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二十六章(2)

第二十六章(2)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4-24 13:33:28      字数:3182

  郝阳心中的闷疙瘩慢慢解开了,透亮了。可是,江晓梅说啥也不明白,两个人好好的,说有事就有事了,怎么会出现这么一档子事呢。当初,让郝阳去孙家屯她心里就不乐意。爸爸也是,你说让谁去不好,偏偏让他去,要是不去呢。这江晓梅东想想,西琢磨琢磨,怎么也挥之不去眼前的一团迷雾。关键是在大街上受的委屈,她实在忍受不了,忍不了咋办?哭呗!这一次晓梅可真是动情了,谁劝也不行,那伤心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一颗滚落在地。江乡长是急脾气人,越是问不出来,他越着急想问,这还了得,丫头都管不了。哎呀!真没招了,老江拍着自家的桌面啪啪直响,吓得老伴站在门口一声也不敢吭。不过,这一招也真灵,晓梅见爸爸真生气了,也止住了哭声。女儿不哭了,老江甩手走人了。这时的老伴才走了过去,俗话说,闺女是娘的心头肉。娘俩拉着手坐了下来,晓梅把上午见到郝阳的情景描述了一番。晓梅妈听完后,唉的一声叹了口气,就不再说话了。晓梅说完了,心里也就顺当多了。细想一下,不对啊!郝阳哥是不是有啥心事瞒着我,看他那样子像刚从家里出来。难道说……哎呀!我的心怎么那么不细致啊!看我把郝阳哥想成啥人了。这样想的时候,晓梅又着急起来了,站在屋里直跺脚。嘿!跺脚有啥用呢?
  晚上吃过晚饭后,老江像在单位开会一样,在家里郑重开了一次家庭会议,重申了一下家庭纪律的重要性。特别是有了事情要民主,不允许哭哭啼啼的,这像什么话嘛。参加工作了就是革命同志……这老江真像开会主持会议一样没完没了,开始了他的乡长公文大会。老伴实在听不下去了,起身就往外边走去。
  “哎!会还没开完呢?”
  “我没上班,我不是你们的同志。”
  晓梅妈低着头,嘟嘟囔囔说了一句,迈脚走了出去。
  “江乡长同志,实践才是唯一的真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依我看去他们家淘淘实底一切不就明白了。”
  呵!我们的江晓梅同志成熟了,这话说的有道理!有道理!老江把眼睛睁开了,眨了几下。心想,这还了得,这闺女开始有小九九了,你瞧她说话的语气还不明白嘛,这不就应了那句闺女大了不可留的道理,这还没咋地就想往外走了。也罢,我亲自去一趟郝家湾,也该去去了。在郝阳小的时候,为了羊奶的事情去过他们家。这么多年了,再也没有进过老战友的家,这次说啥也要去去,马上就是亲家了,就当是串亲戚吧。走一趟,走一趟吧!
  忙活了一天的江乡长,到了晚上将近十一点,躺在床上的他还没有睡意。这不是说他要去郝家湾遇到烦心事了,或者是有了难解的疙瘩。不!这些都不是。而是白天工作上的事让他有点窝心。就说这耿书记吧,刚开始搞嫁接实验那阵儿,那是百般的阻挠,生怕失败丢了乌纱帽。这不,实验刚有了眉目,他老耿又有新的想法了,说什么要加快脚步,尽快扩大。嘿嘿!你以为这是吹糖人呢,一会儿功夫就出来了。他这样说也就算了,你说陈主任,你一个办公室主任瞎跟着吵吵啥。说你两句,噘着嘴就转身走了,哼!这要是在部队,敢,敢吗?这样想的时候,老江又开始上起火来,翻来覆去转了好几个身。但是,你要想一想自家的老婆睡觉轻啊!这样折腾人家还睡得着吗?当然,晓梅妈也是熟悉了解自己的丈夫,但今晚她感觉出这老江要去郝家湾,是不是遇到啥难题了,还是有别的想法了,就凑过去低声说了一句:“孩子她爸,你要是有压力明天就别去郝家湾了。”
  “哎!我没说有压力吧!不就翻两个身嘛,翻身就是有压力了吗?”
  “去去去!想睡你就睡,不想睡,你起来研究你的玉……玛瑙宴啥的吧。”
  晓梅妈这么一说,老江倒开窍了,烦心事也没有了。是啊!目前最大的事不就是十全十美玉桃宴嘛,玉桃宴成功了,那么说孩子们的婚事不就成功了吗,在着急也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吧,再说了,这是技术活我们家郝阳不说,你们谁说了算。这样想的时候,老江来了精神开始兴奋了。他仰面躺着,两眼直愣愣地瞪着屋顶一句话也不说,突然,他扭转过身抱住了老伴……
  第二天上午,江乡长坐上吉普向郝家湾驶去。一路上,这老江不住地感慨,道路两旁种满了桃树、柿子树,半山腰间高粱、玉米一大片连着一大片甚是喜人。再往高处看满山树木虽然没有成材,但碧绿的景象让人的心理舒服多了。想想昔日,老江微微摇了摇头。在即将到达郝家湾的时候,江二干又一次举目看着车窗外,为眼前的丰收景象睁大了眼睛,他暗自为老战友感慨。老郝啊!老郝,老当益壮,不愧为尖刀班班长啊!
