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二十三章(1)

第二十三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4-01 16:58:28      字数:3687

  (1)
  
  乡里发生的事情,孙家屯的人们当然不知道了;在村子里的人们正沉浸在十全十美玉桃宴实验的兴奋之余,又添了一件高兴而又新鲜的事儿,那就是老实巴交的孙生财的儿子孙大军复员回来了。大军不仅是老村长看好的接班人,重要的是他在孙家屯,和别人有着不一样的言行和走姿。在闲聊中,人们大多的话题都是围绕着大军那一身洗得干净整齐的军装了。这孩子长出息了,瞧他刚出去的样儿,人没长高不说,走起路来还一颠一颠的,活像个营养不良的小马驹儿。看现在,身体也窜高了,还有那个儿;腮帮子上露头的胡须密密麻麻也发黑了,腔调也变得浑圆了,还别说解放军那个大炉膛还真管用。在说,在当时也流行解放军呀!别说是在农村就是在城市,军人的名字也是响当当的。大街上,背着一个军用挎包,头上戴着顶军帽,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叫时髦,流行这个。要是在倒退几十年,足以让你傻呆呆,人家当兵的并不见得能瞧上你哪。
  再说说年龄吧,这大军二十二三岁,正是青春荡漾的大好时光。人嘛,不能一辈子,嘴上挂着干革命、干革命啥的,到了那个年龄,他心里就憋得慌,有变化,你想阻拦,哪拦得住啊。孙家屯也不大,大军回来后一段时间,就注意到秀秀了,她看人家根本不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他就灰心了。秀秀三天两头给郝阳送饭送汤,看那热乎劲儿自己就别讨没趣了,干脆还是向后转吧。转就转呗,一天到晚,这大军唾觉也不踏实了,东瞧瞧,西想想,不想也罢,想多了就更难受喽!躺在床上睁着两只大眼珠子干瞪着。
  “不睡啦!不唾啦!”
  大军嘟噜了两句,干脆翻身起床,站在床边抜军姿。抜军姿,沒当过兵的也许不太清楚,就是直挺挺的立正姿势站在那里,自已给自己较劲。青春呀青春你到底招谁惹谁啦。谁也没招,美好的骚动呗!
  第二天一大早,大军的妈起床上茅坑,刚走到堂屋的门槛,咋就听到了一阵呼噜声;大军妈顺便看了一眼,不看则已,一看吓傻了。哎呀!我的老天爷啊!这孩子咋了,睡觉也和正常人不一样,人家躺在床上,他咋就站着睡觉,是不是部队兴这个,要不,我的大军回到家里咋就改变了睡法。想到这里,老人家让膨胀的肚子觉醒了,我这是去茅房啊!真是的。
  天大亮了,大军妈做好饭,把饭菜端到院子里的石桌上。老俩口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大儿子出来吃饭。这孩子,从来不这样啊!今儿这是咋了。旁边,大军爸着急了,二军和妹妹桃红瞪着眼睛,眼巴巴地看着饭菜。大军爸不高兴了急忙催促道:“去看看,大军是不是又熬夜了,你看!起不来了吧。”
  “爸!我去吧。”
  “老二,呆着吧。孩子爸,大军刚回来,没准又想部队了,兴许训练啦!”
  大军妈笑呵呵地说。大军爸看了看老伴,心想,你没病吧,尽说一些让人摸不清头脑的事儿。
  “老二!老三!饿了吧。快去叫你哥哥去,饭菜都凉了,这孩子真是的。”
  “嗯!”
  二军不高兴地答应了一声,就是没有动身。妹妹桃红怯生生地看着爸爸叫了一声:“爸!我饿。”
  大军妈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摸了一下小女儿的头站了起来,她伸出手扥了一下衣服的下摆,迈步向屋里走去,刚走到门口,只见大军揉着惺忪睡眼,手里拿着毛巾和牙具走了出来。
  “大军!快着点儿,饭菜都做好了,就等你呢。”
  “哥!要是你不吃饭早点说,我和妹妹都饿晕了,耽误学习,你替我在教室里站着。”
  二军也不管那么多,对着哥哥一顿牢嚷嚷着说了起来。大军妈看这样下去,别点燃了那老头子的牛脾气,就急忙又催促了一句。
  “大军!听口令,跑步前进。”
  “嗯!听到了。”
  大军有气无力地答应了一声,直接向水缸那边走了过去。
  
