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七章(3)

第十七章(3)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1-25 11:09:03      字数:3751

  一夜没回来的郝青山,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他的不回来让郝家湾掀起了不小的风波。人们听说老爷关那边的村子里,有人竟敢把郝家湾的书记软禁了起来,那还了得。特别是副书记郭金贵不知从那里来的邪劲,把平时不大的眼睛也睁开了,他带领赵二狗、雷喜娃、郭贵生等村子里的村民,来到了郝书记的家。并挥舞着手对众人说,谁要敢动郝书记一根汗毛,从我郭金贵这里是坚决不答应的,郝家湾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大不了和他们拼了。人群中赵二狗更是吵吵嚷嚷,说什么也要再去一次,把自己的脸面,把郝书记给抢回来。过了一会儿,郭金贵制止了这混乱的场面,再一次提高嗓音申明了自己的观点,好几次当着大伙儿的面,干咳了几声,并拿出了男人般的豪气,表示不救出郝书记决不罢休的决心。然后,他看着青山娘说,只要她说一句话,大伙就是豁出命来,也要把郝书记给抢了回来。站在人堆里的赵拴柱急得抓耳挠腮,又不能说出实情;绣花更是着急,这个见过世面的女人,此刻,人也没那么沉稳了,心也不那么细腻了,有几次差一点失去控制,激动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毕竟,青山他爹就留下这一个独苗,万一……她不敢往下再想了。情急之中,站在人群里的郝忠诚走了出来,他看了看绣花嫂子,又正面看着郭金贵沉稳地说:“大嫂子,郭书记,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我还是希望大家冷静一下,现在解放了,可不是解放前,兴师动众闹事,那可是犯法的。再说,要是弄出人命来,那可要坐牢的,我们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兴许,过两天,郝书记就回来了,是不是赵连长?”
  郝忠诚说完一番话后,突然把脸转向了赵拴柱的身上。
  “对!对对!郝老师说得对。”
  民兵连长赵拴柱,接过郝老师的话茬,一边点头,一边快速地回答。
  绣花擦了擦眼中的泪水,转身回屋了,大伙也跟着郭副书记走出了青山的家。
  
  1961年5月15日,郝家湾郝青山书记,就在这一天结婚了。他的新婚妻子不是别人,正是他“负荆请罪”的凤尾岭村的姑娘李玉芬。村民们,在议论中,在羡慕中,看着青山书记把漂亮的玉芬姑娘领到了家。不过,别人不说,副书记郭金贵,好几天窝着心闷闷不乐。他心里不明白,这郝青山运气咋那么冲,能把别人看起来是坏事情,办不了的事情。在他的手里一过就顺当了,你说奇怪不。想到这里,郭金贵书记那个醋心劲就别提了,只见他咬咬牙,呸地朝一旁吐了一口吐沫,算是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然后,跺跺脚,该干啥干啥去了。说起郝青山也有自己的为难之处,这个时候,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只能在公社领了个结婚证,就算是把人家养了二十多年的大姑娘娶到家了,他心里琢磨着也不是滋味。最中意的就是玉芬姑娘了,自己找的就是意中人,不然咋会等到这个时候,要是别人,家里再好她还不同意哪。这也许就是女孩子的天性。在送玉芬出嫁的时候,知情达理的爷爷,就随玉芬给青山家送来了几小袋玉米面、高粱面、地瓜等吃的粮食。这在当时来说,比金子银子都贵重,这是救命的粮食。我们也不能不说郝家的人,好人自有好报的善果。
  
