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二十七章(3)

第二十七章(3)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4-30 08:20:08      字数:3186

  十全十美玉桃宴嫁接成功了。第二年的二月,也迎来了郝阳和江晓梅的第一个儿子,在一个黎明亮堂堂的早晨降生了,他们为儿子取名叫郝亮。新生儿的诞生,给这个家庭增添了无限的欢乐,给郝家人丁兴旺续添了香火。
  一家人,最高兴的还是郝阳,他实验的“十全十美玉桃宴”成功了。大街小巷十里八村,人们口中传颂着“郝专家”,仿佛他就是孙家屯的神话,是一部传奇故事。传奇,在整个安祥县的街头巷尾,安阳乡的每一个角落山岗,到处传颂着他们心目中的能人。重要的是小十全,小十美及大圣玉桃宴在全乡得到了推广,受到了县里、省里领导的接见与表扬。翌年五月,郝阳被任命为安祥县安阳乡最年轻的副乡长,那一年郝阳27岁。下一步全县推广的重担又一次落在他的肩上。县委赵志国书记已和耿书记、江乡长谈话了,安排郝阳到县农业局工作。这个好消息,一直压在老江的心里甭提多高兴了。一来他为自己没选错秘书而高兴。再说,我和郝青山家结这个亲戚是不是也值了。他小子在部队比我强,要说这孩子吗?哎!看我老江想多了,想多了,现在是一家人喽。看我都在想啥呢,哎!一家人喽!一家人喽!
  一个周末,郝阳和晓梅回到了家里。自从有了儿子以后,江晓梅每周都会回到家里,初为人母,挂念儿子这也是常事。江晓梅的妈妈就不一样了,县城了住一段时间,回到安阳乡住一段时间,内心来说也是老大的不高兴。这外孙子本来由奶奶来带,可是,老江说什么,在家闲着也是没事干,带孙子正好也是一项工作。孩子在这里,郝阳下班也可以过来照看一下,两全齐美嘛。晓梅妈没办法只好答应了。将近十一点,晓梅提着东西从外面走了进来,当她的脚步刚走进院子里,就听到她高声地喊了起来。
  “妈!郝阳!我的乖宝贝儿子亮亮呢?”
  瞧瞧,人没到屋就排着叫了一遍。郝阳抱着儿子走了出来,指着晓梅说:“乖儿子,叫妈妈。”
  “哦!我的乖儿子。”说完,走过去,接过儿子,对着小脸蛋儿亲了又亲。
  “爸呢?”
  “忙着做饭呐。说有啥重大消息宣布,这不又买了一大堆菜。”
  “哦!你姥爷,天天就是好消息,对不对儿子。”晓梅一边回答着,一边逗着儿子。走向了厨房,刚到门口,就听到滋啦滋啦的声响。
  “爸!准备什么好吃的啦!”
  “哦!回来了闺女。今天咋回来这么晚?”
  “值班了,明天下午走咧!”
  “哦!油烟大,带孩子去屋里玩吧。”
  “哦!我们走啦!我们走啦!”
  晓梅看着孩子说着走了出去。中午十二点,老江已准备好了八个菜。其中,红烧鲤鱼,猪肉炖粉条,拔丝土豆的拿手好菜;这些都是必备节目,今天也不例外。他给郝阳倒了一杯酒,自己也到了一杯。老江清了清嗓子,像主持开会一样来了一段道场白。
  “今天是一个喜庆的日子。第一,祝贺郝阳下一步调到县农业局,农业局要成立‘桃花山十全十美研究所’。第二……”
  “他爸,你这还没喝酒,咋就说酒话呢。”
  “也是,爸,在自己家里,有话就直说吧!还买啥关子呢。”
  “别理她们,女人之见。来,庆祝一下。喝!”
  说完,老江端起杯子和郝阳碰了一下,两个人仰起脖一干而净。这老江的话匣子就打开了,把赵书记给他们打电话的内容统统说了一遍。言语之中,老江美啊!一个女婿半个儿,比我有出息。嘿!比老江更高兴的是他的闺女江晓梅,老江的话刚一出口,坐在郝阳身边的晓梅,凑在他的脸上猛地亲了一口。弄的老江的老伴赶紧把脸转了过去。姜还是老的辣,江二干端起杯子赶紧招呼郝阳,第二杯又是一饮而尽。行了,高兴的事讲完了,他们的话题又转到孙家屯。老江提起孙大军好一顿夸奖。还是咱当兵的厉害,这小子有办法竟然办起了水蜜桃食品加工有限公司,桃木工艺品进出口公司。还说啥,他的一个表弟在北京旅游公司,他们和旅游公司开展合作,让北京的有钱人来这里自助游,采摘观光。好啊!这孙家屯真出了能人了,说不定他们还真是孙猴子的后代传人呢,七十二变招招不重样,够鲜的。老江滔滔不绝地说着,和郝阳一边喝着。他也没注意不知什么时候,他老婆和闺女早已吃饱离开了。只剩下江乡长和他的原秘书,现任副乡长郝阳了。这酒越喝越厚,这话越拉越长。江乡长这一次真的找不到北了。老江的老伴和晓梅回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喝完了一瓶酒,第二瓶也已喝了一半多。老江说话的舌头似乎也短了很多,说出的声音也变调了。
