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剧本连载>快递小哥奇遇记>第二十集:在风浪中奋勇前行

第二十集:在风浪中奋勇前行

作品名称:快递小哥奇遇记      作者:神秘老太      发布时间:2021-08-23 09:14:59      字数:13904

  场景一:药厂大院库房门前(日)(内)
  一辆辆大大小小的车,在库房门前排成两个大队。药厂共有四两运输车,一台大解放,三台中巴。另一大队是外地外省运输车。
  搬运工把一箱箱药搬到车上。
  药库记录员:(拿着登记册,喊着)省肿瘤医院十箱,省医院五箱,市医院五箱……
  
  场景二:微机室(日)(内)
  微机室五位微机员在紧张地工作,接待订货单位微信、电话。
  一号微机员:我是为民制药厂订货接待员,请问您是哪里?请把详细地址发过来。你们要多少箱?
  对方:一箱多少盒?每箱多少钱?
  一号微机员:一箱200盒,一盒14支28元。每箱5600元。
  对方:我要四箱,什么时候发货?
  一号微机员:好吧!四箱22400元。付款后立即装车。
  对方:请您把账号发给我。
  一号微机员:好吧!我发给您了。
  三号微机员:我是为民制药厂ZATXY药品答疑服务员,有什么疑问?请讲。
  对方:我是70岁的老头,患有肺癌确诊已经三个月了,我需要用多长时间你们的抗癌药?
  三号微机员:如果局限在肺部,邻近器官没有,您应该每隔一天打一针连续打一个月。复查如果有好转,就可以每隔两天打一针。恢复正常后就可以停药了。
  二号微机员:好好!我见到打款反馈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发送了。
  画外音:ZATXY投产后,销路非常好。三名微机员每天从早忙到晚,而且每隔两天还要打一个夜班。
  
  场景三:财会办公室(日)(内)
  六位收款员,每人办公桌前一台电脑,都在不停地收款。其中有两位是收现金,窗口前,交款者排着长队。
  
  场景四:制药车间(日)(内)
  流水线上的药瓶自动装盒,装箱。
  李飞鸿和齐健,身穿工作服在车间巡视。
  
  场景五:齐健办公室(晚)(内)
  齐健:(接冷艳电话)亲爱的小猫咪,你怎么样?好好照顾妈妈,别让她累着。
  冷艳:我在沈阳两天走了五个医院和两个医药批发公司。妈妈太厉害了!举办四次专题讲座,非常受欢迎。一共签了七个常年供货合同。我已经发回去了。接到后,你马上安排发货吧!
  齐健:你这个外交官的确了不起!出去才两天就解决这么大问题。
  冷艳:明天,我们去大连,然后再去山东、河北。
  齐健:不要再往南去了,现在我们生产的数量已经达到最高纪录,还能满足已经挂钩单位的需要了,如果增加太多,恐怕供不应求了。
  冷艳:那我们就不多走了,争取两周后回去。你千万千万主意要按时吃饭。不要忙起来就忘记吃饭。如果过了食堂开饭时间,你就在附近的小吃部买点东西吃。我不在家,你要照顾好自己。
  齐健:放心吧!我的宝贝!
  冷艳:你晚饭吃的啥?
  齐健:我在汇拢今天的订单,还没来得及吃饭。
  冷艳:现在都九点四十了,你还不吃饭?
  齐健:我已经买了一碗混沌,马上吃。
  冷艳:你快吃饭吧!我挂了!亲爱的,再见!
  齐健:再见!我想你,夜里回家我们视频,别忘了!
  冷艳:遵命!我的厂长大人!
  齐健放下电话,端起桌上的塑料圆筒,开始吃馄饨。
  齐健:这馄饨什么馅的?怎么咬不烂?
  他不得不把咬不烂的馅吐到桌的一张上。他每吃一个都要吐出一块嚼不烂的馅。一碗馄饨,他吐出一堆嚼不烂的馅,他好奇地扒拉着仔细地看着。
  齐健:这不是肉,更不是菜,这到底是什么呢?(反反复复用筷子扒拉着辨认)哎呀!这就是前阶段在网上疯传的“纸壳馅”!
  
