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丁香的爱恨情仇>第二十三章 羊卓雍错 遍地花香

第二十三章 羊卓雍错 遍地花香

作品名称:苦丁香的爱恨情仇      作者:金华烟雨      发布时间:2019-04-06 13:26:06      字数:3585

  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葛尔丹的眼睛起了变化,还是公主自身起了变化,总之,在那个一向凶狠冷酷的“狼王”眼里,蓝齐儿越来越美,她个子虽然不是很出挑,在自己的众妃嫔中也就是个中等,身体却很匀称,不胖不瘦,尤其是那眉眼,一举一动都是那么楚楚动人,明明那张小脸阴沉沉的都能滴出水了,却也令他越来越为之着迷。奇怪了,她那么美,自己当初怎么就一点都没有发现呢?竟然还残忍地在大婚之夜放了她的鸽子?阿奴虽美,可已经年老色衰了,他对她更多的是相濡以沫的恩情;阿海虽美,美得张扬跋扈,他会宠她,却不是发自内心的爱;燕儿翩翩起舞,他也觉得是美的,可是那副健硕的骨骼却比得男子,没有公主这般我见犹怜的风韵。怎么啦?本汗这是怎么啦?用餐的时候想着她,打仗的时候想着她,晚上就寝的时候她还在脑海里徘徊,本汗一定是生病了,是得了“失心疯”,一定是的……
  这段时间里,葛尔丹率领部众兵勇,又攻下两三座城池,然而他越是胜利,公主的眉头就皱得越紧。这个小女人那样都好,就是心太软,全然一副菩萨心肠。他葛尔丹攻城掠地怎么啦?堂堂七尺男儿,生来就该是一个大英雄,这天底下疆土那么多,难道不该为我所有吗?总有一天,我葛尔丹会横扫天下,称霸中原,到那时任谁都会对本汗刮目相看了。那个目光短浅的小女人,本汗不过杀几个人,屠几座城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胜者王侯败者贼”,他们既然打不赢本汗,活该付出代价。可是她那张看起来平静如水的小脸上分明写着“仇恨”两个字,都跟了他这么久了,还看不惯厮杀,见不得有人受伤、更听不得有人家败人亡、妻离子散的绝望哀嚎。这些日子,武功练得愈发勤奋,摆明了告诉他,她恨不得马上就手刃了他这个恶魔。
  葛尔丹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就凭你这点本事,想要杀了本汗,那你得去娘胎里重新回回炉,重新来过一次。虽然不喜欢她的妇人之仁,但却不影响葛尔丹爱上这个光彩夺目的女人。战场一再延伸,眼前已是夏季,节节胜利的他们侵略到了羊卓雍错,广袤的草地上格桑盛开,他们的骑兵悄悄到来,牧人们还没有察觉,悠闲的任由牛羊在草地上吃草,他只把帽子遮住眼睛,似乎还沉浸在某个美丽的梦中。慕楚正要上前一剑结果了那个牧人,葛尔丹却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去把大妃请来,这里,她会喜欢。”
  不一会功夫,脸上一片冰冷的慕楚就把“大妃娘娘”和她的侍女们引了过来。大汗说是“请”,可她们却不敢不来,同样的,慕楚也不敢对“大妃娘娘”耍横,所以只能传大汗的话,把她们“引来”。这几天,尽管公主一再回避,可是仍然避免不了看见那些无辜的百姓流离失所,鼻子里满满都是血腥味,另她心情差极。在练功房的时候,她甚至失态地用剑拼命乱砍,险些伤到葛尔丹。他一把攥住自己的剑刃,再不松手,直看到那几滴鲜血顺着锋利的剑刃流出,公主才慢慢消了火气。可是葛尔丹走了以后,她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练功房,现在的她,出剑越来越快,攻势也愈发伶俐,轻功也上了一个新台阶。相信不久的将来……
  “启禀大妃娘娘,大汗有请!”慕楚的一句话打断了她的思路。
  “什么事,就说本宫不舒服,哪都不去!”可恨,每次杀完人一定要自己观光,难道他就不怕有朝一日他也会像他们一样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吗?
  “娘娘,这次是看风景。”慕楚的话简短而不容违拗。蓝齐儿一听说看风景,顿时心情好了不少,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骑兵现在到达的地方应该是羊卓雍错,据说那是个风景美如画的地方。玉儿给公主换了装,箫儿把姐妹们都叫来,一行几人跟随着慕楚的脚步出了大帐。
  刚出营帐不远,蓝齐儿就听见一阵哗哗的流水声,再往前走,绿油油的草地上五颜六色的格桑花遍地盛开,头顶上洁白的云朵自由自在地在蓝天上徜徉,太阳正好,没有强烈的阳光,就那么暖暖地照射着大地。远处,那个不知危险临近的牧人骑在马背上用帽子遮住眼睛睡得正香,洁白的羊儿棉絮一样在草地上游走。有两只调皮的公羊,不知为何竟起了战争,正各自用头上长长的犄角拼命地顶撞对方。牛群默不作声,转眼之间便席卷了一片草地。马儿潇洒地甩着长辫子似的尾巴,吃得起劲时,便晃晃脖子上的鬃毛,高昂地嘶吼一起,生怕没人知道它在这似的。再往前走,就看见蜿蜒流淌的湖水了,水天一色,碧蓝的湖水上,上百只野鸭子旁若无人地游来游去,似乎在炫耀,岸上去不得,这水里却是我们的天下,有种你们谁敢下来试试。公主一行人不由被眼前的景色陶醉了。
