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二十七章(1)

第二十七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4-26 09:28:57      字数:3121

  (1)
  一九八六年三月十二日,在通往郝家湾村的路上,一辆褐红色的伏尔加小轿车慢慢悠悠,沿着山路向前行驶。将近中午的时候,小车来到了郝家湾村的村口,从车里走出一男一女。女的看上去像一位电影演员,不胖不瘦的身材,脚穿黑色的皮靴,紫红色的呢子大衣耷拉在小腿下方,微烫的卷发黑中夹杂着黄色,搭配她雍容华贵且成熟好看的脸型。也许有人会说,看几个人的穿戴,就知道这里是在拍电影吧。村口,看热闹的小孩子们追逐着跑了过来。
  “嗨!小……”
  男的张口刚说了一半,被那女士抬起手挡了回去。只见她微笑着用低低柔和的声调问:“这是郝家湾村吗?”
  “是咧!”
  “郝青山是住在这里吗?”
  显然,那位女士说出郝青山的名字时,声音发出了颤音。
  “嗯!你是她们家的新媳妇吗?”
  也许是太激动的原因,那女士满含着热泪答应了一声。当听到“新媳妇”时,这几个调皮的孩子,跳跃着高声喊道:“新娘子来啦!新娘子来啦!”
  向着郝青山的家中跑去。那女士紧紧地跟在后面。村中的路实在太不平展了,有几次她差一点摔倒了。上了一岗,向东走了一段,她的耳畔又一次听到了刚才那几个孩子的叫喊:“你们家的新娘子来了!给糖吃。”
  “好呀!好呀!给糖及(吃)啦。”
  一个操着南方口音的男孩,从兜里掏出糖块给这几个孩子分着。
  “请问,这是郝青山的家吗?”
  “当眼(然)喽!您是?”
  还没等那个女士回答,郝微走过来,挡在那个男孩面前说:“阿东,你去忙别的吧!”
  说完,看着那位女士。
  “您找我爸吗?跟我来吧。”
  说完,郝薇转身走在前面,后面的女士跟了过来。院子里,许多人在忙忙碌碌,热热闹闹的准备着娶新媳妇的宴席。有搭架子的,摆桌子椅子的,搭棚子的,杀猪切肉的,洗菜刷碗的,充满了一派喜庆。
  “爸!来贵客咧。”
  “啥……啥贵客。”
  说着,郝青山从里屋走了出来。迎面,他看到眼前站着一位时尚的女士,脸上充满了诧异的表情。他上看看下看看,自问道,自我记事,家里也没有这样洋气的亲戚啊!不认识啊!我们家哪有这么高贵的亲戚吗?正在这时,那位女士开口喊了一句:“哥,你不认识我了。”
  这一喊,不大要紧,郝青山更加糊涂了。娘啊!你喊我哥,我也不认识你啊。这还能装吗?
  “哥——!”
  当这位女士第二次提高声音喊哥的时候,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她迎了上去,郝青山吓得急忙躲开,那女的拉住他的手说:“哥!我是青秀。我是青秀啊!”
  这一喊不大要紧,郝青山仿佛像被一盆冷水浇头一般,清静,再一次清醒。他看着对方,审视着她的脸庞。是,是有点像,是我丢失的妹妹。此刻,那女士伸出胳膊高高的抬起。青山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仔细观擦着手腕上戴的银镯子的字体:盛世。青山看完后,急忙转身回到屋里开始了翻箱倒柜。正在里屋说话的玉芬和郝阳,被青山的举动吓得紧张了起来,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的惊诧。心想,这大喜的日子,爸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儿子活动一下心理,玉芬可压不住火了,这大喜的日子,这老头犯什么劲啊!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高声对着青山嚷了起来,青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继续弯腰扎头寻找他要找的东西,并且嘴里还不住的嘟囔着。
  “青秀回来啦!我的妹妹青秀回来啦!我要找家里红布包着的银镯子。”
  “啥!你说大姑回来了。我的天哪!咱郝家的喜事旺人咧!”
  “给!是这个吧!咋不早说呢。”
  要说这家务事还是由老娘们当家。当听说青山要找的东西时,玉芬不慌不忙走到柜子旁伸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红布包裹着的东西递给了青山。这青山不由分说,双手拿起东西跨步走出门外,玉芬和郝阳也紧跟着走了出来。青山走到那位女士的面前,颤抖着双手好半天才把红布打开,身边的那位女士趁机也把戴在手腕上的镯子取了下来,两个镯子放在一起,真真的一模一样。拿在青山手里的镯子上面刻着:乾坤。正好对着“盛世“二字。青山也不知道是高兴了还是魔怔了。他用手掐着拧着自己的脸问道:“老天爷啊!我不是在做梦吧!不是在做梦吧!”
