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七章(2)

第十七章(2)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1-23 07:04:46      字数:4218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郝青山和拴柱就踏上了去往凤尾岭村的山道。下午三点多方才到达村子里,接待他们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
  当郝青山和拴柱走进屋里的时候,老人家好像没发现他们一样,神情肃穆两眼紧紧地注视着窗外。郝青山见状,只好先开口说话,他刚一张开嘴,发干黏在一起的嘴皮就被撕扯了下来,鲜血顺着嘴角瞬间流了出来。
  “郝书记,你的嘴流血了。”拴柱轻声地说了一句。听到说话,站在旁边的老人家转过身,眨着发亮的眼睛,看着他俩开口反问了一句。
  “哦!你就是郝家湾的书记?”
  “是,老人家,给您添麻烦了。”
  “哎!麻烦不麻烦的不说,就是不应该啊!”
  老人家低沉的回了一句,屋里凝结的空气顿时缓和了许多。接着,老者又给他们各自倒了一碗水,青山和拴柱也不客气,端起碗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而旁边的老人,则一直用疑惑的眼睛盯着郝青山,并不住打量着他身上穿着的一身军衣。聪明的拴柱好像看出了老人家的心思。略带得意的神情高声说道:“俺郝书记,是俺安阳人民公社最年轻的支书呢。他以前还是一名响当当的海军哦!”
  “哦!是吗?年轻人可真不简单啊!”老人家夸奖了一句,又招呼了一下里屋的老伴说:
  “老伴!快出来吧,给这两个孩子弄点吃的。”老人家不说倒没事,这一说,两个人不争气的肚子,同时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青山回头瞪了一眼拴柱,意思是说,都怪你多嘴。看看!这不争气的肚子,也跟着唱起了吃饭歌。
  老大娘来到院子里,麻利地忙乎了一番。不大一会儿,端着热气腾腾的玉面饼来到了客厅。
  “趁热吃吧,别放凉了。”大娘轻声地说了一句,就走开了。
  看着眼前黄澄澄的贴饼子,青山和拴柱简直不敢相信,特别是拴柱伸着脖子,还轻微地吧嗒两下嘴,好像是多年没见过一样。天哪!这不就是过年嘛。此时,他们再也没有生分客套的模样,拿起焦黄的铁饼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然后,又足足地喝了两碗热水。吃饱喝足后,青山摸了摸脑门,这才想起了要办的正事儿。
  他站起来涨红着脸说:“爷爷!让我去给那大妹子陪个不是吧!都怨我们,您看该咋办,就咋办吧,认打认罚全凭你们处理。”
  青山说完,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老人家,意思是等待着下文。老人家看着青山并没有急于回答,只是微微地笑了笑问了一句。“郝书记,家中几口人呢?”
  这突然的问话,让青山摸不清头脑。心想,莫非我家中也受到了牵连了吗?不会呀!这又不是在政府。难道说……管他呢,既来之则安之,郝青山突然想起了,刚入伍时教导员说的一句话。
  “我和我老娘。”郝青山挺了挺胸脯,两眼正视前方,双手自然垂直紧贴裤腿中线,立正姿势回答老人的问话。
  老人听完后,满意地点了点头,用手捋了捋胡子笑着大声喊道:“孙女!出来吧,郝家湾来人给你道歉啦!”
  说完,并没有看到有人出来。其实,外面的对话早已被里屋的人听得一清二楚,她明白爷爷的意思,一个姑娘家家的……
  “玉芬,再不出来人家可就走了。”
  话音刚落,一个梳着长辫子,苗条的女孩走了出来。只见她白皙的脸蛋儿,淡淡的柳叶眉下,低垂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女孩的矜持和羞涩。
  说实在一些,郝青山长这么大,也是头一回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况且,这是在自己的老家,一个不大的深山的小村子里。
  “郝书记,这就是我的孙女李玉芬,有什么话你就和她说吧!”