  葛尔丹骑在马背上,就那么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小女人,一身宝蓝色的旗装衬托的她身材更加修长,脚上穿着皂色小蛮靴,头上带着象征公主身份的帽子,两旁的珊瑚珠串几乎遮住她的脸庞。葛尔丹竟然怀疑起自己的判断力,自己当初真是昏了头,怎么会怀疑眼前的女子是个假公主呢?瞧她这一身的气派,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不怒而威的气势,哪里像个假公主了?分明就是个如假包换的金枝玉叶嘛。
  只要一见到这个小女人,他的心情立刻大好,轻轻拍了一下马屁股,那马就慢悠悠地踏着一地阳光朝她走来。蓝齐儿听见轻轻的马蹄声,一回头,只见那个高大威猛的男子正骑着马过来,阳光刺到了她的眼睛,老半天睁不开,忽的脚下一空,整个人竟被葛尔丹拎小鸡似地捞到怀中。一条铁腕箍紧,不允许她有丝毫挣扎,另一只手轻轻地甩了一下马鞭,那马便飞也似地载着两个人在草地上驰骋。后面飘来女子愤怒却无力的声音:“你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本宫……”葛尔丹哈哈大笑:“笑话,本汗的女人,本汗却抱不得么?”马儿越跑越快,直看的从未骑过马的公主眼花缭乱,挣扎无果后,只好惊恐又气愤地偎依在男子壮硕的胸膛里。
  感觉到怀中女人的幽幽体香,葛尔丹不禁一阵意乱神迷,这小女人,她就有那样的本事,让自己冰封已久的心为之而动。想自己何曾真正喜欢过女人,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不过是自己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玩物,是自己胜利的象征。便是阿奴,也是因了她老子为自己战死的功劳才获得自己青睐……可是怀中的这个小女人,却轻而易举俘获了他的心,让他甘愿为之努力——蓝齐儿,你放心,总有一天,本汗会把这天下拱手送给你!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殊不知怀中的小女子正因为他这份狼子野心恨极了他,恨不得立刻杀之以图后快。葛尔丹见怀中女子不再挣扎,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一对大雁正形影不离地在不远处的上空飞翔,猎人心理,葛尔丹本能地拽过背上的长弓,搭上白翎剑,只听见“嗖”的一声,长箭破空射中了其中的一只,那只大雁惊恐的哀叫一声,无力地扑棱几下翅膀,落在了不远处的草地上。公主不用抬头,就能看到葛尔丹脸上嗜血的光芒,偏偏她又什么都做不了,那两只鸟儿何辜,刚才还活生生的在空中双双飞舞,一转眼就阴阳两隔了。蓝齐儿娇俏的小脸上划过两行清泪,悄悄咽下心中的憎恨嘴里却倔强地说:“怪到本宫杀不得你,你既有这百发百中的功夫,怎么不敢教本宫呢?”
  “哈哈,爱妃既想学,本汗这就教你,骑马射箭,本汗一一教你便是!”
  葛尔丹误以为公主是在羡慕他,一脸炫耀自豪的笑。
  眼见得公主被大汗捉走了,作为小小侍女,她们又挡不得,玉儿几个只好兴趣缺缺地沿着湖水慢慢游逛,忽然代儿欢快地喊了一声:“这儿有一只鸭蛋呢。”几个人忽的一下围上去,只见代儿一双修长且有些粗糙的玉手上紧紧攥着一枚皮色微绿的鸭蛋。“这一定是湖里那些野鸭子生的,既有这一枚,不愁还有,咱们便沿着湖边找找,回去给公主做蛋羹吃。”玉儿也兴奋地说。于是几个人便分头行动,在宽阔的湖边草丛里寻了起来。不一会功夫,丽儿也寻到一枚,开心地笑了起来。玉儿寻到三枚,箫儿圆乎乎的小脸几乎贴着草丛了,却是半天也没看见半只鸭蛋的影子。她嘟起小嘴,寻了一枚石子就投向水里的鸭群,野鸭子受惊,嘎嘎嘎地叫着,游向湖中的水草丛再不肯过来。
  丽儿嗔怪道:“你呀你呀,何时才能消停点,看那群可爱的小东西便这样被你吓走了,真是……”
  箫儿本就懊恼,听了她的话更气,跺着一双小脚道:“我又不是故意的,姐姐不同情我找不到鸭蛋也就罢了,竟然还取笑人家!”她本就靠岸边很近,水草湿滑,饶是大家十分小心,还生恐掉到湖里,她这般又是跺脚又是乱动,只听得噗通一声,整个人便滑倒水里。自小长在宫里,哪个人是会水的?眼见得箫儿落水,大家全没了兴致,惊慌失措地带着哭腔喊道:“不好了,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呐……”
  平日里,慕楚和穆图两个作为左右护卫,都是和主子形影不离的,但今日例外,他们两个再不长眼睛,那不是找着挨削吗?只好知趣地留在草地上等候。此时呼救声刚起,有一个人噌的一下站起,飞也似地向湖边奔去。他明明刚才还看见那个身着翠绿蜀锦的小女子在湖边徘徊,怎么眼错不见就没了踪影?这个小女人,真不让人省心。此时马背上沉睡的那个男子也被呼救声惊醒,他还不清楚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见有人喊救命,本能地催马来到湖边,跳下马背就扑进湖里。谁知他快,有个人比他更快,先他一步跃入深不见底的湖中,拼命地向水中那抹眼看要沉底的绿影游去,看情形生怕别人碰到她似的。
  这个人到底是谁呢?是谁对公主身旁的侍女暗生情愫?下一章揭晓答案。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