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九章(2)

第十九章(2)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2-06 14:00:10      字数:5815

  在这一段时间里,满脑子有心事的郝青山,走路的步伐也比以前快多了。这不是说他又拿出军人的姿势让别人看,而是他自己忙得恨不能长出翅膀来。一个村子好几百口子人张着嘴等着他吃饭呢,到时候没有口粮,你拿什么给大家分?看起来不撸起袖子甩膀子大干一场,就那几亩良田,就是干出花来也解决不了问题。说别的有啥用,看起来只有实际行动了。
  说干就干,傍晚,郝青山书记召集起各小队的队长们,在大队部围拢在煤油灯下共同商议,他们下一步能够吃饱饭的大问题。第二天,根据大家商议的结果,及时召开了“郝家湾村大干社会主义开荒种植大会”。在会上,郝青山布置了村里的四个生产小队,按照时令季节,在他们开荒的坡田里怎样种植柿子树、核桃树、桃树的长远想法。他的话刚说完,老支书李根源就站了起来,话还没说右手先举起来不住地晃动了几下,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他不赞成青山书记的观点。说什么就咱这个地方,吃水都困难,这地质下什么样的种,也不可能长成大树,不可能开花结果。哼!这……这不是笑话吗?别让大伙费这个劲了,我干这么长时间书记了都没敢想,就你们年轻人能……老支书的话刚说完,副支书郭金贵也跟着烧火添柴。
  “老支书的话大家还是慎重考虑一下,这要是种不好,一年两年我们靠什么收成,大家伙吃什么?大人们还能顶得住,这娃儿咋办?”
  “是啊!娃儿咋办?老年人可是一顿也不能停啊!”
  “话也不能这样说,郝书记也是为大家好,如果不改变,啥时候是个头啊!”
  “哎!还是再考虑考虑吧,看有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郭金贵的话刚说完,下面就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这时,田石头噌地一下子站立起来,并制止了大家混杂的议论。他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自己胸中一吐为快的理想观点。这时候,想发言是一件好事,如果能说到正点,得到大家的赞成,或许你一下子就成为亮点,如果再得到大家的认可你就成为“能人”了。事情有时候往往也是这样,你越是心里明白,越是说不到点上,今天田石头就应验了这一切。他站起来唠里唠叨说了很长一段话,但始终没说到那个理儿上,弄得大家更是一头的雾水。顿时,人们再一次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了起来。这时,坐在后排屋角的郝老师站立了起来,用力拍了两下手,示意大家安静。他站起来走到大家的中间看了看青山,又用眼光扫视了众人一眼说:“我知道,三年自然灾害,把大家辛辛苦苦劳动的成果给毁灭了,梦也破灭了,大家害怕了。但我们不能就因此善罢甘休,眼看着我们的子子孙孙守着这光秃秃的大山生活下去,我们心不甘啊!大家知道吗?我前段时间到县里学习的时候,碰巧遇到了和我同住一个屋的岭南人民公社的杜老师,他给我讲了他们那里的一些情况。当然啦,那里的自然条件比我们这里优越,山坡的土质适合种植什么样的果树,怎样种植我觉得值得我们学习借鉴。例如:我们这里的山坡坡,在坡前种植枣树、核桃树耐寒成活率高。柿子树可以种植在山坡的阴面,因为它耐旱力小。桃树可以种植在山坡下的乙级土地。这样,要不了多少年,我们郝家湾的秃山就能变成了花果山,我们的子子孙孙就再也不会这样受穷啦。另外一方面,大家关心的问题也是我想说的问题。栽种果树的同时,也可以穿插种一些黄豆、玉米、蔬菜一类的农作物。既一举两得,也解决了大家的后顾之忧。大家说呢。”
  郝老师的话,显然是感动了大家,郝青山带头鼓起掌来。随之,大家都使劲地鼓起掌来。这掌声鼓舞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同时也感动着郝青山,这让他的梦想又接近了一步。
