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追七年《小说》>阴差阳错再相遇

阴差阳错再相遇

作品名称:苦追七年《小说》      作者:鲁励      发布时间:2017-04-30 18:41:33      字数:6587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为保证重点高中能录取品学兼优的生源,初中升高中的考试结束后,方琳取得就读广蜀征战高中录取线的优异成绩,广蜀县招生办组织报考重点高中的考生集中在广蜀中学进行再次考试。
  方天歌夫妻安排承包给装修老板,把在城里租用的门市按照大众消费观念进行装修后,“天歌布行”的醒目招牌挂在门市上方,一切准备妥当后,安排在女儿进城考试的前两天,安排女儿在家复习功课,租了一辆货车请财税所的小何和周治元帮忙,将服装店的布匹和机械设备装上车运送进城,当他们租用这辆货车开到门市前,方天歌打开卷帘门,杨秀翠在闹市内安排,方天歌和两名同事帮着把车上的布匹和机械设备搬进后,小何提议:“老方,别人做生意兴看日子,还要放鞭炮,你兴没兴哦,我们去买一盘大鞭炮给你放要得不?”
  方天歌支付了货车驾驶员的搬运费,婉言谢绝:“算了,小何,我们没有兴,到我家去煮饭吃。”
  小何知道他家买房后经济有些紧张,找借口推辞:“我有个同学结婚,就不麻烦了。”
  周治元和小何早点商量统一口径:“小何的同学是我的亲戚,等你女儿考起高中我们来祝贺。”
  杨秀翠诚心挽留:“在外面吃饭只是名声好听些,在家里饭实在些,你们这么辛苦,一定要吃了饭才走。”
  小何和周治元执意要走:“我们真的有事,如果没有事绝对要去你家吃饭,方琳考起我们来祝贺。”他们俩进入货车驾驶室,货车刚好起步离开门市之际,方天歌和杨秀翠十分歉疚地送他们,“天歌布行”的醒目招牌就掉在地上,差点砸在方天歌夫妻的头上,小何和车上另外二人也感觉有些奇异,便挥挥手,催驾驶员驾驶着货车离开?
  方天歌马上打电话给做广告招牌的老板:“章老板,你给我做的啥子广告牌哟,才挂上去几天,就在地上睡觉,是你们来处理还是我找消费者协会?”
  张老板马上回答:“方哥,我们从前没遇到过这种事,这是特殊情况嘛,我马上带人来处理,包你满意。”
  杨秀翠也感到惊讶,心里产生许多疑虑,表面仍然镇静地安慰老公:“你说眼睛跳,现在广告牌垮应验就没事了,只要他们承认处理好就别给他们计较。”
  方天歌忧心忡忡:“也许是吧。”
  广告商章老板自己驾驶着轿车,另外驾驶一辆火山轮车上带着两名工人来到广告牌挂垮掉的地方,细致观看发生垮掉的原因,严肃批评两名工人:“你们以后中吸取教训,如果不是我和方歌的交情,就凭这件事就要开除你们,架子没坏,你们下午跟我加班加点做好,重新挂好,再出一丝丝问题我就开除你们。”
  两名工人马上把垮在地上的广告牌抬上火山轮车上拖走。
  章老板慎重道歉:“对不起,都是我手下的工人没处理好,返工不收你一分钱,我请你们二位吃午饭,下午就能重新挂好。”
  方天歌夫妻为人善良,见他态度诚恳,心中的气就烟消云散:“算了,没有必要,你本来就收得便宜,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嘛。”
  章老板从表面已经看出他们为事心存疑虑,想方设法缓解他们的心里压力,态度和蔼可亲诚恳邀请:“钱是身外之物,做生意有赚有亏,钱可以少赚,朋友不能得罪,走嘛上车,你不去就不把我当朋友。”
