女孩不堪受辱,被抓进卢府后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偷偷逃了出来,眼看就要逃到大门口,还差几步之遥就能够逃出生天了,却被那厚重的朱漆大门拦住了去路,最后没能成功出逃,被那些穷凶极恶的家丁给连踢带打抓回去,卢老爷一声吩咐,竟然变态的把她推进豢养恶狗的棚子里,任由那帮虎狼般的恶犬活活把她撕碎了……
  婉儿坐在轿子里不能动,所以也没看见,这卢府不愧是杭州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高高的青砖粉刷大墙绵延几十里,厚重的朱漆大门两边各有一个黄铜铸的挂着铜环的狮子,龇牙咧嘴的,像是在和大门两边的石狮子比谁更凶猛似的。因为是被抢来的,家丁们只给打开了一边的小角门,然后左拐右绕的不知走了多久,才到得一个门口,婉儿人在轿子里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却听得清清楚楚,这个老狗的府邸比铜墙铁壁还要严,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的,不知道有多少狗腿子呢?轿子停下之后,就有狗腿子进里面通报,不一会功夫,两个人架着婉儿的胳膊,硬生生把她拽进屋里,一个狗腿子恶狠狠地推了婉儿一把:“大胆奴才,见了我们卢老爷还不下跪!”
  婉儿略微抬头,只见一个稍有些驼背,身体略胖,须发皆白,贼眉鼠目,满脸能够夹死苍蝇的皱褶,眼角布满眼屎的七八十岁的糟老头子正不怀好意看着她。婉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嘴里“呜呜呜的,”像是有话要说。
  “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把小美人嘴里塞得东西给我拿出来!”卢老爷左右开弓,只打得那个狗腿子眼冒金星,赶紧帮婉儿把嘴里的破手绢拽出来。
  婉儿顾不上恶心,手绢一拿出立刻就鸡啄米似的磕头:“婉儿参见卢老爷,婉儿谢过卢老爷的大恩大德!”
  “哎呦呦,你们瞧瞧,这小美人不仅人长的漂亮,小嘴还挺甜的嘛!”卢老爷一边说一边轻佻地捏了一把婉儿粉嫩的小脸蛋,然后转身对他的狗腿子们吩咐道:“把人给我带去水榭后面的那座‘流云阁’,”紧接着又嬉皮笑脸对婉儿说:“小美人,乖乖的在‘流云阁等我,晚上老爷我再去看你噢’……”
  婉儿忍着一肚子恶心跟卢老爷道了声再见,就被带走了。狗腿子们把她带进“流云阁”五花大绑绑在屋内的大柱子上,卢老爷很快拨过来四个丑丫鬟目不转睛地看着婉儿。婉儿心说这帮人把自己盯的这么紧,不用说逃了,便是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可能给自己招惹天大的麻烦,所以丫鬟们给她吃她就吃,给她喝她就喝,一副无比顺从的样子。天刚刚黑下来,卢老爷就来了,他人刚刚踏进屋里,就嘻嘻地笑道:“小美人,等急了吧?”一边说一边流口水:“来人,还不快给小美人松绑!”
  “是!”几个丫鬟战战兢兢给婉儿解开绳索,就慌忙关上门退了出去。
  婉儿顾不得胳膊腿发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婉儿参见卢老爷,婉儿给卢老爷您磕头了。”
  “好了好了小美人,快别磕头了,把你这细皮嫩肉的额头磕破了,老爷我会心疼的。”卢老爷用他那枯树枝似的干瘪的老手想把婉儿扶起来。
  “卢老爷您的府邸实在是太大了,婉儿坐在轿子里,只听见说‘到家了’可是又转了老半天,晃悠的婉儿都要睡着了,才见到老爷您。婉儿刚刚被他们送到这里时,有幸一睹卢府的真容,这个宅子好大啊,亭台楼阁、水榭画廊,真是应有尽有,婉儿真是三生有幸,才能见到这么好的地方。”
  “哈哈哈,婉儿一席话哄的卢老爷有点找不到北了,开怀大笑道:“真想不到,你这个小女娃的嘴还真甜,你说的没错,这大宅子、这府邸,和这府邸里那些天仙一样的美人儿,都是老爷我的。”
  “婉儿有一事相求,不知卢老爷您能否答应?”