  按照他们的计划安排,四个生产小队开始了分工,并各自行动起来了。对于他们来说,干活种植没什么困难,可这浇水的水源问题又把大家难倒了,总不能把村里的井搬到山坡上吧,这,这怎么可能呢?是啊!守了一辈子土地的村民们,并没有被眼前的困难所吓倒,他们紧了紧腰中的裤腰带,咬紧牙关用自己的肩膀,把水一挑挑担到山上;妇女和半大孩子们用小桶,用脸盆端着水送到栽种的坡前坡后。这种轰轰烈烈的情景,感召着时代的脉搏,洋溢着心中对美好未来的懂憬与渴望。
  这样大节奏的挑水,很快村里的井水就告急了,这也是在情理之中。人们没有太多的怨言,他们沿着坎坷不平的山路,来到村子西面三里多地的小水塘挑水。夕阳西下,挑水的人们走在崎岖的山道,那长长的影子犹如一条长龙游刃在山岭之间。大山与人,劳动者与鸣唱的鸟儿,为郝家湾谱写了浓重的一笔。
  在这个队伍里,郝青山书记和大家一样,一刻也没有停歇,尽管他的肩膀已经被磨出了血泡。但他明白,郝家湾的男女老少都是这样,他没有理由停下向前的脚步。他是村支委会书记,也是全村起跑线上的领头人,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
  这就是一种精神,一种领头羊的精神。如果当年没有郝青山,也许郝家湾的人们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继续摸索着,怎么为填饱肚子去寻找一种改变生活的方式。关键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不在乎吃苦,不在乎流血。为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幸福生活,他们抛弃了私心杂念,他们光着膀子,穿着露着脚趾的鞋子,踏着不平的山路担水、运水去实现金山银山与青山叠翠的美好梦想。
  
  转眼时光到了1971年3月,经过了三年多的时间,郝家湾村种植的果树开花了,核桃树、柿子树在去年也已结果了。虽然结出的果实不尽人意,但那也是他们当年流血流汗的劳动果实,村民们每每看到此番情景,个个露出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笑容。
  在一天上午,我们的青山书记难得有这样的好心情。他站立在自家的院落里看着四岁多的小女儿郝薇,用大大小小的石头摆放着属于自己的房屋,并在房屋的周围垒砌一道院墙,颇有家乡浓浓的味道。在山区,孩子们的童年也没什么玩具。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大人们为了哄弄哭闹的子女,就会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子摆放着各种造型。不过,对于这些一辈子很少走出大山的父母们,能给孩子们玩出什么花样呢。在他们的印象里最多的就是家乡的土房子,和那些一道道用石头垒砌的墙壁。孩子们慢慢长大了,在他们自己能够动手玩乐的时候,不经意就会模仿着父辈们,教给他们童年的那些深深烙印的动作。虽然简单,扎在记忆,那是一生中忘不掉的满满的家乡味。
  正当青山满脸幸福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时,一阵脚步声让他抬起了头。此刻,副书记郭金贵和老支书李根源一前一后走进了院子。青山急忙站立起来打招呼说:“根源叔,金贵叔你们来了,到屋里坐吧。”
  “不用了,就在这里说吧。青山你知道吗,东面平地那些桃树你都看到了吧,三年了,都接不了几个桃子,我们这山沟沟本来平地就不多,现在看来那些桃园也没啥结果,再说大家也等不及啊!不如趁早伐掉种庄稼来的快,你说呢郝书记?这不,老支书也表示同意了。”
  说完,郭金贵瞟了一眼老支书李根源。李根源也没看他,看着青山直言说道:“当年你说开荒造田种植果树,我就不同意,看看今天那桃子,结的果实还没有枣大,有啥用啊!”
  老支书愤愤不平,对着青山毫不忌讳的说出了心里话。对于青山来说,不能不琢磨话语的味道,他联想到近期发生的事情,感觉出话语的火药味。况且,今天老支书是和郭金贵一同来到自己的家里。会不会是……这样想的时候,一阵恼火攻上脑门。青山压了又压,使自己的心情尽量平静。眼前,金贵把不大的眼睛也瞪的溜圆并乜斜着看他。本来这金贵和青山就不是一条路线,事事想法和他拧着来。而金贵自己的所作所为又得不到村民的支持。青山是红色家庭办事公道,郭老二绞尽了脑汁,还是搬不倒比自己小一轮的叫着自己叔叔的年轻支书,他能不窝火吗?想想看,公社副书记,民兵连长都登门来到他的家里,最后怎么着,还不是让一块牌位弄得灰头土脸,转身溜之乎。哎!没那造化啊!可惜了我郭金贵对党一片忠诚的红心啊!
