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追七年《小说》>精心编织甜蜜梦

精心编织甜蜜梦

作品名称:苦追七年《小说》      作者:鲁励      发布时间:2017-04-30 20:32:04      字数:4963

  方琳急不可待地申辩:“我有急事要去一中。”
  圆森耐心解释:“如果去一中会同学,更不能去,因为今天一中在组织会考。”
  方琳取出准考证:“我是去参加会考。”
  圆森正要还给她,方琳赴考心急,蹬上自行车就跑了。这可急坏了圆森,他给指导员招呼一声:“句指导,请你留意一下,我去去就来。”
  圆森骑上警用摩托车追到文蜀一中门前,方琳刚下自行车,非常气愤地责斥:“黑猎警官,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跟我一个考生过不去?”
  圆森不但不生气,反而微笑着把准考证递给她:“方琳同学,我是把准考证还给你,别惊慌,沉住气,考出好成绩。”
  方琳啼笑皆非:“硬是个傻儿。”
  圆森嘻笑道:“全大队都晓得我的绰号叫傻儿,今天你是参加考试我就不多说,记住,以后骑自行车只能走非动车道,不能像今天这样占用机动车道。”
  方琳觉得这个警察真是一根筋,仿佛他身上有一种神秘感。
  火辣辣的盛夏,炽热的太阳就像一颗刚烤熟的庞大地瓜,把大地烫得红通通,热腾腾的,散布着炙人的酷暑,人们汗如雨下,生长在大地上的各种小生物都不放过,市民家养的宠物小狗一天到晚都伸出舌头散热,发出哈哧哈哧的声音,千方百计跟着主人钻进凉快地方躲避热能,各种绿色植物也被晒得瘦骨如柴,男人都穿著短袖短裤,女人穿着裙子,人们在家吹着空调、电风扇,出门时手上拿著扇子不停的搧呀搧,还是抵挡不了太阳热能的无穷威力。
  广蜀县城方天歌的家,太阳火烘烤着屋子热得像蒸笼烤箱,尽管吹着电风扇,吹出来的风都是热风,方天歌一家人喜上眉梢,在城里买住房不到半年,房价快速增长,这套住宅明显增值,新开张的“天歌布行”一切手续都顺理成章的到位,而且生意兴隆,赚钱不多,颇有收益,除了门市费用稍有盈利,方琳经过尖子选拔考试,获得广蜀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在这喜庆环境下,方天歌做出一条重要决定:“秀翠,女儿考起重点高中,家里的日子也越来越红火,我们今天全家好好庆祝一下。”
  杨秀翠心情悸动,既然老公能有这么好的心情,家里确实是喜事连续不断,值得好好庆祝:“天歌,你安排我们如何庆祝?”
  方天歌早已胸有成竹:“家里能够出现这么好的开端,我只是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如果没有秀翠做生意,最多只能解决温饱问题,买不起这套住宅,要是女儿读书不用功,考不起我们县的重点高中,我的意见是,一是全家人放假轻轻松松的耍一天,到城里的风景区去耍,二是买些好吃的,好好庆祝一下。”
  方琳拥护父亲的提议:“好啊,到了风景区我就会产生灵感,还能写出一篇好作文。”
  杨秀翠心有余悸:“本来我也想陪你们去开心的耍一天,不行啊。你们父女俩去开心的耍,我还是把门市开起,做好顾客的衣服别人要来取,还能接到新的业务,如果门市才开起就随便关门,对生意不利,现在各行各业竞争非常激烈,做生意靠信誉,靠价廉物美,薄利多销才能站稳脚跟,我们门市停业一天,不仅不能接业务,丧失对顾客失去信誉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隐形损失。”
  方天歌估计她会提出这个意见,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秀翠,你说得也有道理,门市开的时间长,生意好了,招聘两个助手,我们就不会轻易关门了。”
  杨秀翠却提出反对意见:“算了吧,巴掌大一个门市还要请人,不怕笑掉大牙累死医生,我正在设想一个关于各类布料,服饰价格表,以及上下班的时间,还有制作服饰实行三包的服务公约,你认为如何?”