  “小美人你有什么事啊?说出来让老爷我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到你的?”卢霸天被婉儿一席话捧的迷迷糊糊,赶紧应承道,转念一想,忽然又拉下脸来,“如果你花言巧语只是想求老爷我放了你的话,那就干脆别做梦了!”
  说实在的,有那么一刻,婉儿心里还真有过这个念头——如果自己的一番话能够把卢老爷哄高兴了,说不定他会答应放了自己的。可是马上她就把这个愚蠢的想法掐灭了:“卢老爷,婉儿从小生在一个小门小户的穷人家,,从来没见过大世面的,今天能够有幸见到这么富贵的卢府,婉儿实在是太高兴了,婉儿想求卢老爷您大发慈悲,收了婉儿做小,婉儿今生今世都会感念您的大恩大德!”
  “婉儿见过别人家的女孩出嫁,都是由夫家敲锣打鼓八抬大轿吹吹打打迎进门,请卢老爷原谅婉儿,婉儿也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儿,婉儿做梦都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穿红挂绿蒙上红盖头坐上花轿嫁人。作为一个女人,一生也就这么一次,婉儿不敢奢求别的,哪怕只是一乘小轿呢?婉儿只希望能够穿上一身漂亮的红嫁衣,在这杭州城里转上一圈,风风光光嫁给卢老爷为妾,也让那些曾经瞧不起婉儿的人瞧瞧,让她们嫉妒一回。”
  婉儿的一番话,虽然能够把个卢霸天哄的晕头转向,但是他还不至于乱了方寸,这个小姑娘虽然长的不赖,拿她开开心还可以,要是娶她做小,除了嫩点,也没有什么优势啊。
  “卢老爷若能一乘小轿敲敲打打把婉儿迎进门,不仅婉儿有面子,就连卢老爷您脸上也荣光啊!您想想,偌大一个杭州城里,有谁就算是娶个妾也这么大操大办的呢?卢老爷您若摆上席面再安上礼帐,城里城外就连那些官府老爷哪个敢不买您的帐,老爷您既收了房又得了银子,岂不是天大的好事呢?”
  “这个嘛……可行!”这小美人说的没错啊,只要他卢霸天相请,杭州城里城外有谁敢不买他的帐?到时候还真是名利色三收,再说自己膝下至今尚无一子,若果真这片云彩有雨也说不一定呢。所以稍加思索便应道,“好好好,就依了我的小美人,明媒正娶八抬大轿,吹吹打打大红嫁衣把你迎进府里。只是你最好不要给老爷我耍什么花招,不然老爷我会让你死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婉儿不敢,婉儿也不会,婉儿不傻,放着荣华富贵不享,难道还要回去整天吃苦受罪么?”
  “不敢最好,既然决定娶你为妾,那还要我的小美人等上几天了,等正式把你迎进门,咱们再洞房花烛可好?”
  “婉儿都听老爷的!”
  “红儿绿儿黄儿兰儿,好生侍候你们未来的小姨奶奶早些休息,若有半点差池,当心我千刀万锅了你们!”又转向婉儿,“小美人先耐心等老爷我几天,过几天再来看你噢。”
  “卢老爷慢走,恕婉儿不能远送。”终于送走了老色鬼,婉儿暗中松了一口气。
  卢老爷信了婉儿的话决定纳她为妾,还真当成一回事似的,回去一面吩咐府里上上下下张灯结彩,并且特意命人把“王半仙”请来,特意掐算了一个良辰吉日,准备纳妾。不仅如此,他还愿意遵从民间“未婚男女”不得见面的风俗,收房之前一次也没去见过婉儿。只是叫那四个丫鬟寸步不离看着婉儿,但不要拘束她,为了炫耀一下,在大婚之前命丫鬟们可以带着她在府里随意出入,观风赏景。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