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碧霞玄女剑>第十二章 脱困得重生 感恩铸盟约

第十二章 脱困得重生 感恩铸盟约

作品名称:碧霞玄女剑      作者:徐芷兮      发布时间:2023-10-30 13:20:43      字数:8297

  得助脱泥泞,重生浴新章。寻机吐衷肠,念恩立约盟!
  
  经过一路奔波,马车终于在一偏僻乡野小店门口停了下来,杨湘瞥了一眼身旁的公孙凡后,才道:“你似乎还很享受这马车的彻夜颠簸,怎么没有一点要下车的意思?”
  公孙凡一只脚踩在车辕上,另一只脚则耷拉着,头倚着车厢,悠哉悠哉地道:“我自然是无所谓的,坐上几天也无妨啊!至于里面那位就……”
  见公孙凡雷打不动的样子,杨湘实在无奈,只好纵身跃下马车,快步向小店内走去。
  “这节骨眼儿想使唤我,没门!”公孙凡得意地道。
  一会儿工夫,杨湘便从店内走了出来,飞身窜上马车,钻了进去,不由分说,伸手用棉被裹住秋凤玉,并一把抱起转身蹦下马车,直奔店内走去。
  他知道秋凤玉此刻已经恢复了意识,这样一来,便免去了肢体接触,二人均不会太尴尬。虽说前番也曾有过碰触,但那均是在秋凤玉昏迷不醒情况下,何况既是情急之下,也没有其他物质条件。
  柳梦胭紧随其后,公孙凡见谁都没有理他,只耸了耸肩,便尾随进店内。
  荒野小店住客自然不多,杨湘为两位姑娘各开了一间房,自己则与公孙凡同住。
  杨湘将秋凤玉放到床上后,便低声道:“奔波了一晚,天都快亮了!”见秋凤玉仍旧没有醒来意思,无奈地笑了笑,便转身走了出去。
  秋凤玉躺在床上,思绪起伏: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怎么感觉就像做梦一般?之前,杨湘百般劝阻,我都置之不理,拿他的话当做耳旁风,还辱骂他!如今,竟偏偏被他所救,真是自己打脸!等见了面,他不定会怎样奚落于我呢!此后,我又该何去何从?
  只一会儿功夫,杨湘手中端着一碗姜汤,正巧与手端水盆要去倒水的柳梦胭迎上,柳梦胭一眼便看见了杨湘手中的姜汤,脸上顿时现出不悦之色,杨湘见状忙问:“柳姑娘,你的脸色似乎不大好,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
  柳梦胭心道:几乎等了你们一个晚上,能休息好才怪!随即淡声道:“我没事!”说罢,便匆匆将水倒掉,径自回屋了。
   杨湘则并未在意,顺手推开秋凤玉的房间门,走了进去。  
  “不要来烦我,我想自己待会儿!”秋凤玉微斜在床头,冷声道。
   “你终于醒了!来,喝点姜汤,暖暖身子吧!”杨湘走上前,将姜汤递了过去。
   “我不喝!你拿走吧!”秋凤玉并不领情,声音铿锵有力,看来体力似乎恢复了不少。
   “你昨晚受寒太重,身体尚且虚弱,必须喝些姜汤驱寒!你若执意不喝,我不介意喂你!”杨湘口气近于逼迫。
   “你……”秋凤玉目光之中充满愤懑,随即,又缓和下来“你一定在嘲笑我吧?”
   “我为什么要嘲笑你?”杨湘不解地道。
   “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辱骂、诋毁你,你为什么还要来救我?如果换做是我,巴不得你早日死掉!根本不会为你的死,动摇半分。你应该恨我才对,为什么却反其道而行之?”秋凤玉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
  杨湘听罢,稍顿片刻,才道:“我是很恨你,恨你对我的良言充耳不闻;恨你的冥顽不化;恨你的固执、你的愚昧,甚至无情无义!如果换做别人,我早已砍上她千刀万刀,或更有过之!可是对你……”杨湘顿了一下,“我下不了手!”