  方天歌和杨秀翠便被动地接受邀请,章老板把他们请到一个吃家常菜的小菜庄,点了几样可口的菜,开了两瓶山城啤酒,虔诚地赔礼道歉,化解他们心中的怨气。
  方天歌几杯酒下肚后,倾吐肺腑之言:“章老板,我并不是诚心对你发火,是我的心里积压着难以置信的问题,两个眼睛下面的肌肉一直跳,有一种心神恍惚的感觉,最恼火的是,晚上几乎都在与死人交往,压抑得我喘不过气来,‘天歌布行’开业在即,又遇到这档子事,心里的气闷只好撒在你身上,对不起,章老板,我不是诚心与你过不去。”
  章老板有些爱莫能助的表情:“哎呀,天歌,做广告牌如何设计制作,只要你把意图告诉我,我就能为你出力,设计的小样你定之后,便可以保质保量的完成,我做广告生意十年,向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你说这些事,我也不能帮忙。要解释这件事估计得通过另外一条渠道,听说水果大市场有位熊半仙板眼多,租的一间门市专门解释你说这种现象,她每天只接三笔业务,找她的人还不少。”
  杨秀翠为了帮老公消除心中的迷惑,欣然同意:“要得,天歌,我们抽时间去找她测算打主意。”
  方天歌不以为然:“用不着大惊小怪,我扪心自问,这一生从来没做亏心事,会逢凶化吉的。”
  章老板见风转舵:“是啊,天歌的为人我最清楚,他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即使有点小灾小难都会遇难成祥,天歌,我开车不敢喝酒,只能以茶代酒敬你。”他端起茶杯与方天歌碰杯,相互按自己的客观情况和酒量尽兴。
  也许是方天歌错过一次运用另一种方式查明原因采取补救措施的机会,导致命丧黄泉,圆森执着追踪七年后才将交通肇事逃逸嫌疑罪犯抓捕归案。
  就在他们吃饭即将结束时,章老板接到电话:“章总,我们把‘天歌布行’广告牌处理好后重新挂好了,请老板事验收。”
  章老板即刻回复:“知道了。”
  章老板挂断电话,即兴告诉方天歌夫妇:“工人将广告处理好后重新挂上了,我送你们去验收质量。”章老板驾驶轿车把他们送到门市路口,三人下车后,看到“天歌布行”招牌栩栩如生地挂在门市上端。
  杨秀翠感慨万端:“章老板,谢谢你,我们的‘天歌布行’马上就可以开门营业了,原来还担心招牌砸碎影响开业,现在不用担心了。”
  章老板匆忙告辞:“天歌,祝你们夫妻俩的‘天歌布行’生意兴隆,财源茂盛,我们以后工作服就定点在你们布行做。”
  方天歌喝酒后依然保持着微笑的神态:“谢谢章老板惠顾,放心吧,我们绝对做到质量保证价格优惠。”
  章老板吩咐工人:“耽误了你们中午的休息,弥补了招牌砸碎的过失,功过相抵,材料费我贴,你们也回去按照接的定单操作。”
  夫妇俩送走章老板和工人,杨秀翠吩咐老公:“天歌,我把门市开起,你去接女儿,晚上我们在新家吃住。”
  方天歌脱口而出:“我去把女儿接来交给你,我就放心了。”
  杨秀翠义正词严地指责他:“方天歌,你是不是酒喝多了,我和女儿住在城里,你每天下班都要骑车回来,什么女儿交给我,你就没有责任啊?这几天尽说些怪里怪气的话,急死人了。”
  方天歌看到妻子如此气愤,有些纳闷:“秀翠,我做错什么事了,你如此生气。”
  杨秀翠啼笑皆非:“我没生气,你去接女儿。”
  