  场景六:工商管理局接待室(日)(内)
  齐健到工商管理局反映情况。
  齐健:我昨天晚上叫外卖,买了一碗混沌,一吃发现不对,您看!这根本不是肉,也不是菜(把纸包放到接待员面前打开)
  接待员:(用笔尖扒拉着仔细观察)这的确不是肉也不是菜。
  齐健:是黄纸壳吧?
  接待员:啊?啊!不太像,好像是豆饼!这阶段在网上疯传,说黑心老板用纸壳豆饼冒充肉,包包子卖。因为没有报案的,我们以为网上胡说八道,也没当回事。这次你拿来实物,太好了,我们一定追查到底。你是从哪个饭店买的?
  齐健:我定的外卖,我看看是哪家的?(在手机里查找)找到了!找到了!是我们药厂附近的“荣盛”饭店。
  接待员:太好了!我马上向局领导汇报,我们去查。
  齐健:这样黑心饭店的确坑人不浅,必须查封!
  接待员:放心吧!有物证,我们一定会尽快做出结论的。
  齐健:您忙吧!不打扰了,再见!
  接待员:请把您的电话留下,有问题我们好联系。
  齐健从兜里拿出名片,双手递给接待员。
  接待员:哎呀!您就是大名鼎鼎的为民制药厂的厂长慈善家齐健?
  齐健:过奖了!不好意思(客客气气与接待员告辞)
  
  场景七:荣盛饭店经理办公室(日)(内)
  画外音:荣海华的弟弟荣海明自从冷福才和荣海华入狱后,他便接管了姐姐、姐夫的两个家电的大档口。两年的时间挣得盆满钵盈。于是他便在为民制药厂附近兑下了一个中档饭店,改名为荣盛饭店。外卖兴起之后,他又进入外卖送餐行列。
  荣海明:(接电话)什么?工商局要来查我们?查什么?哦,我知道了!
  荣海明:(马上跑到厨房,神色慌张地与她的妻子胡艳丽耳语说)赶快!赶快把馅处理掉!
  胡艳丽:(指着馅盆说)这还有一大盆呢。
  荣海明:什么也别说了!赶快处理掉!
  胡艳丽端起馅盆倒入泔水缸里。
  
  场景八:荣盛饭店(日)(内)
  突然进来四个人。
  服务员:(热情接待)里边请!
  老刘:我们不是来吃饭店的,我们是工商、卫生联合调查组来检查工作的。
  
  场景九:后厨(日)(内)
  这四位直接到厨房,认真仔细地四处查看。
  老赵:(问厨师)你们的主食是什么?
  厨师:包子、饺子、混沌,还有米饭。
  老李:(拿起案板上的馅盆问)这是馅盆吧?怎么里面一点馅都没有呢?
  厨师惊愕,刚要说话,被胡艳丽打断。
  胡艳丽:我们这里客人特别多,饺子、包子、混沌用量太大,馅都用没了,您看!我正在和新馅呢。
  老赵:(看看胡艳丽手中的馅盆,用筷子扒拉几下)现在到午饭时间了,我们要四屉包子。
  厨师:好吧!你们得等一等,馅拌好了,我们马上包。
  老王:有以前的吗?
  厨师:没有了。
  老王:那我们就不在这里吃了。好吧!你们忙吧!我们走了。
  胡艳丽惊魂落定,现出高兴的样子,送走检查人员。立即跑到经理办公室。
  
  场景十:饭店经理公室(日)(内)
  胡艳丽:(急急忙忙跑到经理办公室,对荣海明说)吓死我了!得亏你告诉我把馅倒了。
  荣海明:他们什么也没发现吧?
  胡艳丽:没有。
  荣海明:肯定有人举报,你查查订餐底册子,看看最近这两天谁家要包子、饺子、馄饨了。
  胡艳丽:昨天晚上药厂姓齐的定了一大碗馄饨,是我接的电话。
  荣海明:药厂姓齐的?准是齐健这小兔崽子!这小子太鬼道,可能他发现馄饨馅有问题,就把咱们举报了。不然工商局、卫生局也不能今天突然来查。
  胡艳丽:一开始我就说别这么干,万一要让人家查出来,就得被罚个倾家荡产。今天是躲过去了,可是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荣海明:你别担心,工商局上面我有人,不管出了什么事?他都会给我扛着,今天如果不是他事先给我报信,非露馅不可。
  胡艳丽:以后咱们可别这么干了,因小失大。
  荣海明:这是小吗?现在肉已经涨到25元一斤了,你知道不?这几个月咱们省了多少钱?
  胡艳丽:为了钱,我整天提心吊胆的。从今以后咱们千万别再这么干了!
  荣海明:齐健和冷艳是咱家不共戴天的仇人,姐姐、姐夫、外甥都是被他们给送进监狱的,现在他还要断我们的财路?你等着!此仇不报,我死不瞑目!
  画外音:荣海明猜对了,确定是齐健发现馄饨馅里有问题,就到工商局举报,可是工商局卫生局去检查,却什么也没发现。后来他们又多次去,也没查到问题。荣海明再也不敢弄虚作假了。
  