   杨湘说着,拎了把椅子坐到床边,端起姜汤,示意秋凤玉将姜汤喝了。
  秋凤玉目光依旧冰冷,看了一眼姜汤,没有去接。
  杨湘见状,开口道:“难道,你要我……亲自喂你?”说罢,将碗送到自己嘴边,示意秋凤玉若再拒绝,就要用强。
  秋凤玉深知自己身体虚弱,如果杨湘用强,只能自取其辱,立即伸手夺过姜汤,一饮而尽。
  杨湘脸上立即露出得意笑容,随即又道:“我之所以潜入玉佛苑去救你,还因为一个人!”
   秋凤玉听罢,疑惑问道:“什么人?”
   “王妈!”杨湘从容不迫答道。
  “什么?王妈!”秋凤玉听罢,立即坐直了身子,眼眸之中,顿时闪现出一丝哀怨,情绪似乎也有些激动。
   “是的,她一再托付我,要我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救你脱离玉佛苑!我杨湘向来就是这样,受人所托,必忠人之事!”杨湘义愤填膺地道。
  而后,他的语气又变得柔和下来:“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你!绝色美女在下不是没有见过,可是自与你相识,便时时挂牵、无法忘怀!这自然也是我为何能不计生死,潜入玉佛苑那等凶险之地救你的原因!”
   听罢杨湘一番陈词,秋凤玉丝毫没有为之所动,反而嗤鼻道:“好了……杨湘!你觉得,我与刚才那位的姑娘一样,是个涉世不深的毛头丫头么?我可不愿意听什么花言巧语,你自然也不是第一个与我说这种话的人,至于你是从什么地方打听到王妈与我的关系,又或是你用什么方法迷惑了王妈,我也不想深究,毕竟你救了我,你想让我如何报答直说便是。除了与你双宿双飞,其他条件定无所不应!”话刚出口,秋凤玉便有些后悔,原来自己不经意间暴露了早已醒来之事。
   “你……”杨湘对她失言并没有察觉,听了前面之言,如遭雷击:不愧为玉佛苑精心培植的冷血杀手,与他们谈感情,简直对牛弹琴!他呆立良久,才苦笑道:“好……好……你以为我豁出命去救你,就是图谋不轨,想以此为条件,来要求你满足我,是么?秋凤玉!你太令我失望了!”
  杨湘此时心痛不已,沉默许久,才开口道:“好,既是如此,我别无所求,只要你追随在我身边,为我保驾护航即可。毕竟,我日后所要走的,是一条艰难无比的路!”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顿显晦暗。
   “可以!”秋凤玉立即答应下来,继而又道:“但我不可能一辈子为你马首是瞻,三年!我可以跟随你左右、护你周全!三年之后,你我互不相欠,各走一边!如何?”
  好个聪明的冷血杀手,好清晰又富有逻辑的头脑!既报答了救命之恩,又为自己挣得了自由!
  “好,一言为定!”杨湘赌气一般,就此与秋凤玉立下了约定。
  “慢着!”见杨湘答应的如此爽快,秋凤玉又道:“还有一件事必须声明:就是在我面前,收起你的那些甜言蜜语,留着去跟那些无知的小姑娘说吧!”见秋凤玉仍旧一副冰冷且不屑的模样,杨湘真是又气又恨!这种人真的是……难不成她的心是石头做的?无论你怎样对她掏心掏肺,她都能做到无动于衷且毫不领情,真是绝了!
  回到房间,杨湘满脸不悦,脱去外衫,随手扔到床头。
   公孙凡则悠闲地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见杨湘垂头丧气的模样,便打趣道:“哎呀!今天,我的心情怎么说不出的好呢!”
  杨湘见公孙凡有意调侃,并未理会,顺势倒在床上,闭目养神。
  哪知公孙凡并不罢休,一下从床上跃起,来到杨湘床边坐下,眼望着杨湘,坏笑道:“喂!快说说看,昨晚美人在怀,是何感觉?”
   杨湘睁开眼,瞅了一眼公孙凡,眉头微蹙道:“胡说什么呢?快睡觉吧!”
  公孙凡斜楞着杨湘,道:“嘿!你这小子,越发的不可理喻了,占了人家的便宜,还装没事人,要不要……我去告诉她实情啊!”说罢,转身做出要走架势。  
   杨湘听罢,立即伸手,拉住公孙凡道:“师兄,都这么晚了,别闹了!我累了!”
   公孙凡见状,得意地道:“那你就说说嘛!”
