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金叶春秋>15 新任领导

15 新任领导

作品名称:金叶春秋      作者:田禾      发布时间:2018-08-13 15:18:02      字数:5070

  且说陈立红正月初六上班的第一天,向主任便招呼大家来了后不要走远,公司领导要来仓库布置工作。
  根据胡元的指示,要求组织仓库人员办培训班,学习时间半过月。决定由向林主持,陈立红与钟兵负责主讲。内容以政治思想、业务技术为主。正月二十以后,仓库人员全部奔赴第一线主抓烟叶生产。
  培训结束时向林总结道:“领导讲了我不再重复,话说三道无人听,领导已考虑的周到,费尽周折又给我们输送了恁们多人,姚师傅那时留下一个班,现在到了我手里就成一个排的兵力了。目前,仓库工作人员共二十三人,加上我、钟兵、陈立红、王才四人差不多一个排。
  “不多说,经过最后实行考试,不及格的没有。退回土产公司另行安排工作的也没有。钟(兵)、陈(立红)、王(才)你们来把这条蛇耍起来(抓烤烟生产)!”
  正月二十日到了,培训班胜利结束。总结后,人员分派如下:女同志由向凤任组长带队去白沙公社驻点进行烟叶科研项目。
  男同胞分别到各公社选择自己的基地驻点。后面由向林、陈立红、钟兵、王才四人负责督促捡查。
  向林给大家布置完任务后强调说:“我是老下乡的人,知道下乡去工作有多辛苦。但也是相对的,下乡工作就像挑担子:挑在肩上足有千斤重,假如投机取巧,不負責任,不把担子放在肩膀上,那四两都不到。因此,大家下乡后可能有的人会努力的工作,也会有人投机取巧。年前我说过要来个老龙箍嘴(紧箍咒),我们四人小组就是在后面监督大家,你们小心点,别闯头棋。
  “今天不隐瞒观点,如果有谁下乡不认真工作,梭边边(偷懒)一旦抓住,到那时对你就不客气了。两个字的处理方法:大囗包小口——请回。到那时你哭鼻子、叫人来说情都没用。约法三章后,希望大家要瘸子进医院——治脚(自觉)。目的是要你们努力工作,做出成绩下年争个模范当。一再重申,为了完成今年的烟叶任务,请大家务必自觉遵守纪律。”
  烟叶仓库的人员下了乡。向林主任把家里的四人分作两个小组:自己和王才一个组,对大道等六个公社的下乡人员进行跟踪捡查。钟兵与陈立红对凉河、七仙桥等六个公社的下乡人员跟踪检查。检査的内容是:大家是否自觉遵守纪律、坚守岗位,是否和烟农打成一片……
  且说钟兵和陈立红二人来到凉河公社,跑了几个种植烤烟的主产大队。最后在万谷大队见到了荣波涛时说道:“走遍好几个大队终于把你逮住了。你知道我们是来跟踪检査的吗?你们这个组安排的两人,牛金发他人呢?你两个办的示范点在什么地方?”
  “我还正在做调査研究,办示范点的地方还在选择当中。至于牛金发的工作情况我不知道,我从来到凉河供销社都是与他分开行动。生产队认得他的很少,不过我知道他的家在什么地方。”
  荣波涛说话顾虑重重,欲言又止。关于牛金发的工作他应该知道的,他觉着自已年青刚参加工作不想得罪别人,只好搪塞过去。
  陈立红说道:“既然知道小牛的家,快带我们见他去。”
  钟兵道:“不用带了,我知道他家里,我们直接去就行了。”
  牛金发的家并沒有多远,走的快一小时就到了。钟兵和立红步行着去找牛金华。走了一段后,钟兵才对立红说道:“你不知道我和牛金发的关系,金发是我的舅老官,今天在他家吃中饭去。这个下乡的工作可轻可重、可多可少、可松可紧。早上只要一出门,领导就管不着了,今天去了要金发炖土鸡肉吃,工作的事不用担心。”
  钟兵就是这样的个性,他的口头禅是“千里做官,为吃为穿”。他从到土产公司以来,下基层去首先选好落脚点,重在找好吃的。今天落脚点就选到了他舅老官牛金发家。
  一路说着话,不觉已快到了,还隔一箭之地。钟兵老远就喊道:“金发、牛金发!快把鸡子炖好哦,今天有客到了——”
  只见牛金发从屋里出来。见是钟兵到了,双手成喇叭状问道:“姐夫你两个从哪里来?怎么不用电话先通知就来了。快进屋休息。这位是……”
  “这是陈立红,和我一起来突击检査你和荣波涛的工作,怎么能事先通知你。今天从你这里开始,首先,看你的公鸡炖得怎样。然后才……”
  “昨天才杀的,是现成的,正好包谷酒昨天才打回来,还没揭盖子开始喝呢!今天不醉不休。”金发显大方地说。
  陈立红坐下后仔细的打量着,牛金发大约比自己略低点,穿着蓝布民军服,戴着蓝布遮阳帽;看上去脸部右边比左边多了块朱砂色的痣疤,看左边是地道的中囯人,看右边却是非州都难找的人。
  一会儿他女人从外面进屋来,牛金发瞪园眼吼叫道:“客来了还不快去烧火做饭,搞快点!拖蹅慣了!”说完后,拿出一包水杉树牌香烟给钟兵和陈立红装上。
