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二十二章(5)

第二十二章(5)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3-21 18:32:17      字数:3074

  一天上午,正当郝阳在桃园里观察桃树嫁接的情况。忽然,从背后传来了喊声:“郝专家,你看谁来了。”
  听到声音,郝阳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一看让他大吃了一惊。
  “晓梅,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郝专家不欢迎吗?”
  “欢……欢迎还来不及哪。”
  “郝阳哥,我想你啦!”
  晓梅大大方方地说着走了过去,让站在旁边的老孙,顿时感觉有些尴尬。也觉得自己的心胸还不如这两个孩子,怪我多想了,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让人琢磨不透。想到这里,老孙自己悄悄地走开了。
  “郝阳哥,让我看看你。唉!晒黑了,也瘦了不少。”
  晓梅认真地看着,嘴里还不住地唠叨着。
  “郝阳哥,你真想一辈子扎根在这里吗?我爸也是,让谁来不行,偏偏让你来。”
  “看你说的,这可是件好差事啊!我学的知识终于可以用到派场了。不然,我的四年大学不是白上了吗?”
  “坐办公室不是一样嘛。”
  晓梅撅着嘴嘟囔道:“当然不一样了,记得我给你说的‘十全十美玉桃宴’吗?”
  “嗯,咋了。”
  “你要是吃上一口,准保你吃了还想吃,会记住一辈子的。”
  “哎呀!郝阳哥,你看看你,除了你的十全十美啥桃宴,就没有别的吗?我不吃你的玉桃宴,我就想我的郝阳哥。”
  晓梅一边说着,两眼紧紧盯着面前的郝阳。郝阳被这胆大烫人的话语,弄得不知所措。他一手拍着脑门,一手抚摸着身旁的桃树,有几次张开了嘴,后面的话,随着舌尖转了几圈始终没敢说出来。不过,他那涨红的脸颊已暴露了自己的内心世界。
  “你说呀,在不说我可真走了。”
  “别……别……”
  郝阳下意识地伸手阻拦了一下。
  看着他拘谨慌乱的模样,晓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哈哈笑出了声音,她笑她的郝阳哥,像一个大姑娘似的。但她喜欢,喜欢他把爱深深地藏在心底,不像那些城里人,流里流气的,嘴上像摸了蜜一样,专拣你爱听的说。此刻的晓梅走上前,拉着郝阳的手在桃园里缓缓走动。突然,她停下了脚步,抬起郝阳的手看了又看,觉得不像以前那么细嫩了,手指也比以前粗糙了许多,手掌上明显磨出了厚厚的老茧和血泡的痕迹。晓梅不忍心再看了,她把脸扭了过去,她心疼她的郝阳哥,再也控制不住双眼的泪水刷刷地流了出来。她松开郝阳的手,流着眼泪低声说:“郝阳哥,回去吧,跟我回去好吗?”
  看到晓梅满脸泪痕的样子,郝阳很是感动,男人特有的宽厚,使他主动上前紧紧地抱住了晓梅。他第一次这样释放自己的情感,这种情感是无法用太多的文字去诠释的。郝阳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在奶奶的怀抱里享受着抚慰的温暖,听着奶奶哼唱着催眠曲入睡。在今天,长大了的郝阳,知道了把抚慰的温暖,默默地送给了自己心爱的人。拥抱,这是一个多么单纯的字眼,是不用任何语言表达的大爱。两个初恋的情人就这样紧紧地拥抱着,互相倾听着彼此的心跳,彼此的呼吸。
  晚上,晓梅没有回到安阳乡自己的家里,她要在这里呆上两天,陪陪她的郝阳哥哥。当然,老孙是不会知道她就是江乡长的宝贝女儿,招待她和郝阳一样;在说了,在这个地方能有什么特殊的招待吗?此刻的老孙也多留了个心眼儿,早就想好了安排晓梅晚上休息的地方,那就是和秀秀住在一起。一来,两个人年龄差不多;二来,也让大家知道郝阳是有女朋友的人,免得惹上是非传言。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村长带着晓梅,来到了秀秀的姑姑孙秋月的家里。秀秀姑嫁给了当村的村民孙长根,两家距离不是很远,走路也就是十多分钟的时间。来到孙长根的家,老孙也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他叫来秀秀与晓梅互相认识。然后,坐下来又和大家闲聊了一会儿,抬脚就回家了。
  第二天,晓梅早早就醒了,看到秀秀还没醒来,就赖在床上想着心事,不过想的最多的还是郝阳;虽然她也生在农村,但她和农村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相比,还是有着一定的优越感,学校毕业就到县城上班。况且,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虽比不上大城市,或者那些有钱人家的子女;但在江二干一家人的眼里,她就是宝贝,就是掌上明珠。老两口就守着这么一个女儿,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让她受到过委屈,她提出的条件老两口基本上都会满足。宝贝女儿嘛!大家都会理解的。不过,懂事的晓梅自从上班以后,就在也没有给家里添过什么麻烦。
