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二十二章 (1)

第二十二章 (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3-08 08:51:59      字数:4583

  (1)
  已接近六月,天气变化异常,骄阳似火,阳光直射着大地,热得人们摸不清头脑。不过山风吹来,多了舒适顺溜的快感。郝青山近来的心情和这山风一样凉爽愉悦。自己的病治好了,争气的儿子学有所长得到了重用,小闺女也去县城读书啦。嗨!你说郝青山的心里能不舒坦吗?你再看他的腰板挺起,甩着两只胳膊,走路拽的姿势,真好像又一次回到了部队。刚走进自家的门口,大老远就扯着沙哑的嗓门喊道:“郝阳妈!饿了,快弄一些吃的吧。不!先来一壶茶水。”
  哼!看看!真有点找不着北了,说出的话也拿不准主次。过了一会,郝青山不见动静,先自己捂着嘴乐了。是啊,也不看看孩子他妈在不在家,刚想到这里,玉芬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郝青山就说:“看把你忙的,自家的事都不管了,还去管别的。你看看那桃树,今年能接几个桃子吧。”
  “又咋了。”
  “咋了!你说咋了。当一个副村长看把你能的,你没当过吗?你知不知道你原来是个村长啊。你看看自家的几亩桃树吧!你去过几次,施肥、剪枝、打药这些你做了吗?看今年的桃子你买给谁?”
  玉芬冲着青山,不容他说话,像开机枪一样发起火来。她是一个要强的女人,不想让别人在她的背后指三道四。前几年,那是在生产队,和郭老二斗来斗去的。现在好了,包产到户,再不争气,怨不得别人了。这么多年了,她养着两个孩子和一个老太太,一直坚强地挺了过来。特别是儿子郝阳,村里的人谁提起不竖大拇哥。郝青山自知理亏,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片刻,他默默地走进屋里,舀了一瓢面倒进面盆里,挽起袖子准备下手和面。玉芬也不作声,走过去把他推到一边,挽起袖子熟练地和起面来。不大一会儿,把面条弄好端到桌子上便走开了。这时的郝青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耷拉着头,并慢慢走了过去。他拿起筷子,准备着为自己可怜的肚子填补一下。过了一会儿,玉芬端着一盘凉拌萝卜丝,一盘豆腐炒白菜和半瓶白酒走了出来。她把菜放在桌子上,又满满地给郝青山倒了一杯酒,望着他说:“饿了吧,赶紧吃吧。”
  玉芬轻轻地说了一句,声调不大,对于青山犹如一声响雷,深深地刺痛着他。可是,他的苦衷谁能理解呢?自从复员回来以后,是他带领乡亲们没日没夜地干,刚刚有了基础,不争气的身体又把自己拉了回来。如今他看到了希望,是儿子给他带来了希望;他暗下决心,要第二次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改良换种,虽然他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意义,但他相信自己的儿子是对的。想到这里,他抬起头歉意地看着玉芬说:“你也坐下来一起吃饭吧。”
  “他爹,你上次说咱儿子去孙家屯了,他搞的实验咋样了。”玉芬岔开青山的话题,问了一句。
  “是的,是江乡长说的这还有假,至于实验你去问他吧。”
  “哎!儿子有出息了,你说他的实验能搞好吗?要是真能搞出那个十全九美什么家宴的就好了。”
  “是十全十美玉桃宴!”郝青山大声地纠正道。
  听到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声,老奶奶突然走了进来。人还没进屋就拉着长音开始说话。老人家是上年纪了,只要听到郝阳的消息,她便即可凑上近前。
  “玉芬哪,是不是郝阳回来了。”
  “娘,您别惦记您的孙子了,他的工作忙,一切挺好的,您就放心吧。”玉芬走过去牵扶着老太太说道。
  “娘,您的孙子挺好,过一些时间就回来了。”青山也接上玉芬的话茬安慰着老娘。
  老人家不再言语了,望着东边的山脉嘴角不住地颤动着,时而张开,时而合上,老太太在默念着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人到暮年,牵挂,成了心中唯一的寄托。
  晚上,青山和玉芬躺在床上没有一丝睡意,眼望着床前的一束月光,更加思念自己的宝贝儿子了。窗外蓬勃的槐树,在微风中发出沙沙的声音,黑暗的石缝里蟋蟀唧唧地叫着。静下心来,弱弱地听到几声微小的声音:“郝阳,咋不回来看奶奶了,奶奶想你啊。”
  “唉!……”玉芬不时发出一声声轻微的叹息。然后,转过身对着青山说:“这几天你抽出身子去一趟孙家屯吧,看看孩子忙得咋样了,别让他累着了。如果他那个实验真成功了,我们也好沾沾光。”
  “会成功的,睡吧。”青山安慰了一句,自己倒头呼呼地睡去了。
  夜沉沉的,不知什么时候刮起了阵阵山风,山雨滴滴答答地下了起来,整个郝家湾被雨裹着进入了梦乡。
  
  郝阳自从来到孙家屯以后,吃住都安排在老村长孙树旺的家里。郝阳知道,这个季节正是嫁接的好时令,一刻也不能停下。六月的天气,也是芒种收获的季节,对于农村来说是比较忙的时候。相对而言,山区的果农,没有平原地带的农民那么忙碌。他们以果树为主,个别的闲地,种一些玉米黄豆,但比着平原还是轻松多了。
  一天,郝阳正在忙着观察“十全十美玉桃宴”时。忽然,耳边传来老村长的声音:“郝秘书!郝秘书!有好事来啦!好事来啦!”
