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二十二章(6)

第二十二章(6)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3-22 21:28:37      字数:3820

  一晃两天的时间过去了,在晓梅的脑海里,总觉得时间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还别说,她真舍不得离开她的郝阳哥。临走时,郝阳特意穿上江晓梅给他买的新衣服;当他站在大家的面前时,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喽,左手不住地摸着头,晓梅看出郝阳尴尬的用意,主动走过去拉着他的手说:“郝阳哥,瞧你穿着这么新的衣服,是想和我一起走吗?”
  “我……我,这不都是你给我买的嘛,我哪能不穿呢。”
  一时着急的郝阳说出了实话,让站在一旁送行的人们都笑了。
  秀秀今天也来了。不过,她站在众人的身后,远远地看着,看着令她心痛的场面。懂事的秀秀在自己左右为难的时刻,做出了一般人不愿做的事情。人往往就是这样,在她抉择的同时,内心深处也在自问,在矛盾。当听到江晓梅与郝阳的一席对话和众人的笑声,总觉得像有人拿针刺了一下自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她不愿意再听下去了,悄悄地转身离开了众人。而此时站在人群中的孙大军也跟着走出了人群。
  “起—轿—啦!”
  不知谁拉着戏腔喊了一句,弄得老孙回头看来看去,老大的不乐意。心想,演戏还用得着你们在这里显摆吗?
  站在村口的晓梅也觉得时候不早了,不能让众人再这样围着他俩,等着她俩。她深情地看了一眼郝阳,就转身向前走去,就在她转身走动的一瞬间,离别的情感一下子涌上了心头。她急忙收住脚步,在回头的同时,看到郝阳呆呆地站在那里,忧伤的望着她的背影。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飞快地跑了过去,当着大家的面抱着郝阳呜呜地哭了起来。郝阳好一阵子安慰,晓梅才停止了哭声,坐上了村长特意为她安排的一辆小马车,拉着她向车站的方向驶去。山路崎岖,一路颠簸摇摇晃晃,晓梅望着孙家屯两眼充满了一丝忧伤。这种忧伤,是年轻人爱情中抹杀不掉的独有的忧伤。
  “郝阳哥,好吃吗?你要是喜欢,我会天天给你送的。”昨晚秀秀说出的一句梦话,不时回响在她的耳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长这么大,第一次尝到了爱与恨的情感,想到了县城里追求她的赵立志。不过,这只是一瞬间。她太爱她的郝阳哥了,至于这种恨她压在心里,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怎样发泄。她有点怨恨秀秀,但始终恨不起来,这是为什么?她也不知道。
  也许我错了,错过了什么?……
  一周后,孙胜男来到了乡里开会。会后,闲着没什么事情,就溜达着来到了李为民的办公室,顺便聊聊天。说起孙胜男,和谁都不陌生,只要他见过一次面,就是熟人了。不过,社会上这种人也吃得开,要的就是脸熟,好办事,又可以混个肚圆。只见他哼着歌曲,迈着小碎步来到了办公室门口。胜男先是探头看了一眼,看到李为民与李桃花在办公室闲聊天,便抬起右手在门上敲了两下,李为民回头看了一眼,见是孙胜男,忙起身招呼道:“呀!是胜男啊!你啥时候来的。”
  “上午,这不开村务财政方面的会嘛。”
  “哦,是财政方面的会,呵!财神爷,大人物啊!坐,坐。”
  “哎吆!我的领导,您可不能这样说,我还不是仰仗您吗。没打搅你们的工作吧。”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孙胜男特意弯下腰,压低声音对李为民说。
  “进都进来了,还说啥打搅的。坐吧。你是孙家屯的吗?”桃花接过孙胜男的话语,用一种傲慢的口吻回了一句。最后,用一种官腔对着他反问道。
  “嗯,是孙家屯的,领导好眼光啊!”
  “郝阳是在你们村吧,他的实验咋样了?”
  “对对对!桃花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郝阳的实验咋样了?”当听到郝阳的名字时,李为民也来了精神。急忙插了一句问道。
  “哦,你们是说郝专家吧,唉!”胜男打了一下唉声不说了。
  “嘿,咋不说了,卖关子是吗?”
  “有啥秘密吧,还是实验成功了。行了,不说我可走了。”桃花说着,同时迈动一只脚。为民急忙拦住她说:“别别别!要走我们一块走。”
  这一下胜男可就急了。
  “哎!真到了你们的庙门了,你们也不看看我的嗓子,冒着烟差点着了火,你们也不关心一下我,哎!还这样。”
  胜男叹了一口气,张着嘴拍着自己的肚子,意思是说我一口水没喝,肚子饿的呱呱叫也不招待一下。为民看出胜男的用意,急忙站起来说:“我给你倒水,孙胜男同志,中午我请你吃饭咋样。”
  话音刚落地,美得孙胜男不停地吧唧着嘴,脸上顿时堆满笑容,咧开嘴没完没了地说了起来。郝阳在孙家屯的那些事,在经过他那油嘴滑舌的加工,出来后完全变味了。在这个社会上往往就有这么一部分人,他们就是社会演员,没事找事总是拿别人找乐子,可你为什么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呢。不能照,照明白了这戏还怎么演呢。“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孙胜男就是这类人。只见他喝了一口水,接着,又把江晓梅来到孙家屯和秀秀之间说成了三角恋情。这一张一合的,不亚于舞台上一出热热闹闹的戏剧,直听得两个人伸着脖子,瞪着眼,傻呆呆地望着孙胜男,一时半会还真没有愣过神来。
  “不会吧,那……那小子老实巴交的能整出这样的事情?谁信呢?”李桃花疑惑地说。
  “不一定啊!他是哑巴吃水饺心里有数。你别看他来的时间不长,领导咋会那么赏识他。哼!还不是暗地里会巴结人。”李为民愤愤不平的说。
  “也难怪英雄难过美人关。哦,对了,你说的什么梅到底叫什么名字。”桃花又问了一句。
  “想不起来了,叫......叫江什么梅吧。还在那里住了两晚上呢。”
  “是江晓梅吧。”李为民提醒了一下。
  “江晓梅,真住了两晚上吗?”
  “对对对!是江晓梅。真住了,听说还是在县城上班呢。”
  孙胜男的话音刚落,李为民与李桃花用诧异的目光对视着。桃花惊地用一只手捂住了嘴,从她的嘴里差一点把“啊”字喊了出来。
  “你确定是江晓梅这个名字吗?”李为民有点不敢相信,再一次证实自己的问话。
  “保证是,我对天……”胜男刚说了一半,举起的手被李为民拉了下来。
  “得得得!我们信,饿了吧,走!我们出去喝两杯。”
  说完,拉着胜男的手离开了办公室。
  