  说完,老人抬眼看着郝青山,而此刻的青山书记,也没有了往日的成熟,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憋得满脸通红,下垂的右手不住地摆弄着衣角。不过,只是片刻,转念又恢复到书记的沉稳架式。这个曾经是海军战士,如今郝家湾村的大队党支部书记,毕竟是经历过风雨见过世面的人,而眼前的这个场面他足以能够应付驾驶的。
  “大妹子,对不起,是我没有带领好俺村子里的村民,你……你就惩罚我吧。”说完,郝青山侧脸看着窗外。
  “对!惩罚我吧,我是民兵连长,治安的事由我来负责。”
  青山的话刚刚说完,拴柱紧接着像青山一样挺起胸脯,说出了一个大男人有气势的豪言壮语。再看看这两个年轻人,哪里是认错的样子,你瞧那神情,有股子侠肝义胆的剑客形象。再说玉芬,早已把心思认准了,怦怦乱跳的心已不知所措,几次张开了嘴却没有说出话来,最后鼓足了勇气。“爷爷,我……我听您的。”
  说完。玉芬转身跑进了里屋。老人又是一脸严肃,看着青山说:“你们村里的人,我可以放他们走。但有一个条件,就是留下郝书记一个人,等事情处理完后就放你回去。”
  “您这……这是啥道理啊!这不……不行!”
  “年轻人,我说过了,处理完后就放你走,这可不是惩罚你,要想明白哦,在这里我们是不会让你饿肚子的。”
  老人家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睛里分明充满了温暖的神情。青山并没有注意这些细节,他心里乱糟糟的,唯一想到的就是老娘。我不回去,老娘不发疯才怪呢。哎!看起来是真没别的办法了。郝青山和拴柱交代了几句,特别是叮嘱拴柱,回到家里对老娘说,我在这里办完事情就回去了,千万不要让老母亲着急。说完,老人领着拴柱走了出去。
  当天晚上,青山被老人家安排在一间房子里休息。躺在床上琢磨来琢磨去,感觉不对味啊。我是来负荆请罪的,在这里好吃好招待的,还安排我一个人美美地住一个晚上。不过,这青山还是留一个心眼,他偷偷摸摸穿好衣服,下床来到门前轻轻拉开门栓,双手抓住门梁,拉开二指的缝隙时,他彻底傻眼了。乖呀!这门外上锁了,他想跑恐怕也没机会了。青山的脑袋嗡的一下,像一个炸弹爆炸了。他抬起脚狠狠地朝门踹去,只听到两扇门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四周再也没有其他的动静。莫不是他们想把我送到政府去,不会呀!我也没犯啥错,我们来的几个人,没有打架,也没有打伤村子里的人。哎!管他呢,想咋办就咋办吧。说完,青山回到睡的床上,躺下去呼呼地大睡了。
  第二天早上,大概七点多的时辰,门吱地一声开了。青山朦朦胧胧似乎听到了一声开门的声音。在他的意识里,爱咋地就咋地,睡觉。当他第二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的光线已斜斜的照在屋里,让他睁开的眼睛乜视着,通过缝隙看着门外。这么多年来,青山是第一次这样享受地睡了个懒觉。他穿上衣服,愣了愣神澄清了一下。此时,老人家打开锁走了进来,把他领进下午见面的屋里。青山也不客气在老人的指点下,走近脸盆开始了洗漱;然后,又舀了一瓢水端起来喝了两口,在嘴里咕噜咕噜涮了几下,又吐了出来。这一切都没有躲过,站在屋里注视着他的老人家。青山洗漱完毕,直接走进屋里,当他一只脚跨进门槛的同时,青山的心一下子嘭地涨开了。我的老天啊!这不是在做梦吧,炒土豆,萝卜咸菜,白面玉米花卷。这确实不是在做梦。这些吃食,现在看起来不算啥,在那个年月,在城里上班的人也不一定能够吃上,除非你是高干家庭。你说凤尾岭村就这么特殊,其实,就这么特殊。再往深山里走,他们一年四季吃野味,这谁还能挡得住呢。
  “郝书记,你吃吧,吃饱啦,我也不多留你。实话告诉你吧孩子,我们家的孙女看上你了,你要是不介意,你们见上一面。随后,你回去找一个媒人过来提亲,这风俗不能破坏。至于彩礼吗?现在的光景我也知道,你迎亲的时候有一个定情物就行了,这个你们年轻人定吧。现在是新社会了,新事新办,爷爷懂,不为难你,你看咋样?”