   “师兄,我真搞不懂,她宁愿为奴为仆,也不愿与我为友,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公孙凡听罢,喜不自胜道:“我的傻师弟,她既然肯跟着你,凭你的样貌、为人,即使此刻她不能对你情有独钟,时间久了,我就不信她仍旧雷打不动!”
   “师兄,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前言不搭后语的!”杨湘懒得再听他胡诌。
   “师弟,你是当局者迷!自然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所在,可我这个旁观者可全看在眼里哦!据我近日来的观察,发现只要见了你的姑娘,就没有一个不动情的!这么久了,难道柳姑娘的心思,你一点都没看出来么?还有啊,那天淮安府集市惊马,被你所救的那位红衣姑娘,她看你的眼神绝对不一般,她那副含情脉脉的表情,我至今可还记忆犹新呐!”公孙凡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堆。
   “住口吧!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你自己没事在那胡乱想象吧!我可睡觉了!”杨湘翻了个身,头转向墙里,不在理会公孙凡了。
   “你看!你看!自己问我,我说真话吧,你又不信!那我们打个赌好不好?一百两银子的赌注,怎么样?”公孙凡眼睛发亮道。
   “懒得理你!”杨湘闭上眼,没再作声。
   “小气鬼!”公孙凡见杨湘不理自己,讨个没趣儿,只好折返回去,上床睡下。
  客房内,秋凤玉则思绪起伏,不断回忆与杨湘相遇相识的一幕幕,心中暗道:此人费尽心机的靠近我,到底有何目的?是什么能令他不顾性命之险潜入玉佛苑救我?难道真如他口中所说?想到这儿,她无奈地摇摇头,低喃道:“秋凤玉,你是怎么了?岂能轻易相信一个花痴的话!莫非,他真的是受王妈所托?也不对,世上岂能有如此愚人?只为一个认识不久之人的一句话,便肝脑涂地、舍生忘死?看来,这杨湘来历有待观摩,其目的也定不简单,决不能轻易相信此人!
  东方泛白,晨光熹微,射入宇文默屋内,洒在光滑的地面之上,宇文默伟岸有致的身姿也随之影射在地面上。他眉头微耸,正坐在屋内望着窗外发呆,看得出他是在思考问题。
  片刻之后,他才站起身形,阔步走出屋外。
  刚走几步,后面便传来耿容说话声音:“大总管!看你步伐急促,不知是要去哪里呀?”
  宇文默立即顿住脚步,却并没有回头,淡声道:“怎么?二总管刚受苑主任命,便要置喙我的行踪了么?”
  耿容听罢,脸上立即露出虚伪笑容道:“我怎么敢呢!大总管可是苑主眼中的红人,我岂敢对你有所质疑!只是……即便我不说,苑中也难免有人乱嚼舌根呐!”
  “哼。”宇文默嗤鼻道:“他们愿说,便由他们说去!”
  “这……这怎么能行呢?这些话若被苑主听了去,岂不生疑!对大总管你可有弊无利呀!”耿容继而道。
  “这不正是你所期盼的么!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大总管这个位置你盯了这么多年,现在……机会来了!”
  并不是宇文默语冷声重,他说的都是事实,玉佛苑中,对大总管之职有所觊觎的人数不胜数,耿容自然也在其列。而凭宇文默对耿容其人的了解,此刻也没必要给他留什么颜面。
  对有些人而言,脸面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而对某些人来讲,脸面却是毫无用处的东西,任由旁人如何践踏,都不痛不痒,可说一文不值!
  而耿容恰恰就是这种人,他的忍耐力惊人。毕竟,不能平步青云,就只能靠死皮赖脸、贿赂一些有用之人,来稳固和晋升自己的地位。
  听罢宇文默之言,耿容嬉笑着故作为难腔调道:“大总管你太抬举我了,我有何德何能敢越踞你的位置。只是……下面那些人都怀疑秋护法此番能逃离玉佛苑,却是你的手笔。这个……众口悠悠,我实在是……”
  “哼!清者自清!由他们说去。昨晚,若不是苑主召见,我还真不知自己会不会做出劫狱之事!可苑主根本就没有给我机会去思考这个问题,并一直将我禁锢于龙心殿内不得脱身。我自然明白,苑主的一番好意,他是怕我会因此误入歧途,且又不便明说,只能用计将我拖住。这样一来,既不伤彼此颜面,又不给我机会救人!对此……我只能说,苑主他才是真正的高人!”
