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的眼神>二十四、寂寞的珊瑚果

二十四、寂寞的珊瑚果

作品名称:山的眼神      作者:执笔红尘      发布时间:2023-09-21 11:26:02      字数:3203

  一连几天都抑郁寡欢,冗离不知道为了什么,且不说炎欠不能接受新父母再闹情绪让他不要多管。
  炎欠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觉得心里有一种苦赛过黄连。且不、童二席两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让她对心中的渴望产生恐惧,为了“不失去”,最好方法就是不曾拥有,更何况丰石还有别的女人。她现在完全相信姨娘,开始怀疑爱情的真实性,不想再为它伤心,它却偏偏纠葛。
  在且不的提示下,鬼使神差地走到电子厂外,躲在树后面寻找穿格衣服的,或者其她和丰石走在一起的女人。许久,没有发现。突然意识到很无聊,就转而来到学校,正赶上排练节目。
  郭老师虽然退休,仍然担着文艺队的团长。正组织演出,她没问炎欠为什么不留校?也没问为什么又突然回学校?就像从没离开过,一直在身边还没毕业的学生,认真地问要不要参加?还说农村的条件艰苦,怕委屈了大家,郭老师的涵养化解了炎欠的不知所措。炎欠像走失的一员,追着灵魂重新归队。
  等她回来已经腊月三十,坐冗离的车直接来到饭店,还是上次的包间,只是撤了五把椅子,剩下的椅子平均疏散显得和谐又客气,免去了不必要的尴尬。在绿竹的背景墙前临时加了方桌,摆着21吋的黑白电视。撤下来的椅子依墙而立,堆着大人的外套。
  炎曾见、弋苦、且不正谈笑风生地嗑着瓜子等她吃年夜饭。炎欠冲父母笑了笑算打招呼,并按着他们的提问介绍了演出情况。有且不在边上搅和,大家也没有更多的机会交流。炎曾见和弋苦依然是谨慎不越雷池的态度照顾着且不的感受。炎欠也没有提前离开的冲动。
  8点,春节联欢晚会准时开始。8:30,象征吉祥有余的四道菜也上了桌,和之前的四凉四热加在一起正好是六六大顺。冗离终于来到房间,见大家还没动筷,就说不应该等他,太晚了。炎曾见和弋苦表示,你忙你的,自家人晚点吃没关系。炎欠在边上接了句:“年夜饭当然要晚吃喽,要不怎么叫年夜饭啊!”引得大家一阵宠溺的笑,就像刚会说话的孩子一样备受关注,且不板起脸:“年夜饭是越早越好!”
  炎曾见立刻接过话茬:“那是过去,人们穷过不起年,早点吃饭,放个炮仗告诉别人‘过年了’。现在生活都好了,又上班哪那么多讲究,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吃顿团圆饭热热闹闹的就行。”他的话明显向着女儿,弋苦的脸上浮现欣慰的笑纹。
  吃完饭由服务员撤净桌面重新摆上瓜子、花生和苹果。冗离安排员工下班,回来继续看电视。且不提议大家一起熬夜,弋苦顾及复杂的关系决定各回各家。且不坚持熬夜,她经常通宵搓麻将,已经习惯,料想弋苦熬不住就会妥协,顺便领炎欠回家,她也就堂而皇之地进了炎曾见的门,接下去的事就好办了。
  炎曾见低头吹着茶水上可能有的浮沫说,早点散了回家休息,还嘱咐年青人放完鞭炮就睡。且不心里不痛快,也只能拉着炎欠一起离开。
  从小到大就没有爸爸妈妈的概念,炎欠一时间也确实叫不出口,但是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关心,而这种无微不至也让她无所适从又难以割舍,上车后忍不住偷偷地回头看了眼一直站在门口的父母。
  