  场景十一:药厂广播室(日)(内)
  广播员在宣读有关新冠病毒的材料。
  广播员:武汉市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我市已经发现七例患者。这是一种人传人的烈性传染病,可通过飞沫传播,比如在咳嗽、喷嚏或说话时产生飞沫,是主要的传播途径。根据流行病学调查,该病毒的潜伏期为14天左右,大多数患者会在7天左右出现相应的症状。感染者在出现症状前的潜伏期,也有可能传播病毒。
  疫情流行期间,建议尽量减少外出,减少人群密集、空气不流通的场所,外出时戴口罩(最好是医用N95口罩),戴口罩不能阻止纳米级病毒粒子的吸入,但可以阻止含有病毒粒子的飞沫,减少病毒感染风险。
  新型冠状病毒需要做好防控措施,下面几个措施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远离新冠病毒。
  1、勤洗手,出门前后都需要洗手,保持手部卫生。尤其是外出回来之后,第一件事一定要用流水清洗手部,防止病菌从手部再通过口腔、鼻腔、眼结膜等途径侵入人体。
  2、出门做好防护措施。出门前可以先测量自己的体温,评估自己的身体状况,准备好所需的口罩、消毒纸巾等。
  3、出行方式要慎重,尽量选择步行、骑行或者开私家车上下班。若是必须要坐公共交通工具,要全程戴好口罩,避免用手触摸车上物品。
  4、乘坐电梯时,也需要佩戴口罩。电梯的空间比较私密,戴好口罩且与电梯同乘人员保持卫生,尽量不要打喷嚏、咳嗽。尽量不要在电梯里面交流,不要用手揉眼睛、触碰面部,出电梯后第一时间洗手。
  5、尽量在家吃饭,若是在食堂吃饭,建议分餐吃饭,避免扎推,吃饭时尽量不说话。
  6、发烧时咳嗽打喷嚏等感冒症状出现,咳嗽或打喷嚏时戴口罩或纸巾、衣服等遮住口鼻,减少病毒向外传播。
  齐健:(坐到个广播员身边,把麦克风移到自己面前)全体员工请注意,因为疫情来袭,我厂做出如下决定,请大家必须遵守。
  (一)、从明天开始,我们的运货车抽调三辆作为早晚接班车。以前坐公交车上下班的员工,从明天起由厂车接送。各个车间、科室今天中午前把这些员工的家庭住址报道后勤处,以便安排路线;从今天起上下班不许坐公交车和打出租车;
  (二)、从明天起收发室增加一名工作人员,专门监督不戴口罩的,绝对不许进院、进楼、进车间;
  (三)、如果我们员工居住的小区被封闭管理,隔离期间不扣工资;
  (四)、如果员工自己或者家人出现新冠病毒疑似症状,在没有结论前,就不要来上班。经医院否认后方可上班。在此期间不扣工资;
  (五)、每个车间、每个科室都要设专职疫情监督员,负责消毒、定点测体温、检查是否戴口罩?发现疑似情况,及时和有关部门联系。
  以上是我厂在这非常时期采取的具体防疫措施。也许有人认为我们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大家必须认识到,我们的抗癌药上市后,需求量急剧增加,咱们这是救命的药,所以不能停产,要想做到不停产,必须严格做好防疫工作。
  
  场景十二:制药车间(日)(内)
  工人在有条不紊地紧张地工作着。
  
  场景十三:总务处(日)(内)
  总务处处长:小刘,你这个本市通,把各个部门报上来的坐班车的人员名单归拢一下,分类排队,画清线路图。下班前把增加的三辆车线路图在楼前宣传栏里公布出来。
  小刘: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咱们齐厂长,的确很了不起!敢想敢干又心细,什么事总是想在前头、想得远。咱们市刚刚出现疫情,他就做好这样严密的防备。
  总务处长:齐厂长无论做什么决定?他总是把群众的利益放到第一位。
  小刘:所以在他手下工作,再苦再累再难也心甘情愿。
  