  “这样说来,秋护法得以逃脱,还真与大总管无干系!”耿容见宇文默将苑主推出来说事,不敢再多做盘问,毕竟昨晚苑主就是他的不在场证人,谁敢怀疑苑主!
  “既然二总管再无疑虑,我可以走了吧?”宇文默故意抬举耿容道。
  耿容见事已至此,再盘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便陪笑道:“不敢!大总管请便!”
  宇文默自始至终都没有回过头去与耿容对峙,因为他不配!宇文默在玉佛苑中可不是徒有虚名的存在,他的权势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怪有那么多人挤破了头的想要爬上这个位置。
  不知是因为突然脱离了玉佛苑的束缚,还是昨晚折腾的太乏累了,秋凤玉这一觉居然睡到了日上三竿。
  起床之后,秋凤玉将自己的衣物清洗干净,拿到后院去晾晒。
  后院地方并不大,一口小井设于院中央处,两条晾衣架置于井旁不远处,上面并没有晾晒衣物。这样一来,倒令院内看上去宽敞了许多。
  她步入后院,刚将装衣物的木盆放下,便发现对面客房内一股脑走出五人,均一色蓝布衣裤,头带蓝色扎巾,手中持剑,直奔自己这边走来,五人均面现怒容,来到秋凤玉面前站定。
   秋凤玉则一脸的平静,冰冷的目光带着千般煞气望着五人,沉声道:“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该是莲花派未扫尽的余孽吧?”
   “秋凤玉!看来你还记得,前不久你率一众客卿,残忍的杀害了我们莲花派所有同门,哼!今日,既然在此遇见,我们定当为被你杀害的诸位同门报仇!即使不一定能成功,却也能成仁!”其中一个个头瘦高,浓眉阔目,长脸的英俊男子义愤填膺地道,其余几人也是满脸怒容。
   秋凤玉扫量五人一番后,不屑地道:“凭你们几个的功夫,还敢大言不惭,谈什么报仇!真是可笑!”
   五人听了,毫不退缩,那个瘦高男子又道:“不错,莲花派在江湖中地位尴尬,可是我们后辈,并非贪生怕死之人,死有何惧!秋凤玉,拿命来吧!”说罢,五人抽剑便刺向秋凤玉。
   秋凤玉见势,忙悠然转身,从地上拾起一根晾衣服的木棍,与五人周旋在一处。
  五人手中均是宝剑,秋凤玉必须加倍小心,手中木棍不敢与宝剑正面相迎,不然必被砍断。她挥动木棍上下翻飞,仅十余合,木棍轻点五人手臂,“啪啪……”几下,几人手中宝剑顿时被木棍带动脱离了五人掌心,随着木棍旋转一圈后,秋凤玉一撒手,五把宝剑竟如弩箭一般,反射向五人……
  五人见状,大惊失色,手臂疼痛还未来得及顾上,宝剑已经直奔咽喉射来,再要闪躲,已来不及,五人口中均发出“啊”的一声惊呼,便闭上双目,只待一死了。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当当……”几声,一阵铁器撞击声后,杨湘已收剑而立,五人竟然毫发未伤,五柄宝剑均斜插于五人脚下地上。
   秋凤玉则将冰冷的目光移至杨湘,怒道:“多管闲事!”
   五人见状,忙向杨湘拱手道:“多谢壮士出手相救,我们五人感激不尽,不知壮士贵姓高名?”
   “在下金陵杨湘,几位兄弟,秋凤玉虽作恶多端,杀人无数,可你们武功,毕竟还未到炉火纯青地步!在下奉劝各位,回去勤加苦练,将来必能成就一番大业,待功成之后,再找她报仇不迟!”
   “杨兄弟说的有道理,只因我们莲花派在江湖中地位尴尬,我们五人一直盼望,有朝一日,能为本派光耀门楣!洗去本派往日污点,也能抬头做人!我们就是要让江湖中人知道,莲花派的弟子并不怕死!”
   杨湘听罢,拱手抱腕道:“对几位兄弟的英勇无畏,杨某深感敬佩,也能理解你们的心情,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几位兄弟,你们定要保重,待日后定有所成,杨某静待佳音,也盼望,日后江湖正义,也能有几位大力秉持!”
