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二十四 章(3)

第二十四 章(3)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4-14 19:08:48      字数:4885

  第二天雨早早地停了,郝青山也早早地起床,踏上去乡里的路途。在车站等车的时候,郝青山思考片刻,也多了一个心眼儿,自己还不如去一趟孙家屯先问明情况,岂不更好嘛。如果真如儿子所说的那样,正好和老孙一道去找江二干正好带个证人,看他到时候怎么说话。想到这里,郝青山也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说起孙树旺他和自己并不陌生,两个人多次在乡里开会也曾聊过天,只是没有过深的交往。到孙家屯的时候已过晌午了。走到村口,碰到当村的人,郝青山就打听老孙的住址,那人用手一指就明朗了。村子不大,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孙树旺的家里。到家里时他正在吃饭,老哥俩见面很是高兴,老孙说什么也要喝一杯,就唤来老婆重新炒了四个菜坐在外面,一边吃一边喝。酒过三巡,他们聊着村子里所发生的大事小情,又聊了一些杂七八杂的事情及村子里的琐事。老孙看起来是喝高了,说话的声音也有点不着调,端起酒杯两个人又碰了一杯。
  “老郝啊!你……你可生了个好儿子。”
  “嘿嘿!一样的,这么长时间了,多亏你的照顾啊!”
  “孩子上进,你的老脸也闪亮啊!这孩子有……有出息。”
  孙树旺说起话来结结巴巴,他的老婆看到后赶忙过来,对着郝青山说:“这老孙喝多了,你可别见怪啊!屋子里我已收拾好了,你躺下休息会儿吧。”
  说罢,扶着老孙回屋里去了。一边走一边说:“瞧你的出息,陪客人吧自己先喝醉了,以后还看你陪客人不。”
  “喝,我们哥俩的事你……你别管。”
  说完,在他老婆的牵扶下摇摇晃晃地回屋去了,郝青山望着老孙的身影,微微地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站起来走向屋里。
  傍晚八点多的时候,老孙的老婆做完了晚饭,她叫醒了老孙,又过来喊了一下郝青山。其实,郝青山既没有喝多也没有睡意,他的肚子里装满了烦心事,他怎么可能睡得着呢?起来后,他洗了一把脸,此时,天色已暗了下来,大部分人家点亮了灯盏;闲着没事的村民吃过晚饭后,走出自家的门口,和邻居们围坐在一起唠着闲嗑。年轻力壮的男人们到了晚上,就早早地催着自己的老婆睡觉,美美地享受着人间烟火。老孙从里屋走了出来,两个人分别落座,他拿起一双筷子,递到郝青山的面前说:“老郝啊!喝多了你可别笑话我。”
  “那能呢?兄弟俩也是多年不见了,这感情全在酒里哪。我说老孙啊!看你的身子骨还是蛮硬朗的。”
  “不及当年了,老喽。”
  说着,老孙指了指面前的饭菜催了一句:“吃吧,要不就凉了。”
  “嗯。”
  郝青山答应了一声,端起碗吃了起来。
  吃过饭,两个人泡了一壶茶水,一边喝着一边聊天,老孙拿出已准备好的纸烟递给郝青山说:“卷一支吧。”
  老郝摆了摆手说:“多少年了,早戒了。”
  “好事啊,看看我的嗓子也想戒,可就是下不了决心。”
  “哼!把戏给戒了,烟就是戒不了,一根接着一根抽呗。”
  听到戒烟,老孙的老婆从里屋冒出这么一句。
  “老爷们说话你少插嘴,啥事都有你说话的份。”
  “我才懒得理你,你是不是要走老孙筒的路子,抽烟得什么癌抽死了算,你就跟着他学吧你。”
  “哎哎哎!老嫂子算了吧。”
  “哼!懒得理他。”说完,老孙的老婆不在言语了。
  “瞧!说几句话也不让人让安心,走!院里去。”说着,老孙和老郝拿着茶壶和茶杯走出了屋子。
  夜幕下,山的轮廓,挺拔的树枝,在月色的照耀下越发显得伟岸俊俏。天空,繁星闪烁,闪着亮光的小星星,多么像一只只淘气的小猴子,在看着人间的美景,看着孙家屯的花果桃园,看着老哥俩即将演出的戏开始了。
  “今晚的月亮可真圆啊!”郝青山望着头顶上的月亮说。
  “是啊!今天是十五吧。”
  “哦,好气象啊!”
