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卒进无退路》(楚河汉界情之一)>《卒进无退路》第一章 穗城中签 讨教棋王

《卒进无退路》第一章 穗城中签 讨教棋王

作品名称:《卒进无退路》(楚河汉界情之一)      作者:腊狗进山      发布时间:2015-01-14 11:44:14      字数:13333

  一
  公历2003年元旦刚过,农历癸未年春节临近。
  诸葛南淼的家乡长江省葫芦洲市鸭子湖,已是夜起寒露晨覆霜,冷风啸啸树叶黄。南方的穗城,却是万物葱绿、百花争艳。
  傍晚时分的珠江。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在两岸鳞次栉比的高楼上流光溢彩,不停涂抹亮色,勾勒一座座大厦的轮廓;五湖四海的观光客,在江心往返穿梭的游艇上欢声笑语,时而摆弄相机,摄下一幅幅美丽的风景;白鲨潭南北临江亲水一线的远古仓、领事馆酒吧风情街上,成双结对的情侣,三五成群的伙伴,有的细语呢喃,有的大声喧哗,尽享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的穗城夜生活风流。
  国际大都市这些时尚美餐,对即将步入天命之年的诸葛南淼来说,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之前,他既没有心思,也没有经济基础去品尝。好比吃惯了长江流域湖乡的红烧鱼,倏忽更换南海之滨的清蒸虾,索然无味。
  诸葛南淼在老五诸葛中垚的陪同下,早已来到珠江北岸的文化公园。
  他坐在露天中心表演台对面的观众席里,欣赏完毕“金羊杯”全国职业象棋冠军邀请赛最后的冠亚军对决,继而观看了闭幕式颁奖。此刻,他又耐心俟候主持人公布车轮战的抽签结果。
  尽管过去,他在家乡参加过许多象棋比赛,平时玩棋,也交过不少业余象棋高手,但毕竟没有和职业象棋国手下过棋。因此,他格外在意这次跟职业象棋顶尖高手过招。
  虽然观众席里沸腾着万名棋迷的热血,珠江水流淌着南海飘舞的暖风,但是他双臂紧紧抱在胸前,仍然掩饰不住冬季固有的几分寒意,以致身体有些微微战栗。
  “三哥,你冷么?加一件衣服吧!”坐在右手的老五诸葛中垚,欲脱下外套给三哥诸葛南淼穿上。
  “不用,有点紧张,过一会儿就好了。”
  诸葛南淼拧开草莓味益达牌口香糖瓶盖,掏出两粒口香糖丢进嘴里。顺便又递给身旁的老五诸葛中垚两粒口香糖。
  
  二
  诸葛南淼的父亲叫诸葛宏宇,母亲叫司马香菱,父母1948年结婚。从1950年开始,父母每两年生一个儿子,接连阶梯般的生了他们五兄弟。
  诸葛南淼的祖上N辈的先人是象棋理论家。他的太爷爷诸葛开枰是威震吴头蜀尾、荆楚大地的民间象棋高手。可是他的太爷爷诸葛开枰,对他的父亲、太爷爷的孙子诸葛宏宇总是严加看管,只允许读书识字,不允许学棋。然而,他父亲诸葛宏宇的骨子里那种从祖先遗传下来的象棋基因不可改变,象棋情结根深蒂固。诸葛宏宇别出心裁地要给他的五个儿子分别取名为:诸葛东车、诸葛西马、诸葛南炮、诸葛北兵、诸葛中卒。父亲诸葛宏宇的馊主意,遭到诸葛南淼的奶奶黄氏一顿臭骂之后,一言给否定了:“宏宇你明明知道,祖上有训,从你父亲诸葛戒棋之后,诸葛家的子孙再不准沾染象棋。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欠骂啊!”
