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七章(4)

第十七章(4)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1-26 09:21:52      字数:3723

  太阳还没落山,青山娘就早早地开始做饭了。她来到院子西面的灶台边,顺手拿起一把干草点着放进灶膛,又把干枝子放在上面,不大一会儿火就烧旺起来了。此时,村庄里,大部分的人家也开始生火做饭了,一股股炊烟在村庄的上空环绕袅袅升腾。升腾着向人们展示美好生活的希冀,展示一个新时代新生活的到来,以及砸破大锅坊平均主义形式的开始。
  正当一家人忙活的时候,门口突然有人高声喊道:“这是郝书记家吗?郝书记在家吗?”
  绣花抬头应了一声:“是俺青山家。青山你出去看看有人来啦!”
  青山听到娘的喊声,把孩子递给玉芬快步走了出来,他来到那人近前说:“你找俺,你……”
  青山话还没说完,那人就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说:“我是凤尾岭村的,玉芬他爹在县城出事了。爷爷说你们家刚添新丁,这个消息只能告诉你,让你安排看怎么办好?”
  青山听完,脑子嗡的一下愣住了,他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此时,玉芬在屋里喊了一声:“青山!孩子尿了,快拿一块干布来!”
  只见那人推了一把郝青山,他才愣过神来。
  “哎!好!好!这就来。”
  “太晚了,又隔着一架山,今晚就别走了,还是等明天走吧。”
  正当青山挽留那人时,玉芬又一次喊着催促了起来。青山答应了几声,看着那人自己的脸上则堆满了愁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人看出青山的难为之处,忙催促了一句。
  “赶快去吧,我这里等会儿。”
  “好,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进去一下。”
  说完,青山扭头回屋去了,他手里拿着孩子的小上衣递给了玉芬。
  “我要的是尿布,孩子他爹,你拿孩子的小上衣干啥呀。哎!对了,刚才那人是谁啊?看你回来的样子咋像丢魂似的。咋了,有啥事吗?”
  “没事,没事。哎!这事多的。”
  青山隐瞒着,并用话语搪塞着玉芬,弄得玉芬一头雾水不明不白。
  夜晚,即将休息时,青山悄悄来到他娘住的里屋,把傍晚来人捎来的信,一五一十告诉了母亲。绣花先是一惊,过了一会儿,又平静了下来。她抬头看着儿子说:“青山,你打算咋办?”
  “我明天就和玉芬去她娘家。”
  “不行!孩子,你知道吗?玉芬正是哺乳期,如果悲伤过度,孩子就没奶吃了。小阳阳才刚刚两个来月,没有奶,我的小孙子可咋活啊!”
  说着,绣花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青山知道娘的一番心思,爹去世的早,娘把自己拉扯大不容易,盼到今天才有了小孙子,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孙子饿着肚子,那比揪她的心还要难受。可是,玉芬他爹出这么大的事情,也许是最后一面,如果瞒着她,万一她爹有个不幸……我怎么……青山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再三的和母亲说和,最终绣花眼泪汪汪地点了点头。果不出所料,玉芬她爹在这次事故中去世了,由于她伤心过度,哺乳期的奶水也没了。奶水没了,郝阳就没奶吃了。饿的时候,小家伙嗷嗷地哭叫,并不时把小手塞进嘴里允吸着,急得一家人抱着孩子在屋里走来走去,任凭孩子哭闹。看到这揪心的场面,青山无奈地走到院子里,他双手抱着头,失声地痛哭了起来;悲伤中,他那宽大的双肩不住地耸动,颤动着整个身体显得是多么的无助啊。他想起了昔日和父亲在荒野住山洞的时光,想起了59年吃树皮挖草根的日子,他郝青山也没有这样伤心流泪;而今天,作为父亲,眼看着自己嗷嗷待哺的儿子,如此挨饿喊叫,换了谁也会伤心落泪。不过,这又能怨谁呢?在两者的选择上,他既不愿意让自己心爱的妻子留下终生遗憾,也更不愿意看到眼前的一幕,郝青山深深地陷入痛苦自责之中。
  话反过来说,现在好歹有吃的。细心的青山娘,把隔年的小米拿出来,用细箩过了一遍又一遍,熬成小米汤喂着饥饿的小孙子。别看小家伙才两个多月,吃起来也不少吃呢;吃饱了,小阳阳晃动着小脑袋,脸上露出了童贞天真的笑容。夫妻俩看着看着,便躲在一旁偷偷哭了,特别是玉芬觉得对不起孩子,也对不起郝家。事已如此,她又有什么办法。小米粥毕竟是五谷杂粮,终究不能代替母亲的奶水,时间长了,这孩子的身体明显消瘦了许多,细嫩的皮肤露出了青筋,慢慢地也失去了往日的欢笑与幼儿的天真。明理的玉芬爷爷知道后,自作主张,偷偷买了一只奶羊,用羊奶接济断奶的小外孙,这对于青山一家人来说,可谓是顶级的雪中送炭,而对于青山他压根儿就不敢想。别说当时的形势,就说他坐在大队书记这个位置,在明处,你对别人指手画脚,自己暗地里顶风违纪,要是让人知道,非告你个投机倒把游街示众不可。说这些,现在的年轻人当然不理解了,那个年代,一但你语言上,有对社会不满爆粗口,这叫破坏社会主,现行反革命。小偷小摸,就更别提了,那叫不务正业,二流子,等着公安局抓你改造吧。和女青年黏黏糊糊,增加感情,或者搞小寡妇、第三者插足,不管是两厢情愿或是一厢情愿,统称为耍流氓。大会小会批斗不说,还要坐在有后兜露天的货车上,仓栏两侧各站着一排人,脖子上挂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姓名,加上你所犯的错误十里八村游街。看热闹的人站在大街的两边,嘻嘻哈哈指手画脚。甚至有上了年纪的人,趁机踮起脚指着挂牌子的人破口大骂,表现对党对社会主义负责任的态度。在当时,政府这样做,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小阳阳有羊奶吃了,青山也有变化了。你看看他走路的姿势,说木偶有点过分,说机械吧,他又当过兵,那就是板正过了头。话说过来,别人也没人注意书记有啥变化。年青呗!甩甩胳膊,理理腿也不算啥。不过,这羊奶喂孩子的事儿只能压在他青山的心底,沉甸甸的像吊了十五个铃铛,生怕露出半点声响。天底下的事儿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是捂得严实,越觉得有不严实的地方。这不,就有消息不经而飞,消息飞到别人的耳朵里还可以,偏偏飞到郭金贵的耳朵根,像只苍蝇嗡嗡作响。郭金贵干笑了两声仰望天空,嘴里还轻声地念叨着,仿佛是老天爷真的开眼了,让他郭金贵也有站上风头,倒背手美气的日子。嘿嘿!郝青山,你也有今天,咱走着瞧吧。
  这天中午吃过饭,闲来无事的郭金贵手里提着,一包牛皮纸裹着的东西,走向了郝青山的家。刚走进院子,就看到了收拾院子的青山娘。
  “大嫂子,青山在家吗?”