  杨秀翠不想给丈夫做过多解释,目送他离开后,便开门按照原来预定的计划收拾摆设店内的布料,她一边收拾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取出所有积蓄购买这套旧住宅,女儿读高中要用钱,客情来往需要钱,生疮得病需要钱,门市水、电、租金平均一天至少要五十元,光靠老公一个月的工资根本不能开销,现在物价涨得太快,一张百元卷出手就要用完,买不了什么东西,形势逼迫自己要精心打理好布行,可是,老公反三复四,说断头话、眼睛跳、夜里梦见死人,值得高度重视,自己对这方面的事一敲不通,章老板提醒水果大市场有一个熊半仙,无论如何都要抽时间给老公测算一下,采取相应的弥补措施,他可千万不能出事,十六年的恩爱夫妻生活离不开他,开办服装店他主外,自己主内,才会有今天这个家,虽然不是很富有,能够在城里买房子,一家人相濡以沫,温馨、舒心、欢心,日子过得既充实又甜蜜。他是这个家的参天大树、擎天柱,忙完今天,明天一定得挤时间去找熊半仙。
  “天歌布行”选择在滨河路综合市场附近,虽然有些陈旧,租赁费用较低,离新买的楼房不远,既可以照顾女儿,又能做生意赚钱,一家布行悄无声息地开张,吸引左邻右舍邻居和到市场购物的群众,尤其是一些闲散无事的中老年人,他们喜欢自己选布料,做一些价廉物美的服装,有人抱着好奇心来店内观赏,有人看到新的布行开业,了解经营范围,有的是天气热,进来纳凉,杨秀翠开起电风扇,百问不烦地给来者解释。
  有两个鬓发斑白的老太太进来,看到棉绸更是爱不释手,谈好价钱,便让杨秀翠量尺寸,缴定金,约定次日取货,她们打电话约来老伴定做棉绸唐装,四套衣服就把她的时间填充得满满的。
  有几个拉板车的劳动者定做棉绸的马夹。突如其来的生意,虽然赚钱不多,新开张就能接业务,证明选择开门市的地理位置正确,中低档消费水平既适应农村,同时,也适应城市中、低经济收入家庭,杨秀翠喜忧参半,喜的是开业就能接业务,忧的是明天预定去找熊半仙的计划落空,只能焦虑、虔诚地在心里默默祷告:“大慈大悲的菩萨们,我家天歌是一位忠诚善良的好人,您们一定要大发慈悲,帮忙他度过危难,我们会为您们烧香拜佛。”
  杨秀翠温柔敦厚一边招呼不断更新的市民,一边忙着裁剪接纳的业务,裁剪完就在电动缝纫机上开始制作。
  方天歌接到女儿,携带着她所有的学习书籍,下客车后直奔“天歌布行”。
  方琳第一次来到在城里租的门市,看到妈妈专心致志地制作服装,爽朗地招呼:“妈妈老板,祝您生意兴隆,财运亨通!”
  杨秀翠看到老公和女儿回城,便吩咐老公:“天歌,接了几笔明天取货的业务,你到菜市去买点晚上吃的菜。”
  天歌看到有开门见财的效果,幽默地答应:“老板夫人,小生遵命。”天歌便朝菜市走去,方琳娇嗔地请示母亲:“妈,我也去跟爸学买菜,一旦您们忙,我就可以来买菜。”
  秀翠一头埋在电动缝纫机前,精心制作接受的业务活:“要得。去吧,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方琳牵着父亲的手来到综合市场,父亲带着女儿漫步市场,指导她:“城里的市场比较规范,各类食品和物品都是归了类的,你要买什么首先要看各摊点前的标志,比如肉食品,你看全部是卖肉的摊位,牛肉、羊肉、猪肉,基本上是以卖猪肉为主,禽类、干果、蔬菜、卤制品等举一反三。无论买什么,一定要多问几个摊位的价格,避免买到高价商品,我们家离这个市场最近,以后到这个市场买物品的时间要多些,你一定要留心。当然,我尽量在乡镇买些菜回来,或者是你妈关门回家时顺便带菜回家,我如果工作尽快,你妈忙生意,难免你要来买菜,还要注意尽量买农民自己种的新鲜菜,买肉更要观察肉的颜色,干湿,这样应能避免买到瘟病肉食品。”
