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 十七 章(1)

第 十七 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1-21 20:07:59      字数:3309

  (1)
  11月22日,已是小雪时令,天气异常寒冷,太行山的东麓大部分地区,要是往年,早已被白雪皑皑覆盖了一层。可是,今年一场雪也没下了,连续的干旱,饥饿的村民甚至把树叶树皮,山上的草根都掺和在稀少的粮食里吃。但是,这样还是解决不了人们的吃食,没有办法,饥饿的人们只能顺着山脉的东南方去寻找吃食。是啊!只要能填饱肚子,那怕是搭上生命也在所不惜。
  下午一点多,正在大队部陷入困惑与思考的郝青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并打乱了思考。他抬起头正好看到气喘吁吁的赵拴柱闯了进来。
  “书……书记!大势不好啦!一……一小队……”
  话还没说完,拴柱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息。青山见状,急忙倒了一缸子水,递到拴住的面前说:
  “别着急,你先喝口水慢慢说。”
  拴柱端起缸子先喝了一口,顿了一会儿,等气息喘均匀了,又一次拿起缸子,仰起脖连续喝了几口。然后,抹了一下嘴,把自己所知道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原来,四个小队的大锅饭,早已没有可吃的东西了,连喝水都要跑到村西面的小水塘里去挑水。后来,整个村庄的人们都来到这里挑水,水很快就告急了。有几个干渴难耐的村民等不到泉水涌出来,就用瓷碗连湿泥一块儿喝进了肚子里。就这样,人还没到家肚子就疼痛难忍,在半路上干吐,在地面上翻滚,直至没有了力气,生命就这样消失了。没有足够的水喝,没有了吃食,有些人家的男人们领着家眷,拖儿带女走向了他乡。村子里挨饿的人们,更是急得眼珠子都瞪得溜圆。脾气暴躁的直拍大腿,胆小的喘着微弱的气息,还不住地打着唉声。那些老弱病残的人时刻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但是,遇到这样的天灾谁又有什么办法呢?
  更让人们悲伤的是老支书李根源的同胞弟弟李水源,大儿子十二岁了,由于缺少吃食,人瘦得皮包骨头像一根小麻杆。小儿子已八岁了,个头长得还没有到大人们的胸口。在这饥荒受灾的岁月里,谁能想到两个儿子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相继失去生命。李水源的老婆吴丛花哭得是死去活来,末了,两个人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大哥李根源的头上。说什么他是孩子的亲大伯,是他带领乡亲们大干苦干,可如今换来了啥啊!他们来到老支书的院落里,不顾大家的劝说,不顾一脉亲情破口大骂。引来左邻右舍乡亲们的围观,众人听着吴丛花嫂子的哭诉,许多在场的人们都流下了眼泪。更有甚者冲出人群,跟着一起指责大骂老支书李根源无能。
  再说老支书李根源那也是要脸面的人,这么多村民围在他的家里,大吵大闹他怎么能下得了台面啊!不过,老支书李根源更是一肚子的冤屈,这样的情景他愿意看到吗?这样的灾害谁又阻挡的了。也许是抹不开面子,老支书李根源当着大家的面狠狠地抽了自己好几记耳光,只抽得嘴角都流出了血方才住手。在场的人们只是铁青着苍白的脸木然地看着,然后,又一个个默默地走开了。
  当这件事情传到了青山的耳朵里,年轻气盛的青山书记的怒火冲撞着脑门,他忽地站立起来,匆忙走出大队部。在大街上,一阵冷风吹来,一下子又让他冷静了许多。想想看,人们填不饱肚子,还不让说几句话吗?不过,这样闹腾有啥用呢?青山的心里乱糟糟的,一会儿想东,一会儿想西,自己也没了主意。他飞奔着跑到后山大声哭喊着,仿佛要把自己一肚子听到看到的不愉快倾诉出来。青山书记,一个二十多岁的退伍军人,一个红色家庭熏陶长大的青年,当看到这一幕幕苦不堪言的情景,他的脑子里也是一片茫然,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但他坚信这些困难只是暂时的,也许我们的国家也遇到了什么更大的困难,我们忍受一下就能过去。