  “哎呀!是郭书记啊!快进来。”
  “嫂子,你就别叫我书记书记的,你就叫我金贵好了,这样中听。”
  绣花笑了笑,把郭金贵让进了房间。跨过门槛,金贵抬起手把提着的东西,放到了正堂上的桌上说:“这是我大舅哥从供销社弄的黑糖,听说青山媳妇没奶了,这黑糖补血还可以补身子,孩子吃了也管用。”
  “哎呀!可谢谢他叔了,还是你们家有人啊!这么紧销的东西,要是没人可弄不出来,谢谢他叔。这几天要不是羊……郝阳我那小孙子饿哭了好几次咧。”
  绣花把“羊”字说出来感觉失口了,后面及时改成了郝阳。尽管这样,当郭金贵听到了“羊”字时,心里还是打了一激灵。后面的话郭金贵也听出音了,毕竟掩盖过去啦,他也不敢说别的。他和绣花坐在那里,有事无事地闲聊了起来,说着山坡上的梯田,说到了那些柿子树。而此刻,小郝阳的哭声从里屋传了出来。郭金贵说着要起身走的样子,但他并没有真的站起来。玉芬从里屋端着碗走了出来,要加一些水喂孩子。看着玉芬睡意朦胧的样子,就知道这孩子睡颠倒觉了,白天哭喊着补觉觉,大人只好随性孩子吧了。
  “这碗里白白的是啥东西啊。哎!还有一股子膳腥的味道。”。
  眼尖的郭金贵直脱脱地把话说了出来,刚才还是睡意朦胧的李玉芬,此刻清醒了,端着的碗趔了一下,碗里的奶水被溅在了地上,闪动了一下,白乎乎的奶汁立马被地上的干土,包裹成土灰色的圆球,稳稳地站在地面一动不动。坐在一旁的绣花不觉暗自吃了一惊,要是村里的其他人来了,她也不会这样警觉,他知道青山和副书记郭金贵,在村务上观点有所不同。在家里,青山多少也给她唠叨过大队支委的一些情况。要知道,二十四五岁的青山,挑着大队书记这副担子也并非轻松。特别是比青山大将近二十岁的郭金贵,表面上温和嘻哈像没睡醒一样,实质上也是明争暗斗,发自内心不服气。况且,郝青山刚接任大队书记他能心安吗?历经沧桑的陈绣花,当然知道这些,从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惊慌的模样。只是用婆婆的口气,略带责怪和心疼的语气说:“怪可惜的,你能回奶水就好了,当妈的谁不心疼孩子。要是不够再挤一些,掺和着可别浪费了。”
  听着婆媳俩说着,女人哺乳喂养的话题,一个大男人听着也颇觉尴尬。郭金贵只好站起来起身告辞。
  郭金贵沿着村里的小道,向着西南方向的家中走去,在走过了两个坡后,就看到了自家的院落。这院落不大但不算太小,这是他娶媳妇时新建的,一年四季向阳是不错的宅子。他的一只脚刚踏进大门,被迎面出来的媳妇宋大花撞了个满怀。
  “你……你急啥?”
  “死鬼,咋也不看着。差一点把我给撞着了。哎!哎!告诉你,村东头李来福家出事了。”
  “哼!就村里的那点破事,能有什么事啊!”
  “呵呵呵!”
  话还没说出来,这宋大花又是一阵大笑。笑完了,她伏在金贵的耳朵上小声地说着,话刚说了一半,宋大花又是一阵大笑。
  “是真的吗?你倒是继续说啊!”
  郭金贵半信半疑地看着宋大花。这宋大花也不搭理他,从鼻腔里发出哼的一声,转身急匆匆地走开了。
  哎!这事来的,让他郝青山收拾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吧!心里想着的时候,他走进了自己的屋里。在门口处的灶台边,他拿起暖瓶一边倒着水,一边想着心事,暖瓶里的开水一下子浇在自己扶着碗的左手上,疼得他差一点把暖瓶扔在地上。哎呀!真是庆幸,要是把那暖瓶摔在地上,我那母夜叉又不知该怎么闹腾呢?这样想的时候,刚被烫伤的地方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他这才想起,眼前被烫伤发红起泡的手背。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