  场景十四:药厂小会议室(晚)(内)
  齐健召开各部门负责人会议。
  齐健:今天下班后把大家留下,就是为了解决一个大问题。咱们市从发现新冠病毒第一个感染者,到现在仅仅十天,感染者急剧增加。现在有的小区已经被封闭隔离了,咱们厂的员工,就有六家被隔离。有些餐饮娱乐场所也强行停业,据说中小学都停课了。我们现在生产的是救命药,而且需求量很大,我们无论如何不能停产。所以我们今天把大家请来,就是研究在这非常时期,怎么能保住我们不出现问题,坚持生产?请大家畅所欲言献计献策。
  冷艳:在这非常时期,要想不被感染,唯一办法就是与外界隔离,可是我们四五百人,总不能都在厂里不出不进吧?虽然我们已经做了最严密的防护措施,但是也不能保证不出问题。
  赵嘉明:如果做到不出不进,我到有个想法,内部封闭。
  冯爽:内部封闭?能做到吗?四百多人全在厂子里?上哪住去?
  赵嘉明:招待所。
  于洪泉:我们招待所,去了因为失火还住在那儿的四家外,还有28个房间不到100张床。解决不了全厂人住宿问题。
  陈正兴:四百多人全在厂里不出不进,这个设想是办不到的。况且我们天天要生产。天天要送货,我们的车队和送货人员不出去行吗?
  罗丽梅:送货人员穿防护服。
  刘南风:哈哈!我们的司机、送货员都穿着防护服到各个医院和医药批发公司,还不得把人家患者和买主吓跑了?医院和医药批发公司就得告咱们扰乱民心!
  齐健:大家再好好想想,还有没有更好的、还能做到的办法?
  徐金波:想办法弄到疫苗,给外出人员打上。
  齐健:这条咱们可办不到,据说现在的确有疫苗了,可是因为数量少,所以都用在重疫区。不是人人都能打的。只有参加抢救的医护人员,还有风险大的人们,像在机场、车站、医院工作人员才能给注射疫苗。
  冯爽:我们要是能自己生产疫苗那就好了!
  赵嘉明:做梦吧!咱们有天大的能耐,也不会让我们这名不见经传的小药厂制造疫苗呀?
  冯爽:你怎么这么小瞧自己!我们生产的抗癌药,现在已经轰动东三省了,不久的将来就会全国闻名。
  罗丽梅和王红梅在下面悄悄议论。
  罗丽梅:我发现冯爽和赵嘉明总是别别扭扭好顶牛。
  王红梅:罗姐没发现吗?他俩现在在热恋中,他们都是非常认真的人,所以观点不一样就会争论不休。赵嘉明和别人说话总是客客气气,唯独和冯爽说话就不管不顾,有啥说啥,豪不客气。
  李飞鸿:咱们这现代化的设备,生产疫苗还是没问题的,只是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和精力研制疫苗罢了。
  陈正兴:我们有两位德高望重的著名医药专家,没有攻不破的堡垒。
  齐健:大家不要着急,如果需要,我们的确能接受制作疫苗的重任。现在我们还是研究我们的燃眉之急吧!
  冷艳:现在我们绝大多数的员工,基本上都是从家到药厂,所有坐班车的人差不多接触不到外人,所以还是保准的。只是班后不能保证不去商店、超市买生活日用品,尤其是现在有些人都喜欢网购,来自天南地北的快递,最容易染上病毒,这些可能性,我们应该采取一些措施解决。
  齐健:这个问题好解决,我们有很多车,总务处派人到临近没有疫情的县和乡去采购粮食和蔬菜和水果,按采购价收费,一定比本市商场、菜市便宜。另外在这非常时期动员大家不要在网上购物。嘉明,后勤处人手不够,你负责从各车间抽调一些人去采购。
  于洪泉:不要从生产车间抽人了,我们现在已经不接待外来人员了,工作人员工作量大大减轻,我们招待所可以派人和后勤部的人去做这一工作。
  后勤处处长:太好了!我们和招待所联手做后这项工作。
  齐健:老徐,你们给他们准备出30万元把这项工作完成。
  徐金波:没问题,放心吧!
  赵嘉明:我还要说说我的想法。
  齐健:你说!
  赵嘉明:为了确保我们的新药能照常生产,我还担心各个部门不可缺少的大工匠,万一出了问题,生产一定会受到影响,尤其是一些要害部门绝对不能出问题。所以我建议,以自愿为原则,特殊工种和部门的重要成员,在疫情严重时期不回家,住在招待所。
  李飞鸿:这个建议非常好,现在招待所已经不接待外来客人了,客房都空着。让那些生产实在离不开的员工住进去,与外界隔离,我们心里就有底了。
  于洪泉:没问题,起码我们能容纳120人。
  李飞鸿:各部门负责人,回去动员一下,不要强迫命令,必须坚持自愿原则。
  齐健:李总说的这条非常重要,不强迫,也不苦口婆心地去动员,一定要自愿。凡事在招待所住,不回家的人,每人每天补助30员伙食费。
  众鼓掌表示支持。
  齐健:大家再讨论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没考虑到的问题?
  画外音:在齐健的提示下,在李飞鸿和林曼妮的启发下大家有又出一些细节问题,会议开得非常热烈,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问题。
  齐健:今天这个诸葛亮会,开得非常好,解决了很多大难题。大家热情高、干劲足、建议多、方法好。希望大家把今天会议精神传达下去。从明天开始各个部门,每个车间立即行动起来,为保疫情期间照常生产,做好一切防御工作。
  