  “我说,兄……兄弟。”
  嗯,说这话的味道不对啊!江晓梅听到这里,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把孩子塞在妈的怀里,急忙奔了过来。
  “郝阳,赶紧走!赶紧走!再不走,我都成了你的闺女了。别忘了你同学快回来了。这笑话要是传出去,看你……”
  郝阳一句话也没说,被晓梅扶着趔趔趄趄地走了出来。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们亲爱的江二干同志,江乡长照样迈着方步走向了安阳乡乡政府大院,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端端正正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他看着窗外,不觉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这叹息不是说老江有啥烦心事,而是我们老江同志的年轮上给了他一些感慨。前几天,看大门的老孙头不干了,不是说他不想干,已经六十五岁的老人家身体状况大不如以前,不得不回家。虽然,这在乡政府大院来说是一个小小的变化,可能那些年轻人感觉不出来啥。但是,做为老江总有一些酸楚,一些恋恋不舍的旧情。毕竟,在一起工作了好多年了,上班下班见面打个招呼或者说上几句话。突然,有一天这个熟悉的面孔不见了,心中自然会出现一些波澜。过去那些磕磕绊绊,那些哈哈大笑瞎扯淡,或者工作上的一些事儿都会在眼前回忆一番,这也许就是人被称为高级动物的思维吧。
  正当江乡长沉浸在一些往事中之时,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他回忆。江乡长随即喊了一句,那人提了一个暖瓶走了进来。他把暖瓶放在办公室屋角旁边,直起身子看着江乡长说:“江乡长,您看还有啥事没?以后有啥事儿您尽管说。”
  这时的江乡长顺便看了那人一眼,老江吃惊的张开嘴刚想喊,待他仔细看清楚了才把张开的嘴又慢慢合上。不过,站在面前的这个人的身高、长相酷似孙家屯村的老村长孙树旺。就这一点,确实蒙蔽了一把我们的江乡长。片刻,返过神来的老江温和的看着那人,那人大概也看出啥意思来了。他看着江乡长说,自己是孙家屯村孙树旺的姑表亲的表哥,孩子大了,家里也不用他操心了,正好咱这里缺人,领导说需要,我就来了。老孙说着,老江脑海里不住回忆着一些片段,大概是前几天在老孙头临走时,自己留露出一些伤感的话语,让办公室的李为民给惦记上了。哎!这些年轻人啊!真是办事细心脑子灵活,哪像我们那个年代就知道干活,一代人一代人都在进步啊!但愿这些进步要脚踏实地,那样才稳稳当当。
  老江为自己到了一缸子开水,随手翻开桌子上的一本“支部生活”的杂志认真地看起来。其中,一篇文章说到某地共产党员带领乡亲们科技致富的报道,让老江看得津津有味。恰在这时,陈主任走了进来,见了老江话没出口自己先乐了,他走近老江的身旁俯下身,对着他的耳畔耳语了几句,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次通话,我和郝阳约好在夏季的七月份,回老家见面聚一聚。
  七月中旬,我和郝阳应约来到了向阳坡,我俩站在山岗,共同回忆了中学时代朦胧的情感,和那段美好的青春岁月。鸟瞰山下,村庄掩没在一片苍翠果香果林之中。山谷,不时传来一声声咩咩地羊叫声,给这七月的夏季,伴奏着舒适的流动的乡村音乐。我转过身看着眼前的老同学,这个27岁的安阳乡副乡长,不觉被以往,他那腼腆的样子发出了轻微的笑声。这笑声在阳光中蒸发,成长成为时间的见证和键盘上敲打出的文字。
  “阿赪,我的大诗人,难得你有这样愉悦的好心情,现场来一首咋样?”
  “我的郝乡长,你就是一首诗。我们家乡的青山绿水,不正是一行行美好的诗句吗?”
  “是啊!家乡的儿女们,正是坚持了中华民族‘诗’的信念,诗的豪情。他们不屈困难,用自己的双手把穷苦改变为富裕,唱响了中国人诗一样的梦想,实现了老百姓诗一样的日子。”
  “对!诗一样的梦想,诗一样的日子实现了。”
  说完,我和郝阳都笑了,朗朗的笑声和着鸟鸣传向了山外。向阳坡这十足的阳光照耀着家乡成长的儿女。山岗,孕育着一个又一个不落的传奇。
  
  《结局》于北京南沙河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