  这说归说,青山书记也在成长,也在变化。在近几年担任书记的日子里,他受到了不少的磨练。对于农村的是是非非和路线斗争也有了自己的主张。他知道副书记郭金贵心里的窝窝事,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其目的显而易见。不过,这一点,老支书李根源也是犯糊涂,你说我们俩虽然有些争执,但那是为了大家伙的事,你说你跟着郭老二瞎掺乎什么。虽然,青山心里不高兴这么想着,但他的表情始终没用流露出来。
  过了一会儿,青山打破僵局热情地谦让道:“根源叔。金贵叔。进屋吧,我给你们沏壶茶,咱们慢慢说。”
  “不用了,我们说明白了,你听清楚就行了。”
  “金贵叔,这不是我听明白的事,这是大伙的事,要和大家商量商量才能决定,不是你我所决定的事。”
  “我看啊,老支书都同意了,这事情就这样决定了,过两天我就领人把桃树伐掉,正好赶上种高粱豆子呢。”
  “不经过大伙的同意谁也别想动!再说了公社张书记也赞成我们的做法。咱们县里好多地方都已种植了桃树,兴许以后我们这里还能成为桃树之乡呢。”
  “青山,别做梦了,没有正式文件,我们要坚决伐掉,你说呢老支书?”
  说完,郭金贵仰脸看着老支书李根源。不知为什么,李根源站在那里半晌没有说话。金贵又一次催促了一句,老支书还是没有说话。正当三个人,准确的说是三个半人,还有地上玩耍的小女儿郝薇呢。
  三个人僵持在那里,空气顿时凝结了,沉寂了。恰在这时,绣花从外面回来了,不知为什么,郭金贵看到绣花两腿就开始打起哆嗦,打哆嗦也就算了,嘴也跟着说话不利落,说出的声音也比平常降低了五度。
  “嫂……嫂子,你回来了。”
  金贵满脸堆笑地说。绣花可不是青山,看到金贵,立马脸庞的颜色就开始变了,变是变了,但没有拿话直接呛他。青山娘也不看金贵,向前走了几步看着老支书李根源说:“老书记,屋里坐吧。”
  “不啦,青山娘,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扭头拔腿走了。金贵看不对啊,他走了,我在这里干啥?等着挨呲。我呀,也溜吧。心里想着,自己也不知迈那条腿好了,干脆一起来吧。只见郭金贵双腿并拢跳出了第一步,这才算是开始正常的行走。
  
  两天后的一天上午,拴柱急急忙忙来到大队部,看到青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书记,不……不好啦!郭副书记带人去桃园伐桃树呢,现在正在砍枝子哪。”
  “啥!你在说一遍。”
  “郭……郭金贵在桃园砍……”
  “别说啦。走!”
  说完,青山涨红着脸大步流星向东坡的桃园走去。
  人还没走到近前,就听到桃园那边传来人声嘈杂以及砍伐树木的声音。青山走进一些,还听到众人在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
  “郭书记,这砍伐掉,下一步打算种一些啥啊!”
  “是啊!刚刚长出模样就要伐掉,可惜啊!当年费那么大劲连一个桃子也没尝到,真可惜啊!”
  “可惜个屁,你们没看看就这毛桃能给我们带来啥啊!肚子要紧,还是这毛球桃要紧。”
  “郭书记,你也别这样说,离咱们这里二十多里的孙家屯村结的桃果喜人着咧。”
  “孙家屯好,你们咋不去孙家屯呢?”
  “你!你咋不讲理呢?郝书记知道吗?你也不能说砍就砍了。”
  “啥?你再说一句。”
  “哎!哎!你们别吵啦!郝书记来啦!”
  “郝书记来啦!”
  “住手!大家都给我住手!”