   “杨兄弟言之有理,我们几个以后不会如此莽撞了,大恩不言谢,我们后会有期!”说罢,五人愤恨地瞄了秋凤玉一眼,便匆匆离去。
   五人走后,杨湘转过身,见秋凤玉仍旧面如死水,冷目以待。便走上前,低声道:“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我不饿!”秋凤玉收回目光,二话不说,转身走了。
  杨湘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跟了过去。
   回到屋内,秋凤玉坐在桌边,回想这些日子所有遭遇,不仅唏嘘:秋凤玉呀秋凤玉,昔日威风八面,英姿飒爽的九天玄女,如今竟混到了如此田地,真是造化弄人!
   正在这时,杨湘背着手,从外走了进来,秋凤玉厉声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杨湘眉头微蹙,开口道:“怎么?昨日,你我之间的约定不做数了?”
  “话已出口,怎会不作数?”秋凤玉冷声道。
  “既然如此,我希望你对我保持最起码的尊重,如今,你已不再是玉佛苑中人,不必时刻拘谨,处处拒人于千里之外!”
   秋凤玉听罢“腾”地站起身,怒视杨湘道:“我只说我要护你周全,意思不让你受半点伤害。并不是说,我便是你的奴隶,说话做事,都要任你摆布、听你吩咐,这点……你别搞错了!”
   杨湘对眼前这女子简直又爱又恨,他觉得这女子简直就是奇葩一朵,与其他女子大不相同,她的个性独立,见解独到,性格刚烈;另一方面,她又固执己见,冥顽不灵,是非不分!这令他很是愤懑,要如何才能感化到她,使她懂得,江湖并非她眼中那般无情呢?
   无奈之余,杨湘顺手将碧霞剑放到桌上。
  原来,他一直将剑放在身后,秋凤玉根本没有注意看他,也就没有发现。望着桌子上的宝剑,秋凤玉眼前一亮,立即拿起剑,欣喜地道:“我的剑!”她的目光中满是喜悦,顺手从桌子上拿起宝剑,如见了亲人一般,用心抚摸、呵护。
  杨湘见状,虽心中更添爱怜,面上却笑不出来,他转身便想离开,哪知秋凤玉却突然道了声“谢了!”杨湘顿时停步不前。
  秋凤玉又道:“能从玉佛苑救出一个人已经不易,从兵器库盗出宝剑,更堪比登天!而你,都做到了!”
  杨湘心中,不禁泛起涟漪,据他对秋凤玉近日来的了解,这些话根本不可能从她口中说出!然而,他听到了,这也使他心中即将泯灭的欲火再次重燃……他嘴角微微上扬,大步流星,走出门外。
   小满与萧一凡赶了半天路,饥渴难耐的萧一凡仰望着小满,央求道:“我说,姑奶奶,这赶了大半天的路,你就不累么?我可不行了,前面有片树林,我得去歇息歇息,再吃点东西!”说罢,脚下生风,直奔前方不远处一小树林飞奔过去。
  小满稚嫩的脸上现出顽皮笑容,没有作声,随即追了过去。
   小树林内,虽说只有干枝枯叶,可也不失为一处好的休息之地。
  萧一凡找了一块大石,坐了上去,解下身上包袱,从里面拿出两个烧饼,一个递给刚到近前的小满,一个塞入口中,大快朵颐吃了起来。
  小满接过烧饼,坐在萧一凡身边,沮丧地道:“也不知道杨大哥他们现在什么地方!”
  萧一凡瞪了小满一眼,道:“身边已经有了个帅哥,干嘛还去想其他人呢?”
  小满将头转过去,鄙夷地望着萧一凡的脸道:“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么?”
  萧一凡嬉笑着道:“难道是想……亲亲本公子?”
  话音刚落,小满手中的烧饼已经砸了过来,萧一凡见状,伸手一把接住,慌张地道:“说话归说话,千万可别浪费粮食!”说罢,张开大嘴咬了一口,脸上还是一副嬉笑面孔。
  小满厌弃地盯着萧一凡,嚷道:“我好想吐啊!你的脸皮,真的不是一般的厚诶!”
