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二十二章(4)

第二十二章(4)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3-19 12:55:42      字数:4197

  郝阳的桃树嫁接与改良换种计划如期进行着。在这一段时间里,郝阳的心情异常兴奋,这里的人们不但支持他的工作,而且家家户户都行动起来了。孙家屯的人们,一直延续着互帮互助的乡俗,这里不仅仅是因为大家都姓孙,重要的是他们有着敢想敢干的的凝聚力。
  大家都姓孙,也许你不会相信,但这确实不是编造的。大千世界,形形色色,有时候真是让人无法理解琢磨不透。一个偏远的山村清一色的姓孙,也许真有可能和孙大圣有着渊源。
  一天上午,郝阳正在桃树地里,观察着前些时嫁接在梨树、苹果树上的桃枝。忽然,一句清脆悦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郝阳哥,你歇会儿吧。来,快喝一碗绿豆汤。”
  郝阳转过身,秀秀已经走了过来。她弯下腰,把手中提着的罐子、篮子放在地上,拿出碗倒了一碗绿豆汤,双手递到郝阳的面前,微笑着看着他。郝阳顺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接过碗,仰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抹了一下嘴角说:“解渴,真解渴。秀秀,你真是及时雨宋江是也。谢谢秀秀妹妹!”
  “哎呀!看你把我比喻的,我才不当那个宋江啥的。郝阳哥,这都是一些小事,以后你就不要客气了。嫁接的顺利吗?”
  “目前还看不出来,再过一段时间,才能看出桃树嫁接的情况。”
  “嗯!过来的时候,我顺便看了一眼我家的,没发现啥情况啊!”
  “是啊!桃树嫁接桃树,这是正理,关键是梨树、苹果树的嫁接成功就不那么容易了。而且,嫁接后果实的味道,要和嫁接的树种的果实味道接近。”
  “郝阳哥,你千万不要泄气,会成功的,赶快喝绿豆汤吧。”
  郝阳接过秀秀手中的碗,端起来一口气又喝了一碗。看起来郝阳是真的渴坏了。秀秀接过来又给他倒了一碗。两碗过后,郝阳摸了一下嘴角,看着秀秀说:“这一下可好了,看我的肚子,鼓鼓的像不像......”
  “郝——”郝阳说出到一半的话,被喊声打断了,他转身看了一眼,这不是孙胜男吗?说了半截话,突然咋又回过头走了。其实,孙胜男刚喊出了一个“郝”字时,看到秀秀和郝阳又说又笑,心中犯嘀咕,这才转身走的。
  “孙会计,有事吗?咋又走了。”
  “哦,也没什么大事,西头有几家嫁接的不好,正在闹意见呢。”
  “是吗?告诉村长没?走!我们先去看看。”说完,郝阳、秀秀紧跟在胜男的身后,一起向西面走去。过了一个山坡,沿着石头垒砌的埂道疾步向下走去。还没走到近前,就听到了人们议论争吵的声音。
  “唉!真耽误事啊,你们看看这成了什么样子了。依我看,还不如以前呢。”
  “是啊!本来我们家的桃子就不好,这一弄可就完蛋了。”
  “哎!我们家孩子上学的钱,还指望卖桃子给学费呢?这可怎么办?”
  “你们说这郝专家操的什么心啊,是不是不想让我们过了。”
  “说话可要讲良心啊!人家一个孩子大老远来到我们这里,起早贪黑的图啥呢?”
  “是啊!谁在胡说!我孙大钱拍着胸脯保证,郝专家决不是那种人。记得那次我病倒在床上。对!胜男可以作证,是他接济了我的全家,做人不能不讲良心啊!”
  “郝专家是你家亲戚吧……”孙正道站出来,指着流着眼泪的孙家钱说。
  正在人们议论争吵时,郝阳已来到近前。他并没有说什么,直接来到嫁接的桃树旁,一边看,一边用手摸了摸嫁接的部位,发现有松动的桃枝,顺手拔了一下桃枝被拔了下来,郝阳拿着桃枝来到人群中。
  “正道叔,您自己看看。”站在旁边的孙满福老爷爷也走了过来,拿着桃枝看了看,对着正道说:“正道啊!正道。你啥时候才能走正道啊!”
