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 十九 章(1)

第 十九 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2-03 13:20:15      字数:3383

  (1)
  月亮有圆也有不圆,甚至露出半拉脸的时候,这是天意。郝青山一家人也应了天意,是儿女双全的天意。这不三月份他们家又添了一个丫头。儿女双全,绣花可是高兴得合不拢嘴了。事情往往就是:你们家高兴了,有一家人就会不高兴,不但不高兴,而且也觉得窝心。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副书记郭金贵。在他的心里,仿佛老天爷就是专和他作对。他计划好了,要唱一出声东击西,围魏救“郭”(郭金贵的郭。)带人到凤尾岭村,名誉上是救他郝青山,实际上是闹点动静,让公社的领导知道,让他郝青山夹在中间,看他怎么收场,谁知道半路杀出个郝忠诚。第二次,他想演一出“借刀杀人”的老戏。借助魏书记的这把大刀,怎么着这次也把郝青山私藏奶羊的事情,亮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看他敢不乖乖地交待出实底嘛。这周密的计划在他看来可是天衣无缝。哎!你猜怎么着,这次公社领导都来了,最后还不是化为乌有。这就怪了,这郝青山一家人,真好像有大神照着一样,愣是没事,你说怪哉不?关键是那老寡妇抱着他老头的牌位站在那里的神气劲,哎吆!把公社领导也吓得够呛。还别说,在那种场面,看得出老寡妇有两下子,是见过世面的人。哎!郭金贵啊!郭金贵,我算是丢丑栽到家了,亏我活了五十多岁了,看起来这个“副”字的小帽子,戴在我的头上像紧箍咒一样算是摘不下来了。
  近一段时间的郭金贵,不知咋搞的,竟然静思翻起老账来了,越翻老账心里越不是滋味。只见他倒背着手,自己在自己院落里走来走去折腾两条腿玩儿。再看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真是到了喝茶不香,吃饭不知饥饿的地步。这样想的时候,郭金贵又埋怨起老三郭贵生来。你说别人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亲兄弟的面子也不顾及了,胳膊肘往外拐,一家人不知向着一家人了。想多了,郭金贵反而不烦了,心里又多了一些心眼,顿开茅塞,开始变得聪明了。
  一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就是不说话,宋大花刚开始觉得没怎么着。过了一会儿,感觉不对。平时两个人躺下了还聊一会儿,今儿这是怎么了,郭老二是不是病了?她抬起手,在老郭的额头上摸了一下,不发烧啊!咋半天也不言语一声。
  “老郭!你这是怎么了,唱的是哪一出啊!话也不说,也不怕憋出毛病来。”
  “有毛病就好了,就怕没毛病。”
  “哎哎!怕是你神经出毛病了吧。”
  “我神经没毛病,你说那郝忠诚是不是……”
  “你说他有神经病吗?”
  “他是不是神经病和咱有啥关系。是……是……”
  “是啥?你他妈的大半夜的和老娘做啥迷藏。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耐不住性子的宋大花,连说带骂把老郭数落了一顿。老郭知道再这样下去,老婆不但又撒气泼来,没准儿要破口大骂,没准儿不理我了,干脆我把窗户纸捅破得了。郭金贵就把自己的猜想,像当做亲眼看到一样叙说了一番。
  “是啊!我也感觉有这么一回事。郝青山在部队的时候,郝忠诚打着帮忙的幌子,没少往青山家里跑。你说一个老寡妇和一个男人能干啥好事吗?”
  宋大花愤愤不平地说着。末了,轻轻打了一声哎声,不再说话了。在她的眼里,这不算啥事,她也没有感到惊讶,不就是老寡妇有了一个相好的嘛。她觉得这种事情有没有和她宋大花有啥关系,也就是看看热闹。再说了,这热闹你也看不到。青山他娘那是一般人吗?你抓不住把柄,反咬你一口,你受得了吗?她们一家人仗着是红色家庭,公社书记都管不了,一般人惹得起嘛。宋大花哈!哈!两声,张着的嘴不住打哈欠——困了,睡觉。这样说的时候,宋大花转了个身准备睡觉了。她想睡觉了,郭金贵倒来了精神。这可是个机会啊!是我们家翻身的机会。就这么一句,宋大花也来了精神,两个人干脆都聚齐了精神。一不做,二不休。干!两个人一合计,终于拿定了主意。主意拿定了,两个人又有别的想法了,也许是心情好,宋大花腻着老郭成全了好久没有的好事。
  星期天的一个上午,天晴的像一块蓝布一样,没有一丝瑕疵。绣花手拿扫帚,在扫着自家的院子,满脸的笑容像掉进了蜜罐一样。她一边扫地,一边哼着战争时期的歌曲。门口,坐在地上的小阳阳嘴里不住的叫着“奶奶、奶奶”。绣花看到小孙子,放下手中的扫帚,顺手在身上抹了一下,乐呵呵地走了过去。她抱起小阳阳嘴里还不住地叨唠着。
  “走,我的小阳阳,奶奶抱着你去大街上玩会去好不好?”