  场景十五:招待所一楼大厅(日)(内)
  赵嘉明带来整整一百人——生产、供销主力军住进药厂招待所。在一楼大厅,赵嘉明做了简短的讲话。
  赵嘉明:(情绪激昂,声音洪亮)大家静一静,我说两句。我们这100人是抗疫期间的志愿军,你们都是药厂不可缺少的骨干力量。从今天起大家就要在这里过上离开家庭的生活,多长时间不一定?咱们这么做是为了大家都不被传染上新冠病毒,坚持生产,保证抗癌药照常生产。六对夫妻和女同志,住在四楼单间和三到五人的大包间。其余的男同志自愿结合,住一楼、二楼、三楼。早饭在宾馆吃,不花钱。午餐和晚餐在厂食堂吃,一切照旧。想孩子老婆就视频,疫情不结束,我们就不离开药厂和招待所。厂领导派我到这里给大家当勤务员,有什么事?不要客气,找我解决。补充一句,我还是大家的出气筒,有火对我发,有气对我出。
  众鼓掌。
  
  场景十六:齐健办公室(日)(内)
  齐健:(接电话)啊,我是齐健,您哪位?
  对方:我是省卫生厅厅长秘书,我姓白。
  齐健:(吃惊)您有什么事?请讲!
  白秘书:张厅长请您马上和你们制药总工程师到厅里来一趟,有重要事情和您商谈。
  齐健:好吧!我们马上去。
  对方:再见!
  齐健?:一会儿见!
  
  场景十七:李飞鸿办公室(日)(内)
  齐健敲门进屋。
  齐健:爸爸,省卫生厅张厅长要咱们现在到厅里去一趟。
  李飞鸿:什么事?
  齐健:没说,没说什么事?看来事情很急、很重要。
  李飞鸿:好吧!咱俩马上就去。
  
  场景十八:路上(日)(内)
  齐健亲自开车,爷俩去省卫生厅。
  
  场景十九:卫生厅接待室(日)(内)
  
  白秘书在接待室等候齐健,客客气气地把二人领到张厅长办公室。
  
  场景二十:厅长办公室(日)(内)
  白秘书:(一一介绍室内三位)这位是张厅长。
  李飞鸿:(握手)我是李飞鸿,为民制药厂总工程师。
  张厅长:(握手)久仰大名(给其他两位介绍)这就是世界著名的医药专家李飞鸿博士。
  白秘书:(介绍)这位是我省抗病毒办公室于主任,这位是卫生部,派来的许少先博士,这位就是为民制药厂齐健厂长。
  于主任:听说过这位传奇人物,可是我却不知道齐厂长是风华正茂的帅小伙儿。
  齐健:各位首长好!于主任过奖了!不好意思。
  张厅长:二位请坐,今天把你们请来是有一件最重要的工作和你们商量。
  李飞鸿:厅长不必客气,敬请吩咐。
  张厅长:咱们省现在疫情发展很严重,短短的两、三个月,被感染者已经超过500人了。我们请示卫生部,卫生部特批我省可制造抗病毒疫苗,并且派专家许少先博士带菌苗来我省亲自协助生产疫苗。我们研究的结果,选中你们制药厂来生产抗病毒疫苗。
  于主任:你们为民制药厂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药厂,可是技术力量无人可比,设备也是最先进的。所以省里决定,由你们厂承担这项重任。请二位考虑一下,是否能把这项艰巨的工作承担过来?
  齐健和李飞鸿低声研究片刻。
  齐健:我们同意接受这项艰巨的任务。
  李飞鸿:我们的技术力量和设备,完全可以完成这项工作的。
  张厅长:太好了!具体工作由卫生部派来的专许博士来安排。
  许博士:我们工作室经过半年多的研究,现在这个疫苗已经开始使用了。部里抗病毒工作室把我派来和你们一起生产疫苗。
  李鸿飞、齐健:欢迎!欢迎!
  张厅长:许博士今天就可以跟你们一起去药厂,一切由你们安排。(对秘书)小白,把合同拿来。
  白秘书把打印好的合同拿来递给齐健,齐健和李飞鸿认真地仔细地逐条看完后,签名。
  于主任在合同上签名。
  