  爷爷深明大义,略带伤感的一席话,让青山听后先是一惊,慢慢又平静了下来。说起来他也是24岁的适龄青年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也是常理。刚退伍刚回来的那一阵子里,村子里的媒婆没少往他家里跑,李家姑娘赵家妹子的给他提亲。可是,这青山铁定了主意。一不想结婚早,二是没有看上他心怡的姑娘。再后来,他当上了大队支书整天忙里忙外的,把自己的婚事也就搁在了一边。接着,灾害运动连连,人们吃喝不上,哪还有闲心想媳妇呢。没想到这次歪打正着遇到了玉芬姑娘,他那颗平静的心不但沸腾了,也闹腾了起来。他喜欢玉芬姑娘那苗条的身段,和好看的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当然抑制不住那颗嘭嘭乱跳的心。要不是在这种场合,说不定我们的青山书记,真像在部队表决心一样,大声地对着他心怡的姑娘表达出“海枯石烂永远爱你”的誓言。不过,青山转念一想,不能那么爽快就答应了,要是对方万一把我软禁起来,我的老娘该怎么办呢?他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诉了老人,老人听后哈哈地乐了起来。难得年轻人如此有孝心,乃家门幸也。
  第二天爷爷安排玉芬和青山见了面。当屋里只有这两个年轻人时,沉默,寂静成为了主色调。两个人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谁都不愿意开口说出第一句话,但又不愿意这样僵持着。这羞涩的、萌动的,相互吸引的,咚咚碰撞的心证明了一切,这就是爱情吧。
  “青山哥,你喝水。”玉芬轻声柔和的说。
  “嗯!”青山答应了一声,端起碗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玉芬起身又给青山倒了一碗。他抬起发烫的脸看了一眼玉芬,正好玉芬的目光同时也看了过来,两个人像触电一样,急忙躲闪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青山正了正身子用眼睛环视了一下房间。正堂上,摆放着一张八仙桌,两边古式的椅子给这个房间增添了几分威严。大堂上方,挂着毛主席的标准头像符合了时代的色彩。玉芬的爷爷李秉印是凤尾岭村的私塾先生,他为人通情达理、德高望重。他的父亲李登科在县城上班,李玉芬也是当时少有的,能够识文断字的女孩。她今年22岁,在当村也算是大龄姑娘。那些提亲的媒婆,简直踏破了她们家的门槛,可是,她愣是一个也没看上,这闺女的心算是高到天上了。她的爹娘整天唉声叹气,埋怨自己是哪辈子缺德造成的。那个年月,一般的女孩子十八九就结婚了,要是姑娘留大了,不但让人家说三道四,一家人的脸面也不好看。
  “你们村里今年的收成咋样?”
  青山打破他俩的沉闷,没话找话的说了一句。玉芬接过话茬,把她知道的的情况说了一遍。自然灾害普及全国各地,凤尾岭村也不例外。只不过,这里有着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较为偏远,再加上村子小,就显得不那么起眼了。最关键的就是在这个深山老林里,有一处被当地人称之为老龙眼的大水塘,常年不会干旱。重要的是这个村子不大,只有几十户的人家,周围并没有其他村子,解决人们的吃喝是没有问题的。哦!原来是这样,青山听着像神话传说一样的故事,含糊地答应着。末了,他们又谈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从言谈中,青山感叹玉芬姑娘的谈吐,超越了当地的妇女们。玉芬当然也非常佩服有孝心年轻有为的郝书记。言语之间,两个年轻人相互爱慕。聪明的玉芬姑娘,按照当地的风俗偷偷地来到了里屋,把自己的青丝剪掉亲手递给了青山。青山摸遍了全身也没找到什么,他摸到自己军上衣的第一个扣子,则用力拽了下来,庄重地递给了玉芬。此刻的青山忘记了刚才爷爷的一番话,提前完成了定亲定情物的礼节。这两个年轻人超越时代,超脱风俗完成了民间流传的私定终生。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