  早晨六点多的时候,晓梅实在不想睡了,就悄悄地穿衣起床了。其实,秀秀也没有睡着,她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江晓梅的到来,不能不说给她一个沉重的打击,过早成熟的秀秀是经历了常人没有经历过的伤痛。父母和姐姐在那次山体滑坡中遇难了,留下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生活着,在这寄人篱下的日子里,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苦痛,在一定程度上也磨练着她的意志。郝阳的到来,给了她精神上极大的安慰与心理上的寄托,继而渐渐地在她的心理转换为爱,这种爱只有埋藏在心里,默默地呵护着,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这种爱需要包容,需要时间慢慢融化成为感动,成为心灵的呼唤,相反也会走向极端。另外,不能不说晓梅的到来,把她细心织好的美梦惊醒了,破灭了。想到这里,秀秀在也抑制不住内心的苦痛,蒙住被子呜呜地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及时止住了哭声,她知道她的哭泣只能让别人笑话,这是她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更不愿意别人看不起自己,我一定要好好的生活而且要生活的更好。
  当秀秀拿着牙具来到院子里时看到晓梅张望着远处的山脉,就主动给她打招呼。
  “晓梅姐,起得可真早啊。”
  “嗯,习惯了。不过,也许是换了个地方造成的吧。”
  晓梅回过头,看着秀秀顺口说了一句。
  “多住几天吧,慢慢就好了。”
  “要上班咧,没有那么多时间,不然,我真想住一阵子,好好陪一陪郝阳哥。”
  秀秀不再言语了,她来到大水缸前,舀了一杯水开始了刷牙。这在农村来说,上了年纪的人到了现在也很少刷牙,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已养成了刷牙讲卫生的良好习惯。刷牙,一个简单的举动,也在证明着中国改革这个大局势,推动着社会发展一步一步走向现代文明,走向繁荣强盛的正确之路。
  不知什么时候,晓梅拿着扫帚轻轻地扫着院子。孙长根家的院落并不是很大,坐西朝东的三间平房也略显得陈旧。院落里栽种着几颗桃树,柿子树和院墙边长的几棵槐树。屋门外,一块长方形的青石置放在那里,这是当地人的习惯,既可以摆放顺手的东西,也可以当饭桌。懂事的晓梅拿着扫把继续扫着,不过,院子里平时保持得已经很干净了,除了一些落下的树叶干枝,也没有扫到什么。
  “晓梅姐,你歇会吧,这些活不用你干。”秀秀看见晓梅拿着扫帚在扫地,急忙说了一句。
  “没事的,我在学校时就喜欢扫地呐。”正在这时,秀秀的姑姑大声喊道:
  “秀秀啊!端饭吧!快点让客人吃饭。”
  “嗯。”秀秀答应一声便走了过去。当她们把饭菜端上石桌上时,郝阳走了进来,他看到桌子上的饭菜,不由地顺口说了一句:“好香啊!”
  “嗯,郝阳哥。”
  “嗯,郝阳哥。”
  秀秀与晓梅几乎是异口同声回答着。瞬间,两个人相互又对视了一下,女人特有的敏感,在她们两个人之间碰撞着僵持着。同时,郝阳也看出了什么端倪,特别是秀秀的眼睛,但在这个时候,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哎呀,村长还说呢,早饭都弄好了等着我们。”
  “哦,郝……郝专家,你也坐下来一块吃吧。”
  秀秀脑子转了一个弯,急忙改口说了一句“郝专家”,才算为自己圆了场。
  “孩子,坐下吧,咱们这里也没什么好吃的,委屈你们了。”
  秀秀的姑姑端着一盘菜走了过来,郝阳答应了一声便坐了下来。室外的饭桌上只有他们三个人。长根与秋月觉得和年轻人坐在一起吃饭不方便,他们盛了一些饭菜,分开坐在里屋吃了起来。
  室外的饭桌上,秀秀、晓梅、郝阳三个人低着头,谁也没有言语,各自心里窝着事,各自端着碗呼噜呼噜地吃了起来。石桌上放着的一盘菜,三个人像约好了一样谁也没有动一下筷子。这不是说他们不爱吃,爱吃,又不好意思主动打破这个这个僵局。三个年轻的心在相互冲撞着,排斥着,吸引着,这也许就是三角爱情的萌芽吧。但在那个年代谁去理会这些呢。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