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八章(2)

第十八章(2)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1-30 10:47:37      字数:3252

  第二天,副书记魏革命和江二干坐上公社唯一的一辆吉普车,驱车向郝家湾方向出发了。临走时,张书记把江二干叫到办公室,重申了一下自己的观点。在对待郝青山这件事上,希望江二干既要珍惜自己的战友之情,也要拿出革命精神。更重要的是要有革命军人勇敢正直和敢于战胜一切牛鬼蛇神的工作作风。江二干看着老书记肃穆的神情,他直溜溜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听着张书记的话语。他觉得自己也很为难,这个难不是说拿起枪杆子打仗,也不是说有多大力量干什么事情,是窝在心里的难。此刻的江二干自己也说不清楚,仿佛身处迷雾,仿佛头顶压着一座大山,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吉普车一路向西,沿着不平的山路颠簸行驶。路的两边,长着矮小疏密不均的秋玉米,摇晃着枯黄而又长长的叶片,在风力的吹促下,不时发出沙沙的声音。山坡上,昂头直腰的高粱,像是心中有许多话语要说一样,像是在时刻准备着朗诵一首庄严的诗稿。晚秋了,庄稼人一年四季就靠这个时节吃粮。如果秋庄稼瞎了,以后的冬春两季,人们就只好忍受着饿着肚子。不过,老天爷还算睁开了眼睛,今年的秋庄稼比着往年要好了许多。
  车刚到村庄口,就被看热闹的孩子们尾随着追了过来。但他们的车一刻也没停下,直至到了郝家湾村大队部的门口才停驶了下来。魏副书记和江副营长两个人前后脚下车,然后直接奔大队部走去。这时大队部的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正在他们发愣的时候,赵拴柱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魏书记,江营长,你们怎么来了,咋不早说一声啊!您等一下,我去通知一下郝书记吧。”
  “你……”
  江二干刚说出一个“你”字,就被魏书记的话语打断了。
  “不!把郭支书叫来就可以了。”
  “哎……”
  “快去!”
  魏书记看着拴柱傻傻地愣在那里,又赶紧催了一句,说是催好听一点,其实,就是直接吼了一句。
  拴柱听到催促急忙答应了一声,便匆忙向外走了出去。不大一会儿,郭金贵一溜小跑来到了大队部。院子里,魏革命书记正着急不安的在原地走来走去。
  “魏书记让您久等了,您里面请。”
  “时间紧急,就在外面说吧,你让那个赵……赵……”
  “是民兵连长赵拴柱吧。”
  二干提示了一句。
  “对!是赵拴柱,让他带领五六个民兵抓紧时间过来。”
  “魏书记,您看。”
  说着,郭金贵用手指着门外,只见赵拴柱带着几个民兵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好啊!老郭呀!这件事办得好,不能轻易放过那些资产阶级思想萌芽的滋生。走,跟我去郝青山家里。”
  “魏书记,您这是……”
  “郝青山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他竟敢偷偷养羊,这可是挖社会主义的墙角,走资本主义的道路。首先,要把这个领头人抓起来以示警钟,看以后谁还敢这样。”
  “魏书记,依我看事态发展没那么严重吧!再说了,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能下定论草率行动啊!”
  “谁说没有调查清楚,证人就在眼前哪。小江,你这思想可是很危险啊!这可是包庇资产阶级,你千万不要感情用事嘛。走!”
  说完,魏革命领着大家直奔郝青山的家里。在青山家的院落里,青山他娘正忙着收拾院里的杂物。魏书记也没有和她打招呼,就径直走了进去,就地命令江二干带领民兵去搜查。魏副书记、江二干不说,跟着一起来到郝青山家里的民兵连长赵拴柱,和几个民兵此刻明白了,听说要搜查郝书记家里,顿时就傻眼了。一个村子里不说,就郝书记的为人,平时对他们也不薄啊!早知道是来干这个,他们说啥也不能来呀。特别是拴柱后悔劲就甭提了,自个抽自个耳光的心都有,而站在几个民兵身边的江副营长,此刻听到魏副书记的指令,他也没有动弹,这不是说他不执行,实在让他开不了口啊!他看着院落,心里扑腾扑腾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向前不是,后退不是,呆呆地站在那里。眼前,那几个民兵就更别说了,一个个背转过身悠闲地看着外面,像是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没办法,魏副书记只好亲自上阵,他来到前后院搜了一圈,别说是一只羊了,连一根羊毛也没有看见。正在那里忙乎的青山娘发现院落里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她也懵了,她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站在眼前的这几个人气势汹汹,民兵们还背着枪,这是在干什么呀?难道说我的儿子……她顾不了想那么多了,抬头冷眼盯着躲在一边的副书记郭金贵,话到嘴边被他抢先说了一句。