  方琳没想到,买菜还有这么深奥的学问,记住买菜及其常识性选择要点。
  方天歌还采取讨价还价的方式买了几样菜,回到“天歌布行”门市,正赶上又有几个顾客送来挑裤脚边的业务,杨秀翠只好放下手中的活,为他们挑裤脚边,她看到老公和女儿买菜回来,便歉疚地安排老公和女儿的事情:“天歌,我们的门市刚开张,既然别人相信我,我就要把业务做好,让顾客能按时取到自己预定的服饰,我要加班加点做几样,你回去把稀饭煮好冷起,我回来炒菜。女儿先吃点稀饭,抓紧时间再复习一天,后天考试,明天就休息一天,别搞得太紧张。”
  方天歌充分理解和支持妻子:“你安心做衣服,我回去把饭菜做好后给你送来。”
  乖巧懂事的方琳为讨好妈的欢欣:“妈,学习上的事您就别操心,爸爸把饭菜做好后,我陪爸爸给您送来。”
  杨秀翠瞪眼:“天歌,你今天跑上跑下辛苦了,做好饭菜你们先吃,我忙一阵子回家来吃,不要折腾好不好,你们不来我还能安心做衣服,你们来了反而分心。”
  方天歌做了个诙谐的动作:“好,我们听你的,走,女儿,我们回家,有事就给我们打电话。”父女俩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天歌细心指导女儿:“城里人多,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既有好人也有乱七八糟的人,不能乱接触人,不能随意带人回家,有人敲门一定要从窥视镜看清楚,问明来者才开门,避免陌生人进屋,不能乱捡人家丢掉的东西,特别是钱,避得受骗上当。”
  方琳十分自信地回答:“爸,这些话你叮嘱了多少回,老师在课堂上也讲过一些社交活动的常识,女儿记住了。”
  方天歌考察女儿的智商:“女儿,明天休息你如何安排?”
  方琳早已胸有成竹:“明天上午看书,下午睡觉,养足精神,后天参加考试。”
  方天歌十分满意:“好吧,明天你自行安排,后天我请了一天假,在家给你妈和你搞后勤。”
  父女俩手牵手地走回家,换上拖鞋他们就在厨房,方天歌教女儿如何使用高压锅煮饭,炒菜时如何掌握油的火候,何时炒菜,何时加盐,如何鉴别菜的生熟,何时加放何种佐料,怎样才能保证菜的色鲜味美。
  方琳耐心听父亲给自己讲解煮饭炒菜的常识,尤其是使用高压锅煮饭炖汤的安全常识,认真看他如何操作。饭菜做好后,他们边看电视边等杨秀翠,眼看饭菜都凉了,方天歌估计妻子一时半会不会回家,把饭舀到碗里:“女儿,你吃完饭安排自己的事,我去接你妈。”
  方琳虽然对考试胸有成竹,面对尖子生考试,不得不格外重视,心里挂念着如何考好,保持正常的生活规律:“爸,我吃菜后忙自己的事,不等你和妈妈哈。”
  方天歌吩咐女儿:“饭在高压锅里,吃了不够自己添加,我去接你妈哈。”
  “好的,爸,你去吧,我吃饭洗碗后就回寝室,不管你们的事哈。”方琳边吃饭边回答。
  方天歌轻轻关上门,徒步来到“天歌布行”门市,杨秀翠还在灯下专心致志的制作衣服。
  杨秀翠头也不抬便知道是天歌来到门市:“天歌,我就知道即使你不送饭菜来人都会来。”
  方天歌哈哈大笑:“秀翠,你又不是神仙,如何知道?”
  杨秀翠眼睛盯着衣料,手在推动着面料移动,嘴里情不自禁地夸他:“你心里除了工作就是家人,今天门市开业就接了八笔业务,不来就不是你方天歌。”
  方天歌听到赞美声,没有受到责怪,已经十分满足:“就是嘛,我们初来咋到,让你一个在门市我能放心吗?”