  诸葛南淼的爷爷诸葛戒棋,在农村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寄寓诸葛家五星高照、五方和谐。按照五行“金木水火土”和五方“东西南北中”的顺序,分别给五个孙子取名为诸葛东鑫、诸葛西森、诸葛南淼、诸葛北焱、诸葛中垚。虽然这些名字有文化内涵,但读起来拗口,写起来麻烦。
  诸葛南淼的奶奶黄氏却不一样,她希望五个孙子有顽强的生命力,如家畜一般适应各种环境,耐粗受砺,百病不染。按照五个孙子的生肖和排行,分别取乳名为“大虎子”、“二龙子”、“三骡子”、“四猴子”、“五狗子”。虽然这些名字听起来俗耳,但读起来顺溜。
  “五狗子”诸葛中垚1958年出生,比“三骡子”诸葛南淼小四岁,是兄弟五个中最小的一个,在家乡俗称父母的“断肠儿”。
  如果中国没有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整风反右”运动,人口学家马寅初不倒,也就没有诸葛中垚这一拨人。所以,他又被称为“误增国的一代”。
  虽然诸葛中垚和诸葛南淼同是清朝著名江湖棋手诸葛开枰的重孙子,也爱好象棋,从小对象棋“马踏日,象飞田,炮打隔山牛,车直冲可横流,将帅九宫囚,双士护左右,兵卒向前不回头……”的行棋规则了如指掌,却不及三哥诸葛南淼痴迷象棋竞技。
  诸葛中垚和三哥诸葛南淼的性格截然相反,前者爱动,后者喜静。就某一项体育活动而言,他更爱以下肢展示人体阳刚美的足球运动。工作之余,他常常约一帮朋友,踢一场足球,出一身热汗,感觉一切烦恼荡然无存。然而回到家里,更多的也是边看球赛,边饮啤酒,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中,和绿茵场上的偶像们同呼吸、共命运。他热衷于象棋文化的内涵研究,认为:“象棋是足球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象棋和足球有必然的联系。象棋是静止的足球;足球是运动的象棋。”
  诸葛南淼对足球不感兴趣,曾经偷换阴阳学说概念,强调他爱好象棋不爱足球的理由是:据“动为阳,静为阴”理论,从表面上看,足球是阳性的肢体剧烈运动;象棋则是阴性的大脑静态思维。以“上为阳,下为阴;进为阳,退为阴”为佐证,下象棋是用人最上端的大脑器官在运动,是在充分锻炼、发掘人类的聪明才智,未来主宰世界的动力无疑来自大脑而不是下肢,大脑的一切运动决定着社会不断进步的方向;足球运动故然展示的是一种人体下肢艺术化的健康美和人类原始野蛮抗争的精神魂,但它毕竟离我们不断进化的人类和进步的社会越来越遥远……
  尽管三哥诸葛南淼上述一番言论有些许诡辩成分,但老五诸葛中垚明白三哥用心良苦,是在激将他支持三哥的爱好。以至促进他后来在象棋上大做文章,有不少成功的营销策划案例。
  诸葛中垚上大学时,学的是酿造专业。他1981年从江城大学毕业,直接分配到家乡葫芦洲县金粮酒厂工作,是真正的学所专用、专业对口。最高职务是分管生产和营销的酒业股份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1998年,他从几家大型国企和民企赞助中国职业足球甲级联赛,迅速提高企业品牌影响力和产品知名度的案例受到启发。发现了象棋文化和酒文化的契合点,策划了葫芦洲市金粮酒厂新产品“葫芦仙”白酒推广方案。在玄岩观文化广场,成功举办了“品葫芦仙酒.弈中国象棋”全国品酒名家和象棋大师联谊赛活动。
  当时的金粮酒厂,还只是葫芦洲撤县建市后小有名气的国营企业。是不可能拿出巨资养一支足球队、运作一个足球俱乐部的。也没有足够的资本去争夺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报时一刻、秒杀千万金的广告标王。只有寻找花小钱、办大事的捷径。果然,这次“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活动,收到了预期效果。