  说完,把桃枝一下子扔到正道的身上。
  “人家这娃不错,来这里图啥啊!这起早贪黑的,谁还能保证没个失误的时候。”
  “满福爷爷说得对,你说你们几个都是庄稼人,咋弄出这样的笑话,也不害臊,丢人不?!”
  不知什么时候,孙村长走到了近前,对着这几个人一顿呵斥。
  “村长、爷爷也不能全怪他们,怪就怪我检查的不够细致。”
  “看看!你们还不如一个娃儿。”
  说完,用手指着面前的几个人。可见老孙的威信在村子里是响当当的,只见那几个人,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老孙说完后,领着郝阳他们下山去了,在快到村长家门口的时候,秀秀、胜男与郝阳打了个招呼便各自回家了。
  夜幕降临,劳作了一天的人们,吃过晚饭就早早地休息了。郝阳躺在床上却没有一丝睡意,脑子里不停地思考着,近一段时期改良换种的是非经历,重要的是郝阳在思索着一个大问题。那就是把孙家屯所有的桃树园子,聚集在一起集体种植,成立一个“桃花山十全十美玉桃营养研究所”。然后,开发建设玉桃进出口公司,桃木工艺及观赏旅游的种种设想。这样想的时候,郝阳怎么也睡不着了。睡不着,干脆就不睡了。他翻身起床找出纸笔,按照自己的想法,给江乡长写了一封令他兴奋,也令他不安的信。当他再一次躺下的时候,听到窗外噼里啪啦地下起了豆大的雨点。困意来袭,郝阳在雨声中昏昏沉沉,不知不觉中睡去了。
  第二天,郝阳听到了老孙的喊叫声,方知自己睡过了头。他急忙穿上衣服,拿起毛巾、牙具来到室外洗漱去了。郝阳洗漱完毕,老孙已坐在那里等候他去吃饭。
  “哎!睡过了头啦。”郝阳边走边说。
  “呀!郝秘书眼咋都红了,是不是想家了。”
  “没有,没有,我都多大了。”
  “那你有啥心事吧,昨夜哭了。”郝阳一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说说,不说你可信不过我。”郝阳见村长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不说他肯定会生气的;再说了,他信得过老村长,还是先给他说说也好。郝阳就把自己的想法,和给江乡长写信的事说了一遍。话还没说完,只见老孙瞪着两双大眼,嘴巴张得好像能吃两个馒头,那样子不亚于看见UFO飞碟一般。老孙张嘴归张嘴,可就是没有说话;只见他站起来,围着郝阳左转转,右转转,突然,躬身施礼说了一句:
  “大圣在此,请受俺老孙一拜。”说完,躬下身来,郝阳赶紧站起,他急忙抓住老孙的胳膊说:“哎哎哎!村长您这是干嘛,我话还没说完呢,这事还不成熟,您千万千万可别说出去。”
  “嗯,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是这里的一村之长,是共产党员,哪能乱说啊!这一点组织性纪律性还是有的。”
  “好!好!谢谢村长。”说完,两个人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脸上露出了兴奋喜悦的笑容。
  夏季,火辣辣的太阳照在大地,照在梯田和那碧绿的桃林,不经意让人联想到,孙大圣下凡人间欣赏美景的传说。骄阳当空,远处的山岗上像一个蒸笼冒着热气。草丛中,不时传出吱吱的喘叫声,与长腿蚂蚱奋飞发出嗒嗒的声音。夏季,不仅仅是人们一年中最难熬的日子,也是老天爷馈赠给大地,植物生长催熟最及时的热浪。没有这样的热浪,难以想象农作物的成熟该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郝阳拿着剪刀,一会儿剪着桃树上的干枝;一会儿随手拔掉脚下的野草。一个多月以来,郝阳把秀兰姐培育留下的桃园,像当做自己的宝贝一样细心照料着。秀秀姑娘呢,在生活上照顾着郝阳。在她的心里,郝阳是一个有文化,懂科学的能人,既佩服郝阳又发自内心的爱慕着他。这个文静懂事的女孩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帮助着郝阳走近郝阳。