  在乡政府上班的一乡之长江二干,每天忙起来,可谓是自己也找不到北。这不是说老江太忙了,关键是他缺了一个助手;说起郝阳还真有点想他,他喜欢这样的小伙子,勤快又懂技术,是个全面手啊。这样想的时候,他想起了前几天回来的宝贝女儿,不知为什么?当老两口提起郝阳时,晓梅总是哭哭啼啼的。他以为是县城物资局赵局长那边又有什么新情况了,就没有多想。老江,急忙打电话和赵局长联系,经询问,赵局长说,他的儿子已经处了一个女朋友。弄得老江一脸的尴尬,又说了许多客套话,总算圆过场了。一两天过后,忙碌的老江在也没功夫往深处想,毕竟那是年轻人的事,谁没个碰撞什么的。不过,自己也该去一趟孙家屯了,看看改良换种的事进行的咋样了。这样想的时候,老江再也坐不住了,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正在这时,送水的老孙头走了进来。
  “老孙,送水来了。”
  “嗯。”
  “老孙,我问你,昨天你和办公室的几个人,在门口说些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没……没说什么?”
  不知为什么?老孙说话的语句略带紧张,声音里还有那么一点哆嗦。
  “老孙,你平时可不是这样啊!今儿这是怎么了?咋见我就躲开了。你在这里看门也不是一年半载的,有啥事?我!难道你也信不过吗?”
  “这……”
  “说吧,对了错了我也不怪你。”
  老江拉起了官腔,老孙一个看门的也不敢不说,就把他听到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老孙走了以后,老江觉得心里不踏实,觉得看门的老孙说话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是不是听错了。就把李为民叫了过来,李为民不敢耽搁,慌慌张张来到江乡长的办公室。当他进门时,看到江乡长侧脸望着窗外,脸上的颜色像猪肝一样难看。李为民以为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吓得他战战兢兢两腿不住地打着哆嗦。这个平时自以为是老同志的乡政府办事员,此刻,着实吓得不轻。江乡长也不看他,直接了当地向他问道;李为民也不敢推诿,直接把孙家屯孙胜男说的一番话,一字不拉地说了出来。老江听后沉默了片刻,对着李为民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李为民刚刚走出门口,突然听到扑通一声,他急忙回转身,发现江乡长整个身体已栽到在地。
  当江乡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乡卫生院的病床上,胳膊上扎着吊针,旁边站着耿书记、吴副书记、于副乡长、陈主任等乡里领导及办公室的人员。大家站在病房里,把不大的房间挤得满满当当的,老江看了看大家,刚想起身动弹,又被他老婆拦住了。站在病床旁边的耿书记看到后忙说:“老江,别动,别动,休养一些时间就没事了。”
  然后,他回过头看着护士,聪明的小护士看出了耿书记的用意,用专业的术语解释道:“哦,没什么大事,是一时着急,血压上升,急火攻心造成的。输完液,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老江啊!听到没有?好好休息,这样才能好的更快,你就安心养病吧!乡里的事情我们会尽心处理的。等你彻底好了以后在上班,到时候,我们大家为你接风啊。”
  “是啊!江乡长,好好休息吧。”
  “放心吧,老江。”
  “好好休养吧!江乡长。乡里的事您就放心吧。”
  陈主任也随着大家安慰着江乡长,但从内心来说自感愧疚,他知道这个事情,是他办公室惹出的祸,他真想好好收拾一下那些七嘴八舌的人们。但转念又一想,如果没有那些事情哪来的闲话,这种事情,换换谁心里也像钉了一个钉子。不过,这老江也太要面子了,如果真是他的宝贝女儿和郝阳……那还不把人羞死了。再说还是三角……哎吆!老江的面子该往哪里放啊!眼前,看着江乡长躺在病床上的模样,他又觉得于心不忍啦,唉!老陈呀!老陈!我也是真为难啊。
  这老陈左思右想的,心中像吊了十五个瓶子七上八下的,想来想去的自然他又想起了孙家屯的孙树旺。别的不说,年轻人控制不住自己,你说说你一个老党员老村长,咋就这么不长头脑。乡里在你们村里做试点,这可不错,没想到这试点,实验到江乡长的头上了。唉!这种麻烦事,让我这个主任摊上不说,还惹出了一肚子的气,我以后还怎么面对大家,面对对江乡长啊。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