  老孙远远地就冲着郝阳喊了起来。
  “孙村长,有啥好事啊!”郝阳应了一声,并没有抬头,继续观察着眼前的桃树。
  孙树旺走到郝阳身边,抬起手,把一封信递到郝阳面前说:
  “给你的信。”
  “信!”郝阳惊讶的重复着。他抬起头,接过村长手中的信,看到下面的地址,脸上立马露出欣慰的笑容。旁边的老孙仰头看了看太阳,用手擦了一把汗说:“快晌午了,准备准备回去吃饭吧。我先回去了,你也随后回来啊!”
  说完,老孙背着手沿着小道走开了。
  看着村长走远了,郝阳迫不及待地撕开信封,掏出信纸展现在自己的面前。
  亲爱的郝阳哥:
  你的来信我已收到,看后我真为你感到高兴。以后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不管你在那里多久,我也会一直等着你。虽然我们相隔两地,但是,我们的心却紧紧地连在一起的……
  谨记:以后不允许你和我那么客气了。知道吗?郝阳哥,我喜欢你。
  看到此处,郝阳的脸刷地一下红了起来,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女孩子这么直白地向他表露心扉。“亲爱的郝阳哥”,我的乖乖啊!我成了亲爱的。这个称谓只有国外才这样称呼,她是不是看外国小说了。想到这里,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咚咚地乱跳。郝阳抬起头向四周看了一眼,接着,低下头又继续往下看去。
  喜欢你有文化,爱钻研,有正义感。我爸爸说你是“好样的”,我选择你,爸爸肯定会同意的。郝阳哥,我说这些不是告诉你,你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有一样你要改正,就是太腼腆,好像天生就不会谈恋爱。对了,不知你的改良换种试验搞得怎么样了?不过我相信你会成功的。郝阳哥,你要学会关心自己,吃得胖胖的,长得高高的。
  过一些时间我要休假了,到时候我要过去检查,哼!可不是你那个改良换种什么的。我要检查我的郝阳哥哥,你欢迎不?
  祝你快乐!
  你的未婚妻江晓梅于县医院宿舍。
  “未婚妻”。郝阳自言自语轻轻地默念了一句。
  “还要检查,我的老天哪,我郝阳有人管了。不过这也未免也太严了吧!我爸妈也没这样啊。”
  郝阳望着天空几乎是喊出了声音。
  咩——!咩——!
  一两声清脆响亮羔羊的叫声,打断了郝阳自我喷张的情绪。他伸了伸舌头,观察了一番,知道声音是从不远处传来的,急忙收拾好信和工具,向着孙家屯的方向走去。当他回到村长的家里,村长的老婆早已把午饭准备好了,还没等他坐到饭桌前,郝阳的肚子就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村长忙说:“饿了吧!快坐下来吃饭吧。”
  “嗯。”郝阳答应着坐了下来,和村长一起吃起饭来。
  不知是饿的原因,还是今天郝阳的心情格外好,一个人吃了一张半烙饼;在村长的家里,这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多呢。在一旁的村长老婆,看到郝阳吃饭的情景,脸上不觉出现了惊慌的模样。当然,这不是怕郝阳吃得多,而是觉得好奇,有文化的人咋也吃这么多啊。懂事的婶婶,急忙又生火烙了两张饼,给老孙、郝阳他们端了上去。
  “孩子,能吃你就多吃一些,咱们家有的是粮食。”
  “对,郝秘书要多吃啊,这一天到晚够你忙乎的。”老孙接过老婆的话茬子说。
  “嘿嘿!今儿中午吃得够多的,您看看我的肚子像不像一个大西瓜啊。”
  郝阳边说边站了起来拍着肚子,逗得老孙和他的老伴哈哈地笑了起来。
  他们吃完饭,婶婶把吃剩下的饭菜,收拾好端进了里屋,自己坐下也吃了起来。这在农村属于正常现象,家里来了客人,女人一般都是等客人吃完后,自己最后吃。郝阳和村长各自倒了一碗白开水,一边喝着,一边聊了起来。
  “郝秘书,这次全靠你了,大家都盼着,家家户户能种上‘十全十美玉桃宴’呢。”
  “村长,我会努力的,如果说运用嫁接的方法成功了,这样就快了,村里明年家家户户,都会有‘十全十美玉桃宴’的。改良后的玉桃,不但表面白里透红,肉质也非常好,液汁甜儿解渴,营养成分也不次于牛奶。属于温性老少皆宜啊!”