  “郝阳哥,你歇会吧。”听到声音,郝阳抬起头,发现秀秀提着篮子,和一个罐子走了过来;身上穿着的花格子上衣被汗水浸湿,裹着她那修长姣好的身材,越发显得丰满而纯美。额头上,一帘秀发贴着她鹅蛋型的脸庞,在山野的衬托下,更加凸显山村女孩的自然美。美的这山石,这野草静静的没有了自己。
  “哦,秀秀,这么热的天,你就别跑来跑去的。”郝阳温和的说了一句。
  “看你说的,郝阳哥,你天天呆在这里,头顶着太阳,别热坏了身子。”
  说完,秀秀把篮子和罐子放在地上,打开篮子把菜和烙饼拿了出来。郝阳眼尖,第一眼就看到鸡蛋炒韭菜,天哪!我的最爱。不!还有黄瓜蘸酱。此刻,他再也耐不住性子脱口而出。
  “我爱……”
  下面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自己用手挡在喉咙,没有发出声来。秀秀听到郝阳说出的两个字,一时惊慌,把拿在手中的烙饼掉在了地上。郝阳看见伸手去捡,同时,被秀秀伸出的手碰在一起,两人像触电一般又把手缩了回去。郝阳不好意思地说:“都怪我,笨手笨脚的。”
  “没有,是我没有拿好,郝阳哥你赶紧吃吧。”秀秀低着头轻声地说,但少女内心的世界里,像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冲撞着她那青春萌动的芳心。
  郝阳一时找不到话茬,拿起烙饼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郝阳哥,你吃菜。”
  此时的郝阳,这才想起自己爱吃的菜还没动呢。这一提醒,不大要紧,郝阳拿起鲜嫩的黄瓜,放在嘴里嘎吱、嘎吱大口的吃着;发出的声音,让秀秀忍不住呵呵的笑了。郝阳呢?张着满嘴的黄瓜静止在那里,看着秀秀问了一句:“秀秀你笑什么?”
  “我笑你吃黄瓜的样子真好看。”
  “是吗?是不是像一头吃草的牛啊!”话音刚落,两个人一起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呵!什么事啊!这么高兴。”不知什么时候村长和孙胜男一起走了过来,看到两个年轻人又说又笑,村长直接问了一句;而在旁边的孙胜男可不这么想,他以为郝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是腻歪上了秀秀,不愿意走罢了。他看了秀秀一眼,从喉咙里憋出一句话:“秀秀,你啥时候给咱胜男哥送饭啊!”
  “哎!秀秀你给郝阳送饭了。”村长随即问了一句。
  “嗯。”秀秀低着头轻轻地答应了一声。
  “村长,这以后你家可就省饭了。”
  “你会不会说句中听的话,秀秀送饭那是应该的,你也一样,郝专家这不是为了咱们大家嘛。”
  “我看啊,是为了一家吧。”胜男不冷不热的顶了一句。
  “混账,以后不允许这样说。”
  “我,我……还不让我说话了。”孙胜男斜着头不服气的嘀咕了几句,说完,扭头走了。
  村长没有在意他说的话,也没看他一眼,孙胜男是啥德性的人,他心里一清二楚。好吃懒做,有时真像个二流子,之所以让他当会计是因为他有点文化,能拿的起来。不然,早让他滚蛋了。老孙抬头撇了一眼头顶上的太阳,对他们说:“走吧,我们也回去。”
  说完,三个人一起顺着山道向山下走去。回到老孙的家里,老孙一个人坐下来吃饭,郝阳在旁边喝着茶水。午饭过后,两个人有事没事的唠着闲嗑,多半是老孙问及郝阳家里的情况,郝阳顺着老孙的话题,像平时一样应答着。不过,老孙的过分热情,让郝阳心里也犯起了嘀咕。紧接着,老孙看着郝阳直言不讳地问了一句。
  “郝秘书,你近来是不是有啥心事吧。”老孙话里有话的说。
  “村长,我没有啊!您是不是听到了啥?别人说的话您也信吗?我郝阳没那心思,再说……”话没说完,老孙抬手挥了一下,打断了继续说话的郝阳。
  “我相信你,但是……唉!”老孙唉地叹了一口气,没有接着往下说。郝阳知道村长的心思,是今天上午在地里的那一幕。特别是孙胜男说出的话,话里有话让人觉得刺耳,如果当时和他争论起来,这样的话题值得争论吗?郝阳沉思片刻,回忆起来到孙家屯的一幕幕往事,与大家共同劳动,共同生活的前前后后,觉得自己没什么不对的,也就不在想那烦心的事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