  青山书记可以理解,村子里的人们不见得理解。特别是那些年轻人的情绪更是高涨,说什么的都有。一小队队长赵二狗,四小队队长雷喜娃更是崩不住气了。看到乡亲们没有吃的,气得赵二狗狠狠地扇着自己的嘴巴,扇得脸都红肿,嘴角都流出了血。这时人群里走出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张大爷颤微微地说:“孩子,别打了,打有什么用呢?你要想法子啊!我听说,离咱们这里不远的凤尾岭村受灾害不大。打我自小记事的时候,那里的人们就不愁吃喝。俗话说,隔山隔风景。哎!那里的河湾常年有水,和我们这里相比可真是两个天地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年月,不能眼看着老少爷们饿死困死在这里。赵二狗和雷喜娃两个人一合计,干脆带了十多个年轻力壮的村民,向凤尾岭村出发了。其实,凤尾岭村和他们村就隔着一座山脉,这座山脉比较陡峭,且两个村庄不属一个行政区域。那年月交通又不方便,村民之间没有亲戚,两个村子也就没有什么过多的来往。今天看来,赵二狗他们非要翻越这座山脉不可,这也是被逼无奈。说起这座山,还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老爷关”。据老一辈的人讲,很久以前,有一个冒事者,想翻越老爷关探究一下村外的事情。消息很快传开了,村子里,被大家称之为“老爷关”的老人,急忙前来阻止他们的行为;并劝告说那里不能去,去了可就回不来了。这一劝,劝出火焰来了。冒事者一琢磨是不是有啥稀罕宝贝,你叫老爷关,此山也叫老爷关,蹊跷啊!冒事者,越想越觉得这山里有稀罕宝贝。得了,去!不但自己去了,还带了两个人,一大早就出发了。下午,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一瘸一拐的回来了一个人。刚进村庄就被人们发现,远远地扑腾一声摔倒在地,人们急忙走过去把他扶起,只听那人断断续续微弱地说道:老爷关出事了,老爷关出事了。说完,就停止了呼吸离开了人世。从此,村子的人们就再也没有人敢去“老爷关”了。
  传说毕竟是传说,解放前后,在这里放牧牛羊的人们,也曾经来到过老爷关。并沿着山道走了过去,远远的看着山下隐隐约约的村庄。但是,不知为什么?很少有人下山或是知道村子里的情况。赵二狗他们这次上山,也是被逼无奈,唉!听天由命吧!当他们爬上山脉,走到老爷关的半山腰时,中途一个人,不小心摔下山崖被摔伤了。这一下,有人就翻起老账,想起民间的传说了。不想不要紧,越想越觉得后怕。其中,有随行的四个人,当时就打起了退堂鼓。二狗和雷喜娃知道,他们是怕死又不能明说,干脆随他们所愿,让四个人抬着受伤的人下山去了。剩余的五六个人,紧随赵二狗、雷喜娃翻过山脉来到了凤尾岭村。虽然他们和当年的冒失者不是一个想法,但他们的途径一样,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吃的,吃饱了肚子爱怎么罚就怎么罚吧。几个人满怀着美好的想法来到了凤尾岭村。心里琢磨,这里的人们富裕应该大方吧。可是,不知怎么搞的,来到村子,他们发现,这里的人们不但对他们有戒备心,还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心想,我们又不是怪物,干啥眼睛里透着凶光。心里想想也就罢了,这赵二狗的坏主意就冒了出来,他在众村民的面前,演了一出“乞丐戏村姑”的闹剧。当他来到一群人的面前时,别人他不求,他专一来到一位大姑娘的面前,低声地说道:“姑奶奶,您行行好,给一口吃的吧。”
  赵二狗的话音刚落地,旁边的村民就不干了。
  “哎!哎!你是哪里的人啊!看你的打扮,也不像要饭的。人家还是未出嫁的姑娘,咋见面就叫姑奶奶,她当真是你姑奶奶吗?”
  那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话音刚落,人们一阵大笑。不过,那个姑娘挺不住了,脸一下子臊得通红。这种情景,赵二狗你收住嘴脸也就算了。他不,越演越觉得自己的本事大了,干脆来个贴吧。这赵二狗又一次拉着哭腔,喊着姑奶奶,并伸手拉着那姑娘的衣角。他这一拉,可就惹上大麻烦了。当地人都有一种守旧护亲的心态,这姑娘可是我们村里的“村花”;平时,村里的二流子要是多看一眼,大爷大妈还护着不干呢,惹急了,还骂他们。今儿你这个外乡人还想占便宜卖乖。对不起,小揍一顿,关起来,饿你个鼻嘴朝天,连喘气都均匀不了,看你还贱不。
  赵二狗不但惹怒了一位姑娘,还给自己惹了一身的麻烦。用当时的词来说,是“耍流氓”。这在当时可不是一般的小问题,严重的不但被关押,甚至还有被判刑枪毙的。
  青山听到这里脑门的青筋凸显,瞪着带着红丝的眼睛,双手握紧的拳头恶狠狠地砸在了木桌上,桌子上放着的瓷缸当啷一声摔在了地上。
  “呸!下贱的东西,找到人家门上耍流氓,枪毙,活该!”
  站在旁边的拴柱听到一声当啷地声响,被吓得机灵打了一个冷颤,没想到郝书记发这么大的火。他想劝说几句,可是,始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劝说。话到嘴边,又被一口吐沫咽了下去,怔怔地站在那里。
  “明天一大早,我俩就去凤尾岭村!”
  “嗯!”
  拴柱答应了一声,转身走出了门外。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