  “江乡长!到村子了,您看从哪里走?”
  司机小刘打断老江的思考问了一句。
  “哦!我下来走一走吧,前面不远就到了。”
  老江用手指了指,自己下车向着前方走去。司机小刘找了一个空地,把车停下来,紧追着江乡长的后影走了过去。在一个拐弯处老江站住了,看了看坡前坡后上上下下多了许多的房子,有的早已翻盖为新居了,有的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不过,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在他的印象里真有点模糊了。郝青山家,郝青山家……老江心里叨咕着,眼睛在不停的看着四周,看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弄明白郝青山的住处,他微微摇了摇头。这时,一个老人走了过来,老江向老人打听了一下,老者用手一指立马就明朗了。当他走到了院子里时,正好看到玉芬,从筐子里拿着高梁洒在地下喂鸡。
  “大嫂子!这是郝青山家吗?”
  “是啊!你是?”
  玉芬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老江疑惑地问道。
  “哦!我是江晓梅的爸爸。”
  “哎呀!是江乡长啊!快往屋里坐,屋里坐。”
  “大嫂子!您可别叫我江乡长了,叫我老江吧!”
  “您本来就是乡长,这没有错啊!”
  “没有错,没有错。”
  老江心想我别再和她争论了,这要是让老郝听到了,没准儿还要找我后账呢。在部队争可以,这回到老家了还争啥呢。再说了,我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况且,这都快成亲家了,叫乡长、乡长的也不合适啊!
  说话的同时,老江也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心理。来了客人的玉芬可就忙坏了,在柜子里翻来翻去找茶叶,找了半天,翻出来了一些剩了不多的茶根儿。
  “我们家老郝前几年是药罐子,吃药不喝茶叶。这不,茶叶也没有了,您可别见怪啊!”
  “大嫂子!不用。不用。”
  老江连连摆手,并爽快地笑了笑。玉芬也没有过多的客气,随即也坐了下来,两个人刚聊了几句。院子里,就听见青山略带沙哑的声音,这一次玉芬并不着忙,只是对着外面说了一句:“他爸!你看是谁来啦!”
  青山并不答话,放下工具,来到水缸前,慢悠悠地舀了一盆水。洗完后,方才抬腿走进了屋里。
  “呀!江……”
  “不欢迎啊!”
  老江抢先说了一句,动情的青山走上前把手伸出,两个人高兴地把手握在了一起。玉芬站在一边看着,多少有点意外,内心有那么点不自在。他们坐在一起话题自然就多了,从眼前的果林梯田,在聊到部队的戎装生涯;好歹青山没有突破底线,不该说的他一点也没有暴露。话题说来说去,孩子的事情始终没有引出来。老江看这绕来绕去也没个完,急脾气马上来了,不如突破了算了。还是老江快言快语,直接把两个孩子的婚事摊了出来,青山心里自然高兴,但是,作为父亲,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吧。只是腼腆地笑了笑说:“听你的,你咋说我咋执行。”
  “哎!他叔啊!前些时他婶子不是捎信说了吗?”
  “哎呀!都是捎信的传错了,那么大的事情是捎信的事情吗?都怪我们做老人的粗心啊!弄得两个孩子也不愉快。这一次,既然摊开了不如定个良辰吉日。你们两个看看有啥说的。”
  “我看行!他爹你也说说。”
  “我看,这是孩子的终身大事,最好给孩子商量一下吧。”
  “我看不商量了!他爹这事我定了。”
  这时的玉芬不知哪来的劲头,当着老江的面把他的话撅了回去。也是的,这孩子谈对象就够新潮的,结婚哪能由他呢。也许你会问,郝阳不同意他能咋办?这话你说错了,玉芬定了,就代表着一家人同意。八十年代期间包办婚姻也是常事,双方老人同意,一合计放个鞭炮就是一家人了。在偏远的地方,到了现在不也是这样吗。话分开说,包办婚姻,我也不赞成,何况两个小青年是自由恋爱的。重要的是郝阳的思想转变了,心中的疙瘩已经被老孙解开了,这也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对于年轻人来说,异性相吸,洞房花烛,甜蜜蜜这样的美事,在行驶的轨道上,你不想畅通,你阻挡的了吗?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