  “大嫂子,这位是公社的魏书记。这位是……”
  “我是江二干,听说你们家养了一只羊,过来看一看。打搅您了。”
  郭金贵的话没说完,江二干就直截了当自我介绍,并说明来的事因。
  这时的绣花才明白他们的来意,她看了一眼郭金贵,转身看着魏革命,用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请吧!魏书记到里屋看一看吧!欢迎公社领导检查。”
  说完,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魏书记。绣花的声音不大,但她说话的口语不是一般山里人能说得出来的,这也出乎魏革命的意料。他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左右为难,无意识地看着门口说了一句。
  “那就算了吧,谁还会把羊藏在里屋去,这也不大可能吧。”
  “说的好!魏书记您必须到屋里检查一遍,不然我郝青山怎么向党交代?这么向革命交代?怎么向您交代呢?”
  紧要关头,郝青山突然从房屋走了出来,边走边说。当时,郭金贵那张圆脸立马吓得变幻了颜色,站立的双腿微微地也颤抖了起来,并偷偷挪动脚步向魏书记的身后走去。
  “郭支书,既然来了,进去一起看一看吧。”
  江二干拍了一下郭金贵的肩膀说。
  “我……我就不去了吧。”
  “郭副书记,你不进来怎么行呢?乡亲们会怎么看待,你又怎么向领导交代呢?”
  陈绣花瞪大了眼睛,看着郭金贵一字一句地说。
  “好吧!大嫂子,聪明不如恭敬,我进去看一下吧。”
  说完,魏书记独自一人挺身走了进去。进去后,他也不客气,左右两个厢房都看了一遍。当他走到里屋时,玉芬端着一碗小米粥,正用小勺一勺一勺的喂着怀里的孩子。而站在那里注目端详的魏革命,下意识的抖了一下身体又及时退了回去。房屋正堂青山他娘不知啥时候,怀里抱着郝震义的排位,迎面站在客厅,愤怒地看着差一点撞着自己的魏副书记。
  “大……嫂子,这是郝震义烈士的排位吧!让我给英雄鞠个躬,给烈士请个安……安吧。”
  说完,魏副书记弯下腰,鞠了三个躬领着大家走了出去。
  一路上,他们谁也没有说话,魏革命魏副书记那张绷得紧紧紫红的脸,像猪肝一样难看。而跟在屁股后面的郭金贵早已吓得摸不着脉了,并一个劲地陪着不是。魏副书记也不言语尽管走自己的路。在一个拐弯处,他的身体突然向前倾了一下,身子一斜被重重地被摔在地面。郭金贵伸手想拉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到扑通一声,他魏革命矮胖的身材结结实实地被摔了下去。再看看身旁的郭金贵紧张得张大了嘴,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只见他那光亮的脑门,不知啥时候早已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下午,在魏副书记的带领下,召开了一次郝家湾批判大会。李二愣子不是跑了嘛,他们就把姚彩叶带上台上胡乱批判了一通,草草地收场回公社去了。在他们的眼里这是工作的需要,也是革命的需要。不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怎么可能会有真正的革命者,怎么显示对革命忠诚的红心,怎么表白坚持真正的社会主义立场呢。在那个时代里,人们热衷于搞运动,热衷于那些轰轰烈烈的场面。靠搞运动头脑发热的积极分子,谁会设身处地站在一个普通老百姓的立场去考虑问题,去体会他们心灵深处那一份人性平等的渴望。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那晚星光灿烂,姚彩叶上吊自杀了。大半辈子娶上媳妇的李来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他疯了,他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神经病,整天在郝家湾的大街小巷高声的喊着:“彩叶!彩叶!回家吧!彩叶!彩叶!回家吧!……”
  
  1967年3月12日清晨,随着婴儿的一声啼哭,郝家湾村郝青山的女儿降生了。这一天,对于大家来说和往日一样平平淡淡,既没有大喜也没有大悲。郝青山一家人则不然。特别是青山他娘高兴得合不拢嘴,一儿一女,这是郝家人上辈子积下的德啊!让我们郝家人人丁兴旺,儿女双全啊。这样想着的时候,绣花面朝南方双手自然合掌,闭眼低头口中默默地念叨起来。大慈大悲观世音,救苦救难观世音,有求必应观世音……请您保佑我们全家老少平平安安,保佑我的孙男孙女健健康康快快乐乐长大成人……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说这不是迷信吗?那陈绣花是见过世面经历过风雨的人,她怎么会……但大家不要忘了,她也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也是郝家湾村这个大家庭里的一员。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