  陈立红不抽烟,钟兵不谈工作的事。他知道钟兵的想法,既是他舅老官,假设工作无实效,钟兵肯定会迁就他的。立红也就顺其自然了。关于牛金发工作的好坏回去将汇报材料好好整理一份交给向林主任就算过关。万事皆由人为。不难想象,钟兵一定会这样作。
  牛金发二十三岁,原来在本大队茶园种茶。有一天凉河供销社收购组组长张超凡前来指导茶树秋后如何施肥,无意中透露出要寻找一位烤烟技术员。金发是精明奸猾之人,赶紧把张组长请到自己家来,办了一顿酒肉招待了他。张组长见牛金发对人客气大方,心里便记住了他。张嘴便说:三生有幸,一饭难忘,无以为报。便把土产公司聘技术员的指标划在了牛金发头上。
  过去,牛金发做梦都想当一个国家职工。可自恨无门,这次机会到了。虽然叫作农民技术员,毕竟是去拿按月工资。自从在供销社报名以来,只有张组长知道金发的行踪。张组长下乡时,饿了就到他家来找饭吃。牛金发也乐得多数时间在家干自发事业。
  所谓烟叶技术员无非挂个名而已,只要按月有工资就是了。如果真要去指导烟叶技术,他还虽向烟农请敎,得从头学起。好歹今天是他姐夫来检查工作,只要陈立红不多事,牛金发工作再差,检査时也容易过关。
  钟兵带着陈立红在牛金发这里住了一天后,三顿饭加上歇一夜,立红再也玩不住了。他认为即使与钟兵沾亲带故,这个检查形同虚构,不如放过去,另走一处吧!便对钟兵说道:“钟主任,我认为凉河这里的事差不多了。明天我们去双江吧!”
  “好吧!金发你早点煮饭,吃了我们好趁早过双江去”。钟兵见陈立红催促,只好不情愿地依从了。
  “你两个非要走我也不留,今后有了好事情还是把兄弟记倒起哟!”
  “空话连篇,吃你个鸡子以后把你调进烟库跟着陈主任收烟满意不?”钟兵与牛金发唱和道……
  二人来到双江。驻队人员叶志启向钟兵和陈立红汇了报。然后带着钟兵、陈立红来到他办的示范点看过。不愧是示范点,的确不同凡响。队里的男工妇女正在热火朝天的耕作烟田。不远处白哗哗的烤烟厢整齐地排列着……
  看完了双江然后由叶志启带路来到小源大队,小源离双江只有二十来里路程。一路上看过来,该大队驻队技术员胡权工作情况还不错,社员们的反映都很好。
  钟兵看过后对胡权说道:“把你认为烟叶最好的地块带我们去看一看,然后把最差的看看。这次来了,你的家里我们也要去看一看。先体验一下你家的生活怎样。”
  几个人走马观花看完胡权的示范点。胡权真的把大家带到了家里。陈立红见胡权家并无他人,问道:“你老婆孩子呢?”
  “我右客(媳妇)常年做生意,早上很早就出门了。三个孩子都去学校了。”
  钟兵迫不及待半开玩笑道:“你老婆不在,刚才你就不要杀猪宰羊了,宰一只鸡就够我们几人下酒。你只要捉来,我来处理。”
  胡权性格忠厚,对人客气。不需要人讲,他也会安排生活。他真的在院坝里赶了好一阵,终于抓着了一只黑公鸡。这钟兵见胡权真的抓来了公鸡,便叫道:“快放了,我是给你开个玩笑,你也当真啊!”
  一边说着话,过来接着公鸡要放掉。胡权诚恳地说:“我是真心要杀它来待承你们的。把大公鸡杀了,小公鸡找对象才不会受欺负。”胡权玩笑道。
  钟兵道:“既然是这样,你去烧水,我来打整它(方言)。”
  这钟兵最喜欢吃鸡、鸭、鱼、野味等。只要走到哪里,他第一个要寻找这些东西。而且他功到艺熟,只要有材料不到一小时就要得吃。要吃鱼也容易,他的背包里常常带着渔具、渔网等。
  基层干部最喜欢上级部门来人检査工作。有塘堰的大队干部、小队干部也善投其所好。钟兵这几年掌握了如此种种规律,吃吃喝喝成了常事,目前他悄然不知自己的体重正在增加,己快成了罗汉肚。
  胡权找来菜刀交给钟兵,然后自己去烧开水了。钟兵去杀鸡,陈立红拿出笔记本和叶启聊了起来:“这胡权工作得不错,他负责的这片区域工作很到位。各队烤烟苗床已基本完成。”
  叶志启道:“胡权虽然工作是早起晩归,我每次过来从沒见他偷懒,工作踏实,他喜爱烤烟如痴如醉。你看他贴在墙上的几幅烤烟画作栩栩如生。可见他对烟叶的热爱程度。”
  两人正说着胡权的长处,只听见外面公鸡被杀的叫声,在立红和叶志启的耳朵里听来就像公鸡在喊“救命哪”,一会儿这声音便消失了。
  双江是个好地方,钟兵来了后让叶志启带着在前江和后江满河里找鱼塘撒网。一直待了半过月又才来到文锋,由下乡人员冉华陪同到郁江打鱼去了。立红一路走来一边思量道:真不适应他这种下乡习惯与工作节奏,在家时从没干过打猎垂钓这类事,哪有工夫跟着钓鱼去。对钟兵道:“我两个还是分一分工你看如何,你专门搞生活,我去检查烟叶,这叫生活工作两不误。”
  
  又待了一个月,二人才离开了文锋,然后又来到了七仙桥公社。
  七仙桥公社是出了名的鱼米之乡,无论走到哪个生产队都有塘堰。大型水库有天湖水库、有罗凼田水库、四龙池等。那里面的鱼群甚为丰富,正中钟兵的下怀。钟兵喜欢打鱼,连供销的杨月也知道。
  钟兵对楊月说道:“把楊青松借一天用用……”
  “去干何事?”杨月明知故问。
  “带路弄鱼回来改善生活,你批准不?”