  刚到家,丰石就跟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整箱的带鱼:“单位发的年货,我们明天去深圳,在家也搁坏了,就拿过来,留着你们过年吃吧。”他一边解释一边不容分说地拿到了厨房。冗离只好跟过去帮他放好。丰石洗了手再出来看到一直立在客厅的炎欠故意放大调门,“大明星演出回来啦!”炎欠没有说话只是用玻璃杯倒了三杯水放在茶几上转身就要回屋,“这么大架子?!”丰石坐在长沙发上见炎欠要离开,急忙用话留住。
  “我又没有格衣服哪来的架子?!”炎欠没好气地甩了一句,看到丰石红了脸又觉得自己过了,便折回身坐在冗离一边的单人沙发上,低头不再言语。
  且不知道自己的话在炎欠心里种下根了,她暗喜但怕漏了馅就没好气地呲哒:“挺大的姑娘说话没个分寸!”随即坐在丰石一边,改换温柔的语气,“冷不冷呀,多穿点。”
  “不冷。”丰石抬了下胳膊躲开且不的手。他以为炎欠喜欢格衣服是在跟他要,心里美滋滋地盘算下次给她买一件。把自己的水杯绕过冗离放在炎欠面前,“给,喝点水吧!”
  炎欠看了眼水杯故意板着脸:“我自己家的水还用你让?”
  丰石就是喜欢炎欠的这股刁蛮劲:“等到我家,我也给你倒水。”笑嘻嘻地抬脸看着炎欠。
  冗离起身又倒了杯水放在丰石面前:“我给你倒!”然后绕过且不坐在另一边拱了拱丰石,“这么大屁股。”
  丰石明白这是冗离给他机会,便红了脸将身子向炎欠这边靠了靠:“你也有工资了,还去演出受那累干吗?”在炎欠面前他一直是主场。
  看着丰石挨近的身形,炎欠的心里热乎乎的,但她报复性地掐灭心中的火苗。脑子却异常灵光,想起一直筹划的事:“噢,对了,你们知道哪里卖暖气片吗?”
  “你要干吗?”冗离意识到炎欠有什么事情要办。
  “那么大的教室就一个炉子,生旺了,跟前的学生出汗,容易感冒,不热吧,远处的学生又冷。”炎欠故意忽略了艰苦条件的描述,只是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要是跟咱们这儿一样按上暖气片就好了。”也算答复了丰石刚才的问题。
  “暖气片不是问题。”丰石算起事情来眼睛特别明亮,“问题是要有烧暖气的锅炉。”这点是炎欠没有想到的,看到炎欠崇拜的眼神仿佛又回到童年,他自豪地拔了拔身板,在腹部形成直角,双手放在大腿上轻轻地点着中指。
  “还得有会烧锅炉的师傅。”冗离接过话茬探头看着炎欠进一步解释。
  “是不是很费钱?”炎欠觉得自己有点承受不住。丰石和冗离心知肚明地相视一笑,低下头故意不说话,“那得多少钱啊?”炎欠有点着急。
  且不一直抠着左手背的肉猴,不耐烦地抬头瞪着炎欠:“就你矫情!人家这么些年也不知是怎么过的,怎么一到你这就不行了呢?!”她是在说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能行。
  冗离看了眼无辜的炎欠,转头对且不:“暖气安全还干净,改善下环境不是大家都得好吗!”他在暗示且不的秘密,且不想起女儿也能受益便低头继续抠肉猴。
  丰石最不能看炎欠受委屈,虽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针锋相对,但是他依然提高了声量:“我找人做个预案,回头你把教室的面积给我。”
  冗离拦住话头:“怎么都是你包了呢,咱俩合作,怎么样?”
  丰石毫不犹豫地:“好啊!”
  正聊得热闹,突然有人敲门。是丰石的母亲送来了自己炸的麻花,她说炎欠小时候最爱吃,并邀请她一起去深圳玩。
  还没等炎欠拒绝,且不抢先一句:“明天我们要给市长拜年!”起先以为对方是来找茬的,且不一直缩着脑袋。知道了来意才拔直了身子,当她看到对方的目光时又立刻顺下眼皮。
  这么些年,要说打架,她没怵过谁,脸皮撕破了,那是比烂、比狠、比谁更坏、更缺德,但是亏心事做多了怕夜路,才喜欢人多咋咋呼呼地壮胆,破落户成名也是一害。她就是本着让人恶,算计到现在,可最近要收回炎曾见,更为了她心里的盘算不能节外生枝,最怕人上门寻仇,把她的丑事抖出来。特别是丰石的父母是她目前要讨好的对象。
  为了大事不拘小节,她的心思和毒计一起藏在了眼皮后面。假装亲热地让客人坐,顺势把炎欠拽到自己身边,此时炎欠是她的护身符。
  丰石妈难掩一脸嫌弃勉强递个微笑给且不,那感觉就像踩到了狗屎不得不回头一样。
  放完鞭炮,冗离直接回了饭店,丰石和他妈也走了。
  “什么玩意!”且不一改之前的卑微,义愤填膺地数落,“连年都不敢在家过,还得陪人家,什么玩?还不是溜须拍马去。还老板呢?就是人家的狗!”见炎欠无动于衷,更加气愤,“这么下贱,一点破麻花就把你买啦?还不是看你现在有身份了,不记得当初把你关门外的时候啦?”越说越生气,越说越亢奋,且不在客厅中央来回走着不能自己,“就是特意来叫人的,什么送吃的?都是借口!”
  炎欠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时起时落的焰火陷入矛盾的谷底。且不就是能把你认为的一切美好都分析成糟粕,今晚刚刚被丰石暖化的心冰又重新冻上豁口。他母亲的一脸嫌弃和且不的愤怒交替在眼前出现,她开始在心里埋怨:姨娘是我的家人,瞧不起她就是对我不公!近而又觉得是丰石没有处理好这件事,少了男人的智慧和魄力,心绪七上八下的乱搅,找不到方向。
  一个炸响在窗外留下一瞬亮光。炎欠推开窗户用手清走了窗台上的炮仗皮,抓起装珊瑚果的塑料袋,抖掉了上面的尘土,又放回原处。珊瑚果还算鲜艳,却也落上了寂寞的灰。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