  郝青山边挤进人群,边大声喊道。
  只见青山书记走到正在砍伐桃树的人面前一把夺过斧头,气愤的走到郭金贵面前。郭金贵看到青山拿着斧头瞪着眼睛向自己走来,早已吓得没有了人像,脸色苍白直往后退。此刻,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母夜叉老婆宋大华站立在他的面前,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看着青山。
  “咋啦青山书记,难道说你要杀人不可。再说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让大家看看,你把我们家金贵逼到什么份上啦!郝家湾的家不能让你一个人当了。你说啥就是啥。”
  “这不是当家不当家的事情,要砍伐桃园,要召开群众大会,经过大家的同意才能行。你知道这是集体财产啊!随意砍伐,是要犯法的!”
  “放你娘的狗臭屁,少给老娘上纲上线。这么多年你没少欺负我们家金贵,让大家瞧瞧,你拿着斧头还真敢劈了我俩吗?反正我也不想活了,郝青山,要来,你就来个干脆。”
  说完,宋大花一头撞向青山。
  郝青山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当时也是一愣。他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和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娘们,论辈分叫婶子的母夜叉当着众人撕扯在一起,这脸面怎么可能挂得住吗?况且,这宋大华也是有名的泼妇。她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不顾及面子,可见到了什么地步了。青山呢?怎么好意思动手哪,再说他也不能动手啊!只见那宋大花把头扎在青山的怀里,两只手也不闲着,胡乱在青山身上乱抓乱挠,偏巧左手碰在青山拿着的斧头上。呵!这一下可捅了蚂蜂窝了,这宋大花看到手上流血了,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那嚎啕声悲切粗野令人心焦烦乱。不知是宋大华的哭声给了郭金贵的勇气,还是男人的自尊受到了伤害。这郭金贵忽地一下,从地上捡了一根刚砍下来的桃木棍直奔青山过来。他也不听青山解释,况且青山能说啥,也没时间说啊!鸡蛋粗的枝干劈头盖脸朝青山打来。此刻的青山倔强的脾气又上来了,站在那里任凭郭老大打在头上身上。你说,你躲开不就得了。他不。这郭金贵也是,你打两下也就算了,看他那样子,好像是有着十年八年的怨恨,一棍接着一棍打去。围观的群众知道他俩的过节,两人又是正副书记,万一拉偏了,自己倒霉不说还惹上一身的臊腥。算了吧,干脆躲着看吧,胆小的偷偷溜走了,胆大的也只好躲开不远不近的看着。这时,不只谁喊了一句:“青山书记头上流血啦!”
  喊声刚刚落下,老支书李根源走了过来,他走到郭金贵面前,一把夺下郭金贵手中的木棍,举起向郭金贵打去。他高高的棍子正当落下时,被站在身后的青山书记一把抓住。
  “根源叔,算了,都怪我。”老支书扭头看着青山满脸流着鲜血并不住地往下滴着。当时,情绪也是一阵的激动,好半天说出了一句话。
  “青山,好……好孩子。好……”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地咳嗽声,堵住了老支书下面的话语,好大一会儿,老支书连续不断地喘着,脸也被憋得通红,只见他用手指了指郭金贵,又指了指那桃树,把手放在胸口突然瘫软摔倒在地。
  “根源叔!根源叔!……”
  “李支书!李支书!……”
  青山、郭金贵和赶来的村民纷纷大声喊叫着,抬着老支书向村里走去。
  在抬回村里不久,老支书便咽气了。老支书去世了,他不是在劳动中去世,也不是在病灾中去世,而是死在郝家湾村正副书记的斗殴中。这个消息传了出去,闹得整个安阳人民公社沸沸扬扬,让人们在一阵叹息中,在闲言说笑中,在袅袅炊烟,在农忙季节中淡忘了。
  老支书李根源走了,平平淡淡地走了。以前的坎坎坷坷、喘息的咳嗽声也随同他一起埋葬在村庄旁小小的山岗。他的去世,既没有什么说法,也没有什么重大的纪念仪式。当然,郝青山、郭金贵也没有受到什么法律或者赔偿的惩罚,只不过是受到安阳人民公社张志国书记高声斥骂了一顿。从此,人们照样下地干活,照样天黑后搂着自己的老婆美美睡觉。这就是现实,活着的人你要好好地活着,为自己也为亲情,为了你熟悉的日落日出和树上飞来飞去喳喳叫唤的鸟儿活着。
  还有……大街上,津津有味满嘴吐沫星子的乡邻们在有说有笑。
  时光,你才是真正的赢家。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