   忽然,萧一凡脸上笑意全无,立起食指,在唇边做出个“嘘”的动作,二人顿时没了声响,并及时躲藏到了树后。
   果然,只片刻功夫,一群黑衣人脚下生风,疾驰而来,地上枯叶被他们踩踏发出“沙沙”响声。
   为首之人,正是玉佛苑中一等客卿“金刀剑客”诸葛青云。
  他身旁之人五旬左右,一双鼠目不停地四下观看,一字小胡须,瓜子脸,身穿锻黄色锦袍,腰间缠着一条链子飞抓。
  其余人则均是一色黑衣,个个手持利器,四下搜寻着,不知在找什么。
   诸葛青云驻足不前,朗声道:“秋护法向来对玉佛苑衷心耿耿、唯命是从,怎么可能叛离玉佛苑呢?”
   “哼!不是我于万涛多嘴,一个女子能有什么本事,怎能挑起护法重担,还一封就是两个,那个金珠环更是一文不名,只会凭姿色媚惑苑主,使得苑主对他们过于宠溺,导致她们骄横忘本,对苑中规矩,更是视若无睹!”
   诸葛青云听罢,忙道:“于万涛,你这是什么逻辑?秋护法可是凭借一己之力登上护法之位的,她为玉佛苑屡立奇功,说句实话,你我皆不能超越,她与金珠环怎可同日而语?”
   “诸葛兄,你太高估她了,若不是戒于苑规:同僚不可相残!我想与我同种想法的,应该大有人在吧!”于万涛撇着嘴,不屑地道。
  “难不成你对老夫,也报有此想法?”诸葛青云听罢,立即质问道。
   于万涛听了,满脸堆笑道:“那怎么可能呢!诸葛兄说笑了,你功绩卓著,又是苑主挚交,玉佛苑中,哪个敢对您有不敬之心呐!只是老夫为玉佛苑效力也几十年了吧,也只不过是客卿身份,她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凭什么高居护法之位?”
  “难道,你是怀疑苑主的判断力么?”诸葛青云黑着脸,沉声道。
  “我怎么敢呢!苑主为人精明、果断,岂是我辈能及的!”于万涛忙道。
   “那就不要胡乱编排!孰是孰非,苑主自有主张,快搜人吧!”诸葛青云说罢,阔步向前走去。
  于万涛眼望着诸葛青云的背影,脸上露出不快之色,鼠目之中闪现一抹耐人寻味的光芒。
   小满与萧一凡正观望之际,不料,黑衣人早已发现了他们,并将二人团团围住。
  诸葛青云与于万涛也立即赶了过来,小满与萧一凡顿时面现惊恐之色,后退几步,背对着背。二人毕竟初涉江湖,武功又不精进,哪里能够跟这些专业杀手抗衡。
   于万涛一眼便认出了小满,用手点指道:“臭丫头,原来是你,快把东西交出来!”
   “臭老头,你总缠着我要什么东西?我这里哪有你要的东西?”小满一脸茫然,厉声道。
   “少废话!快把东西交出来,饶你不死!”于万涛恐吓道。
   萧一凡忙问小满:“喂!你拿了人家什么东西,快给他呀!没见这些家伙像要吃人一样,那么凶么!”
   小满面现难色,央求道:“我根本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啊,你们放过我吧!”
   于万涛纵身来到小满身旁,一把揪住小满头上的小辫子,狠声道:“我知道,你这小丫头精怪的很,少耍小聪明,快把东西交出来!”
   小满双手捂着头,叫道:“放开我,你这糟老头,萧一凡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来救我!”
   萧一凡哭丧着脸,道:“不行啊!他们把刀架到我脖子上了!”果然,萧一凡双肩之上,各架着一把钢刀,迫得他一动也不敢动。
   小满怒道:“笨蛋!”她厉声尖叫道:“杨湘!大——哥!快来救我呀!”
   于万涛见状,得意地道:“叫啊!叫啊!看谁能来救你!”
   诸葛青云见了,走上前道:“她们只是小孩子,你何苦为难他们呢?他们到底拿了你什么东西?你且放开手再说,他们又跑不了!”
   于万涛冷哼道:“这小丫头狡猾的很,指不定耍什么花招便逃了!你快把东西交给我,否则……我拧断你的脖子!”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