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二十六章(1)

第二十六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4-22 14:25:54      字数:4387

  (1)
  在十全十美玉桃宴实验一步步走向成功的时候,郝阳想都没有想到一桩新的苦恼压在他的心头。年轻人嘛,跌跌撞撞这也是常事。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这样的事情,心中的结岂能轻易解开。嘿!这个弯子绕得有点远了,说来说去不就是郝阳和晓梅的婚事吗。对!就是。此时的郝阳真的没有想这些,满脑子装的就是他的实验与孙家屯的桃花山。特别是十全十美玉桃宴的推广,这比什么事情都重要,县委赵书记的视察,无形中又给他增加了一定的压力和新的思维。
  “……改良换种科学实验在此基础上要大力推广,今明两年发展到全乡,明后年争取在全县推广……”。
  乖乖!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实验也好,推广也罢,你吹一口气就实现了,那你不就成了孙大圣了吗。秉性倔强的郝阳可不这么想,不成功我还真不结婚了。瞧瞧!倔脾气又上来了。这一次不知九头牛能否拉得回来。
  在秋高气爽的一个周末,郝阳回到了家中。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郝阳的青山和玉芬当然高兴了。特别是玉芬,大老远就能听到她高声说出的话都带着笑容,这可不是形容词,她高兴呗!儿子的实验成功了当妈的当然高兴,还有比这更高兴的事,是让她打心眼里喜气洋洋。晓梅妈捎信来了,这不是明摆着催孩子们结婚吗?女方催,郝家就更没得说了,结婚也了却一桩心事,当妈的能不高兴吗。
  “儿子啊!妈问你一件事情。你和乡里那妮子的事情咋样了?”
  “嗯!挺好的。”
  “挺好就好啊!妈还说就依你的性格……哎!真的感谢老天爷,没想到我的儿子自由恋爱了,这让我这当妈的心里该多踏实啊!”
  “妈!我还没见过未来的嫂子呢?还不乘机让您没过门的儿媳妇来咱家里一趟,认认门。”
  “是啊!儿啊!你妹妹都说了想见一下你的对象。”
  “妈!是女朋友,说对象多土啊!”
  “好好好!女朋友。”
  玉芬说完,自己先咯咯地笑了起来。郝薇瞥了一眼妈,又看了哥哥觉得这个主题不在一个路上,自感没趣,转了个身回屋去了。站在院子里,看着远山远景思考的郝阳根本没有理会这些。突然,他觉得不对味,妈妈和妹妹今天是怎么了,唠叨这没晌没夜的事。不过,两个人连说带笑的……哎!随她们吧,也不是啥坏事。此刻的郝阳脑子满脑子十全十美玉桃宴,并没想那么多,他迈着小慢步继续思考着自己的心事。
  吃过晚饭后,郝青山趁玉芬不在身边就偷偷地问儿子。
  “儿子,你答应了。”
  “哦。哎!爸,我答应啥啦?今天是咋回事,弄得我稀里糊涂,你们的话我咋听不懂啊!”
  郝阳这么一说,青山也是一惊。哎!这孩子他妈到底在想啥呢?孩子正是关键时刻,再说了这结婚也不是一件小事,咋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简单。不行!我再问问他妈,别弄两岔了。
  秋风扫着树叶哗哗作响,夜幕在秋凉的拉拽下不情愿的合上了。青山和玉芬在煤油灯下,有事没事地唠着闲嗑,话题自然就扯到郝阳婚姻的这桩事上。玉芬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声传了出来。青山看了她一眼,一本正经地说:“孩子同意了吗?你这一出一出的,这事你也不要太急了。江二干那里不管咋说也得先见个面商议一下,你可不能强当孩子的家。”
  “嘿!这话说的,孩子是我的,咋就不能当家了。”
  “妈!这事您真要和我先商量一下,不能……”
  不知什么时候郝阳走了进来,接着妈妈的话茬说。
  “不能个屁!你找对象自己找也就算了,结婚你不着急,我还急着抱孙子呢。看看村子里和你一样大小的有几个没结婚?看你的同学小六子的孩子吧!都满大街跑啦!妈能不着急吗?”
  “妈!”
  郝阳大声地喊了一句。
  “别叫我妈!”
  “妈!”
  “别叫我……哎!死妮子,你掺和啥?回屋睡觉去!”
  “哼!还不让人说话啦!”