  活动当天,慕名中国第一个在建的棋盘格局城市和振兴中国象棋传统文化的新闻点,北京、江城、夷州等地各大媒体的记者蜂拥而至。原葫芦洲市委书记、时任夷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的陈楚荆(后调任长江省分管文化体育旅游工作的副省长)十分重视,专程前往江城邀请长江省分管轻工业的副省长亲临现场关怀、鼓劲。
  自古就有“烟出文章酒出诗”的说法,却没有听说“酒出象棋”或“象棋出酒”的联系。这就是市场经济环境的当下,人们常说的“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奥妙。
  一项活动创新,打响了“葫芦仙”白酒这个品牌,给金粮酒厂带来了无限商机。市场订单如雪花般飞进金粮酒厂,产品供不应求。金粮酒厂使出一招“大鱼吃小鱼”的资产重组,收购了全葫芦洲市大小16家小酒厂。借用李三斤家祖传三代、经营几百年的“葫芦仙”高粱酒老字号,改制为葫芦洲市葫芦仙酒业股份有限公司。
  “葫芦仙”白酒推向市场不到两年时间,市场占有份额和销售收入两项指标,均居于长江省白酒前三甲。葫芦仙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为了回报社会,于2000年10月,出资2000万元购买冠名权,在玄岩观文化广场、玄岩观遗址修建了葫芦仙棋院。
  从此,位于葫芦洲市奔江大道南路,玄岩观文化广场的“葫芦仙棋院”,成为中国第一家县级市棋院。葫芦仙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一夜成为全国最早冠名棋院的企业。同时,也成就了诸葛中垚以棋成名的市场营销策划专家。
  就在诸葛中垚雄心勃勃大干一场的时候。葫芦仙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曹良富,仗着胞兄曹良华担任葫芦洲市副市长的权势,中饱私囊。又在高管持股和企业发展理念上坚持个人己见,不尊重其他高管人员的建议。诸葛中垚接受不了这种现实,于2000年底毅然决然买断19年的工龄,只身来到穗城注册了“新诸葛市场营销整合企划有限公司”,走上了自主创业之路。
  诸葛中垚创业的头两年,勉强收支平衡。虽然第三年的业务量和收入增加了,但投入也必须相应追加。否则,市场拓展的速度就会放慢,人脉关系就会老化,社会资源就会流失。所以,他公司每个月的收入,除去开销写字楼租金、员工工资、水电费、税收等等支出外,余下的大部分都投入到扩大经营。再拿出一小部分寄给在葫芦洲市银梭纺厂下岗的妻子楚琴和已上幼儿园的儿子诸葛楚戈花费,也就所剩无几了。
  面对悄然涨价的商品住宅楼,诸葛中垚放弃了在穗城购房的最佳时机。他仍然每月开销2800元,在穗城市帽山区江田某住宅楼盘,租用一套三居室一厅的房子暂时居住。诸葛南淼来到穗城两个多月,寻聘工作等待中,一直借住在老五诸葛中垚家里。
  
  三
  诸葛南淼咀嚼着口香糖,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将注意力转向了坐北朝南的中心表演台。从观众的角度看过去,表演台的左侧,也就是西面,一张条形桌上,放置着一个塞满粉红色纸条的透明抽签箱;表演台的右侧,也就是东面,穗城电视台塔吊式的旋臂摄像机,居高临下遥视整个表演台;表演台正北面,巨型金羊衔穗图案喷画背景板上,“第二十三届金羊杯全国职业象棋冠军邀请赛”十九个红色仿宋体大字,在射灯的照耀下十分醒目;表演台正南面,也就是离观众最近的一面,东西两角各竖立一块6平方米大小的挂棋盘,这是之前,向台下棋迷观众,现场实况转播“金羊杯”冠亚军对决棋局的“屏幕”,又即将实况转播车轮战本届冠军和1号、2号台业余棋手对弈的棋局。
  挂棋盘上的“楚河汉界”两岸,每个落棋点的上方,都钉有一铁钉。红黑两种每一个圆形棋子的顶端,套着一个恰好能扣进落棋点铁钉的圆铁环。
