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六章(3)

第十六章(3)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1-09 20:10:52      字数:3175

  3月6日,农历正月二十七,惊蛰天暖地气开,冬眠蛰虫苏醒来,冬麦镇压来保墒,耕地耙耘种春麦。
  当!当!当!……一声声急促的钟声,连续敲响了起来。在这个时辰里,其他生产小队的钟声也陆续敲响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听惯了这敲钟的声音,这就是冲锋号,不管你情不情愿,号吹响了,你就要行动,就要前进。这话现在听起来挺唬人的,当时就是这样,一点也不过分。这是大集体,干活,那是填饱你肚子唯一的一条出路。你想溜号,偷懒,对不起,生产小队不给你记工分不给你饭吃,重要的是可以组织全体社员开会批斗你,主题就是改造“二流子”。不过,在当时来说,这样的人还是极少数,因为全国上下都是这样,你跑到哪里也别想吃你梦寐以求的现成饭。当时的人们还是顺从了大时代的洪流,都有着大干社会主义的觉悟。凡是能干活的人,都会拿着铁锹、锄头、耙子出来迎接新的一天。对于他们来说,自己本身就是农民,干活,吃饭,这是本质。关键问题来了,在郝家湾这个地方,能够耕种的田地平均起来,每个人也不过四分田地。四分田地,对于农村一个青壮劳力这算得了什么?况且,这是四分山地,不是平原的四分良田。在缺少水资源,靠老天吃饭的生存环境里,如果不开荒造田,不想办法,恐怕连一家老小的温饱都解决不了,也只能喝西北风了......唉!
  干活,吃饭,这是本质。其本质是建立在当时的大环境、大集体、大锅饭的运动形式。继而,随着人民公社的建立形成,各种形式化的运动,在人们高喊着口号中应运而生。“大跃进”则成为了当时的主旋律,在人们的意识里“平均主义”的过渡,则是“共产主义”的大门已经敞开;有一种触手可及的白日梦的高昂情绪逐渐膨胀,慢慢形成了思维偏执及无法控制的盲目随处。在现在看来,他是一个时代烙下的无法复制的悲苍符号。
  几天来,他和大队的几个干部共同商议着,关于离村庄不远处的山坡,怎样改造的相关情况。在郝青山看来,能够耕种的田地实在是少之又少,农民不就是靠种地吃饭吗。没有地,你再能干顶屁用,还不是干瞪眼。不过,这还要靠集体的力量向大山开战;人多力量大,累着总比闲着好多了。庄稼人嘛,看到了好田地,要比亲爹娘还亲着咧。这样想着的时候,干劲十足的郝青山,加快了脚步,他要找到老支书李根源提前商量一下。
  在大队部里,郝青山和老支书李根源根据村里的现状,两个人详细分析了村里能够改造种植的基本情况。目前看来,只有在山坡坡度接近平原的地方进行挖掘利用。把山石挖出来平整一下,在垒砌一道道梯田。青山也想好了,这些梯田只能是靠天收获,要是种一些耐旱的果木没准儿还可以有好收成呢。结果还没出来,青山自己先陶醉一番。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以后,老支书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他的意思已经表白,他是一百个不同意。不过,现在青山是书记,他说出来的也是仅供参考,听不听由他了。话反过来说,毕竟自己是老共产党员,受党教育这么多年,他也不能刚刚卸下担子就听之任之,让国家,让人民群众受到损失。为此,老支书脸红脖子粗的和青山吵了一架,直至老支书又一次发出咳咳连续地咳声,才堵住了往下说的话题,两个人才算停止了争执。这也是郝青山自上任以来第一次遇到的工作上的分歧。毕竟,青山是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他像他爹一样倔强自己想干的事情,就是九头牛也别想拉回来。
  年轻的青山书记,这次他不在找任何人了,他亲自召集四个小队队长,按照自己的想法给四个生产小队分了工,并当时立下了豪言壮语。
  