  郝薇本意想进来给妈妈宽宽心,替哥哥说句话,没想到刚进来就被妈妈骂了回去。这还不算罢休,玉芬唠唠叨叨又把旧账翻了出来,况且越说越生气。说起来这也是为了郝阳第二次生气。第一次是郝阳找工作上班,这一次是为了郝阳结婚。要说这也是正理,天下哪一个做父母的不都是为了子女操碎了心。我们要理解郝阳的妈妈,但是,郝阳不愿意结婚着实让母亲着急。再说了,你该咋实验就咋实验呗,这结婚能耽误多大事,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让人摸不清头绪。
  第二天,郝阳赌气早早地回到了乡政府,他要找到江晓梅给她说一说,说他工作太忙,把他们的婚事向后推迟一下。在乡政府的主干道上,郝阳若无其事地走着,今天是星期天,大家都不上班,再说他也不愿意去办公室。去江乡长家里吧,似乎也不太合适。办事一贯自有主义的郝阳今天不知咋的,突然犹豫不决了。在他抬头的一瞬间,郝阳惊呆了。仅几步之遥就撞上了冷眼盯着自己的江晓梅。是的,郝阳太烦心了,他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思维上,在说他只顾自己低头想心事了,谁曾想半道碰到她啊。
  “晓梅,真是巧了,想……想着你的时候,就……”
  “就啥?差一点撞上还说想……哼!我看你脑子有问题了吧!是不是还在想你的十全十美的秀秀。”
  “你胡说啥呀!咋突然扯那么远哪;再说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我实验的时间都不够用,我哪还有哪心思呢?”
  郝阳大声地嚷嚷道,这可是第一次。也可以说自从他们认识以后,江晓梅还从来没有见过郝阳发这么大的火。晓梅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平时温和腼腆的眼神没有了。今天这是怎么了,怒目圆睁且充满了血丝,她惊呆了。这是她的郝阳哥哥吗?晓梅用诧异的目光注视着他,好像面对着陌生的面孔一般。在说,江晓梅那可是江乡长的千金啊!老俩口自从结婚以后,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对待她像掌上明珠一样,长这么大父母从来没有对女儿发过火,今儿这亏吃的,江晓梅哪能受得了这个。在看看她的脸色,整个小脸变成了紫茄色,小胸脯也是一鼓一鼓的;瞬间,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了出来。只见她用手指着郝阳,一字一句地说:“郝阳!我算认识你了,伪君子,虚伪!你爱和谁好就和谁好吧!”
  说完,转身跑了。她跑了,郝阳一个人傻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哎!哎!小两口吵架啦!快过来看看,真热闹。”
  “准怨那男的吧!”
  “看他戴个眼镜挺有文化的。哼!小白脸没有一个好东西的。”
  “还不是虚伪,没准肚子里装的全都是花花肠子。”
  “也不一定,别瞎说,别冤枉了人家孩子。”
  不知什么时候,在他身边围拢了一堆人,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指指划划地说个不停。郝阳没有言语,他的心里空空荡荡的,仿佛站在这里的不是自己,是一个木偶。说吧!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嘴好歹长在你们身上。说,谁又能拦得住呢。他慢慢挪动步子,向着一个地方走去,那双腿沉重如千金,但又奈何不得。
  “哎!这不是郝专家嘛!咋不去你老丈人家,一个人在车站等谁呢?”
  一声熟悉的问话,提醒了郝阳,原来他已来到了车站。不过,他实在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碰到熟人,况且这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原办公室的同事李桃花。郝阳不想说话,只是微微地点点头。不过,这桃花还是没完没了的找着话题继续说:“郝专家,你现在可是大名人啦!看看!连我家的小妮子,都能说出你那个十全十美玉宴啥的。”
  桃花说着指着左手拉着的女儿。
  “燕儿!快叫叔叔,他就是你崇拜的郝叔叔!”