  场景二十一:药厂(日)(内)
  齐健和李飞鸿陪许博士参观制药车间、化验室。
  画外音:许博士每到一处赞不绝口,称赞管理有序、设备先进,员工训练有素。齐健给许博士安排单独工作室,里间是卧室,一切设备俱全。又分配冯爽做许博士的助手。许博士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满意。
  
  场景二十二:制药车间流水线(日)(内)
  流水线旁每道工序都有工人认真地监控,发现异样立即处理。贴着“新冠疫苗”标签的小药瓶从流水线最后一道工序,成排落下来,工人装进药盒。
  李飞鸿和许博士在巡逻。
  许博士:这个流水线,是我看到的最精确,最高档的流水线。省里选你们药厂的确选得好,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场景二十三:路上(日)(外)
  标志“为民制药厂”的车队拉着抗病毒疫苗开到医院、机场、车站。
  
  场景二十四:齐健办公室(日)(内)
  突然闯进六、七个人。
  齐健:(非常吃惊)请问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有什么事?
  杨静:我们是省市重大事故联合调查组的。你们厂最近是不是生产新冠病毒疫苗了?
  齐健:是的,是接受省卫生厅的指派,在卫生部特派专家指导下生产的。
  朱锦路:别拉大旗做虎皮,抱着自己吓唬别人了!
  齐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杨静:在传染病院发现了假疫苗,而且标签上标注你们为民制药厂生产。经过化验里面装的都是生理盐水。
  齐健:这绝对不可能!我们生产流程非常严格,绝对不会出现这个问题的。
  杨静:(从手提包里拿出几个小药瓶)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们生产的?
  齐健:(拿在手里反反复复查看)这的确是我们的药瓶,但是绝对不是我们装进去的假疫苗。
  朱锦路:你承认这是你们的药瓶就够了,不须要再辩驳了。
  齐健:现在你们就可以到制药车间、到成品库去取样品,你们拿回去化验,如果有假疫苗?我接受判我死刑。
  朱锦路:年轻人,不要把话说得过头了!真相查出来之后,你的确要负法律责任的,是不是死刑?我们说了不算,法院决定。
  齐健:从你们进屋,到现在我没有出去,也没打电话,我请求你们现在就去车间,仓库抽样化验。
  杨静:你通知你们的总工程师、总药剂师、检验科主管,还有卫生部的特派专家,我们一起去取样。
  齐健:好吧!(给冷艳打电话)冷艳,你现在通知李总、林总、许博士和冯艳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冷艳:什么事?
  齐健:别问了,让他们马上过来!
  片刻,李飞鸿、林曼妮、许少先、冯爽相继进来。
  许少先:这几位是来取疫苗的吗?
  杨静:不是,请问你是谁?
  许少先:我是卫生部派来协助为民制药厂生产疫苗的。
  杨静:我们不是来买疫苗的,是来查疫苗的。
  李飞鸿:欢迎!欢迎!我们现在已经(刚要介绍生产情况,就被朱锦路打断)
  朱锦路:我们是省市重大事故联合调查组的。因为前天在传染病院,发现你们出厂的假疫苗。今天我们要彻底检查。
  李飞鸿:(大吃一惊)这绝对不可能!我和徐博士始终没有离开制药车间,流水线工作非常生产,不会出现问题的。
  杨静:(指着桌上几瓶疫苗)你看!这就是你们生产的疫苗,里面是生理盐水,根本不是疫苗。
  李飞鸿:现在第一批药库里还有,第二批还没有下线,咱们马上去查。
  杨静:好吧!
  齐健:我们先到药库,那里还有没送出去的疫苗,然后在到制药车间抽取样本进行化验。
  杨静:好吧!
  
  场景二十五:药瓶库(日)(内)
  由调查组的人起开三箱,每箱拿出两盒。
  
  场景二十六:制药车间(日)(内)
  调查组的人从传送带上取下五瓶。
  杨静:这些药,我们拿回去化验鉴定。
  齐健:好吧!我们希望你们尽快做出结论。
  杨静:我们需要单独和许博士了解一下情况,你们的人先回避吧!
  齐健:好吧!诸位请到会议室,我们这些有关人员先到我办公室等待,需要哪个部门的人?你们随叫随到。
  杨静:好吧!
  