  挂棋盘左右两边,各站立一名手持2米长举竿的工作人员,他们分别代表对弈的红黑各一方。
  当红方行棋一步时,裁判员用麦克风话筒响亮报出行棋路数,左边的工作人员,立马用举竿将红方行走的棋子对号入座移到目标位置。
  同理,当黑方行棋一步时,裁判员用麦克风话筒响亮报出行棋路数,右边的工作人员,立马用举竿将黑方行走的棋子对号入座移到目标位置。如此你一步来,我一步去地循环对弈,直到其中一方认输,或者双方握手言和为止。
  据穗城的棋朋友们说,这是“金羊杯”职业象棋冠军邀请赛的资深组织者、外号叫“棋博士”的穗城文化公园棋牌部部长老谭发明的专利。这种挂棋盘,转播对弈双方棋局的原始方法,自从举办第一届“金羊杯”职业象棋冠军邀请赛开始,一直延续使用了二十三年。尽管现代数字技术飞速发展,LED显示屏十分普及,但穗城文化公园舍不得丢掉挂棋盘这种原始的转播工具。想必是舍不得扔掉成千上万棋迷们和各界人士,多年来热心关怀“金羊杯”职业象棋冠军赛事的那份深情厚谊,以及倾注于、凝聚在挂棋盘上的那种企盼中国象棋发扬光大的眼神。
  “金羊杯”职业象棋冠军邀请赛一年一届,新年元旦前后举行。参赛者大多数是获得过全国(包括港、澳、台)象棋大赛冠军的顶尖职业棋手,少数参赛者也是取得全国象棋大赛前三名成绩的特级大师。“金羊杯”职业象棋冠军邀请赛,是中国象棋赛的巅峰对决。
  十分钟前,在这里举行的闭幕式大会上,穗城报业集团的领导和谢侠逊象棋基金会的荣副会长,分别给本届冠军司马归和亚军程益发颁发了奖杯、奖金。本次比赛中,“华南虎”许金山和“吕飞刀”发挥失常,屈居第三、第四名。
  参会的各界嘉宾及其他象棋大师们,已先后离开了主席台。除工作人员之外,台上只留下本届冠军司马归和穗城电视台的几名记者,还有《穗城日报》体育版专业采写棋类新闻的施记者。
  按照惯例,为满足棋迷们的愿望,现场安排本届冠军和抽签产生的20名业余棋手进行车轮战,这是每届“金羊杯”职业象棋冠军邀请赛闭幕式的压轴戏。
  穗城文化公园坐北朝南的露天中心表演台上,20台棋桌并在一起,摆成一个“囚”字阵势。
  正中的“人”是“金羊杯”本届冠军站立行棋的位置,“口”四边,摆放着20名业余棋手的座位,每边安排5名业余棋手。
  从南面临近台下观众的那一边开始,按照抽签顺序,从左到右依次编排1号、2号、3号、4号、5号业余棋手的座位,紧接着转向东、北、西三面顺延编排6、7、8、9、10……20号业余棋手的座次。
  当然,每一个业余棋手必须面向中间的“人”——冠军。“口”字南面,正对台下观众一边两角的挂棋盘,是台下万名棋迷观众现场关注1、2号台业余棋手和冠军对弈棋局的“屏幕”,也是穗城市电视台旋臂摄像机重点聚焦的地方,并同步将画面传送给千家万户电视机前的棋迷们。
  作为业余棋手,能有机会参加车轮战和“金羊杯”冠军过招,除具备一定的棋艺功底和敢于报名的勇气之外,更重要的是凭运气抽中一签。
  台下有一万多名棋迷,准确的说有一万多名梦想和冠军对弈的业余高手。那透明的抽签箱,已被一万多张粉红色的纸条塞得满满的,中签率大概是万分之十几,也就是千分之一点几。
  如果说中签是运气好,那么能被主持人首先抽出你的名字,坐在1、2号台和冠军下棋,并且能在“屏幕”上实况转播自己的一招一式,那就是超级好运气了。
  诸葛南淼盼望中签,而且很想和台上那位“金羊杯”冠军新秀,号称“台湾三剑客”之首的“温柔一刀”司马归过招。
  司马归是第一次参加“金羊杯”全国职业象棋冠军邀请赛。之前,诸葛南淼很少研究他的棋局。据棋友们说,司马归早年就是棋界耳熟能详的“华南虎”特级象棋大师许金山的同门师兄。后因海峡两岸来往不便,司马归改从台湾棋王吴贵临门下,得益古谱秘籍和大陆、台湾两地名师指点。虽然“温柔一刀”司马归年长于“华南虎”许金山,但由于种种原因,司马归出道较晚,属于大器晚成的象棋职业棋手。
  诸葛南淼和他家乡的棋朋友们,都是“华南虎”许金山大师多年的铁杆粉丝。他潜心研究过许大师参加各项重大比赛的棋谱数百局,徜徉棋书浩海中,痴醉楚河汉界里。赏他举重落轻风范;赞他高瞻远瞩韬略;服他镇定自若心态;悟他克己胜彼战术;学他胜而不骄品德;羡他少年夺冠佳绩。