  “嗯,是呀。哎!老郝,这绕来绕去的,都老半天了,光顾着喝酒,我也没问你,突然驾到是有事吧。”
  “老孙,真让你说着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你怀里揣着个鼓咋办呢?你敲还是我敲。”
  郝青山瞪着眼睛,盯着老孙用精明的口气说。
  此时的老孙再傻也明白郝青山的用意。这突然到来,老孙的心里不是没有琢磨,这不晌不夜跑这么远过来,喝一顿酒在尥蹶子回去,准是闲着吃饱撑的。关键是他郝青山是那种人吗?那当然不是了,你说呢?至于喝醉喝多了,那只不过是装傻卖愣不说罢了。既然老郝把话说明白了,不就是一层窗户纸吗?捅破得了。再说了郝阳在这里干得好好的,让一纸通知给轻轻松松打发回家了,那么老郝岂能善罢干休。再说了,郝阳离开孙家屯他老孙心里也不好受,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那是上面的通知,老孙想拦他有这个权利吗?
  “唉!郝阳可真是个好孩子啊!”
  “那为什么乡里下通知让他回家,是不是真犯啥错误啦?”
  “没有!没有!这一点我敢保证。就说年轻人谈一谈对象也属于正常,那江晓梅的到来是我安排的,也没发生啥事啊!”老孙的嘴快,没问到的地方,也嘟噜、嘟噜地说了出来。
  “江晓梅是谁?”老郝明知故问的问了一句。
  “还不是你未来的儿媳妇吗?”
  “是吗?这可是好事啊。哼!我儿子要真没事,那下的通知是啥意思?”郝青山话中带刺的问了一句。
  “这……都怪我啊!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老郝,不如去乡里问个究竟咋样?”
  “那当然好,我们一起去,你当个人证吧。”
  “也好。”
  “好!那我们明天就去乡里,找江二……江乡长、耿书记他们理论、理论去。”
  听到这里,老孙先是一愣,然后一拍大腿说:“好!我也豁出去了,这个理我非讲不可了。”
  说完,老哥俩端起茶杯碰了一下,仰头直接喝了下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两个人就早早地踏着山路出发了。到乡里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多了,对于他们来说乡政府并不陌生;当他们两个人走到门口时,正好看到看大门的老孙站在门口,相互打了一个招呼,就直接奔江乡长的办公室去了。走到门口,郝青山走在前面,他想直接走进去,却被老孙用手挡住。老孙抬起胳膊轻轻地敲了两下,没听到应声又接着加重敲了两下。听到江乡长的声音,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江乡长!”老孙跨进门口,刚走了两步就热情地喊道。
  “哦,坐吧。坐吧。”老江并没有直接抬头,他一边看着手里的材料,一边应了一声。
  两个人站在那里并没有坐下,一直看着正在思考,看着手中拿着材料的江乡长。江乡长还是保持着部队的一贯作风,平整利落的头型已是黑白相间,两鬓已布满银发。额头上深深的两道皱纹,在一副老花镜的衬托下,更显得凝重与苍厚,这是成熟男人阳刚健美的标志。“阳刚健美”,发自内心来说,这是在夸老江,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老喽!郝青山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句。不过,这老江的眼睛还是炯炯有神,站在这个角儿,足以让那些好事者望而生畏。江二干,江乡长。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他也是那个时代,基层干部形象的代言人吧。当他俩看到江乡长聚精会神的工作着,平心而论,他们两个人也想了很多,心里也不是滋味。想一想,自己也是一村之长,能不懂这些道理吗?但是,郝阳的“通知”着实让他们理不清头绪。过了一会儿,江乡长抬起了头,先是张开了嘴,然后,又缓缓地闭上了。脸上的颜色忽地一下红了起来,几秒钟的时间又变回了原样。这些细微的变化老郝看得清清楚楚,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要不是逼到这份,他郝青山说啥也不会来这里找他江二干。
  “哦,老孙,你们坐吧。来,我给你们倒水。”
  “我自己来。”说完,老孙拿起暖瓶给老郝,也给自己各倒了一杯。然后,又走到办公桌前给江乡长的杯子里添了一些水。
  老孙坐下后,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对着江乡长说:“本来不想过来给你添麻烦,这……这也是没法子了,郝秘书在我们村里干的好好的,咋不清不白地就回家了。”
  “嗨!本来我也想去找你去问问情况,这乡里的事多,就给耽误了。你说,咋就出现那一档子事。哎!你是老党员啊!看看!都成啥样子啦。”
  老江强压着怒火,直奔主题模棱两可的说着。
  “哼!老江,你们去过孙家屯吗?调查过吗?真没有想到啊!我的病好了以后,头一档子就遇到这种事情,真是天意啊!要是我现在还说不出话来,这不把我给憋死嘛!”
  “老郝,你消消火,我给江乡长说。”
  “江二干!我给你说吧,如果你处理的不公,今天我是不会走的。”
  “你怎么知道我处理的不公,乡里这么多事情,不可能事事都让大家如意吧。但是,我也告诉你,我会尽可能一碗水端平的。”
  “依我看这件事情就是不公,你江二干重新审审吧。”
  “哎呀!江乡长。江乡长。老郝你也少说两句吧!”