  小女孩见状,怯生生地躲在了母亲的屁股后面,并不时偷眼看一下郝阳。这个时候,本来想发火的郝阳,当看到桃花手里拉着的小女孩时,郝阳还是强忍着怒火,吞咽了几口吐沫。特别是当小女孩躲到母亲身后的情景,让他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哎!我的童年也是这样吧!不知怎么搞的,他突然同情起这个小女孩了。此刻,公交车来了,郝阳简单说了一句,就转身上了公交车。透着车窗,他看到桃花拽着燕儿踉踉跄跄走去,还不时拍打着那个小女孩的后背。郝阳知道,要强的桃花感觉到孩子给她丢脸了,她把怨气撒在了这个不懂事的孩子身上。郝阳唉地叹了一口气,把刚才自己的不愉快,自己的不顺心全都嫁接在同情心上了。哎……
  当郝阳来到孙家屯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老孙看到郝阳垂头丧气的样子很是吃惊。自打郝阳来到孙家屯这段时间里,很少见到他这样。但又不能直接去问。
  “哎!我说郝阳,不是说好了在家多歇几天吗?咋这么快就回来了。”
  老孙的话音刚落,又转脸扯着嗓子对着老伴喊道:“老伴!老伴!孩子他娘!”
  “哎!啥事。”
  “快弄点吃的,快!”
  这老孙一上来就火急火燎地催着老伴。
  “不是刚吃完饭吗?你是饿死鬼脱……”
  老孙的老伴边说边来到了里屋。
  “哦哦!是郝秘书来了,我以为老东西又在说唱戏的话呢。”
  “婶婶!我不饿。”
  “这大半天的能不饿吗?这才回去了两天就给我见外了,那以后你要成了大人物了,还会认识我们吗?”
  “哎呀!婶婶,我不是这个意思。”
  “去去!老娘们就爱唠叨,你没听见郝秘书肚子里擂鼓的声音吗?”
  “听见了!听见了!和你当年戏台子上的鼓声一样一样的。”
  说完,婶婶转身走了出去。老孙望着老伴,用手指点着嘿嘿地笑着。
  吃过饭,老孙和郝阳一起走了出去。精能的老孙料想到郝阳心里压着一肚子的话。年轻人嘛,透透气,说说话心里也就亮堂了,要不然憋出病来那怎么能行呢。一路上,郝阳闷着自己半天也不说话,老村长只好有话没话的找着话题,尽可能让郝阳打开话匣子。
  “郝专家啊!这成功了,你也该离开孙家屯啦。说实在的,大家伙还真舍不得离开你啊!”
  “老村长,看你说的,这还没有完全成功,家里就逼着结……”
  “结啥?哦——!是结婚吧!这是好事啊!我都等不及要喝你们的喜酒,吃你们的喜糖呢!”
  “十全十美玉桃宴还没推广,这不算成功,我……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郝阳像委屈的孩子一样,嘟嘟囔囔地给老村长诉说着。其实,自从郝阳来到孙家屯以后,和这里的人们相处得非常和睦。特别是和老村长,有啥心里话就敢于直接吐露,比在家里和爸妈说的话还多。老孙说话诙谐幽默,不像长辈那样板正,郝阳喜欢和他们说说笑笑打成一片,像一家人似的。既然知道了,那就说说吧,郝阳就把回到家里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老村长不听还罢,听完后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郝专家,郝……你说你这孩子,哎!笑死我了。我当时还以为遇到啥难题了,刚进门的时候,你看看你的脸色,真想关公爷的赤红脸。哎!我告诉你……”
  说到这里,老孙压低了声音,转过身走近郝阳,对着他的耳畔轻轻地咬着耳朵。末了,拍着他的后背说:“这叫事业、家庭两不误,革命的后代接班人——呐!”
  老孙又一次拿出唱样板戏的功夫,把后音拉得长长的,握紧了拳头右手高高的举了起来。嘿!还别说有板有眼,盖了。他们继续向前走着,不大一会儿,来到了桃花山,人还没到近前,就听到咯咯的笑声。哎!这不是秀秀的笑声吗。
  “哼!还没结婚就想着儿子,你咋知道是儿子呢?”
  “我妈说的,还说趁年前找个良辰吉日,明年就能给她抱上个大胖孙子。秀秀,你答应我吧!”
  “不答应,你妈不是说我是狐狸精吗?给你生一窝小狐狸咋办?”
  “哎呀!秀秀!你……”
  说着,大军上前拉住了秀秀的双手。这时,他俩刚好走到了近前,弄得他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经验老道的孙村子咳咳地干咳了两声,拉着戏腔唱了几句豫剧的段子。
  “走一道岭来翻过一座山,山沟里空气好实在新鲜。一行行果树一道道堰,那个梯田层层把山腰缠,劳动人民用双手把山河打扮……”
  “好!”
  大军高声地喊了一句。紧接着,三个年轻人拍手鼓起掌来。这掌声都是发自内心的,是自信,是对自己辛勤劳动的鼓励与肯定。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