  本届“金羊杯”冠军新秀司马归,是否是“华南虎”特级象棋大师许金山的师兄?诸葛南淼没有考证过,也不必考证。他早已将司马归当作了许金山的化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就在一小时前,跟台湾棋手“温柔一刀”司马归同台争夺本届“金羊杯”冠军的对手,是来自棋圣谢侠逊故乡,浙江钱塘江之畔,被棋界称为“打不死的程咬金”特级象棋大师程益发。此人十分了得,曾有棋评家赋诗赞誉:“棋如钱塘潮汹涌,落子拍浪万千重;楚河汉界风樯动,车马炮兵捣九宫。”
  司马归第一次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却能摘取本届“金羊杯”的桂冠,可想实力非凡。决赛前,司马归有备而来。虽然他猜得后手执黑后行,但不惧执红先行的程益发以少见的“起马对挺兵”开局。布局阶段,红黑双方频频长时间思考,各自在大脑里棋盘上构筑攻势,且不动一兵一卒。红方双炮分边,左马盘河;黑方则左车右移,打通卒路巡河。第9个回合,“温柔一刀”司马归抓住对方一点点缝隙,突然发难,连冲7路卒杀入红方腹地。“打不死的程咬金”程益发见对方来势凶猛,也不禁心生怯意,一着马退窝心,由此种下了祸根。紧接着,得势不饶人的司马归又打出暗器:飞象献炮,顺势策马进击。见势不妙的程益发,尽管赶忙兑车求和,但仍无法化解黑方的凌厉攻势。黑方双炮齐发,在马卒的协同作战下,一举摧毁了红方的防线。第43个回合,失子失势的程益发不得不推枰认负。
  面对挂棋盘展示的两位顶尖高手对弈的棋局,有一定象棋专业知识的业余棋手,都可以看出局中奥妙。
  此局程益发输在急于求胜,过于紧张,发挥有失水准。司马归后手不急,克彼先克己,稳健应对,伺准时机,出奇制胜。“温柔一刀”司马归如此着法,是出“华南虎”许金山一辙。因此,诸葛南淼判断,即使今天能够中签跟台湾象棋高手司马归大师对弈,是不可能赢棋的。如果赢了司马归大师,并不是他的棋艺就可以和司马归论伯仲了。仅仅是说明司马归刚结束冠亚军决赛,又马不停蹄和20名不按套路出招的业余棋手集体对垒,难免因精力不济,疏忽大意丢城池。
  如果他负于司马归,也不失体面,人家是吃象棋这门专业饭的,收拾一个业余棋手再正常不过了。担心的是司马归对他们这些名不见经传的业余棋手不屑一顾,草率敷衍了事。这样,他就失去了一次真正检验自己棋艺水平的机会,甚至有点伤自尊心。
  因为,象棋在他心目中是神圣的。他从记事起,到踏入社会参加工作三十多年来,顺境也好,坎坷亦罢,象棋始终相随。苦与甜,悲与喜,醉与醒,迷与清,动与静,都在棋中。他的一生,似乎与象棋有不解之缘。
  
  四
  象棋是中国的国粹,是家喻户晓的“象戏”,是最易普及的智力运动。或田边地角,或街头巷尾,或舟车行进,或静坐品茗,或九天凌云的飞机,或五洋探底的潜艇,或硝烟弥漫的战壕,或宁静祥和的军营,或热火朝天的工地,或鸦雀无声的机关。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师长学徒,无论干部群众、无论富人穷人……假休息之余,择二尺空间,展楚河汉界,摆红黑兵阵,气定入局中,随你心所欲,任你遣兵将。此时,楚河汉界两边,没有男女之分,没有老少之别,没有上下尊卑,没有身份贵贱,没有财富悬殊。昔日的辉煌、欣喜、骄傲、挫折、纠结、愁肠……一切抛到云霄外,只身醉在棋局中。
  诸葛南淼多年是这样,来穗城找工作住在老五诸葛中垚家里这段时间,也没有间断读棋书、拆棋局。
  他刚到穗城的第二天,就按图索驹来到了早在电视上熟悉的文化公园,邀约穗城的棋友切磋棋艺。接连几个星期天,在文化公园结识了许多新的象棋爱好者。昨天,他在《穗城日报》体育版上,看到了那则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