  方天歌情不自禁地夸她:“想不到秀翠进城这一个多月,居然能想出这样一个新点子,好,把你设想的初稿给我,我去找章老板制作出三块精制的广告牌,一是各类布料的价格目录,二是服务公约,三是作息时间,其中注明重大节日关门休息时间,如遇特殊情况可以采取电话联系的方式。”
  杨秀翠瞪大双眼:“正规单位的工作人员就是不一样,说出来的是一套一套的,既表明了我们经销价位、服务态度,还给我安排好了休息时间,对的,我就是这个意思。”她从自己经常背的绿色挎包里取出准备就绪的初稿交给他。
  方琳内心非常矛盾,真的渴望父母能放弃一切陪自己开心的耍一天,凭现在家庭的经济实力,真的开起的服饰门市亏损后,仅靠父亲一个月的收入,家里开支就会出现拮据,的确耽搁不起,母亲舍不得关门是情理之中的事,既然她都这么为家庭着想,自己不能太自私:“爸、妈,既然我们家的经济还才刚刚起步,就要尽量从节约的角度考虑,我只是考起高中,还有七年的读书奋斗时间,不如我利用闲耍时间去学缝纫技术,别浪费时间了。”
  方天歌毅然决然表态:“为了综合你们的建议,秀翠去开门做生意,我和女儿去耍到十一点钟回来,然后,我就煮饭,女儿就去陪你妈,女孩子学点针线活也好,往后过日子用得着。”
  秀翠做好出门的准备工作:“天歌,既然这样定了,我们就各忙各自的事吧,祝你们父女耍得开心。”
  方天歌赏心悦目:“杨老板,祝你生意兴隆,我们出去耍喽。”
  秀翠再也不想和他们耽搁时间,挥挥手后,自己匆忙奔赴门市,父女俩乘公交车来到神龙山风景区,山上青翠层峦,排如峻屏的山峦墨绿葱茂,绿色植物藤萝掩映郁郁葱葱,成片的山花、树叶、草苗抗拒着烈日喜盈盈地舒展笑脸,堆绿叠翠,俨如绿色层峦。方琳才思敏捷:“爸,诗人曾经描述,‘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穿花蛱蝶深深见,点点水蜻蜓款款飞’,还有那‘水光潋滟晴芳好,早有蜻蜓而异奇’,无一不写出了夏天的激情,柔美与活力哈。你看,夏天的热烈显示了生命的激情。那些春日里的嫩芽轻轻地暴出后,在春风中惬意地伸展,陆续长出的一茎一脉,都是那样的清新,到了夏天,却快快地促使着它的长大,渐渐地,那叶片也没有拘束地彻底舒展在外面,普天的烈日,使你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纯,可谓“风光无限”,爸,你看鹅掌似的梧桐叶,修长的竹叶,钎细的柳叶……那香、那型,多么令人难以忘怀啊!夏天多么柔美啊,只要用心去倾听,应能听到春日里碎冰脆脆的声音,犹如天竺乐章,那小溪又潺潺地越过了块块石壁,水流得并非很慢,,就像一条丝绸,抚平岩石那心灵的暗伤,柔柔地,被它抚摸一下,呵好凉快,轻轻地闭上眼,任那水珠跳跃在你的指尖,你的发丝,阳光下,水珠折射出来的光彩,不论你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都能依稀觉得它的迷人耀眼的无限光彩!感受着夏,享受着夏,品味着夏,铭记着夏!还记得在乡间的夏天,微风吹过的一瞬间,只剩寂寞更沉淀。如今风依旧在吹,我们来到城里,仿佛闭上眼,熟悉的乡间又会浮现在眼前,蓝色的思念,突然眼变成了阳光的夏天,空气中的温暖不会更遥远,冬天仿佛不再留恋,绿色的思念,不再回到从前,被风吹过的夏天……!“
  方天歌领悟到女儿虽然只有初中生的水平,的确大有潜力可挖,配合她发出感叹:“其实夏天也挺有格调的,一把折扇,一副墨镜,一件短袖,一顶遮阳帽,便拥有了夏日的味道。走上山顶,夏的阵阵迷雾遮盖着一切,苏轼的《题西林壁》中写道: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由此可见,雾的壮观与华丽.不仅仅是这些,你自己也被雾气所包围,夏天中,那雾气带着些许清凉,些许深沉,不知不觉中,你浑身充满了灵性,更能感受到诗情画意的夏天。”
  父女俩就这么顶着烈日,尽管汗水淋漓,无忧无虑的享受着人间的亲情和对夏天的赞美,谁也没有想到,这也是方琳唯一享受父亲陪她在风景区观赏的快乐。
  方天歌鼓励女儿:“女儿,努力读书吧,我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美好的景致多了去。”
  方琳心里揣着美好的憧憬:“爸,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读书,考一份好工作,赚好多好多的钱,带着您和妈妈,走遍祖国的美好河川。”
  方天歌教诲她:“知识需要一点一滴地积累,有了远大理想就脚踏实地,一定要做到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不能浮夸,更不能心浮气躁,就像修房子一样,别看高楼大厦是一匹一匹砖块砌成的,任何高科技含量的设备,也是由一颗一颗螺丝钉组合而成。”
  方琳从父亲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的启迪,让自己明白眼下的辛苦是为创造终生幸福奠定基础,离开了眼前的奋斗,要想拥抱幸福只是幻想,向父亲汇报自己今天的安排:“爸,下午我去陪妈妈,学针线活,晚上,我把今天的收获写一篇散文。”
  方天歌看看时间:“哎呀,女儿,时间不早了,我去买两瓶矿泉水,赶回去煮饭吃。”
  方琳制止道:“爸,您们过年给我的押岁钱还没用完,我去买。”
  方天歌仿佛充分表现爱女之心似的:“女儿,我给你的钱不到确实缺钱时不能轻易使用,多存点私房钱,在城里住不比在镇上,出门站坐都要用钱,我每个月都有固定工资收入,就像一股浸水样,会陆续不断的流出来。”
  方琳只能看到父亲去购买矿泉水,把这份父爱深深地藏在心里,在父亲买回矿泉水时,才感觉到口渴。他们结束即兴观景,回到家里,拿出年前熏制的腊肉、香肠、以及早点购买的新鲜蔬菜,开始煮饭炒菜。
  方天歌把饭菜做好端到餐桌上后,给妻子打电话,通知她回家吃饭,并在桌子上摆了七付碗筷和酒杯。
  方琳有些惊愕:“爸,我们只有三个人吃饭,为啥摆这么多碗筷呢?我们家有客人来吃饭?”