  杨月说道:“工作是前程,年青人不能耽误前程,我给你派个老内行带你去,包你满意。”
  于是便叫来老职工李政吩咐道:“你反正快退休后无事干,陪同小钟打鱼去,一定要注意安全,欺高山莫欺平水。你几个不要沒吃上鱼反被鱼吃了。”又对钟兵道,“派个老同志陪你,我才放心。”
  收购组很闹热,今年有烟厂烟叶科的人员搞优质高产试验项目;有杨青松、田沿在此代表土产公司驻点,还有供销社自己聘用的烟叶技术员等。
  钟兵打鱼去了,留下陈立红主要是对杨青松、田沿二人的工作进行验收,对青松不用说早已了解,但对最近招收的田沿才第一次接触。
  田沿与立红相隔两个大队,该大队种烟已有三年历史,去年秋季后被杨月推荐到土产公司。今年重点负责兴隆管理区的烟叶发展。按他自己的总结是:“从去兴隆管理区以来,种植烟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少到多;从不种烟到积极种烟、从不懂技术到会种烟、从无烤房到队队修烤房。”
  经实地检查工作卓有成效。特别是杨月最喜欢工作勤快和踏实的人,工作不认真或沒能力的人,在杨月手里休想混日子。可见田沿现在是这里推动烟叶生产的好手。然后对杨青松也进行了考查,他的示范点也是首屈一指不须细说。立红都认真作了记录。
  休息之余,立红信步来到烟厂在天仙桥办的烤烟示范基地。霍芝萍见立红来了说道:“欢迎检查组的同志莅临指导工作。”
  “岂敢!谈不上指导,学习经验还比较恰当。”立红故作为工作之事而来。
  “明明姐夫是来求偶的,偏又扯在工作上去。”
  程婷婷刚说完,薛祝又接过道:“陈姐夫专门回天仙桥请客吃饭的,还是春节时许过愿的……”
  “别把杨青松说过的忘了。咱们先吃陈姐夫家的,再去杨姐夫家吃去。看薛祝姐怎么办?”程婷婷不等薛祝说完便跟进道。
  李晓轩道:“我们烟叶科尽是好吃人,走到哪儿吃到哪儿。春耕忙忙你们怎好意思。要吃也得把工作任务完成了再……”
  “再在我们供销社去吃。今天自有土产工司钟主任打鱼回来请大家的客。”供销社杨月过来笑着说道……
  再说向林亲自带领王才在大道公社、南堰、团结、团元等公社捡查的情况也很不错,各路技术人员均能自觉搞好烟叶生产工作。
  两个月后,向林和王才、钟兵、陈立红两路人马回来刚碰头,又接到公司通知:一年一度的烤烟制样工作到来,要求四月底前完成仿制烤烟样品。目前烟苗移栽告一段落,正好通知下乡人员回来参加制作样品。
  经研究后决定,每个驻村小组只留下一人继续抓烟田管理。其余人员回公司参加制样。应该让谁回来参加制样合适?向林问钟兵等三人道:“人员由大家来举荐。”
  王才说道:“我们这边抽赵忠、朴凯良、游凡、阳迪、陈昌等五人回来。另外白沙八人中抽向凤回来,剩下七人让李素任组长继续办试点。”
  这边钟兵决定道:“我这边抽牛金发、杨青松、冉华较为合适。”
  陈立红建议道:“还是抽胡权回来吧!”
  “那双江就抽叶志启回来,一共只能抽五人。”
  向林道:“懂制样的女同胞太少,是不是多抽调几人回来参加制样,多给她们一些学习的机会。”
  陈立红建议道:“把白沙的八个女同胞都调回来,留一部分在那里作用不大,相反给基层供销增加了负担。”
  向林同意了。说完,拿起电话及时通知了。刚打完电话,又接到公司胡经理打过来的电话:“请你们的人员不要离开,新来的经理马上过来要看烟叶仓库。”
  要知新来的领导是谁,下章再叙。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