  1964年7月12日,郝青山和李玉芬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取名叫郝阳。对于守了半辈子寡的陈绣花来说,这是一件天底下最幸福最高兴的事。她整天乐呵呵的,不管见到谁,总是抢着给人家说话,说出的话都带着笑声。郝家有后人了,郝家的香火旺啊!这样想着的时候,走起路来,也是精神劲儿十足。坑坑洼洼,凸起的石头也不像往日那样细心了。这不,在走往供销社的路上,她差一点被一块石头绊倒摔个跟头。绣花低头看了一眼地面,用脚狠狠地躲了一下,呸!又吐了一口吐沫,抬起腿匆忙离开了。事情往往就是有高兴的,就有烦恼的;存念私心者自己给自己生闷气,还要千方百计想出个道道来咬对方一口,出一口恶气。有时候也会像神经病一样,偶尔咒骂几句。哎!倒霉,真倒霉,到嘴的肥肉也吃不着,本来上次想好了,带领村子里的人,到凤尾岭村闹腾一下,闹大了,传到人民公社,看他怎么收场,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倒运,真倒运,还让这小子出彩捡了个大便宜,弄一个漂亮媳妇回来。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他,不是别人,正是整天闷着头醋心的副书记郭金贵。郭金贵兄妹六人,他的三弟郭贵生,正是第三小队的小队长。在农村来说,谁家壮劳力多,谁家的门户大势力就大。其实,如今的农村也不是如此吗。在表面上,郭金贵好像是没睡醒一样,其实,他的心里比谁都明白。他知道,明着斗他不敢,青山的父亲那可是烈士,他小子又是当过兵,就这两点,政治挂帅,红色家庭,他老郭也不敢伸一下手指头。哈哈!只有闷气闷憋,唉声叹气琢磨他自己的小九九吧。
  “孩子他爹,看你整天愁眉苦脸的,别憋出毛病了。你看看人家青山他娘,像吃了蜜一样,整天咧着嘴笑呵呵的。”
  “去去去!老娘们知道个啥啊!”
  “哼!自己没本事挣不上正的,让一个小孩子骑到头上,还怨人家,别猪鼻子插葱装……”
  下面的话还没说完,气得郭金贵上前,一巴掌就打了过去。呵!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了。金贵的媳妇可不是是吃素的,原本一个村的,娘家人姓宋,她叫宋大花,外号人称“母老虎”。她娘家二哥是供销社的供销员,就是仗着这一点,金贵平时也不敢轻易惹她。你说啥?一个供销员就这么厉害,不信吧。那个时代是计划经济,供销社的物品那是紧销物品,是凭票购买的,不是说你到那里就能买到。有熟人,开后门才能买到你想买的东西,那脸面不闪光才怪呢。而能买到东西的人,在街邻四舍的羡慕中唤作为“能人”。就凭这一点,宋大花一点小事,就会闹翻了天,这还不说,邻居们说话稍有不对,不如意,瞧她的泼劲就上来了,动不动就站在自家的院头,指桑骂槐大嚷大叫,你说她像不像母老虎。
  “郭老大,你长本事了,敢打老娘,我跟你拼了。”
  说完,鼻子一把泪一把,低头撞向郭金贵,老郭站在那里也没有躲闪的意思,他知道躲过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农村老娘们就这点本事,你不让她使出来,没准给你来点别的。他想推开她说啥也推不开,两个人黏在一块,扭打了起来。他们的打闹声惊动了街邻四舍,看热闹的人们不大一会儿,就围拢了过来。趴在墙头上的,甚至胆大的孩子爬到了树杈上。在山村,人们喜欢看这种热闹,那年月,没广播,没电视,也没有啥稀罕的新闻。夫妻间吵架就是最好看最热闹的事了,可以说看打架不亚于看一场压轴大戏。甚至,好几天都沉浸在这热闹的情景议论之中。看热闹的人们随着两个人的殴打气势,不时地引来一阵又一阵的哄堂大笑。看归看,可就是没人上前劝架。不会吧,农村人民风朴实,四邻和睦,和睦是指大多数。关键是他媳妇的称呼“母老虎”!劝架,万一拉偏了,那母老虎能放过你吗?谁还敢上来劝呢。再说了,家务事谁也说不清,三天两头,小架大架的人们早已习惯了。有侥幸的人看热闹还来不及呢,劝架,别惹着自己了,摇摇头,还是看热闹美呀!
  “哥!嫂子!你们这是干啥啊!丢不丢人。”
  不知啥时候,老三挤过人群,劝说着正在扭打一起的哥嫂。瞧瞧两人打架的姿势,你会笑喷了出来。老郭抓住老婆的一只胳膊,另一只手抓住她腰间的衣服。宋大花也不示弱,右手抓住老郭的衣领,左手抓住老郭的耳朵。在刚才的斗殴中,不知啥时候把老郭的脸上,抓破了好几道血红的指印。再看看宋大花的形象,就更没模样了,散乱着头发,上衣的两个扣子早已没有了踪影,松软白白的乳房露出了多半个。看热闹的人群中,有老光棍,有大半辈子没结婚的老男人,可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里尝到了鲜。美得他们直流口水,伸着长长的脖子,那眼珠子,乖乖,说句玩笑,就像摆在眼眶上一样。
  “松开!松开!”老三上前拨弄着两个人的手,又不时回头对着人群大声呵斥:
  “去去去!回家!听到没有?滚开!滚开!滚……”
  大家看到郭贵生真生气了,也不敢强站在那里。再说他也是小队的队长啊!不能再看了,别惹火烧身,大家边走边散开了。郭贵生劝开了哥哥和嫂子回到了房屋,母老虎宋大花不知咋地,放开喉咙大声地哭喊了起来;那哭声的悲惨让人们摸不清头绪,又让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烦躁感,幸好她的哭声很快止住了。她抹了抹眼泪,走进里屋也不做声,翻箱倒柜收拾着自己的衣物。然后,包裹起来,一只手提着转身走了出去。在门口,她回过头,用手指着郭金贵说:“我可看透你了,十足的窝囊废,你把郭家的人都丢尽了,你不要脸,老娘还要脸呢。”
  一阵叫骂后,转身走开了。留下郭家的兄弟俩人,傻呆呆地站在那里,半天谁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况且,他哥俩能说些什么呢?宋大花的话他们也不是听不明白,在这个村子里,一个初来乍到的复转军人,硬是管着两个四五十岁的亲兄弟。你说,两个人心里不犯嘀咕才怪呢。
  当了父亲的郝青山,每天都是乐呵呵的,办起事情也比以前更加沉稳了。忙完村子里的事情以后,心里自然多了一份惦记——那就是宝贝儿子郝阳。回到家里,不是忙着给孩子洗尿布,就是抱着儿子,左一个宝贝,右一个儿子地叫个不停。坐在凳子上的玉芬,看着丈夫也是满脸的幸福。儿子身上穿的小衣服,那是婆婆一针一线绣出来的绝活,左右两边绣着龙凤呈祥;这样的针线活,说句夸奖的话,只有绣花绣的出来,别人恐怕想都别想。那是手工,你现在到街上看看手工刺绣,你也会禁不住打心眼里佩服。绣花呢?听到夸奖,心里也很高兴,但还是不住地摇头,用谦卑的口吻回答。老啦!多年不绣了,手法也生疏了,也没那么细致了,这就是俺孙子,要是别人说破天我也不会做的。这话里有话,再说这样的刺绣确实不是一般的活,但也明着告诉了别人,她是不会给第二人拿出自己的手艺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