  夹在中间的老孙左右为难,在说,来乡里是他自己答应的老郝,这江乡长咋说也是乡里的一乡之长啊!老郝沙哑着嗓子,左一个江二干,右一个江二干也够刺耳的。况且,正在搞十全十美玉桃宴实验,要是江乡长一翻脸,这可怎么办呢?他真是后悔自己答应老郝气昂昂地来到这里,看看现在弄得火药味满屋呛人。这老孙的后悔劲就甭提了,觉得肠子都悔青了,但他也没招啊。哎!来了,就按来的去说吧。
  “两位,你们停下来听我说两句吧,那些真没有。郝阳是个好孩子,哪来的三角,江晓梅是我安排的,是不是这些见过世面的小青年都爱吃醋啊!江晓梅那小妮子都说啥了,摊出来给大家听听。”
  这老江,不听到“江晓梅”这三个字还算罢了。当听到老孙说出这几句话时,当时就火冒三丈,老毛病差一点又犯了。本来刚出院,医生还说让他多休息几日,急脾气的江乡长说什么也不行,不管大伙怎么劝还是来上班了。
  “放屁!一派胡言。谁说了江晓梅这样说了。”
  这老江当时也不顾自己的身份了,用手指着老孙的鼻子大声说道。
  “江乡长,您别生气了,医生都说您不能生气,您坐下吧。”
  不知什么时候李为民走了进来,看到江乡长生气的样子急忙劝道。顿了一会儿,他看着老孙说:
  “关于通知的事情,是耿书记召开的会议研究决定的,当时,江乡长正在住院。不过,通知上面说的很清楚是等候另行通知,也没说什么呀。老孙,你左一个吃醋,右一个妮子,你知道江晓梅是谁吗?她就是江乡长的女儿!”
  别的不说,当老孙听到江晓梅就是江乡长的女儿时,当时吓的目瞪口呆,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顿时,就把头低了下来。此时的李为民不知怎么搞的,越说话题越多。他转过身,看着郝青山继续愤愤不平地说了下去。
  “就说你们家郝阳吧,就爱逞能,大学刚毕业就搞这些,如果不成功呢?这个责任他能担当的起吗?”
  这一次李为民可就看错了对象了,他以为站在江乡长的立场上,教训教训这两个人,说什么他们也是干听着;再说了,两个村里的小村长又能怎么样。看着他昂头挺胸趾高气扬的样子,真像自己就是乡长了,他那里知道郝青山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嘿嘿!你怎么知道不会成功,不搞实验又咋会成功呢?三中全会都说了解放思想,科学种田,发家致富难道说这样错了吗?”
  郝青山不卑不亢,说起话来头头是道。李为民还想说什么,被老江呵斥了几句,摆了摆手让他出去了。
  “老孙。喝水啊!这小子就是那种嗓门大的人,别和他一般计较。你说实话,确实什么事也没发生吗?”
  “哎!江乡长,真的没有,我敢发誓,要是我胡说,天打......”
  此刻,已缓过神的老孙,也来了精神。只见他举着手信誓旦旦,还想继续说下去,被老江走过来一把抓住手说:“我就是问问,你们的话我哪能不信吗?改良换种的实验还全靠你们喽。好啊!郝阳明天就去孙家屯报道,你看咋样。”
  “我看行,这才像当年江班长说的话,像我们尖子班班长咧。”
  郝青山接过老江的话茬子大声高兴地说。
  老孙此刻越听越不明白,弄得一头的雾水,想问又觉得不知从何问起,急得他一会儿搓着双手,一会儿把手放在头上不住的来回挠着,逗得老江和老郝两个人哈哈大笑;老郝止住了笑声,端起水杯喝了两口,又拍了拍老孙的肩膀,看着他迷惑的眼神就把谜团解开了。简单叙说了两个人在部队的情况,老孙这才如梦方醒。
  “哎呀呀!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原来你们是一家人啊!那……那孩子们的事情啥时间办呢?我可要等着吃你们两家的喜糖喽。”
  “老郝啊!这一次我可不欠你的啦!别以为你救过我,为我守口如瓶我要感谢你一辈子,我就亏欠你一辈子情。这一次啊!我要把我的闺女送到你们家,以前的事咱们两个人一笔勾销喽。”
  “哈哈哈!好你个江二干,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在心里,这也是老天爷开眼要你生个千金,要不然,你小子晚上睡觉恐怕也睡不好咧。”
  “睡得好!睡得好!中午,我请客,请你们俩喝两盅。”
  “不用了,咱们各自忙各自的事吧,孩子在家都等着急了,憋坏了,我赶忙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吧。”
  “说得对啊!孙家屯的人们也早早的盼着他回去哪。”
  听着老郝、老孙的一番话语,五十多岁的老江拿出当年军人的派头,规规矩矩地站好,把右手举起来还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