  吃过早饭,大军拿着一把修枝的剪刀向门外走去。一路上满腹的心亊,让那年轻的脸上多了几处愁云。不过,这大晴天的愁云哪能遮住太阳啊!
  “大军!忙啥去。看你满脸的愁样有啥心事吧?”
  “哦!胜男哥啊!没啥,没啥,就是没休息好。”
  “咋回事?信不过哥。让我猜猜,哦——是不是让好看的秀……”
  说到这里,胜男朝四周看了一眼,凑到大军近前轻声说了一句:“好看的秀秀给迷住了吧!”
  “去!在胡说我可……”
  说到这里,大军举起握紧拳头的右手,吓得胜男赶紧躲开了,还不时回过头,嘴里小声的嘀咕着。本来大军心里就烦,胜男这一添堵心里就更烦了;他真想跑过去乱揍他一顿,出一出闷气。这想归想,他还是把气压了下去,毕竟,自己当过兵受过锻炼,哪能和普通老百姓一般见识;再说了,我大军那一身军装也不是谁想穿就能穿得上的。想到这儿,大军心里又舒坦了一些,迈开的步伐也更加有力了,不知不觉他来到了桃花山。突然,心里又嘭嘭乱跳了起来,这是咋了。不说,大军自个心里明白,他是怕万一碰到秀秀,碰到了该怎么说呢。桃花山不仅仅是一座山,重要的是,它是孙家屯的第一块集体实验田,这里有着特殊的使命与意义。秀兰的十全十美玉桃宴与桃花山接壤。平时,郝阳基本上都在这里,秀秀有事没事也会常来到这里。在她的心里,把桃花山当做自己的精神寄托,与少女对美好爱情的向往。江晓梅的到来,把她刚刚建立起来的幻想彻底打破了。从心底来说,她喜欢郝阳,发自内心地爱上了郝阳。不过,这种缘份就是有缘无份也是白扯。做为郝阳真的没有想那么复杂,他有女朋友;况且,他对秀秀的情感就像哥哥,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去爱护,去接近。哎!这也难怪了,人世间情为何物?你解释得清楚吗?事情的突变就是郝阳,送江晓梅回家的那一天,秀秀看到自己暗恋的郝阳哥,与江晓梅难分难舍的场面,深深地刺痛了自己,她转身离去。随后,细心的大军也跟了过来,虽然话没说几句,但暖人心窝。
  在大军拿着剪刀走过来的时候,秀秀已经发现了。她故意在路边的桃树旁装模作样地观察着,等候大军的到来。今天的大军也不知咋的,眼看着走近了秀秀,还是照样向前走着,好像没有停下的意思;这一来秀秀着急了,在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她故意大声咳咳地干咳了几声。就这一下,可把大军吓得不轻,不是说大军一个大男人,经不起这样的惊吓。你说说这冷不丁的,在加上大军正在想心事,不吓一跳才怪呢。
  “秀秀,你咋在这里?”大军刚一说出口就后悔了,是啊!不在这里在啥地方。
  “我……”不过,这一问还真把秀秀问住了。片刻,她转念又稳重大方地接着说:“我在等人呢?”
  就这一句话,又把大军整懵了,他想走开,又觉得迈开的左腿太沉重了。想问吧!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刹那间,大军和秀秀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就这一下,让他一辈子把记忆定格在心中。秀秀满脸笑容正视着大军,女孩那一种羞涩、渴望、含情脉脉的眼神,分明在鼓励着他,召唤着他去迎接这份爱。大军感觉浑身上下在燥动,口腔内有一种渴与望的迫切。也许就是这一刻,短短的三秒钟,大军,我们优秀的,大熔炉里受过锻炼的钢铁战士此刻沸腾了。他疾步走上前,张开了双臂紧紧地抱住了秀秀,两个人暴风雨般狂吻着,允吸着青春湿润的红唇。一切一切的美好转换为身体力行的实验。就像她的姐姐嫁接玉桃宴的实验成功,妹妹秀秀不经意闯进了爱的伊甸园,爱情正式实验了。
  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两个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了。那么说两个人整整腻了一天吗?对!初尝爱情的年轻人,一顿饭不吃也算不了啥,爱情有时候还真可以当饭吃,但不可以连续吃。对于大军来说今天过得太快了,一天的时间感觉就像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这些经历,对于年轻人来说都该有同感吧。在回家的途中,两个人一前一后保持着距离,走在前面的大军,还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走在身后的秀秀。过了一个岔口,当他再一次回头时,已不见了她的身影。这时的大军又来了精神,迈着步伐,高昂着头唱起了军歌。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胸前红花映彩霞
  Misuolamisao
  Lasuomidaoruai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
  歌声飞到北京去
  毛主席听了心欢喜
  夸咱们哥儿唱的好
  夸咱们枪法数第一
  一二三四
  ……
  大军回到了家里,他想都没想到,能把他的母亲急成啥样了;当他走到院子里,他的母亲二话没说,拿起墙角儿的笤帚疙瘩迎面打了过来。满怀喜悦美滋滋的大军哪能想到这些,冷不丁被当头打了过来,他想躲也躲不开了。大军下意识地举起右臂,挡住打下来的笤帚疙瘩。他顾不得疼痛大声喊道:“妈!您这是干啥?”
  “干啥?你自己还不明白。你说,你一个大小伙子一整天不着家,不清不白的和一个妮子躲在桃园里,家里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看你以后还咋有脸出门吧。”
  说完,大军妈放下扫帚疙瘩,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二军和妹妹桃红听到妈妈和哥哥吵架的声音急忙走了出来。小桃红看到妈妈坐在地上大哭,禁不住也哭喊着扑了过去。二军过去拉扯着母亲,越是这样,母亲的哭声越是动容悲戚。此刻的大军更是不知所措。再看看堂屋,老父亲坐在那里不住地摇头叹息。父母的举止行为想一想也是常理。农村人把名誉看的比自己的脸面还贵重。大军复员回到家里,找好的工作他不去,偏偏在家乡搞什么嫁接实验。嫁接实验可以理解,但你不能私定终身啊!这要是传出去,不就是不务正业吗?不就坏了这娃的名声吗?再说,那妮子的名声也不好,我家大军咋这么不明事理,偏偏和她纠缠一起。往后,弟弟妹妹还要树人生活在这里哪,爹娘的老脸往哪放呢?再看看大军妈,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那伤心的样子,你就能看出来,脸面对于她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也不知为什么大军的心也慢慢静了下来,他走到母亲的身旁,轻轻地用手扶住母亲的肩膀,流下了平生第一次伤心的眼泪。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