  场景二十七:小会议室(日)(内)
  工作组单独和许博士谈话。
  杨静:徐博士,现在出现了假疫苗,这关系到千百人的生命问题,所以我省决定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您是卫生部派来的,希望您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
  许博士:我带疫苗过来,省卫生厅选定由为民制药厂生产。我来后,详详细细地检查了他们的实验室、制药车间和出厂前的所有工序,的确没发现任何问题。第一批疫苗从进流水线第一道工序,我和李飞鸿博士,一直监控,直到下线包装没有丝毫漏洞。至于你们发现的假疫苗,我敢保这绝对不能出自第一批生产的26箱里面。
  朱锦路:能不能第一批下线后,他们私自生产了装生理盐水的假疫苗?他们是私营企业,为了钱他们什么都敢干。
  许博士:这绝对不可能!疫苗下线后,我眼开着他们开始罐装第二批,现在换没有下线。
  杨静:出现假疫苗绝对是非常严重的特大问题,所以省里决心在短时间内找出真相,抓到元凶。希望您能配合我们。发现什么新情况及时和我们联系。
  许博士:好吧!我既然是国家派来的,一定和你们密切配合,绝对不辱使命。
  杨静:谢谢!谢谢!
  
  场景二十八:齐健办公室(日)(内)
  工作组的全体成员和许博士一起到了齐健办公室。
  杨静:从现在起,你们这些厂级干部,绝对不能离开药厂。如果此事与你们哪位有关系、有牵连,或者发现什么新线索,立即和我们联系。我把我们调查组的联系途径给你们(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明信片递给李飞鸿)
  明信片字幕
  J省c市重大事故联合调查组
  组长:杨静(省)
  电话:xxxxxxxxxxx
  副组长:朱锦路(市)
  电话:xxxxxxxxxx
  杨静:省长特批,齐健厂长从现在起隔离审查。(拿出红头文件给大家看)齐健跟我们走吧!
  齐健很坦然,
  冷艳非常惊恐,
  李飞鸿,林曼妮疑惑不解,
  其他人惊诧。
  齐健:(临走之前回头对大家说)大家放心吧!我爸爸的悲剧绝对不会重演。
  冷艳两行热泪流到面颊。
  李飞鸿:(走到齐健跟前)孩子,爸爸妈妈相信你。
  众:厂长,我们大家都等你回来!
  
  场景二十九:重大事故调查组办公室(内)(日)
  杨静:(主持调查组群体会议)关于假疫苗问题,从发现到现在已经五天了。现在大家汇报一下,自己那摊工作的进展情况。
  老化验员:从为民制药厂拿回来的样品,全是真疫苗,准确无误。
  外调组大刘:除了传染病院发现三箱假疫苗以外,其他医院、车站、机场,凡事送过疫苗的单位都没有发现假疫苗。
  杨静:我们多次和齐健谈话,他一口咬定他们生产的疫苗绝对没问题,并且他一直以性命担保。他说侦查出来假疫苗是他们厂生产的,他要求对他处以极刑——枪毙。
  大刘:这小子真倔!
  老化验员:说句心里话,我也认为这事与齐健没关系。他是我省著名的慈善家,他继承他爷爷亿万遗产,还有个人人叫好的抗癌药。他不缺钱,他没有制造假疫苗的动机。
  朱锦路:可是药瓶的的确确是他们的,有样品标签为证。
  杨静:现在疑点太多,我们总得捋出一个头来。大家开动脑筋,想想办法,找到弄清这个大问题的关键。时间不等人,我们必须分秒必争,把这个问题弄个水落石出。我们还得防备其地方再出现假疫苗。
  老化验员:我看咱们还是请我省破案专家神探波罗帮助破案吧!
  众:(鼓掌)太好了!太好了!
  大刘:现在是非常时期,不管什么部门都把防疫工作放到首位。我们通过省市最高权力机关把神探波罗暂时调到咱们专案组,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抓住制假疫苗的人。
  众:同意大刘建议。
  杨静:我请示一下市长(给市长打电话)高市长,我们调查工作陷入瓶颈状态,这个问题的确太复杂了!大家一致意见,请您出面把神探波罗调到我们重大事故调查组。及早破案消除隐患。
  高市长:好吧!我和公安局长商量商量、你们等信。
  杨静:谢谢市长!
  