  说着,绣花抱着小孙子走出了院子。她穿过村子窄小的街道,前面不远是一处宽敞的街心。只见有几个小学生,一边跳着大绳,一边唱着。
  “一二一,叔叔见了嫂子不生气。
  叔叔好,叔叔叫了叫爸爸。
  叔叔爸爸是一家。
  郝家湾,真新鲜,出了这事不外传。
  有文化瞎扯淡。
  喊着嫂子串串串,串了白天,串晚上。
  有文化,瞎扯淡……”
  刚开始,绣花听着也没觉得出什么来,待她仔细一琢磨,一品味,感觉不对。走近了一看,那些小孩子们手里,还拿着花花绿绿的纸裹着的糖块。绣花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不用问了。正在她思考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子哇哇地哭了,站在她旁边的小哥哥哄着她说:“别哭了小馋猫,哥哥要唱歌了,才能给你挣糖吃。”
  说完,又大声的唱了起来。
  “一二一,叔叔见了嫂子不生气。
  叔叔好,叔叔叫了叫爸爸。
  ……”
  绣花当时脑子嗡的震动了一下,像战争时期身边丢下的一颗炸弹。她抱着小阳阳慢慢向家里走去。小阳阳看到一群孩子,孩子的天性自然就出来了。他不住地咧着身子向后看去,嘴里还不住地哥哥、哥哥地叫着。小阳阳见奶奶没有停下的意思,便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这小孩子哭起来,脾气也大长了。小手不住地舞动着,并抓住奶奶的头发使劲地撕扯着。这小家伙还不罢休,松开头发,照着奶奶的脸上、头上不住地打去。
  “哎哎!这小阳阳今儿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还打起奶奶了。”
  不知什么时候,宋大花从后面走了过来,上前搭讪说。
  “呀!这孩子脾气咋这么大啊?”
  “是啊!平时,没见过小阳阳发过脾气啊!”
  “多乖的孩子啊!今儿这是怎么了?”
  “是奶奶惹着你了吧!好孩子不哭。”
  街上,来往的大爷大妈们,看到这种情景忍不住地劝慰道。其实,像这样的小孩子哭闹也属正常。劝慰的人们也没有想那么复杂,街里街坊的,见到这种事情,谁都会上前搭腔说两句,孩子不闹也就算了。绣花此时,强忍着怒火,而在一旁的宋大花,还有意无意嘿嘿地笑两声。绣花扭头的时候,正好和她的目光相对,看到她脸上挂着一丝得意的神情,心里的火苗就忍不住往上窜。一时没压的住就有了动手的冲动。
  只听到啪啪两声响亮的声音,绣花抬手打在了小阳阳的屁股上。她的这个举动让围在身边的人们心里一颤。特别是宋大华也为之一惊。哎呦!这老寡妇今儿这是怎么了,动真格的了,那可是她的心头肉,打小孙子,还不如直接打她自己吧。
  “我让你嘴欠!让你吃。你就是个小孩子,我今天也要当着众人的面教训你一下。你知道什么叫脚不正,路走邪的道理吗?这样,早晚会挨收拾的!”
  就最后这一句话,别人听不明白,宋大华一听,差一点尿一裤裆。
  “算了,算了,他奶奶。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是啊!看看,我们小阳阳多懂事啊!不哭了。不哭了。”
  还真别说,不知是被打的原因,还是小阳阳听懂了大人的说话,立马收住了哭声。脸上带着泪痕的笑容,像一根针深深地刺痛了绣花的心。
  “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宋大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首先来了个烧鸡大窝脖,暗气暗憋不说,还弄了个里外不是人。到了晚上,这宋大花可有了出气的地方,她也顾不了夜深人静传到街邻四舍,逮住晚归回来的郭金贵一顿臭骂。郭金贵就更难受了,你说这事是咱两个躺在被窝里商量的,你咋把一盆子脏水泼在我的头上,这老娘们真不讲道理,气死我了。气归气,这一次,金贵说啥也没动手,不是说他不敢动手,而是长了经验教训了。大晚上的,把大家伙都吵醒了,围在他家的院子里看,这也太失体面了。她老娘们不要面子,我郭金贵还要脸哪。想到这里,郭副书记仿佛觉悟了,不再吭声。宋大华骂着骂着也不在吭声了,不为别的,她累了。
  觉悟了的郭金贵,仿佛真的变了,变得话也少了。他,本来不大的眼睛,看起来就更小了。这不是说眼睛变小了,是他越来越打不起精神了。他的这些变化,别人看不出来,有一个人,早就注意他了,而且打心眼里瞧不起这种人。他就是有“有文化,瞎扯淡”的郝老师。其实,绣花在街上,打小阳阳的事情他早已知道了。至于那些小学生唱的顺口溜,谁教的,谁给的糖块,别人问不出来,老师能问不出来吗?这些,怎么能躲过精明的郝忠诚郝老师的眼睛呢?
  不过,郝忠诚也明白,从今以后,他决不会再踏进郝青山的家门了。这样说不是因为躲避或者忌恨,而是说从正面上,他要支持郝青山的工作,让他们看看他郝忠诚到底是什么的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