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 二十五章(1)

第 二十五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4-15 15:31:52      字数:4164

  (1)
  时光如梭,一转眼炎热的夏季就来了,人们穿着单薄的衣服,也挡不住从身体里冒出的汗水。连续几天不下雨啦,就连那老天爷也是热得呼呼地喘气,急红了眼的太阳公公根本不理会这些。季节到了,这谁能挡得住呢。
  桃花山的上空一群鸟低低地飞翔着,时而又落在桃林树荫的枝杈上,张着嘴吐着红舌头。夏季的热浪蒸腾着大地,直呛得一株株植物蜷曲着身体瘫散在山岭上。这时候的瘫痪,对于成熟来说也是恰到好处,植物也是如此,牺牲了身体换来了硕果。夏季是收获的季节,在平原等待收获的庄稼人早已乐开了花。而在孙家屯的桃园里,孙村长、郝阳、大军他们正在观察着十全十美玉桃宴嫁接的后期变化。桃树上,那些小桃子早已被果农们修剪了下去,只留下粗壮树枝上结出的新桃子。
  等不及看鲜的孙敬桃老人,在小孙子的牵扶下来到了桃花山,他拄着拐杖向前迈动着步子。老人的到来,给这闷热的天气与桃园的人们增添了不尽的笑声。只见他走近一棵桃树前,不住地用鼻子闻来闻去,然后捋了捋胡子说:“嗯,真香啊!你看看这桃子长这么大的个,红扑扑地把枝子都压弯啦!如果大圣爷来了,也会留恋咱们这里喜人的果实,让他走也不一定走啊!”
  “爷爷,您面前的是一棵小树,枝子还没长全呢?哪来的桃子啊!大圣爷是咱们村子里的爷爷吗?”
  六岁的小孙子带着稚嫩的声音问道。话音刚落,直逗得在场的人们哈哈大笑起来。
  “小家伙,大圣爷可是咱村里供奉的老祖宗,是咱们大家的爷爷。”
  “我爹,我妈也叫他爷爷吗?”
  “叫!叫!孙家屯的人们都叫,你这个小家伙也要叫。”
  “那我不就是有两个爷爷了吗?”
  小家伙的回答,又一次让在场的人们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时秀秀走了过来,她来到村长和郝阳的面前,把早已算好的账本拿了出来。
  “村长,郝专家,关于修路的预算我已弄好了,您看看吧。”
  “嗯。”
  村长接过秀秀手中的账本认真的看着,当他看到后面时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是说好了,不收孙敬桃老爷爷的钱吗?”
  “可是,老人家说什么也不同意啊!他说了宁愿少吃一口饭,也要支持修好路,让咱山里的娃走路欢实,让咱们的桃子运出大山。”
  “哎!多好的老人啊!秀秀,还差多少?”
  “七八千吧!要是细算那就更多了。”
  “哦,咋还……”
  郝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孙就接过来说道。
  “这次修路比原计划长了一些,和邻村的路接上了茬,修一次也是修啊!你不知道吧,为了修路,大家该想的办法都想了,前些时村里的大杨树都卖了。为了修路,大军这孩子偷偷地把他爹的五六只羊都给卖了,气的老头子还病了一场。”
  “刘桂香婶婶也捐款了,我不收,她硬把钱塞到我的手里。还有大钱叔也捐钱了,他说,是他的女儿放暑假在饭店打工挣的钱。”
  说到这里,不知为什么秀秀的眼圈湿润了,泪水盈满了她的眼眶。她为自己的家乡骄傲,为朴实的孙家屯的乡亲们感动。也为自己前些时的负气出走而感到内疚。自从接任会计以后的所见所闻,让她成熟了许多,让她明白了只有家乡的富裕才能改变命运,改变单调的生存方式,更让她懂得了爱的真正含义。
  秀秀转变了,但她外出打工的事情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事情缘自孙贵回家探亲说起(孙大福长子)。一次,孙贵在与家乡的人们聊天中得知,本村的秀秀负气去北京打工了。说到这里,这孙贵不知动了哪根筋了,他根据大伙儿的描述,眨眨眼说好像在北京见过秀秀。就这么一句,别人不在意,老村长可坐不住了。啥?见过秀秀。老孙心里一惊,但还是多了一个心眼,并没有急于盘问细节。在孙贵回北京的时候,老孙演了一出“萧何月下追韩信”掂个包尾随而去的剧目。到了北京后,这老孙可就傻眼了,乖乖!北京这么大啊!没边没沿的我到哪里去找啊!再说了这孙贵也是偶然碰到。