  郝阳端着碗,望着老孙满怀喜悦,把嫁接后的玉桃详细解说了一番。老孙听后也是异常的兴奋,不住地点头。
  “好啊!咱们这里有雨花露、大京红、大久保、绿化九、寒露蜜。如今又增添了‘十全十美玉桃宴’。早、中、晚,及各个时令都占上了。要是大圣爷在天有灵也会再次下凡,在这里安营扎寨重塑花果山。那时候,天空飘扬的,就是咱孙家屯齐天大圣喽!”
  老孙得意洋洋,又一次拿出了家谱讲起了传说。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拍了一下脑门急忙说:“哎!这个季节正是时候,要是按照旧历来说,六月六嫁接会更好,以往大家都会按照这个日子去做的,你也琢磨琢磨吧。”
  老孙脑子转了一个弯,说出了老辈儿人传下来的方法,他看着郝阳说。
  “要土洋结合,但也要相信科学。要多动动脑子,开阔思维,大胆尝试各种先进经验。特别是嫁接后的施肥、修剪,这是个关键。水、土、肥检测和病虫害防治,我们是不是要侧重标准化生产‘有机桃’,以进一步提升鲜桃的品质。”
  郝阳略带深沉地回答道。过了一会儿,接着,又讲了自己的看法。
  “要是在梨树、苹果树上,嫁接桃树结出的桃子,有两种味道岂不更好。”
  “这……好啊!你们是大学生,懂科学知识,以后就全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老孙先是一惊。然而他紧锁眉头,心中暗想,这年轻人葫芦里买的到底是什么药啊!咬文爵字的,谁能听得明白。只是随后敷衍了几句,算是接上了话茬。
  郝阳知道村长不太相信,但又不能说别的。说起桃树嫁接虽然在当地来说很普遍。但是,要是能够随着人的心愿,实验出一套方法岂不更美。这样的美事,不下一番苦功夫,不做实验,那真是看着太阳做美梦了。郝阳知道桃树的枝接和芽接只不过是季节的约束。前者以春秋两季进行为宜,尤以春季成活率较高,后者以夏季进行为宜。而此时正是夏季,桃树的树液流动旺盛,桃树发芽展叶,新生芽苞尚未饱满,是芽接的好时期。可在生长枝或发芽枝的下端,削取休眠芽做接穗,在砧木距地面10厘米左右的朝阳面光滑处进行芽接。两周后接口部位明显出现臃肿,并分泌出一些胶体,接芽眼呈碧绿状,就表明已经接活。2-3天后,在接口上部0.5厘米处向外剪除砧干,剪口呈马蹄形,以利伤口快速愈合。新梢长到6-8厘米时,在砧木贴边插支撑柱,缚好新梢,引导向上方向生长。更重要的是嫁接后期的管理工作,对接穗顶端口要用蜡或粘泥涂封,并与接后15天左右检查砧穗亲和与成活情况,如成活率较高,则应及时,疏除所有砧木上的萌蘖。如果成活率较低,则应保留一部分萌蘖,以利于第二年春天再次补接
  这些技法与知识,在郝阳小的时候,已耳聪目染印记在心里。继而农业大学学习的日子里,书本的知识和对外交流也开阔了他的眼界。郝阳没有忘记家乡父老乡亲们起早贪黑的身影,重要的是一年到头却收获不了多少。为什么呢?那就是因为他们的思想太固守封闭,同时不懂新的科学知识与技术。桃树虽然说是我们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但是,流传至今已是祖祖祖爷爷辈了,我们不能在往它身上施加压力了。嫁接移木,改良换种不住地敲打着,年轻有思想活力的郝阳。在那个时候,他已下定决心把桃树改良换种的技术发扬光大。所以,他提出在苹果树、梨树上嫁接并非凭空想象。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