  方天歌喜笑颜开地告诉女儿:“我们家没有客人来,如果你考上重点高中我们请客,至少要办二十多桌,没有必要。女儿,我们家能有这么好的运气,一是我们一家人和睦相处,家和万事兴,二是全靠祖辈保佑,我们要孝敬他们,这是我们的民族传承的孝敬老人的方式,以后爸爸不在人世时,你就用这种方式,我会感觉到。”
  方琳娇嗔地指责父亲:“爸,你为什么最近一直喜欢说这些怪里怪气的话哟,像你这么心好,身体又如此结实,还才四十出头,请你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嘛,妈妈听到又要骂你。”
  方天歌苦笑道:“女儿,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个人说是说不死的,别担心,千万别给你妈说哈。”
  方琳义正词严地给父亲提意见:“爸,今天的事我可以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我想请教,你舍得我和妈妈吗?”
  方天歌憨笑道:“傻儿,你妈和你是我的命根,我如何舍得你们啊!我也不明白,最近说话总是耸口而出,你妈不高兴,你都听不顺耳。”
  方琳直截了当地提出自己的看法:“爸,女儿没有资格指责父母的过错,因为您说的不是一般的事,仿佛是在给我们交待后事,我们听到这种话有多伤心,如果您七老八十给我们说这引起事还无可非议,这么年青一直说这种话,我们能接受吗?您心换心的想想嘛。”
  方天歌表情有些心驰神往:“女儿,任何时候你都要牢记,爸深爱着你妈和你,无论我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请你们都别记在心里。”
  方琳啼笑皆非:“爸,我们没有认为您说错和做错,而是您入些生离死别的话让我们伤心、担心,不能接受。”
  方天歌开怀大笑:“我明白了,女儿,都是爸的错,爸改行不?”
  方琳与父亲的交流与沟通的确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悲伤与恐惧,听到父亲爽朗的笑声破涕为笑:“爸,您的话的确让我害怕,就像一个美好的梦会让人惊醒一样。”
  方天歌警示她:“女儿,我们父女的话绝对不能给你妈说哈,你妈要回来了,我们就不说这件事了。”
  一阵阵敲门声,打断父女之间的交流,方琳在门前发出银铃声语音:“谁在敲门?”她同时在室内窥视镜观察门前人。
  杨秀翠大声回答:“女儿,我回来了,懒得开门。”
  方琳欣喜地告诉父亲:“爸,妈回来了。”她开门后,把母亲的拖鞋送到门前的垫子上,杨秀翠进屋换上拖鞋,女儿接过母亲随身携带有绿色挎包,趾高气扬地赞扬父亲:“妈,您看爸好优秀,桌上芳香扑鼻的菜,煮的饭每颗米都亮晶晶的。”
  杨秀翠发自肺腑的感叹:“我们这个家,虽然不富贵,确甜蜜、温馨,这是金山银库买不来的幸福。”
  方天歌爱家之情无可比拟:“天气太热了,吹吹电扇,凉快点洗个澡再吃饭。”
  杨秀翠心花怒放:“简直不摆了,今天又接了十几笔业务,这一个星期都要忙哦。我洗洗脸就吃饭,饭后又得去加班。”
  方天歌严肃地批评她:“秀翠,吃了饭就去加班,你是要钱不要命哪,吃饭后至少得休息一个小时,否则,休要出门。”
  杨秀翠迫于无奈:“好吧,我中午休息后晚上回来晚点,你就别催哈,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讲信用,如果不讲信用,谁还相信?”
  方琳马上去给妈接好洗脸水:“妈,洗脸。”
  方天歌投出支持和赞成票:“没问题,晚上女儿在家写散文,我到门市去陪你啊。”
  杨秀翠处理完洗漱方面的事,来到餐桌,方天歌找开一瓶啤酒斟在杯中爱屋及乌,在桌前毕恭毕敬地作揖叩头后,虔诚地精辟总结:“方家各位列祖列宗,感谢您们的保佑,我这小家日子越来越红火,买房子增值,开布行生意好,方琳考起重点高中,再过几年,女儿大学毕业后,我们家的日子会更好,我们一定会巴巴适适孝顺您们!”言毕,他把几个空座位酒杯的酒洒泼在地上,杨秀翠起身来到丈夫身后跟着作揖叩头,女儿方琳也仿效父母。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