后来,两个人合计来合计去,觉得还是在哪里见到就在那里寻找吧。西城区,那就在西城地毯式搜索。不光自己搜,孙贵发动在机关的优势,发动同事多方打听。老孙呢,干脆沿街见到商铺就进去寻问。找来找去,三四天过去了,也没有见到秀秀的身影。老孙叹了一口气,默默念叨,说什么这俩孩子也许没那缘分吧,算了,算了,打道回府。老村长蔫了,这孙贵又来情绪了,琢磨着老村长来一次也不容易,更何况寻找秀秀并非村务之事,只不过是成人之美罢了。这样的父母官也是少有啊!孙贵感动了,说什么也要挽留老村长在北京多呆几天,最起码到天安门广场看一看,也不枉来北京一趟,这老孙架不住孙贵的热情挽留,只好顺从了。
  当孙贵领着老村长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这老孙一看,呵!这么大的平地,得多少人才能站满啊!乖乖!原来这么多闲人啊!看人家多美呀!咋还有那么多蓝眼睛高鼻梁黄头发的人啊!这是不是哪个国家的人都可以来啊!在瞧瞧东面那几根柱子是咋立起来的呀!看着看着这老孙的眼睛说啥也不够用了。哎呀!娘啊!咋这么大地方啊!他东瞅瞅西看看,只恨自己的眼睛太小了。他们走来走去,就来到了金水桥上,当看到城楼上的毛主席像时,这个朴实勤劳的庄稼汉真像是见到了毛主席一样,顿时激动地热泪盈眶,他张开嘴不住的说道:毛主席您好啊!老人家,我们永远怀念您啊!说完,老孙呜呜地哭了起来。老孙的哭泣是真实的,也代表了人们对于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真挚情感与真实的热爱,是发自肺腑,是纯真的历史见证。身边的孙贵也受到了感染,他双眼湿润并抬头看了看毛主席纪念堂的方向,如长龙般参观的人群肃静、秩序井然的排列在那里。末了,孙贵拉着老村长一起向参观的人群走去。
  在参观完毛主席纪念堂、天安门广场后,已是下午四点多了,满满收获的老村长轻微地摇了摇头,心想,这要是找到了秀秀该多好啊!事情有时候也是这样,你着急,但急不出油啊!你若无其事,事情往往也就巧了。当回到家里,正好孙贵的同事在等他,说正阳招待所有一位叫孙秀秀的服务员是安祥县人,不知是不是你们要找的女孩。说着,那人又把见到的服务员的身高、相貌详细说了一遍。话还没说完,老孙就激动地拍着大腿说,对对!是她……得!秀秀找到了,老孙也看到了天安门,看到城楼上的毛主席像,也参观了纪念堂,他那根绷紧的神经也一下子放松了,不在拿捏自己了。夜晚,躺在孙贵的家里便呼呼睡着了,睡踏实了。不过,孙贵和他的老婆却倒霉了。啥?她咋倒霉了。你听听老孙的呼噜声你就明白了。呼呼——咕!呼呼——咕!犹如闷雷,震耳欲聋,这样说一点也不过分。最重要的是那打呼噜的节奏,实在让人难以忍受。孙贵可以忍受,他老婆可忍受不了。不过,那是在三更半夜不忍受你能咋样,总不能吵一架吧。吵架可以,你敢吵醒邻居吗?这样想的时候,孙贵的老婆气得差一点把孙贵从床上踹了下去。真踹,没有。可是,孙贵的耳朵可是“发福”了。嘿嘿!肿了,胖了,不就是发福了嘛。这些事情,老村长当然不知。第二天,见到孙贵还乐呵呵地美哪。
  回到家乡的秀秀在老村长的见证下,和大军正式恋爱了,大军妈心中的疙瘩自然也解开了。现在的大军可是一天见不到秀秀,那简直像丢了魂一样。魂不但不能丢,而且还是形影不离。爱情有了,热爱的实验就更加起劲了。人也许就是这样一种直立行走的动物。这样一说你就明白了,直立行走当然有肩膀了,肩膀,那就是敢于挑担,敢于承担重任。
  承担重任,这就是回到家乡的秀秀思想变化。人转变了,心里也痛快了,干啥啥也透亮。这不,不管走她在哪里,哪里就能听到她爽朗的笑声,就能看到她走动的身影。这对于秀秀来说,她愿意,这样不是说她的觉悟有多高,而是孙家屯朴实、善良、真诚、乐观的乡亲们,唤醒了伶仃一人的秀秀。况且,她一直被美好的氛围所包围,心胸自然会越来越宽广,你说她那干劲能不十足吗。
  阴晴圆缺,人生无常。如果你跌倒了,如果有人拉你一把,这不仅仅是让你重新站起来,重要的是把一个人的心态扶正,让他走向一条充满阳光亮堂堂的人生之路。
  第二天,郝阳说回乡里办点事情,和老孙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孙家屯。翌日中午,郝阳回来了,在快走到老孙的家门口时,正好碰到走出来的孙大军。郝阳忙打招呼说:“大军,村长在家吗?”