  第二天,青山书记带着拴柱拿上一把铁镐,风风火火的地赶往第二生产小队,共同参加他分配的这次劳动。一路上,他们顺着小石道向前方走去。山野的下坡处,一块一块梯形的田地,像一个苍老没有朝气的老人坐在那里。田埂上,酸枣树稀稀疏疏地生长在这贫瘠的夹缝。探春的小草刚刚露出嫩绿的尖头,又被咋暖还寒的冷空气狠狠地踢了一脚,部分枯黄的荆条泛起了墨绿。空旷的山野,只有孤单稀少的柿子树、桃树站立在那里,似乎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出来,但始终沉默着。
  郝青山加快了脚步,走了一会儿,他的头上就冒出了热气;他烦躁的解开了脖子上的第一个扣子,让冒热的身体有了轻快的感觉。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大老远就看到了那里干活的男男女女,手里拿着工具在山坡上用力的筑着。镢头、铁锹碰在石头上发出嘭!嘭!嘎吱!的声音;特别是铁锹与石头较劲发出的质音,那种钻心咯牙的反应让人很不是滋味。不过,在这大忙的时间里,谁会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坡前较为开阔的地方,人们把大的石头,搬到了坡下,垒砌成一堵石墙。这不但可以防止泥土的流失,还可以让山上的雨水,流进平整的梯田里。
  青山和拴柱也没吱声,拿着工具在人们的后面跟着一起干起活来。虽然,青山干活不像他们那样顺手,但这毕竟是力气活用不着什么特殊的技巧。他用力的撅着埋在土里的大石头,感觉实在挖掘不出来,干脆放下手中的工具,用手活动了起来。在旁边的拴柱看到青山涨红着脸,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有搬动,他急忙放下工具,和青山一起搬挪那块石头。
  “呀!这不是郝书记吗?别费那力气了,你要是把那石头搬走了,我们的二小队不就是没有主心骨,没有队长了吗?”
  话音刚落,引来一阵哄笑。不知什么时候,人们已经围拢在他俩的身后,不远不近地看着。
  “马氏菜!你在瞎说啥呢?!”
  走过来的田石头大声地吼了一句,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来到郝书记的面前略带歉意的说:
  “郝书记!你出去四五年了,她们对你不太熟悉,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这不算啥,都是自己村里的乡亲嘛,说个笑话,热闹热闹不算啥。”
  郝青山说着,又尴尬地拍了拍手。然后,他用手指了指那块石头,意思是说,这块石头真难搬啊!正好你们来了,非解决掉它不可。
  “哎!书记,别费那力气了,看着它露个头,其实,它是长着根呢?”
  说完,田队长用蔑视的眼光看了一下拴柱;拴柱也不说话,若无其事的用眼睛看着旁边。心想,哼!看我干什么?我怎么知道这石头后面有这么大的坨啊!其实,这拴柱也没干过什么地里的活。他上面有三个姐姐,他是家里唯一的独苗。他爹生他的时候已四十多岁了。老疙瘩,亲宝贝。家里的大事小情都舍不得他这个独苗动一下。十七岁那年,他参加了村里的民兵连,还真别说,这孩子真像脱胎换骨一样变了模样。不在玩耍打闹及跑来跑去了。后来竟然又被选举当上了民兵连长,爹娘为此还高兴了一阵子,这不管咋说,祖坟里总算有了带长的历史了。在这偏僻的山村里,毕竟这也是一件光宗耀祖的美事。虽然拴柱穿着不算体面,但也是整天跟在老支书的身后走街串巷;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跟屁虫。
  人们在青山书记的带领下,如荼如火的进行着大生产运动。青山改变了老支书守株待兔的工作作风,变被动为主动。特别是在乡亲们的眼里,仿佛郝青山又回到了他爹郝震义当年的形象。那高大的形象,在今天看来就是领着大伙好好干活,让大伙吃饱饭。当然,还有一个人在默默地关注着郝青山,在注视着这个新上任的书记,是怎样烧起这三把火。烧的越旺越好,不希望火烧眉毛就行了。当然,他的这些想法不是在看笑话,也不是在泼冷水,是发自内心的希望。这就是我们的郝忠诚郝老师,他已进入中年,不会像一般的人们,随大流不假思索高喊着空洞的口号,最终让自己也迷失了方向。有几次,他想找到自己本家的侄子当面和他聊一聊,当看到热情万丈青春四射的郝书记,他却止住了脚步,说这些话他能听得进去吗?想一想,只好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这不,短短的几个多月时间里,山坡上已经多出了十几块梯田。山坡下,耕种的小麦也渐渐地露出了嫩绿的尖头。正是浇灌的季节,老天爷没有下一丁点雨的意思。这,谁也没招。更让他们伤心的是,去年栽种的核桃树、柿子树存活率也不高。看着这些枯萎的小树苗,年轻的小伙子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把枯死的树苗一棵一棵拔出来仍在了山坡上。那些胆大的,看着天空扯着嗓子破口大骂老天爷不公。空荡荡的山谷,回应着刚才人们愤怒的话语,你说气人不?
  这就是大自然,人,不是在每一个阶段都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