  场景三十:杨静办公室(晚)(内)
  杨静、朱锦路陪同神探菠萝和齐健谈话。
  齐健:(一进屋看到神探波罗掩饰不住地喜悦,内心独白)太好了!神探出场,我的事也快出头了!(他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有和神探先打招呼)
  神探波罗:(和齐健开玩笑)你小子怎么阴魂不散,一出大事就让我碰到你?
  朱锦路:(和杨静耳语)遭了!糟了!他俩认识。
  齐健:(理解神探和他开玩笑,忍不住说)因为你是钟馗,一切牛鬼蛇神、魑魅魍魉在您眼皮底下就会现原形。
  神探波罗:你就实话实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事太多,没空和你靠时间。
  齐健:我接受省卫生厅交给我门厂生产新冠疫苗的任务,在卫生部特派员许少先博士的协助和监督下生产新冠病毒疫苗。第一批一共生产26箱,每箱50盒,每盒10瓶,总共生产1300盒13000瓶,现在送出18箱,药品库还有8箱。
  神探波罗:你们给传染病院送去几箱?
  齐健:因为传染病院被隔离的患者多,医护人员直接接触病人,所以许少先博士让我们满足他们的需求,第一批下线后,我们就给他们送去6箱。
  神探波罗:第一批你们都送到哪些单位?都送去多少?
  齐健:机场2箱、火车站3箱,公共汽车站1箱,省医院2箱,市医院、医大一院、二院、三院各1箱。
  神探波罗:(对杨静和朱锦路说)好了,我想问的都问完了,请问二位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画外音:杨静和朱锦路不知道神探只问这点是就匆匆收尾,他俩没有思想准备,不知从何问起?只得草草结束。
  神探波罗临走时对齐健做个鬼脸,齐健情不自禁地对他微微一笑,被朱锦路发现了。
  神探波罗:你小子,回去好好再想想,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别忘了,为民药厂离不开你。早弄清楚你可以早点回去。
  杨静:(对外面喊)小杨把他带回去!
  齐健被小杨带回他被隔离的房间。
  朱锦路:薄大队长,您好像和齐健非常熟?
  神探波罗:是呀!的确特别熟,他是什么人我非常清楚。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不会说谎。所以我问完了疫苗第一次下线的去向,我们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杨静:我懂了,我们现在就要落实他说的这些数字对不对?
  神探波罗:是的,现在我们就去落实这个问题。老杨,不要打电话问,要我们的人亲自去这些单位查看,齐健说的数对不对?
  杨静:好吧!我现在就把人派出去。(马上写了一个分工名单,打电话)小李,你马上过来一下。
  小李:(进屋)领导,什么事?
  杨静:你马上按名单通知这些人到指定单位落实为民药厂给他们送多少疫苗?要准确数字,亲自查点。
  小李:好吧!我就去。
  杨静:告诉他们下午三点必须回来。
  小李:是!(走了)
  神探波罗:咱们去传染病院。
  杨静、朱锦路:好吧!我们走。
  神探波罗:必须带着齐健。
  朱锦路:为什么要带齐健?
  神探波罗:这就叫当面“对质”,让所有的人都能做到心服口服。
  
  场景三十一:传染病院接待室(日)(外)
  所有工作人员一律穿着连体防护服。
  杨静四人被拦截在大门外。
  杨静:我们是省市重大事故调查组的,我们来了解假疫苗的事。要亲自和你们主管院长谈。
  门卫:四位稍等,我请示院长(打电话)周院长吗?省市重大事故调查组来调查假疫苗的事。您能接待吗?
  院长:(回话)请他们到院外第一接待室等我。
  门卫:好吧!四位请!
  门卫随后把他们带到院外临时简易房。
  
  场景三十二:传染病院临时接待室(日)(内)
  四人进屋前,在门口有工作人员为他们消毒,测体温。进屋后坐等院长接待。
  周院长穿连体工作服进来。
  周院长:不好意思,刚刚处理一个棘手问题,出来晚了,对不起!我穿这身不能和你们握手了,敬请原谅。
  杨静:看到你们战斗在一线的抗病毒战士感慨万千。
  神探波罗:肃然起敬!
  杨静:我们是为调查假疫苗来的。
  周院长:咱们都很忙,长话短说。两天前,一位给医护人员打疫苗的护士,发现疫苗和上次送来的那些颜色不一样。引起我们的格外的重视,我们便立即化验,证实根本不是疫苗而是生理盐水。于是我们向有关部门打了报告。
  神探波罗:为民制药厂不是给你们已经送过疫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