  “在,郝专家。咋这么快就回来啦。”
  “事办完了,我就赶回来了。大军我们是同龄人,以后别专家专家的叫了,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那怎么行呢?”
  “不行也得行,就这样定了。来!击掌发誓,一言为定。”
  “好!”
  大军拿出当兵训练时的劲头,握紧了拳头砸向了郝阳的手掌。
  “哎呀!你这是打架吧,好狠的铁榔头。”郝阳一边说着,一边装作招架不住的样子向后退去。这时,碰巧老孙从院里走了出来。
  “哦!郝秘书!你咋这么快就回来了。”老村长关心的问了一句,然后,他扭过头看着大军,装作生气的样子说:“大军,你这是咋回事!看我不揍扁你。”
  说完,举起手装模作样的走向大军,却被郝阳拦住说:“没事,没事。我俩这是闹着玩的,你说是不是大军?”
  郝阳看着大军故意问了一句。说完,还不时来回抖擞着手。
  “走!走!回屋说。大军你也过来。”
  说完,三个人同时走向老孙的院子里。他们来到石桌的旁边分别落座。还没坐稳老孙就急忙问道:“回乡里了,咋不多呆两天啊。”
  “咱们的事办成了,我赶紧就回来了。”
  “啥事办成了,看你高兴的样子,好像是有天大的喜事一样。”
  “说说吧,郝阳,别绕圈子喽。”
  大军直呼郝阳的名字,刚开始还真有点不习惯。
  “修路的事,我给江乡长说了,他同意了,剩余的款有乡里出,过两天江乡长就来了。”
  “哎呀呀!我说呢,你简直就是俺村里会七十二变的大圣爷。在此,请受我一……”
  老孙站起来,刚想弯腰被郝阳一把拉住。
  “村长,俺可担当不起,您可别折我的寿啊。”
  郝阳一着急,把咬文嚼字的字眼都说了出来,弄得老孙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尴尬的神态比哭还难受。此刻,大军已站了起来,对着郝阳喊了一句。
  “敬——礼——!”
  声音清脆洪亮,只震得郝阳与村长,愣呆呆地看着站立的大军。只见他挺起腰杆,用双眼犀利的眼神看着前方。呵!还真不能不把村长当干部看待。只见面前的老孙昂头挺胸,正正规规的接受这一次高级别首长的待遇。敬礼,这是军人最崇高的礼节,是军人最圣神的敬意。
  “哎呀!乖乖,看,我这又成了三军统帅了,你看看这正规的。”
  解了围的老孙打趣的说。
  “老村长,还拜我不?”郝阳指着大军说。
  “拜!拜!我刘皇叔三顾茅庐,为的是兴汉室,保一方百姓平安哪。”老孙说着,拉着戏腔唱了起来。
  “皇叔,饭菜已备齐,请用餐呢。”
  老孙的老伴不知啥时候从房屋走了出来,拿出古代妇女的礼节,欠身紧接下句。这一唱一合的,让大军和郝阳真像看戏一样过瘾;只是片刻,三个人同时鼓掌笑了起来。
  院外,不时传来放牧归来的羊群咩咩的声音以及院落里汪汪狗的叫声音。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