  杨秀翠大大咧咧:“你啊,我是一个土里土气的老太婆了,有啥子不放心的嘛。”
  方天歌大肆褒奖:“秀翠,你是秀外慧中,贤惠、靓丽、美艳、丈夫的好妻子,女儿的好母亲,顾客的好老板,成年人眼中的西施。”
  杨秀翠被他近期的举动搅乱了心智,开门见山地与他商量:“天歌,我发现你近期说话爱走两个极端,不是说些断头话就是说些甜言蜜语的话,原来计划明天我自己去找熊半仙看看,接到这一摊子活儿走不开,只好让你去一趟行不?”
  方天歌开导她:“秀翠,迷信活动是麻人的,你想嘛,旧社会,穷人没有烧香叩头吗,心意不诚吗,结果还是吃不饱穿不暖,现在社会上的发财人真的是烧香拜佛赚钱吗?不是,有的是靠知商,有的是靠关系,我们没做伤天害理的事,俗话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们都是堂堂正正为人,踏踏实实做事,没有必要让装神弄鬼的人瞎折腾。等女儿考完后,我要抽时间把‘天歌布行’的相关手续办齐才是正事,同时,还要根据城区人的需求去进一批货回来才是大事。”
  杨秀翠没有充足的理由驳斥他,便放下手里的活,陪他回家,因为只有她回家他才会走,不能让他太劳累:“走吧,我们回家,剩下的活儿明天都能如期交货,明天早点来。”她关掉电风扇和电动缝纫机所有的电源开头,关上卷帘门,陪同丈夫回家,晚饭洗漱后,两口子关上房门,熄灭灯具,贪婪地吮吸着双方的甘露,相互倾诉衷肠,那种相亲相爱的感觉,使二人领悟到中年夫妻的滋润与舒坦,全心陶醉于二人世界。
  尖子生选拔考试当天七点钟,贵潜明用对讲机通知中队所有民警在滨江路口集结,民警们接到指令,衣着夏季执勤服,中队长贵潜明和指导员驾驶警车,其他民警骑着警用摩托车准时来到路口,贵潜明提前进行战前动员:“战友们,今天是广蜀重点中学对全县及外地报考该校的尖子生进行会试,我们要全力以赴保障所有的莘莘学子在安静的环境中考出优异成绩,接到上级的勤务方案,大队分为指挥组、勤务组、巡逻组、后勤保障组,督察组,应急组,我们是勤务保障组,提出了严格的勤务纪律,要求所有执勤人员必须格尽职守,对广蜀一、二中相关路段实现临时管制,只能允许参加会考的车辆通行,严禁在这两所会考的周边鸣笛,发出噪音,如遇到特殊情况必须及时请示报告,杜绝因执法不当引起的社会混乱,所有民警必须保持对讲机、电话畅通,上班时间是七点半正式进入岗位,十二点半下班,午后一点半上岗,七点半下班,支队和大队领导将亲临各路口进行督察,现在我宣布相关路口执勤民警。”当他宣布勤务安排方案时,把指导员句欢和圆森安排在通往广蜀一中路口,进行重点管控。
  中队长贵潜明,指导员句欢驾驶警车进入管控岗位,中队其他民警每人驾驶一辆警用摩托车进入管控岗位,七点十五分,大队长尤爽在对讲机呼叫:“请勤务组人员报告到位情况。”
  “352到位、353到位……358到位、……316到位。”
  尤爽大队长发出指令:“勤务组民警按时到达各路口,很好,请马上实行临时管制,保障组织会考的车辆顺利通过,指挥无关车辆有序分流。”
  “352明白……316明白。”
  尤爽大队长在对讲机继续发出指令:“请其他各组警力及时到岗到位,全面开展尖子生选拔会考管制,发现意外情况,必须立即报告。”
  句欢指导员和圆森从警车取出锥形筒和临时管制线,对路口进行临时管制。
  就在他们刚好设置临时管制设施,已经将骑自行车技能练得相当娴熟地方琳,骑着自行车奔驰考场,她的考试地点是广蜀一中。
  圆森用手势指挥她停车,行礼后告诉她:“同志,通往一中的路实行临时交通管制,不能通行。”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