  “哥。不是。我是妹妹青秀。”
  “青秀妹妹!”
  “哥……我想你……是真的,是真的。”
  两个人说着、哭着拥抱在一起。他们的举动让在场的人们惊讶,摸不清头绪。人们也不知道郝青山演的这是哪出戏。郝薇看着眼前这位时髦的女人,不!是姑姑。内心非常非常的激动,她也说不清。沾上这样的亲戚应该是好事吧。哭了好一阵子的郝青山擦了一下眼泪,看着郝阳、郝薇说:“叫姑姑,快叫姑姑。”
  “大姑!”
  “大姑!”
  郝阳和郝薇大声的叫着。郝薇的男朋友随即也叫了一声:“瓜瓜啊!(姑姑啊)”
  话音刚落,逗得大家都笑了。郝青山可是发自肺腑的高兴,儿子结婚了,妹妹青秀回来了,小女儿艺校毕业了。人家都说这是双喜临门,可我郝青山是三喜临门啊!
  话翻篇说。一九四四年十月八日,绣花带着一双儿女,来到了二十多华里的魏善庄赶大集;正当她们走在热闹的地段时,被一句“土匪来了”的喊叫声吓得惊慌失措,在慌乱逃跑的人群中把青秀丢失了。人们四散奔跑,青秀夹在乱糟糟的人群中大声的哭喊。此时,一个穿长袍的男人走过去抱着她向外跑去。他就是青秀后来的养父钟国安,祖籍山西,做布匹和药材生意。后来他们一家人来到了香港。五年后,他们又来到了美国旧金山。从此,在那里扎根开了一家中药店铺。青秀正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成长,并受到良好的教育。钟国安有一个儿子叫钟平安,取意平平安安。国家没有安宁,他把希望寄托在儿子的身上。健康,平安,长大成人。平安比青秀大三岁,他俩从小青梅竹马,形影不离。有一次,他们两个人上街,在商场的出口处,青秀被一个外国青年撞倒。他不但没有道歉,反而当着众人的面,口吐鄙视的语言,说什么东亚病夫,不堪一击。气的钟平安当面和他争论起来。不料,他身边的两个青年不由分说,涌上去围着平安就打了起来。看到此情,愤怒的青秀立马站了起来,她顾不得一个女士的身份,她脱下皮鞋轮起朝那三个人拼命的打了过去。还别说,这真应了中国那句俗语: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打的那几个小青年抱头鼠窜。在场围观的人们一阵鼓掌,并伸出大拇指不住地称赞:OK!Verygood!Verygood!......
  在他们二十多岁的时候,钟平安、郝青秀在牧师的见证下,在圣马可路德教堂成婚了。婚后的第三天,钟国安把他们叫到面前,闯荡半生的慈父把自己的家史以及捡到青秀的事情,给他们叙说了一遍,希望他们在有生之年回到故土,寻找亲人,报效国家。
  1979年1月1日,中国和美国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钟平安夫妇欣喜若狂,曾多次托人打听国内亲人的消息。但是,多次打听的消息如同一枚石子,投入到湖水杳无音讯。在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步伐刚刚迈出了第一步,人们的思想思维开始了萌动转变。祖国大地呈现出一派生机,各地逐渐发展商业,交通、信息也有了改善,并与发达国家接轨建立外交关系,开展了各种商业贸易。几经周折,他们在商务部的帮助下得到了寻亲的信息,直至今日青秀才踏上了回到故乡的热土。
  第二天,郝青山、郝青秀一大家子人,在父亲、母亲的墓前举行了简单的祭奠仪式。山风吹来咋暖还寒,青秀的额前一缕青丝被风吹的来回晃动,她默默地站在那里,凝视着大地上这高高隆起的土丘,寻觅着年幼时,母亲的音容笑貌。也许生命还有一个轮回,那个向上凸起的土丘,不正是平地触摸太阳最近生命的觉醒吗。
  一阵山风吹来,天空,有喜鹊掠过头顶,并不是发出喳喳欢快的声音。渐渐远去,渐渐响彻耳畔,围绕着他们不肯散去,仿佛在诉说着什么?久远的过去……娘!青秀发自心底喊了一句,豆大的泪珠再也抑制不住流了出来,她微微闭着眼睛,她看到了老母亲半蹲着张开了双臂,青秀像儿时那样欢快的迎了过去。喳喳!喳喳!一阵阵清脆悦耳的鹊叫声,让她睁开了双眼。
  “……光明托来晨寡辉,暮春梧桐天降喜。”
  青山一字一句认真地念着,满眼含泪的笑,让整个春天温湿而又充满了生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